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啊!這就是赤云道場嗎?”盧瀚文說話的聲音,充分暴lù了他的年齡。小孩,絕對是小孩,音調明顯稚氣未脫,比起高英杰、喬一帆明顯還要稚nèn許多。

    “是啊,這里就是赤云道場了。”操縱著藍橋春雪的藍河在一旁說著。對于盧瀚文會如此感慨,他一點也不驚訝。

    這孩子說是才十四歲,接觸榮耀能有多久?赤云道場輝煌的年月那都是神之領域剛剛出來的年代了,連藍河都沒趕上第一bō,這孩子,估計開始玩榮耀的時候赤云道場早已經是過氣的練級區了。沒有人會在田級的時候就沖到神之領域里來練級,當然,除了那個家伙。

    想到那位大神,藍河不由地又轉過視角看看身邊的這個和他同職業的流云。這角sè是這孩子自帶的,而不是公會方面提供,而這孩子,

    卻又是戰隊那邊打招呼塞來的,說是訓練營出來的。藍河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么,這孩子,恐怕是被藍雨戰隊視為未來之星的人物。職業是劍客……………,難道,是準備做黃少天夜雨聲煩的接班人?

    可黃少天現在正是職業的巔峰期,這就忙活著給他找接班人是不是太早了點?不過這孩子也確實還tǐng小,沒準是準備多多培養幾年呢?想想藍雨也確實有這樣的傳統,并不會太急著征調訓練營里有天賦的少年過早的進入職業隊。

    “哇,真是壯觀啊!每…間房屋上都掛有紅云的標記呢!”盧瀚文顯然沒有藍河那么多的念頭,邁入赤云道場之后,他的流云就一溜煙跑了出去,像是來旅游似的到處亂看著。

    “哎,你慢點呢!”藍河叫著,也連忙帶隊追上,結果沒出幾步就有小怪被驚動。赤云道場雖像個小鎮,卻不是什么主城,這里是價真價實的練級區,每一個都是懷有敵意會主動攻擊玩家的。只不過這50多級的小怪,目前來看實在太弱,被隊伍玩家隨手就解決了。是不是引到怪,根本就不算什么麻煩事。

    但是就在此時,藍河突然意識到,盧瀚文的流云這一路跑出去東張西望,卻是一只小怪都沒引到。

    “是巧合?還是”藍河心里有了這樣的念頭,自然就去看流云的舉動,隨即就見流云突然一個極快的左右左的來回變向,而后卻是沒事人一樣地繼續朝前跑著。

    這是……

    藍河將視角朝左右一看,累然,左右各有一只小怪在轉悠著,而流云剛才那個左右左的穿插變向,看起來大概是剛好從這兩只小怪的仇恨范圍夾縫中鉆過去了。

    是的,大概……

    藍河只能做出這糕含糊的猜想了,因為他現他自己并不能完全清晰地算清楚這兩只小怪的仇恨范圍到底是到哪個位置。

    但是再接著看流云,藍河終于可以確定,盧瀚文絕對是在有意回避著小怪仇恨的。

    避開小怪仇恨,這也不算什么難事。但問題是像盧瀚文在回避之余行進還能如此之快,毫無疑問他有著清晰的判斷和精準的操作,這樣可以讓他的流云跑出最簡潔的路線。就像剛才的來回變向一樣。換是藍河上去,如果想回避那兩只小怪的仇恨,他可能要等一等,等兩只小

    怪晃悠著相隔遠一下,中間的仇恨空當再大一些。

    而盧瀚文呢?他精準地判斷出了仇恨空當,更準確操作讓流云從這空當中鉆過去了,這絕對已經是超越普通玩家的水平了。

    只不過,這么精準的操作用在躲這些小怪實在也有點太奢侈了。

    目前玩家的程,這些小怪隨手幾下就可以擊殺,其實大可以不要耗費精神去用這么多的微操作。但是盧瀚文呢?藍河一眼望去,這孩子就像是精力用不完一樣,依然用這種過分高端的手法在回避目前在神之領域已經算是贏弱一族的小怪。

    “這孩子有兩下了呀!”藍河忍不住已經和身邊隊友說起來了。

    “怎么?”果然水平有差距,這玩家根本就沒留意到這種事。來殺55級野圖SS,又是臨時湊起的人馬,精英團的人都去鈣級的那邊了。

    “你注意看就是了。”藍河說。

    “我靠!”

    藍河這剛說完,隊里就不知多少人一同驚叫,藍河轉過視角,卻沒現什么異常,連忙追問:“怎么了怎么了?”“好快的操作!”藍河身邊的人叫道。

    “誰?”“那小孩,剛剛超快地就把一個小怪干掉了,是用了幾個技能?”這人自己在問自己。

    剛剛的盧瀚文不知怎么跑得興起,突然就找了個小怪隨手干掉了,結果引得藍溪閱隊伍的玩家陣陣驚叫。藍河當然知道,就這些人,雖然不屬精英團,但至少也是派來競爭野圖SS的,比起精英團的也差不到哪去,在神之領域也是絕對的領先水平。能讓他們驚叫成這個樣子,盧瀚文剛剛的這一手操作怕是快得有些駭人?

