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興欣網吧,二樓訓練室里,幾人照舊各自擺弄著游戲,只不過明顯情緒都有些低落。嘉世方面大張旗鼓的迎來了肖時欽,這種原因只會讓陳果和魏琛憤憤不平一下。包子完全不知道肖時欽是誰,唐柔管他是誰都不會怕,葉修不會像那二位那么情緒化,肖時欽的到來,倒是真刺jī不到這三人。

    這三人此時也有點不爽,卻是因為今天的搶ss進行得有些不太順利。

    問題不在自身,而在于對手今天實在在增強了許多。

    尤其是霸氣雄圖,幾回合的交鋒葉修就斷定絕對有高人在指揮。而霸氣雄圖人叢中簇擁著一個牧師,葉修立刻知道,這是張新杰親自出手了。

    同樣是戰術高手,雖然主要研究的只是五對五的小隊戰,但在這樣的大規模團戰中,所體現的價值至少也比趙禹哲這靠個人實力去打打殺殺要大得多。霸氣雄圖突增如此助力,戰斗力幾何倍增。他們的精英團,在pk方面本就以彪悍著稱,如此一來立即在競爭中大占上風。葉修雖然有不輸給張新杰的戰術素養,但他們團隊的戰斗力確實是輸給霸氣雄圖方面不少。

    至于玩人數,事實上他們也沒什么優勢。霸氣雄圖這樣的頂尖公會,只出去兩個精英團,那不是說人家只有兩個精英團。人各大分會里哪個分會會沒有精英團?只出兩個,只是不想花費太多人的時間,同時也不想每個ss都拼得跟世界大戰一樣。這種過分的投入,大公會不想,小公會更不想,他們甚至投不起。所以打人海,葉修他們也不方便,還是就照潛規則玩最好。

    結果這一天里,同盟軍的收成就很慘淡了。霸氣雄圖只是當中最強勢的一家,其他公會或找了同盟,或相互有了什么約定,總之搶ss的環境一下子變得很復雜。這一天下來,刷了六個ss,葉修他們卻一個都沒撈著,情緒哪里高得了?游戲里聚在一起的斬樓蘭幾個會長也是唉聲嘆氣的。葉修雖然已經打過預防針,讓他們知道這周情況會很嚴峻,但這么大的落差確實誰也沒想到,連葉修也有點意外。張新杰都會親自投入進來,這實在有些夸張。

    但是張新杰這種身份的投入,卻已經不能看作是俱樂部公會的舉動,這應該可以視作是整個俱樂部的動作。霸氣雄圖,看來會有大動作啊,夏天的備戰,甚至不惜讓副隊長親自出馬,這代表著俱樂部對下一賽季的重視。張新杰今天可也是跟著霸圖戰隊折騰了一天了,看起來絲毫沒有只是打一下醬油的架式。

    斬樓蘭幾個還在為眼下的ss憂傷,葉修卻是想得比較深遠。

    “怎么辦呢?”幾個人纏著大神問啊問。

    “張新杰也沒什么難對付的。”葉修說。

    “怎么?”幾人頓時眼亮,不過說起來,好對付,怎么一下午都沒贏了?這一下六個ss,霸氣雄圖居然搶到了三個。一天三個!絕對超級大豐收,人那可只是一家公會,不是四五家平分什么的。

    “他睡覺比較準時,到時候我們活躍一點就是了。”葉修說。

    “啊?”幾位會長顯然沒有想到,對付張新杰,原來功夫是在場外嗎?

    “這是最經濟實惠的辦法了。”葉修說。

    “唔,說得倒也是,這個辦法,的確靠譜。”越子傾說著。

    張新杰的存在,和葉修一樣,屬于擊殺角sè也沒用,關鍵是背后的人。但是張新杰嚴謹強大的自制力在榮耀圈也是出了名的。改一下作息這種事,對于他們這些人來說都是習空見慣的,但發生在張新杰身上,那絕對是頭條新聞。打時間差,倒是一個應對張新杰的良方。

    “但這樣,也不過爭取了大概三分之一的時間。如果他每天都像今天這么拼命的話。”越子傾接著道。

    “其他時間,再想辦法吧!今天也是有些措手不及,多了解一下布置一下,未必輸給他。”葉修說這話的時候,看了一眼身邊的魏琛,埋伏輪回的這個大招,終于可以派點用場了。怎么能把輪回的精英團給利用起來呢?

