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紅帶嘉納崩碎的衣片有如蝴蝶般在風中亂舞著,他的大招已攜千鈞之勢砸下。盧瀚文的流云就地一個翻滾倒是避過了這砸的一拳,但紅帶嘉納沒有因為砸空他而停下,這一拳,直接是砸到了地上。

    轟一聲巨響,像是打雷一般,所有赤云道場這一帶的玩家,此時的屏幕都是一跳,這是他們的角sè所感覺到的震動。但是就在紅帶嘉納揮拳砸下為中心的方圓30個身位格里,所有人屏幕跳動的幅度可是大不一樣。這一刻,他們都已經因為震動被彈成了浮空狀態。

    “地動山搖!出大招了?SS已經紅血了嗎?這么快?”藍溪閣這邊,藍河感覺到這震動后立即知道是發生了什么,十分驚詫。SS從被殺到現在,其實還沒過去太久。雖然55級的野圖SS被越級壓制,殺起來比較快,但是也不至于快到這個程度。

    就在他還在驚詫的功夫,他視角所指的方面,無數巨石碎巨浮起在半空中,當中一起浮起的還有沒來及跳出這大招范圍的玩家們。但地動山搖這大招可還沒有就此結果,紅帶嘉納又是一聲吼叫,揮舞著雙劈突然一旋身子,頓時這方圓三十個身位格的范圍氣流轉動起來,以他為中心成了一個漩渦,而卷在當中的石塊啊泥土啊玩家角sè啊全都朝著漩渦中心盤旋而去,誰也無力抗拒。

    隨后紅帶嘉納再次高舉起雙掌,突然一揮,齊拍向地面。一聲轟然巨響,那氣流漩渦中的石塊瞬間就已經崩碎成了粉末,而當中卷飛著的玩家角sè呢?也在這一刻全都不存在了。

    55級的野圖SS,即使和玩家等級差著15級,暴走的大招,卻也足夠制造秒殺了。這個55級時期號稱榮耀第一SS的紅帶嘉納,暴走大招之后,方圓三十個身位格滿地創傷,無一活口。曾經是,現在也是。

    霸氣雄圖原本已經構架成型的殺SS陣勢,因為大窶被秒殺以及各方面躲避的緣故,早已經亂做一團了。而紅帶嘉納的仇恨呢?從他暴走大招結束后大步沖向的方向來看,還在藍溪閣身上。

    藍河也不肯隨便放過這樣的機會,匆忙指揮騎士上前去接的同時,也在努力尋找著流云的身影。

    沒有。

    藍河左看右看也沒找到,去了條消息后,卻收到盧瀚文淚流滿面的回復:“掛了。”

    “大招嗎?”藍河嘆氣,遇到這大招,那實在是高手也難逃。

    “被葉秋算計了!”盧瀚文說。

    “怎么?”藍河聽后就是一橡。

    “SS的暴走是被我觸發的!”盧瀚文說。

    “呃難怪了”藍河一直混公會的,又是俱樂部公會的核心高手,對各種副本野圖SS之類的都很了解。紅帶嘉納這么有名的SS,觸發暴走的條件是什么他記得相當清楚。這個SS,不是秀個人輸出的時候,因為暴走條件就是被過強的個人輸出給jī活的。劍客這樣的近戰職業,輸出jī活時那勢必是距離紅帶嘉納極近,這時想再脫身確實很難想象。

    “放心吧,你不會白死的,這能jī活SS暴走,價值很大。”藍河說。

    “霸氣雄圖的陣勢都散了吧?”盧瀚文說。

    “那是當然,不過除此以為,jī活SS暴走,是可以制造出大量仇恨的,這樣我們的優勢更加穩固,好好死撐一下的話,這個SS會被我們拿下的。”藍河很高興,有兩個大神坐鎮呢,如果還能搶到SS,那真是莫大的榮幸啊!不過這也是拜他們這邊也有個高手所賜。

    職業級的,果然非比尋常。

    “那就好!”聽藍河如此說道,盧瀚文也是無比欣慰。

    但緊跟著下一秒,盧瀚文突然想起來一件事,跟著就給藍河又發了一個淚流滿面的表情。

    “怎么?”藍河納悶。

    “我jī活SS暴走的時候,不在咱們的團隊里,我被葉秋叫到他們的隊里去了,說是可以給我刷血!”盧瀚文說道。

    “我靠!這個騙子!!!”藍河氣個半死。jī發暴走會產生的仇恨是相當龐大,不過SS暴走后出的大招威力極大,太難應付,玩家們避還來不及呢,實在少有搶SS時是會用到這手段來制造仇恨的。這葉秋倒好,騙了個他們藍溪閣的人,跑進他們那邊的團隊里,然后觸發了暴走,………,

    事是他們干的,人是他們死的,最后得到仇恨的卻不是他們藍河的視角開始轉來轉去,他有些無法冷靜,真想立刻找到葉秋最近用的什么悟道君給他狠狠得來上一百八十劍。這實在是,太太太太太卑鄙了。

    藍河這一口悶氣出不來,但SS還是要搶啊!霸氣雄圖因為紅帶嘉納暴走大招大亂,藍溪閣SS接過的倒是順利,藍河連忙指揮著將SS

    緊守在當間。結果霸氣雄圖還在整頓呢,葉修率領的十一人小隊卻是光過來添亂了。

    “沖沖沖,直接向SS沖,誰打SS我們殺誰!”

