🏡
PTT小說網
x
    第七百一十五章你正在交好運

    劉皓和賀銘進了電梯,一路向下。

    劉皓已經打定主意了,俱樂部越是不想讓他們做什么,他就越是要做。踢走葉秋然后又被俱樂部踢走這種事現在不敢聲張,但壞壞嘉世今天歡迎肖時欽的氣氛還是可以的。劉皓身為副隊長,在嘉世的粉絲中的人氣還是相當不錯的。他相信自己被交換出去的消息,肯定是可以在粉絲中引起轟動的。

    電梯很快走到了一層,劉皓昂首tǐōng,就要出樓,結果到了樓門前卻又被保安攔下。

    “這邊不能走。”這次的保安可就生硬多了,沒向兩位職業選手問好,一臉嚴肅的模樣。

    “憑什么,我就要從這走。”劉皓不理,擺出了硬闖的架勢。

    誰想這位保安遠比樓上那兩位強硬,胳膊一橫截下劉皓:“不好意思,今天有重要人物要來,為防止意外,這邊任何人都不許通行,要出樓請走偏門。”

    任何人。

    這個用詞讓劉皓一下子怔住了。他頓時明白為什么電梯那邊的人是如此有恃無恐了,原來根本就是早有安排。

    任何人這三個字,可一下子就把話堵死。劉皓真要硬闖,那可就是俱樂部占理了:所有人都不許走,就你要搞特殊化?占了理,你硬闖,我就可以硬攔了。這保安五大三粗的,別看劉皓和賀銘是兩人,就他們這種宅男體質,人往門前一堵,說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一點也不夸張。

    至于防止意外之類的借口,劉皓知道理論也沒有意義。人就咬死這么一個不知是真是假的借口,你又能把人怎么樣?

    百般無奈,劉皓只能是咬牙妥協,和賀銘走了偏門。從樓偏門出來,一看可通正門那邊的道路,果然又有保安守著。劉皓知道,他們兩個,今天還真就只能從側門灰溜溜地離開了。

    從側門走我就沒辦法了嗎?

    劉皓怒了!側門出去就是馬路,嘉世再牛也總不能把這公共道路給封了吧?我廢點勁,繞個圈過去。

    劉皓出了側門,不去叫車立即就往正門方向繞去,賀銘一看,也明白了劉皓的心思。他心中的落差沒有劉皓那么大,倒是可以忍耐。

    “算了吧?”賀銘走上前去勸了劉皓了一句。

    “你算。我可不能算。”劉皓現在已經是怒氣沖天了,腳下不停,大步就朝正門方面走去。

    賀銘現在和劉皓多少有點同命相憐,看到劉皓不肯罷休,嘆了口氣也跟了上去。

    正門外的嘉世粉絲已經越聚越多,那些高舉標語的顯然是有備而來,余下有一些卻是路過圍觀黨,是不是榮耀粉嘉世粉都難說。而媒體方面似乎也是收到了消息,甚至拍了新聞小隊過來拍攝報道。至于這個是聞風而來的還是嘉世方面有意邀請的就沒人知曉了。攝影師拍攝著粉絲們的熱情,鏡頭轉來轉去。劉皓氣沖沖地殺到這邊,一看到居然還有鏡頭,非旦沒有高興,反倒是有些氣餒了。

    如果他是從正門里堂而皇之地走出來,那有多少記者多少采訪他都不怕。但是此時是從側門繞道過來的,這有意為之的舉動,落到鏡頭里,居心可就有些藏不住了。再走近些,劉皓一看那正在鏡頭前報道的記者,頓時更加遺憾的。

    因為他認得這記者,和嘉世可說是御用關系,屬于任何時候都堅定站在嘉世一邊,從來都是報喜不報憂,說好話沒壞話的關系戶。來的是這樣的親友媒體,劉皓敢肯定,自己繞道的行為會被人抓住大書特書,他心中那點算盤會被人放大了埋汰。

    當中或許會破壞一下現場的氛圍,但從長遠來說,負面新聞纏身,吃虧得肯定是他。

    本在路北邊的人行道上,準備從正門前走過的劉皓,理清了這些后,乘著沒進那些人的視力范圍,快步過了馬路。賀銘心思轉得可沒他這么快,只當劉皓是突然改了主意,連忙也過馬路跟上。

    過了馬路,劉皓繼續朝著這方向走動著。他可還沒放棄呢!走到路對面來,不直接往人群里扎堆,他覺得這對他的意圖算是一種掩蓋了。完全可以說也是想避開人堆的,但不巧被粉絲看到了。

    只是這個“不巧被粉絲”看到也有點難啊!嘉世俱樂部門前這條馬路tǐng寬廣的,就粉絲和職業選手這種關系,這距離可有點遠了。

    加油啊!

    職業選手劉皓這次是在給粉絲們加油了。進入范圍的以后,他放慢了一些腳步,希望給粉絲們多爭取一些時間。畢竟,機會也就是這么一個路過,他總不能在這走來走去專等人發現吧?

    結果卻讓劉皓失望了,他從這邊慢吞吞地路過完了,卻根本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他真的被人當成路人甲了。

    劉皓失望了,無奈了,回身望著漸離漸遠的粉絲群,心里也tǐng悲哀的。就在這時,突然從斜前傳來一聲:“劉皓?”

