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葉修此時也很詫異。他很能理解為什么中草堂的玩家紛紛怒指盧瀚文卑鄙。因為盧瀚文那個周身泛藍的技能可不是劍客的。那是牧師的技能:希望禱言。

    這技能的作用,就是幫角色恢復法力。大家都以為這兩個職業級的劍客是在單挑了,誰會想到盧瀚文這邊居然跑出一個牧師偷偷給了他一個希望禱言呢?有法力,就意味著有技能;沒法力,就相當于技能全封印。劉小別看到流云身上突然泛起希望禱言的藍光時也是大吃一驚,但沒來及做出什么舉動,盧瀚文就已經開始利用技能反擊。兩方的生命實在都不多,這樣壓倒性的優勢,盧瀚文幾招就把對手料理了。中草堂的玩家到這時才反應過來,結果一看這家伙還很得意地在那大叫“勝利”呢,立刻就噴上了。

    結果對方非旦不慚愧,還是這樣振振有詞的。

    興欣一幫人都在懷疑這是葉修教壞的,中草堂的玩家卻哪理這些,此時早已經憤怒了。他們和藍溪閣本來就不對付,眼瞅自家的職業選手被對方用這樣卑鄙的手段干掉,哪里能忍,齊撲上來,這種時候就是會長阻攔也沒有用了。

    圍觀的幾位大高手一點都沒有勸架的覺悟,飛快地就從混亂現場抽身而退了。

    “要不是你今天用的不是牧師,真要懷疑那希望禱言是你放的。”張新杰說。

    “這樣胡亂猜忌可不符合你一貫嚴謹的作風。”葉修說。

    “嚴謹點想的話,是不是你支使哪個牧師放的啊?”張新杰問。

    “我看是你放的吧!”葉修說。

    “我沒有。”張新杰居然一本正經地回答。

    “如果是那小孩自己找人放的……”林敬言說著,停頓地一下,“我不由地要想到一位故人了。”

    “老魏是嗎?”葉修說。

    “對呀!”林敬言說。

    “藍雨的前隊長?”張新杰問。

    “對。那個人吧……”林敬言說到這又頓了頓,好像在思考用什么措辭合適。

    “特別沒下限,特別無恥,特別不要臉。”葉修卻是毫無顧忌地就說出來了。

    “呵呵……”林敬言只是聽著都有點尷尬。雖然他心里也認為這描述特別準確,不過背后這樣說別人,林敬言不太開得了口,所以他說到一半就卡了,因為除了這種描述,他想不到其他合適的詞。

    “這種事發生在他的身上,就絕對靠譜了。”葉修說。

    “呵呵……”林敬言還是在干笑。

    張新杰卻是略有點茫然。第四賽季成為職業選手的他,已經沒機會見識這位藍雨的前隊長,甚至連一些傳說都不太有。這時候的藍雨,兩個和他同一批的新人組合,風頭完全壓過了他們的前輩。要不是霸圖戰隊里有一位同樣老資歷的選手韓文清,張新杰可能都不會聽過魏琛這個名字。現在的很多年輕選手,就完全不知道聯盟初時代的很多大人物。

    “你剛才在向誰介紹你自己?”魏琛這時卻是湊過來了,其實他是聽到葉修說到“老魏”來著,這才湊過來看看。

    “藍雨那孩子,有可能像你一樣,為求勝利不擇手段呢!”葉修說著。之前他并沒有瞧出盧瀚文會這樣,不過仔細想來,之前的相遇中,他也沒有過太多的機會。

    “是嗎?這么有前途?”魏琛驚訝地感慨著,于是說是在夸獎這位未來之星,不如說是在夸他自己的特點特別棒。

    原本還想嘲笑一下葉修帶壞了藍雨新人的諸位紛紛看不下去了。

    完全沒理會中草堂和藍溪閣會鬧成什么樣,葉修他們和霸氣雄圖那邊的人也就這么散了,大家各忙各的,繼續等待下一個SS的刷新。

    這種閑暇的時候,葉修還會和其他人一起刷刷本,一邊能過各種方式指點幾人,一邊也是囤積點副本里的材料,有備無患。

    而張新杰和林敬言他們,不到有野圖SS基本就不耗在網游里了。兩人現在卻是聊起了藍雨的這個剛剛被公布的新人盧瀚文。

    “他的實力已經挺強了,即使是藍雨這種隊伍,他也完全有資格勝任主力。”林敬言說著自己的看法。

    “不過藍雨現在已經有黃少天的劍客了,又是一個劍客選手的話,不知道他們是什么打算。”張新杰說。

    “只是給黃少天打替補的話,未免有些太浪費了。”林敬言說。

    “那當然。”張新杰點頭。

    電子競技的體力消耗并不算大,再加上只是一周一賽,比賽也不密集。不會因為體力問題而讓選手們輪換上場。替補選手,在戰隊的出場機會和主力是有顯著差距的。尤其是黃少天這種核心王牌的替補選手,那不是黃少天出了什么狀況的話,根本不可以讓替補上去擔當他這么重要的位置。

