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輪回那邊好像檔不住……霸氣雄圖當然很關注輪回那邊的情況,但是結局,卻是讓蔣游很是小心地措辭了一番。彩@虹*文¥學%網m因為那邊正常思維下應該是輪回攻勢,義斬和越云守勢,可是最后卻是輪回被冠以了“擋不住”的描述。進攻方淪為“擋不住”除了弱爆了蔣游真找不出別的可形容的用詞了。

    “唉”張新杰也是長嘆了一口氣。早知道輪回其實是水貨的話,剛才自己大膽一點,無視他們的那個走位就好了。估計他們最終也鬧不出什么huā樣,自己就是太過謹慎,反倒是自亂了陣腳啊!

    現在后悔,一切都已經晚了。肖時欽帶的兩公會不是張新杰帶的霸氣雄圖的對手。但還是那句話,打的確是打不過,但就全憑防守拖延時間,對于他們這些戰術高手來說就另是一回事了。

    而現在,輪回公會被打散了,舁時欽立刻開始收縮后退,顯然是要和葉秋所領的兩個公會接應在一起,那樣的話,霸氣雄圖就更難打開局面了。

    這場面頓時引起了輪回會長三道六界的注意。他立刻停下了腳步,又看了一會后,忽然道:“現在是霸氣雄圖這邊壓過去了,等雙方僵持住的話,我們是不是又可以迎來一次機會?”

    “這得具體看看了。”魏琛不假思索地說道:“如果能復制剛才那種局面的話,當然沒問題。不過如果霸氣雄圖制造的壓力不夠大的話,讓對手行有余力的話,我們恐怕就討不到什么好了。”

    “你說得對。”三道六界點點頭。

    “看看吧!”魏琛也是一本正經的。

    他的分析當然是很對的,但問題是這家伙又是話留了三分。四公會這邊,有葉秋和肖時欽兩位戰術大師和張新杰周旋,他們根本不需要像之前的張新杰那樣將團隊收縮成全守姿態。雙人指揮,足夠將霸氣雄圖的團隊應付得團團轉了,別忘了那邊還有葉秋加蘇沐橙這樣的超強攻擊手。

    三道六界緊張地期待著機會,魏琛這邊卻已經開始三心二意,心中所想已經是他70級的死亡之手了。多年的夙愿啊,即將成真,這一刻魏琛真有點jī動了。

    “快點把SS弄死啊!!”魏琛忍無可忍,拿了耳麥甚至親自過來催促了葉秋一下。

    “慌什么,早晚的事。”葉修信心十足的模樣,讓魏琛心安不少。但他還是決心站好最后一班崗。三道六界觀察的東西他根本沒必要去看,他要預防的是還會不會有其他意外發生,如果有,就算他不方便去阻止,提前提醒一下葉秋也是好的。

    魏琛的術士馬甲執天之行的身子開始轉來轉去了,那是魏琛在留意著周圍的動靜。

    tǐng早到場,但被霸氣雄圖狠滅了一陣后一直就沒了動靜的藍溪閣,此時卻好像又動了起來。

    “當心藍溪閣。”魏琛連忙探身提醒了葉修一下。

    魏琛話音剛落,藍溪閣果真有了舉動。他們的人在和霸氣雄圖的沖殺中損失了不少,但復活再后,現在團隊又次齊整起來,盧瀚文的流云也重新歸隊。

    他們既然一直都沒走,就說明心里還是有想法的。此刻人員齊備,看到雙方僵持,立刻開始行動。

    藍溪閣此時最大的仰仗,當然就是盧瀚文這把尖刀。盧瀚文現在也不敢再那么冒失了,流云很謹慎地跟著全隊一起接著對手,身邊更是專配了不少輔助職業,沖起的一瞬間,無數狀態打了上去。這一瞬間流云不知強大了多少,跟著就這么義無反顧地又沖上去了。

    “我來了!!”盧瀚文大叫著。

    “藍溪閣那個攪屎棍的小孩又來了。”斬樓蘭無奈地報告著。

    葉修早聽魏琛提示,注意著藍溪閣呢!此時看到流云沖來的時候身上各種狀態光暈,忍不住笑道:“狀態加了不少啊!”“這邊你繼續頂一下。”葉修交待了肖時欽一聲,他和蘇沐橙就轉戰藍溪閣殺來的方向了。

    盧瀚文的流云此時已經銳利地直殺陣前,像個掠陣的將軍一樣耀武揚威的。蘇沐橙人堆里瞄準,逐煙霞一道jī光炮打過,盧瀚文反應也真是夠快。一覺光線角sè立刻翻身,jī光擦身打過,流云剛站起身的時候,魔法bō動凝結而成的戰矛正刺到身前,一下就把他的流云給粘住了。

    絢爛的魔法爆炸中,流云被炸飛上天,嘴里還在叫著:“什么人!!”“最難纏的。”葉修微微笑道。

    “我靠你不要玩了,抓緊時間趕緊把藍溪閣給干掉。”魏琛又湊過來朝他吼了一聲,而后身子縮回坐直,戴好耳麥又是一本正經的腔調:“不急,再看一眼,藍溪閣出手,是不是能給他們制造麻煩還未必呢!我們可不比籃溪閣差,但剛才和霸氣雄圖一起上,結果呢?”