    我靠!真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劉皓心里那叫一個jī動,想不到這邊居然有人把自己給認出來了嗎?

    jī動的劉皓連忙轉過頭來,更希望這粉絲趕緊再高聲吼兩嗓子,把馬路對面的人全招呼過來,那真是再完美不過了。

    結果這頭一扭過來,一看清淅前方,劉皓剛剛亮起來的目光瞬間就黯淡了,比剛剛已經無奈的時候還要黯淡。

    叫他名字的,哪里是什么粉絲,這不是葉秋嗎?

    這個時候,劉皓最不想見到的人里葉秋絕對要算一個。當葉秋被退役的時候,他還在那拍手稱快呢,結果七個月后,就輪到他被趕出嘉世。這個遭遇,讓葉秋知道了恐怕會被笑死過去吧?

    劉皓心里糾結啊,可又不想在葉修面前太示弱了。明明看到了卻又裝作沒看見,好像自己多怕他似的。如此想著,劉皓收拾了一下心情,倒是筆直地迎了過去。

    “早啊!”劉皓打了個很尋常的招呼,他覺得此時就是這樣的平常心才最能體現自己的姿態。

    “你也tǐn修說。

    “俱樂部有要緊事,想多睡一會都不行啊!可比不了你現在這么悠閑。”劉皓說著,一臉憧憬似的望向那大堆的粉絲,心里其實煩得不行,但他還要用這樣的作派來惡心一下葉修。

    “嗯?和你也有關系啊?”葉修問。

    “怎么會沒關系?我身為嘉世的副隊長,是很歡迎這些高水平的選手加入嘉世的。”劉皓酷酷地說。

    “為此不惜拿自己去交換啊?”葉修說。

    “那當然。”劉皓聽著“不惜”什么的,那自然是了不起的事,順口就“當然”了。結果完了這才回過神來,對方說的居然是……

    “你怎么知道?”此時的劉皓哪里還神氣得起來,沒氣急敗壞就已經不錯了。

    “我怎么會不知道?”葉修笑。

    “蘇沐橙告訴你的!”劉皓這一轉念,明白了。有蘇沐橙在嘉世,這種事葉秋哪里會不知道?自己真白癡啊,居然還想在這家伙面前擺一下姿態,這下可好,本是為了不被看笑話的,結果現在成了一個更大的笑話,劉皓真想一頭撞死在這。

    “我怎么看你好像有些不甘心的樣子啊?難道你不是一早就準備離開放棄嘉世了嗎?”葉修說道。

    劉皓又被戳到痛處了。他是早就準備放棄嘉世了,但后來聽說肖時欽和他的生靈滅要到嘉世來,這讓他又重燃起了對嘉世的信心。誰想自己偏偏又成了這筆轉會的籌碼,被交換出去了。若是去個強隊,那也就罷了,但雷霆戰隊……沒有了肖時欽,這支隊伍在聯盟怕是可以弱到倒數了吧?

    在這個人面前,劉皓是無論如何不肯服軟的,他在嘉世所做的一切,可都是源于對這個人的不服氣。無論任何時候,面對這人劉皓總能找到動力死撐下去:“我現在是有點走背運,但我至少還是要比你強,我下個賽季依然有職業比賽可以打,你呢?”劉皓繼續努力叫板。

    “走背運?我不覺得啊,你覺得你正在交好運。”葉修卻笑瞇瞇地說著。

    “你說什么?”劉皓不解。

    “如果你留在嘉世,那么別說這個賽季了,下賽季都別想有職業比賽可打。嘉世這賽季想過通過挑戰賽復活,但是很遺憾啊,這個名額是我們的。”葉修說。

    “說得對。”也湊過來看熱鬧的唐柔聽到這話立刻點了點頭。

    “你還真能把自己當回事啊!”劉皓冷冷地道,“我倒想看看你們到底誰會出局,不過如果來個同歸于盡什么的就更有看點了。”

    “那恐怕會讓你失望了。”葉修笑。

    “哼,再會。”劉皓轉身,和賀銘準備離開,結果走開沒兩步,就見迎面走過來兩個人。一個長發,敞著ōng;一個一臉唏噓的胡渣,叼了根煙。UU看書 www.uukanshu.com大清早的,兩人踩著拖鞋就趿拉著過來了。劉皓和賀銘下意識地朝旁讓了讓,這兩個家伙,好像有那么點犯罪特征。

    結果兩人和他們迎面擦肩的時候,突然傳來一聲“咦”,那個叼煙的家伙退了一步,歪過腦袋,看著劉皓:“你不是,那個誰?”

    “誰?”另一個敞著ōng的長發青年也退了一步,問道。

    “就嘉世戰隊的,那誰!”叼煙的人在努力思考。

    “那誰?”另一位卻好像只會問。

    “對了,劉告!”叼煙的猛然叫出來了。

    “我去……有沒有文化啊?那個字念皓,你別說你認識我啊!包子快離他遠點。”那邊葉修的聲音傳來。

    “是,老大!”長發青年立刻走開了,無論是劉告還是劉皓,他顯然都沒有什么知覺。

    嗯,2點就更了,很不錯呀!可以早睡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