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下難辦了!

    想到這一點后的張新杰,腦中立刻升起的就是這個念頭。

    從藍溪閣手里搶下SS,和有葉秋指揮的這幫人手里搶SS那完全不是一個概念。葉秋保護局面做出的防御布置,絕不會比他張新杰差到哪去。張新杰的布置最終是被打破了,但是眼下他的手頭卻沒有葉秋打破局面時所用到的資源。

    就說那精英小隊吧!表現張新杰是全看在眼里的,他們霸氣雄圖別說這臨時團隊了,就是精英團來了也難有如此水平的玩家。更別提最后那個沖上來引發SS暴走的劍客,那家伙的水準,就更讓張新杰覺得驚訝了。

    張新杰當時可已經是看出那劍客意圖的,但卻依然沒有辦法阻止,這和那劍客個人水平是不無關系的。

    張新杰現在手下沒有精英小隊,沒有大高手,他打不開對手的防御陣勢,也沒法瞬間就引發SS的暴走。

    等SS的自動暴走?

    紅帶嘉納的暴走大招確實可怕,就算有防備,但出大招時方圓三十身位格的清場也是必須的。但是到了自動暴走那份上,搶SS的局面就很難逆轉了。因為那意味著SS的生命已經到了10%以下。這余下的生命,實在不夠奪回SS仇恨。這種情況下,想再仇恨除非是滅了領先的團隊。但現在這團隊是在葉秋的指揮下,談何容易?

    張新杰心下實在無法再樂觀得起來。但他依然指揮著團隊做最后的努力。現在的他可不敢再慢條斯理布布為營了,霸氣雄圖的玩家也是分成若干小隊,來回地向前沖殺著。結果這次死守不退的成四公會的人了。隊伍來回填補,那也是在葉修的調度下進行的。

    時間一分一秒地推移著。霸氣雄圖的努力也不是一點效果都沒有,他們對SS所在的圈子追得很勁遠程職業都已經能轟到SS這邊。那是連SS帶對手一起亂轟。但是推進到這一步后,好像就已經到了極限一樣。再往前就是寸步難行。葉修這邊也在指揮著將SS盡可能地拉遠。兩方又是各種斗法,別說輪回和臨海了,藍溪閣這時也基本成空氣了。他們的玩家淹沒在這兩家的人海中已經完成不成團隊了。

    找不到同伴,沒有任何配合,每個人都是靠自己的個人能力在混戰中芶活。搶SS現在哪還有藍溪閣的玩家記著這個事啊!

    藍河在普通玩家中也算是技高一籌的,此時還在混戰中活著,畢竟他們也不是雙方要打擊的重點。

    眼瞅著大勢已去,自家團隊列表中的名字一個個人死如燈滅似地消失藍河已經無奈地下達了撤退的指示。

    但就這撤退,也只能是各憑本事,團隊上是給予不了什么幫助了。

    藍河倒是還想把葉修的悟道君找出來狠狠教訓一下。但他也就是能心里想想罷了,先不說這一團混亂的戰場上找出特定的一個角sè有多難,就算他找到了,他有能耐給悟道君蘋怕是一劍嗎?

    恐怕不能藍河心下悲哀地想著,眼前這戰場,真想快點遠遠地離開啊!

    藍河在努力朝外沖殺著,結果這時卻有人豪邁地往里沖進。

    盧瀚文的流云又殺回來了!

    赤云道場倒是和主城還是tǐng近的,盧瀚文的流云復活殺回屬xìng不整,裝備也爆出去了一件,但斗志依然很高昂。

    那高速爆發操作下的劍客,揮灑出的急雨般的劍光,很快就讓藍河注意到了。

    “是小盧?”藍河怔了怔,連忙發了個消息去問。

    “我報仇來啦!”盧瀚文回復著劍光不減。

    藍河忽然間也是精神一振,小盧都這么有斗志,自己怎么也得幫他一手啊!想著,朝著那劍光璀璨的方向,藍河也是努力沖了過去。

    這披荊斬辣一路殺到流云身邊藍河也是險些沒壯烈,他可不像盧瀚文能那么銳不可擋。

    “咦!團長!這么巧!!”盧瀚文看到藍河,驚喜叫道。

    “巧什么啊!”藍河哭笑不得,是自己找過來的好嗎?一邊說著一邊又給流云丟了個入隊邀請,順便藍河也看了一眼團隊。原本一百人的團,現在只乘42人消失的當然不是退團的,而是死亡后被系統強退的。

    “葉秋在哪里呢!”盧瀚文進了團隊后立刻就問藍河。

    藍河本來已經不關心這個問題了,但是盧瀚文的話藍河還是有點信心。隨即在團隊里招呼了一聲:“有沒有看到悟道君的!”