    “好厲害呀!”

    “下賽季會在藍雨隊里嗎?”

    “他也是劍客呢,難道………”

    各種亂七八糟的猜想都來了,卻也讓藍河對這孩子更加充滿了好奇和期待。

    “快點!一會打SS的時候看。、,藍河催促眾人快行,他也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這一幕了。

    然后他們卻始終沒有追到盧瀚文的流云,那家伙一路都像是在沖鋒一樣不知道休息的,藍河看他移動出去的坐標,倒也不是亂跑,是朝著情報給出的SS刷新處去的。只是很快七轉八轉的就不見人了。而后眾人就在團隊頻道里看到流云出的消息:“大家快來呀,我已經到啦!”“來了。”藍河回了一句。眾人又是連忙前進了一會,終于是看到那邊赤云道場的大huā園內,流云在那假山上來回奔跳著。

    “這孩子真是閑不下來啊?”藍河畢竟也是跟他一路過來的,多少有點領略到這盧瀚文的風格了,是一刻都不得安頓的這種。

    “啊,你們來了,快點,在這娶了!我看到它了!”看到這邊藍溪閣的大部隊,流云一邊跳一邊大叫著。

    “小心!”藍河卻在此時看到,那假山堆下鉆出半個身影,而后就見火光一閃,對著假山上正朝著藍河他們又跳又喊的流云就是一記冷槍。

    砰!

    槍聲響動著,而后所有人就見從槍口飛出的子彈,劃射出一道軌跡,直飛向上空了。

    沒打中!

    如此近距離的冷槍,居然被流云給躲掉了。藍河可不敢說這是自己提醒的功勞,他覺著自己喊出的聲音槍已經響了,估mō著在盧瀚文的耳中他的提醒聲還沒那槍聲大。至于打字消息就更不用掉了,藍河能有多快的手速啊?

    這一躲,全靠是盧瀚文自己的判斷。

    子彈劃…過,流云早已經飛在半空,對著那lù出的半個身影,一劍劈下。

    落鳳斬!

    太多人都能扔出這個技能了。然而盧瀚文此時用出的落鳳斬,卻是在飛出的半空還有個180的轉身,這是仿了狂劍士逆向崩山擊的操作手法。而此時用這么一個操作的好處也是顯而易見:角落落腳點更低,這一劍可以娶得更為徹底了。

    劍光一閃,流云沉下,很快就和那身影一起被擋在了假山后。藍河連忙招呼著眾人趕緊過去,結果也就跑了十幾秒,還沒到跟前,流云已經又是蹭蹭幾下又跳回了假山頂,跳著朝眾人吆喝:“快點來呀,我已經干掉他了……”只是十幾秒……

    雖然藍河知道流云的裝備很不錯,是公會給配的一身橙裝,但是,十幾秒就干掉了一個同級的對手,這不能單憑裝備來說事,操作的手法必然也是很快很快的。

    “打到一把槍,誰要呀?”眼看眾人到了跟前,流云一揮手,卻是丟棄了一把武器出來,自然是剛剛干掉的那槍手身上爆出的。

    藍河讓他的藍橋春雪走過去,隨手點擊拾取起來那槍一看,一把70

    級的紫武閃靈步槍,攻速慢是這槍的缺點,但卻也是人團出品的紫武,就沖這槍,這人就不會是個太弱的家伙。結果被盧瀚文十幾秒的功夫就給干掉了。

    這孩子,恐怕真的是個天才級別的人物啊!

    想想盧瀚文才不過14歲,未來還有許多年可以成長,藍河都情不自禁地為藍雨感到〖興〗奮。

    “剛殺掉的人是哪個公會的?”〖興〗奮之余,藍河也沒忘了他們是來干嘛的。

    “賀武公會。”盧瀚文答道。

    “不是?”藍河驚訝。葉修那邊是哪些公會現在大家都知道,藍河知道賀武是其中之一。現在賀武公會的人居然藏在這里,這么說來他們那幫人竟然對這55級的野圖SS有意?UU看書 w難道他們沒有那65級SS的情報嗎?照藍河所想,他們那個聯盟軍,要依仗葉秋的話就沒辦法兵分兩路,55級和65級,當然應該選65級的去爭取了。怎么這幫家伙偏偏要選55級的呢?

    “是賀武公會呀,我沒看錯,怎么了?”盧瀚文聽出藍雨口氣中的驚訝后問道。

    “他們的話,會有個很難纏的對手。”藍河說。

    “是誰?”盧瀚文問。

    “葉秋!”藍河說。

    “啊!果然很難纏!”盧瀚文頓時也驚嘆出來。

    “哦,你也知道?”

    “是啊!隊長還有黃少都說葉秋是最難纏的對手。”盧瀚文說道。

    嗯,今天的第二更。看罷投點票呀!月票推薦票都要的說,都在被不住地超越呢!我們的團隊中沒有個投票的天才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