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葉修他們這邊,團隊也已經快到赤云道場。但到中途賀武會會會長武盡知收到消息,在前方發現SS的玩家被干掉了。

    會在55級這樣的練級區當起偵查兵的,其實反倒會是公會比較核心的半職業玩家。因為這里平時沒什么玩家在,無法自然地獲取情報。

    犧牲在赤云道場的這位,武盡知倒也認識,技術和裝備都算是不錯的。

    不過畢竟勢單力薄,這被其他人多勢眾先趕到的公會發現,被干掉倒也沒啥懸念。所以武盡知也沒太在意,并相信對方肯定是有這種覺悟的,收到消息后也沒說什么安慰的話,只是立刻打聽情報:“哪家公會先到了。”

    “藍溪閣。”“哦,藍溪閣,那還好。”武盡知略送了口氣,他們現在就對霸氣雄圖比較有壓力。藍溪閣的話,在面對大神指揮時也沒見他們有什么太大本事。

    結果那玩家卻是很快的一個消息回來:“藍溪閣陣里有一個高手啊!!”“高手?有多高?”武盡知有些嗤之以鼻。有葉秋大神坐鎮,別說網游高手了,一般的職業高手都不夠看。上周呼嘯戰隊的那什么最佳新人,最后不就被大神狠狠收拾了嗎?

    “反正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已經被他干掉了,前后就是十幾秒的功夫吧,出招真的是太快太快了。”這玩家消息回得極快,似乎是在向人暗示自己的手速可不是一無是處。

    “十幾秒!”武盡知聽到這個數據果然也重視起來。這換作普通玩家,別說是面對一個對手了,就算那是一個沙包,也很難十幾秒就把人生命清零。這個“高手”恐怕真有些不簡單。

    連忙,武盡知就把這消息苦鼻了葉修還有其他三位會長。

    “十幾秒!”果然大家都有點被這個數據嚇住。

    “什么職業?”最后還是葉修問了一句。

    “哦”武盡知這才回過神來,連忙再去問。

    “劍客。”很快,武盡知問回來了〖答〗案。

    “難道是黃少天?”白溪流景脫口就出。藍溪閣十幾秒就滅人的劍客高手,不想到黃少天豈不fù艮沒常識。

    “他說可能不是。”這個〖答〗案顯然武盡知已經問過了。

    “他怎么知道?”白溪流景問。

    “因為那人出手的時候一直沒說話。”武盡知說。

    “哦”眾人恍然狀,白溪流景立刻發點頭表情:“看來真不是。”“是偷襲嗎?”葉修這時又問了個問題。

    “不是”武盡知答道“是我們的人在偷襲,結果被他躲開,反擊………”

    “角sè名呢?”斬樓蘭問。

    “流云。”武盡知說。

    斬樓蘭立即去翻他的情況檔案了件嘛,方便得很,進去搜索“流云”兩個字,五秒鐘就回到游戲里:“不知道這么個人,你們呢?”其他幾位公會長顯然也做了差不多的工作,都是很肯定地說著:“不知道,沒聽過。”“十幾秒就把神之領域的一個高手給干掉,這怎么看也是職業級別的高手了。藍雨這邊的話,不是黃少天,還能是誰呢?”葉修也有些想不出。

    “我們還是得快點,別一會SS都找不到了。”越子傾說著。在赤云道場他們就這么一個情報員,結果被干掉了。藍溪閣這要開始搶殺,沒有別的公會阻攔的話,可能已經帶著SS不知轉移到哪去了。

    “是得快些。”葉修說著。其實就在這討論的功夫團隊的前進也并沒有耽擱,很快他們就到了赤云道場的正門,從那紅云背景的漆黑“武”字下穿過后,他們卻只能還照著之前了解到的SS坐標去找,如此此時已經被藍溪閣的人引走,那無論找到還是搶回,都得費一番周張了,最好的情況當然是有別的公會和藍溪閣對抗了。

    “就在前邊了,大家快!”武盡知一路招呼,情報是他們公會弄來的,坐標數他記得最牢。眼瞅著一點點地接近著,突然隊伍右側的房屋木窗“咔嚓”直接就碎了個徹底,一個弓成蝦米一樣的人影從那狹小的窗中鉆出,半空中身子猛得一張,一道劍光已經順勢就劈了出來。

    隊伍頓時一陣嘩然,誰也沒想著居然會被埋伏,說起來一直是他們埋伏其他公會對手比較多來著。

    劍光來得很急,由此可見這人的操作之快。直面這一擊的玩家躲起來都有些手忙腳亂,左蹦右跳的,乍一看這一劍光掠過,原本熙攘的人群一下子就缺了一個小口。

    這道身影就這樣在這小口落下了,攻擊卻未停,抬手這一劍再出來,無數人嚇了一跳。

    幻影無形劍!