    “兩家上或許真不夠,但現在有了籃溪閣,加上我們就三家,三家一起上,或許是個機會。”三道六界完全沒有糊涂,清醒的思路說得魏琛心驚肉跳。他當然知道三家一起上,局面可能就又有點難說了,要不何必急著去吼葉修干掉藍溪閣呢?

    “三家一起上,攪亂子局面,但是獲利的會是我們嗎?”魏琛繼續努力勸阻三道六界先觀望。

    “如果是平時,現在的確是個不錯的機會。但是現在有那些大神摻雜其中,相互之間的實力一點也不均等,我覺得我們現在急著出手,打破了局面,只是幫了霸氣雄圖的忙。”魏琛緩緩地說著。不是為了表現自己思考得慎重,只是為了說得慢一點,多拖延一點時間。

    三道六界不語,仔細想著,魏琛也連忙搜腸刮肚地尋找新的說辭。

    純忽悠的鼻是騙不了人的,眼前這是大俱樂部公會的會長,對網游里的門道最門清的人,這種搶SS戰的經驗,其實比魏琛還要豐富。他所欠缺的,恐怕就是對付這種大神的經驗,所以魏琛覺得把大神說得恐怖一些,總不是錯的。

    “想想之前,我們為什么沒有搶到SS因為在我們沖破防御的時候,霸氣雄圖自發地就有一個退縮,故意把SS扔在咱們和葉秋他們眼前。讓我們和葉秋一對一去競爭,我們怎么是對手?這些大神實在是太狡猾了。現在的情況其實也一樣,如果我們加入進去,就算一舉把葉秋他們打散,恐怕葉秋也會和張新杰一樣狡詐,主動退讓一下把SS扔出來當餌,我覺得對我們來說依然不是什么機會。”魏琛繼續分析著。

    “那你覺得應該怎么辦?”三道六界問。

    “再看清楚一點。”魏琛嚴肅地說。

    “唉”三道六界深深地嘆了口氣。魏琛的話也不是全忽悠,三道六界一想,確實是這么個理。推開了葉秋,他要和張新杰斗:推開了張新杰,他又要和葉秋斗。這兩位大神,都是有個半死狀態就能穩穩收拾掉他們的。

    魏琛看三道六界拿不出主意,總算是長松了口氣。立刻側身從葉修的屏幕上看狀態。

    局面其實只是又只是一次翻版,不同的就是輪回換成了藍溪閣。藍溪閣固然是多了盧瀚文這么一個高強的家伙,但是,劍雖利,卻沒有好的劍手,盧瀚文在團隊戰中的價值,真的沒有充分發揮。如果對付一般公會,他是一個極大的優勢,但對上了有葉修,有張新杰這些高手大神坐鎮的團隊,盧瀚文很有一種有力使不出的感覺。

    這一次,葉修親自出陣和他對戰,配合指揮著團隊的集火,加了一身狀態的流云也沒多跳彈幾下,很快就掛掉了。

    流云一倒,藍溪閣這邊又是士氣大傷。他們最為仰仗的高手,回回都是這么不經打,無論面對誰的時候,撲就一個字,高手尚且如此,這讓他們怎么去和大神斗?

    亂七八糟地又打了一會后,藍溪閣找不到任何長春易老也是干脆人,頻道里一個“撤”字,藍溪閣又是灰溜溜地退下了。

    “U 你看!”魏琛看到立刻回來就給會長三道六界論起來了:“藍溪閣根本不頂用,上去這么一回就跑了,比我們差遠了。”

    “唉,非戰之罪啊!”三道六界此時倒是一種深深理解藍溪閣的口氣。

    葉修這邊,擊退了藍溪閣后,沒有回防,直接率隊插向霸氣雄圖側翼,竟然順勢就要來一bō反擊了。

    張新杰反應也快,連忙朝這邊調配人手。結果朝肖時欽這邊的攻勢一軟,立刻讓肖時欽抓了機會。防守反擊,不是浪得虛名,一bō像是雨釀了很久的攻勢一氣打了出來。肖時欽的戰術節奏變化向來是快而流暢。這一bō攻擊,和防守一樣層次有度,打得張新杰一時間手忙腳亂。側翼布置好的防守,最后也沒起到大用。這一翼,葉秋不再是指揮,而是主攻手,戰斗法師橫沖直撞直殺入陣,身后槍炮師飛掠著左右膘陣。這熟悉的一幕又出現在張新杰眼前了。只是這一次特別的近,真像是在比賽中一樣。

    “你也太難纏了點,必須罰你出場了!”葉修說話間一推鼠標,神說要有光的戰矛已朝望山云霧捅了過來。!。</p>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