    “不過換過來想一想的話,他來當黃少天的替補,也不是沒可能,畢竟,他還年輕啊!”林敬言忽然又這么來了一句。

    “嗯。”張新杰同樣是點了點頭,立刻明白林敬言的意思并表示了贊同。

    王牌選手的替補其實很難找。因為這個位置是全隊運轉的核心,想保證戰隊不出狀況的話,最好這個位置不要出什么狀況。所以逼不得以需要替補上陣的時候,大家都希望能有一個和王牌實力越漸近越好的替補。然后王牌選手的替補出場機會又是那么的縹緲,任何一個擁有接近王牌實力的選手,怎么可能安于有可能在板凳上坐一陣個賽季的狀態?

    所以林敬言才會有些一說。

    因為盧瀚文的實力很強,但又是一個如此年輕的選手。年輕選手做替補,那再正常不過,如此一來,藍雨沒準還真有了一個大家理想中的,卻又不可能擁有的王牌替補。

    “如果只是一個替補,那倒還好。”張新杰說。

    “嗯,不過單人賽或是擂臺賽里,我覺得藍雨肯定會給他一個出場機會的。”林敬言說,“王牌替補第七人,唔,這么看的話,好像也沒什么新鮮的。”

    所謂王牌替補第七人,是一個因為很多戰隊采用,而顯得像標配一樣的模式。

    戰隊中團隊賽出場的六人,基本可視作是戰隊的主力六人組。個人賽和組隊擂臺賽同樣需要六人登場,而且可以和團隊賽的出場六人重復,所以大多數戰隊的主力六人,是又要打單人或擂臺,又要打團隊賽。

    但是在這當中,因為主力六人中必然有一個牧師或是守護天使的治療型職業,這類職業是不會在單人或擂臺PK中出場的,這就保證了一個支戰隊中,有一個第七人,是肯定可能在每輪的單人或擂臺比賽中有一次出場機會的。

    而這個出場機會,很多戰隊都留給了王牌選手的替補。

    王牌的替補,基本都是替補中實力最強的一位,甚至可能接近主力選手。沒有上場機會,這樣的選手肯定留不住。所以很多隊伍就以一個單人或擂臺賽中的穩定上場機會給予對方存在感,再以團隊賽里的一些適當調整來穩定情緒。久而久之,就有了一個“王牌替補第七人”的說法,說得就是這一位略有點特殊對待的選手。

    不過隨著榮耀競技的發展,優秀的選手越來越多。主力和替補之間,已經很難看出明顯的實力差距。現在越來越多的戰隊追求戰術的多變,經常九人、十人,甚至更多地進行輪換。有時替補打得比主力好,反倒最后替補成了主力,主力成了替補的情況也不是沒有。然而這種情況畢竟只是發生在一般主力身上,每個隊的王牌選手目前還確實是超出其他選手一些大牌大神,真不是隨便一個替補就可以取代其位置的。所以有些時候,王牌替補反倒不如其他替補好混。所以這兩年前,“王牌替補第七人”這個身份已經模糊于特殊對待和處境尷尬之間了,很多戰隊都已經研究怎么解決這個問題。“王牌替補第七人”的這種方案,恐怕已經不能滿足于現今的職業圈了。

    有關盧瀚文在藍雨戰隊的定位,UU看書 林敬言和張新杰著實聊了不少。他們當然會比葉修更加關心一下。因為以奪冠為目標的戰隊,不可能不把藍雨戰隊放在心上,這很有可能就是季后賽里必須要突破的一道障礙。這樣冒出來的一個有實力有前途的新人,才14歲,這簡直可以說是未來十年都可能阻擋著霸圖的一個坎,可不能等閑視之。

    不過兩人聊聊,也就是基于對這問題的重視和關注。具體會怎么樣,到底也是要看新賽季開打以后藍雨方面到底如何安排了。

    這一天,盧瀚文確實成了榮耀圈的主角,不少地方都在討論他。而且隨著他身份的公布,藍溪閣最近活躍的這個劍客流云,就不少人開始往他身上對號了。重視起他的,霸圖方面是第一個,但絕不會是最后一個。被盧瀚文卑鄙擊敗的劉小別,可沒想玩家粉絲一樣火到不可收拾,他倒也是很快和隊友們提到了這個藍雨戰隊的新人,提醒大家新賽季的藍雨戰隊,可能會有些不一樣了。

    ====================================

    第二更,還得一更,速度速度速度!</p>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