    這個操作繁復的大招,這家伙竟然在鉆出窗劈出一劍后落地的這點時間里就已經操作完畢,剛一沾地已經出手,劍光霍霍,銀光滿地,這一大招沒有針對某個人,而是針對了這小缺口里的所有人。

    所有人都還沒從這家伙居然已經出了大招這件事里回過神來呢,結果就已經各自中劍完畢,每人身上飛出一道小血huā。幻影無形劍最后一擊則是直送出去,強力的吹飛效果送飛一人,卻是把一排都撞得東倒西歪。

    快,實在是太快了,快得讓人有些回不過神來。

    在人堆里用幻影無形劍卻實在是一個不太明智的舉動,這大招發動是快,攻擊也猛,但收招慢是個大問題。最后一擊吹飛刺出后,角sè收劍,造型是tǐng帥,但在玩家心目中其實這是十分令人討厭的僵直狀態。

    可是眼下去是因為對手全都在走神狀態,導致這一幻影無形劍的違規用法大獲成功,等著諸人回過神來的時候,人早已經收招完畢。角sè原地輕輕一跳,極短暫的一個離地,再落下時已經是一個銀光落刃,沖擊bō散去,剛剛各出過一串血的一圈玩家全朝地上翻去。而這人呢,一個三段斬,追著之前被幻影無形劍的最后一擊吹得東倒西歪的路線就砍殺過去,那些要倒沒倒的角sè被他再度輕輕一松,全都給折騰翻了。

    四家公會集結的隊伍,就被這樣一個人從中撕成了兩段。好些玩家此時如夢初醒,再朝左右這么一掃視,發現除了這一擊,四下寂靜,偷襲的,居然只有這么一人嗎?

    流云。

    來的人正是盧瀚文的流云。走在隊伍最前的葉庫等人此時回轉視角一看,立刻掃到了這角sè頭頂的ID。

    而這人剎那間就切開了他們的隊列,自然也落在他們眼中,這人的身手非常厲害非常。

    “不要理他,接著走,牧師刷好血。”葉修此時下了指示。

    “啊?”四會長都是一怔。這小子膽大包天一個人來伏擊,任他天大的本事眼下也討不到好吧?四人都以為這正是仗著人多好好教訓一下這囂張的家伙,哪知道大神竟然下了這么一個指示。對這人,大神顯然都忌憚了嗎?

    四人心中想法雖多,但對大神的指示還是有條不紊地下達了,各公會團隊聽后也是一片嘩然,卻也不得不照做。葉修此時卻和四人招呼了一聲:“你們帶隊走,我去后邊壓陣。”“哦?”“小手,跟我一起。”葉修去沒向四會長多解釋,而是招呼了一聲代表他們興欣勢力的小手冰涼。

    小手冰涼沒多問什么,跟著葉修的悟道君就往隊后走去。這盧瀚文的流云上來就切開了對方的隊伍,從右手邊殺到了左手邊,也沒準歇責,這知這時隊伍中的玩家像是看不到他這個人一樣,開始繼續筆直地朝著走去,就是治療職業發動了一下他們的技能,給被他攻擊到的玩家角sè回回血。

    盧瀚文也是一怔,上去一劍、兩劍、三劍,捅這個,捅那個,但是竟然真的沒人理,這些人只顧得自己跑,好像他的攻擊也是紙級區的練級小怪的撓癢一般。但顯然流云的攻擊力沒這么不堪,一身橙裝,放網游里已經是絕對的頂尖,每一擊下去都會讓治療們倒吸口涼氣的。

    全就是這樣,眾人居然就這么忍受著被他攻擊,一點要還擊的模樣都沒有。

    因為四位會長的指示下得都是清楚無比:“不要理他,繼續趕路,治療回血。”

    “你們怎么不還手?”盧瀚文終于納悶地問出來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眾人聽這說話聲音,都是一驚,這聲音,很明顯的小孩呀!

    但這時已經有一個聲音接過:“因為我們有更要緊的事要做。”盧瀚文精準地找到了聲音來源,兩個正朝他這邊走來的牧師。悟道君,這個名字他被藍河普及過,就是葉秋大神現在正用的馬甲。

    “葉秋前輩?”盧瀚文又是直接問出來了。

    “是我,你是誰?”葉修問。

    “我叫做盧瀚文。”盧瀚文介紹自己的時候,聲音tǐng大的。

    “盧瀚文?”葉修可以確定自己絕對沒有聽過這個名字,很顯然這是藍雨戰隊培養的新人,之前大概都是在訓練營里培訓,從來沒有在公眾之前lù過面。

    藍雨也找到個了不起的家伙呢!葉修心下正感慨著,這盧瀚文的流云卻是朝著他突然沖了過來。身子猛然一晃,眾人眼前一huā,等看清后,驚嘆聲再度此起彼伏。

    “八個身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