    團隊的人都是抱頭鼠竄狀態,但就轉個視角看一圈人還是力所能及的很快,倒還真有人反饋了個消息,發了一個坐標出來,是他看到的悟道君目前的位置。不過這位也無奈地表示了:目前是這樣的,但讓他跟進的話就有點難度了。

    還活著的42人,目前基本都是鉆著空子活下來的。發現哪里有空當了,趕緊跑一跑。直奔著一個目標殺過去,那是盧瀚文才有的能耐。藍河能和盧瀚文的流云會合可都是廢了老鼻子勁了。

    “有人跟我一起去嗎?、。盧瀚文斗志高昂地在團隊頻道里招呼著。

    “有點難……”

    “試試吧!不知道能不能活著過去。”

    “太遠了,精神上支持吧!”

    藍溪閣的玩家倒都有反應,不過盧瀚文這一吼也就是隨便吆喝,顯然不存在什么戰略思想戰術意圖。他的流云,此時已經掉轉方向直奔著之前收到的坐標殺去。藍河跟著他后,感覺壓力小了不少。路都被盧瀚文劈開了,他只要跟著不要走歪就是。

    盧瀚文的流云很快就殺到了先前的坐標處,一看,卻是婁不到悟道君。葉修的角sè也不可能是完全沒有走位不是。

    又在團隊里問了聲后,這次是沒人知道了。藍溪閣該團人數此時已經下降為36又有6人在過程中犧牲了。

    “找找吧!”盧瀚文倒是tǐng義無反顧地,又是殺著轉了一圈,可還是沒找著。

    “要不再去讓SS暴走一回?”盧瀚文和藍河商量。

    “行啊!”藍河完全沒有意義。就目前他們團隊人數都銳減成這樣了,他們都清楚SS鐵定是不可能再被他們藍溪閣搶回所以完全就沒有商量這種事。兩個家伙是安心當起了攪屎棍。SS不是他們的,但其他兩家也別想拿得太輕松。

    “沖!”盧瀚文的流云立即沖了出去。這SS的位置還是比較顯眼的,就像盧瀚文的流云犀利的攻擊閃出的劍光是個風向標一樣,SS也有各種讓人注意到的強橫手段。盧瀚文的流云一路推進,尖刀一般,

    霸氣雄圖那邊一直突破的防御他一個人竟然就要做到了!

    這當然也不是說盧瀚文一個人就頂得上霸氣雄圖那么多支隊伍。

    主要原因還是因為他突破的這個方向,并沒有引起重視。四公會的防御體系主要就是針對霸氣雄圖的。

    但是被流云突破到這一步,還不重視那就有些反應遲鈍了。

    “這小子又殺回來了,斗志很高嘛?看這樣子是想再讓SS暴走一回?”葉修此時也看到了盧瀚文的流云,并且也猜出了他的意圖。

    立刻指揮隊伍專門攔截。如此一來,盧瀚文想沖過死守也沒那么容易,道理和當初葉修他們小隊無法突破其實是一樣的:輸出不夠。

    盧瀚文的操作再強,裝備再猛,一個人的輸出也是無法比上一支隊的。前次能突破,那也是和葉修他們的小隊一起努力的結果。現在一個人狂沖真撞到鐵板上的時候,頓時也覺得有些無力了。

    “咦,葉秋!!”結果就在隊伍走運lù出的縫隙中,盧瀚文卻是一眼看到那邊指揮戰斗的悟道君。反正這邊也是沖不進去,劍鋒一轉,立刻又奔著葉修的悟道君方向去了。

    “咦?沖我來了?”葉修很快察覺流云是這場上除SS以外最活躍的一個角sè了。

    “我來找你報仇了!!、。這短短的一截很快就被流云沖破,劍光一閃,直朝悟道君刺來。

    葉修連忙讓悟道君轉身避開,盧瀚文的操作極快,流云第二劍早已經跟著襲來直至這個時候,藍河的藍橋春雪才湊上來攻出第一劍。Uwww.uukanshu.com

    “咦,是你,這次又是你帶隊啊?”葉修看到了藍河的角sè。

    藍河郁悶!看來他們的團隊在大神眼中確實很弱,是誰在指揮的,根本就沒有去留意過反正輕輕松松就打敗了。

    “太可恥了,居然這樣算計小盧。”藍河怒斥。

    “這話說怕可不完全準確。當時那情況,真要沒人給他刷血他鐵定觸發不了SS暴走。我說你戰術怎么布置的啊?就讓一個人橫沖直撞?第一次派他一個人來偷襲就算了,居然也不吸取教訓再來又是一個人,有沒有點團隊意識?榮耀是一個人就能玩得轉的嗎?”葉修說。

    藍河被說得一愣一愣的,這怎么搞的?貌似還是自己的不對了?可盧瀚文這樣的職業水準,普通玩家團隊里哪有能跟上他節奏的。盧瀚文橫沖直撞可不是藍河主動授意,要說藍河的失誤,或許應該是過度的放任吧?但是,難道讓自己去指揮這樣職業水準的家伙?藍河汗了一下,結果葉修像是知道他的想法一樣:“即使是職業選手,在任何團隊中也要服從指揮,和大家一起去努力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