    戰略方針不變,只不過這次沖得更為霸氣一些。藍溪閣這邊可沒有張新杰這樣的大神指揮,葉修帶隊橫沖直撞,沒幾下就把他們的陣勢沖亂了。藍河還想著狠捅悟道君一百八十劍呢,結果現在人帶著小隊沖進他們陣中幾個來回,就把他的陣勢沖得七零八落了。

    霸氣雄圖那邊的人手連忙整頓著準備再來重搶SS,但是阻攔四公會的防線,此時終于是徹底支撐不住了。

    越子傾白溪景流武盡知,帶領著四公會的團隊人馬,這才是真正地投入到了爭搶SS的戰斗當中。

    “這邊!”葉修他們這邊早在接應,招呼著大部分過來匯合。

    這四會同盟的人突然潮水一般涌出來,聲勢著實有點嚇人。

    不過張新杰卻還是tǐng冷靜,雖然情況已經超過他預感的狀況但他覺得葉秋他們并沒有什么優勢。

    “不要緊,SS的仇恨現在主要在我們和藍溪閣那邊,他們起步太晚,想奪走SS

    可得廢一番手腳呢”…

    張新杰鼓舞了士氣后,重新帶隊過來沖搶,但是這一次卻輪到葉修以牙還牙了。調配人手不是一隊二隊的,直接“越云、賀武”兩個公會,橫鑄起了一道長城,死命就要抵著霸氣雄圖的人不讓他們過來。

    “不要急慢慢來,他們起步晚,我們穩扎穩打,他們最終只能是幫我們做輸出而已。”張新杰指揮團隊,朝越云、賀武兩家公會構筑的防線發動一bō又一bō的沖擊,動搖著他們的防御。

    相比之下,藍溪閣就更凄慘了。藍河開始還在消息里和盧瀚文說什么狠命地拖一拖來鞏固勝果。結果葉修組起的精英小隊,往他們藍溪閣這邊一投簡直就像核彈一般,沒幾下就把他們沖得七零八落了。

    傷亡倒是不算大,但就是被帶亂了陣勢追著想滅這小隊,全團隊都在被動。

    防止被動,爭取主動。

    葉修和張新杰在指揮都在努力做到的事,藍河最終還是沒能做好。

    混亂的陣勢,義斬天下和昭華兩家公會的人馬蜂擁一下,藍溪閣的玩家頓時個個都覺得特別孤立無緩橫看堅看左看右看都是其他公會的人,自家的人像是死絕了一般。

    SS還在藍溪閣手上呢!但這兩家公會的玩家齊沖過來,劈頭就亂打。精細小隊橫沖直撞地又從這里路過了一遭,直接就把幾個騎士都清掉了。義斬天下這邊派出了騎士開始朝紅帶嘉納下起了苦功,這是來自葉修明確指示點名了就要這個團隊出人。毫無疑問,這正是因為盧瀚文的流云在觸發SS暴走時,正是這團隊的人員。SS仇恨,即以個人為單位,同時也會以仇恨為單位的。流云已掛,仇恨不會完全由團隊繼承但就觸發暴走制造出的仇恨,說一本萬利一點也不過分。

    除這幾家,現場其實還有輪回和臨海這兩家公會的。看到紅帶嘉納暴走出大招他們突然又起了來試著撈撈魚的心思,結果在看到四公會強制沖入以后兩家又是悄沒聲息地當醬油黨去了。

    “拳法家猛虎亂舞,朝前硬推!”

    “2隊3隊左邊,4隊5隊右邊。”“當少后背,有小心抄尾。”

    “收縮,2點鐘方向,沖!”

    張新杰從容不破地指揮著團隊,Uwww.uukanshu.com步步為營,穩才穩沖,最后真就沖破了障礙,重新回歸了戰場。張新杰看了一下時間,tǐng滿意。這點時間,葉秋他們不可能已經把SS搶過去了。或許反倒又是讓藍溪閣掌握的SS仇恨刷低了不少,他們霸氣雄圖正好接一下手。

    誰想突破障礙后這一看,張新杰也忍不住一呆。SS是被葉秋他們的人給圈下的,這他不意外。讓他意外的是,這SS的仇恨,明顯已經穩定在了他們的團隊身上,作為后來者的四會同盟,居然這么快就鞏固了仇恨?這可是霸氣雄圖之前都沒能做到的事啊!而他們現在要搶仇恨可能還要更難點,因為剛剛藍溪閣的小子觸發了SS暴走,又搶到了大量的仇恨。他們從藍溪閣那那么快就拿走了仇恨,怎么可能,藍溪閣的人都死光了嗎?

    SS暴走?等等……

    張新杰腦中突然一閃,他突然意識到了什么。

    四公會能這么快接近仇恨,應該只有這一種可能:他們接手了暴走觸發的大量仇恨。

    三更,哈哈,這一章寫tǐng快的,帥!求月票求推薦票,求上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