    葉修這正思考呢,訓練室的門突然被人敲響。

    “誰呀?”陳果吼了一聲。

    門被推開,鉆進來的腦袋是興欣的小網管:“老板娘,有人找。”

    “誰呀?叫他們自己過來。”陳果說。

    網管也沒說是誰,拉上門就閃了。

    “我去看看。”陳果說是讓人自己過來,結果話完自己卻是起身了。結果就這么一下,門已經又被推開了,小網管站在一邊:“他們來了。”

    訓練室里的人都是下意識地一抬頭,有覺得好像有點眼熟的,有覺得這是誰應該認識的,而完全認識愣住的,要數陳果和葉修了。

    “咦,這是你們的訓練室嗎?弄得不錯呀!”來人的第一位已經樂呵呵地打起招呼了。陶軒,嘉世的大老板。他一個經營職業俱樂部的老板,夸贊興欣網吧這彈丸之地的訓練室不錯,怎么聽也不是真心實意,而像是一種嘲諷。

    在他的身邊,左邊是年輕傲氣的孫翔,右邊則是肖時欽。由于被陶軒布置了懸念,此時臉上驚訝的表情比葉修、陳果還要嚴重一些。皺著眉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他的近視度數比較深,戴著眼鏡對自己的眼神也有點不自信。扶好眼鏡努力看了又看后,終于確認自己沒看錯:“葉秋前輩?”

    是的,在葉修面前,黃金一代什么的也差著好幾代呢,他是開荒一代的。

    陳果看到陶軒孫翔已經不爽,本來是要吼“誰讓你們進來的”,結果陶軒之后開口的肖時欽口氣倒是相當客氣,陳果這話就沒吼出來。這邊葉修也已經起身招呼,卻也是對肖時欽:“哦,是小肖來了,隨便坐吧!”

    至于那兩位,葉修順手朝訓練室里的沙發一比劃,一句“都坐”就代過了。

    “哦,肖時欽,我說呢,怎么看著有點眼熟。”魏琛這時候也站起來了。

    “你是?”肖時欽疑huò了一下,這人說話大大咧咧,好像和他很熟的樣子,但自己怎么不太認識呢?

    “魏琛。”魏琛果斷介紹自己。

    “藍雨戰隊的前隊長?”肖時欽立刻想到了。

    “哈哈,沒錯,是我。”魏琛對于肖時欽居然可以一下子想到他是誰感到高興,這讓他覺得自己威名猶存。事實上這也就是他趕上肖時欽了,作為一個把戰術往死里摳的人才,肖時欽雖然沒有和藍雨的這位前隊長打過交道,腦子里卻也留存了信息,換作是個普通的年輕選手……

    “魏琛,那是誰?”

    看,這就是年輕人了,孫翔對魏琛這個名字完全生疏,腦子里過了一遍也沒想起來,當然立即就問了。

    “廢話,你當然不知道了,那時候你還在玩jj呢!”魏琛立刻很不客氣地回了一句。

    孫翔的臉頓時瞬間漲紅了,垃圾話聽過,但這么直接粗暴不雅的垃圾話他真是頭回領略。尤其是這人說完以后,那邊一個家伙立刻扭了頭過來,上下打量著他,腦子里也不知在補充著什么畫面。

    “你說誰!”憤怒了半天,孫翔還擊的話真是無力極了。

    陶軒這時也驚訝呢!魏琛他是打過照面的,只是多年沒見,一見面完全沒認出來。此時介紹后已經知道,卻也詫異這人怎么會出現在葉秋這里。結果那邊已經針鋒相對來了兩句,孫翔的表現弱到連陶軒都失望之極。不過沒辦法,年輕選手,這方面比起老家伙肯定要差,并不是每個選手都有黃少天那樣另類的天賦的。

    “呵呵,原來是魏琛隊長,失敬了,我們以前應該是見過的吧?”陶軒連忙出來說兩句,就孫翔那兩下,玩嘴炮就是被秒級別啊!陶軒今天帶這兩人過來就是想給葉秋當面見識一下他們現在的實力的,結果葉秋還沒說什么呢,這不知哪冒出來的魏琛兩句話就把孫翔給秒了。

    “你誰呀?”魏琛問道,是真不認識還是假不認識,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陶軒。”陶軒也是兩個字的介紹。

    “哦,嘉世老板對吧?”

    “不錯。”陶軒點點頭。

    “嘉世什么時候解散啊?”魏琛大大咧咧地問道。

    “UU看書 www.uukanshu.com為什么要解散啊?”陶軒依然笑瞇瞇地,他可不會像年輕人一樣隨便就被jī怒。

    “都出局了,還不解散?”魏琛說著,不等陶軒回答,已經轉向肖時欽:“小肖是吧?我看你這人還是tǐng不錯的,但怎么這么沒腦子?嘉世都要沉了,你跳上來,你是嫌世界末日來得不夠早是吧?”

    肖時欽聽了魏琛的嘲諷,卻只是笑了笑。他知道這只是垃圾話,當然不會還認真去解釋自己的考量,自然一笑置之。他此時關心的,是老板專程帶著他和孫翔跑這來到底是什么意思。

    “出局,也不是什么世界末日。說起來魏隊都退役這么多年了,現在看起來不也在奮斗不息嗎?”陶軒畢竟還是有兩下子的,猜出魏琛會在這里混的意圖,并就事論事地反擊了一下。

    “我的奮斗,可是你們的災難啊!想不到嘉世最終會由我來擊沉,葉秋,到時候我可不許你攔著我啊!”魏琛說道。

    葉修總算是有了說話的機會,笑了笑道:“那至今得嘉世可以碰到我們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