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陳果這都目瞪口呆了。

    這毀人不倦也太慘了吧!晚上有葉修、蘇沐橙,白天是張新杰、林敬言,全明星陣容輪著班的伺候,這是何等的榮耀?看著這陣容,陳果覺得這事必須得成,不成都對不起這干戈。

    “我們要等等他再報名嗎?”陳果問。

    “嗯,也可以,反正報名這個月里就行。”葉修敲著桌子說著。

    “小安和羅輯這幾天也要過來了吧?到時等了一起,沒準全能湊齊了。”陳果說著。

    安文逸和羅輯兩個都是大學生。這會當然也是暑假了。安文逸那邊是先要回家一段日子,有說八月份子過來真人走訪一下。羅輯那邊卻是在跟著導師做什么課題,得到八月份假期才能開始,倒也表示會來看看。

    現在八月已經到了,這些個人什么時候來倒也還沒準信,但照之前的說法,進了八月那就充滿無限的可能xìng了。

    毀人不倦這邊呢,還真叫毀琛給猜對了。連續拾荒被殺被滅,他當然猜到全是葉修搞出來的事。沒有人能夠24小時不休息,這種道理有誰不懂?于是毀人不倦也就開始試著和葉修他們的打時間差,果不其然活動時間放到白天以后,情況好轉了很多。

    毀人不倦也算是狡猾。沒有轉得那么干凈,時不時地還會有意去晚上的時間段轉轉。但是他同樣也不可能24小時不休息,再留痕跡,他的活動重點也繞開大部分時間段。結果被安文逸這樣細心謹慎的家伙一統計,再被魏琛這樣不只狡猾而且猥瑣的家伙一分析,就暴lù了。

    每天清晨都是不會遇到那些家伙的時間段。這一點毀人不倦已經完全搞明白了。這一天的清早,毀人不倦又是喜氣洋洋的上線了。反正那些家伙也不會出現,他也無所謂真身還是馬甲了,更何況他的馬甲也早沒用了。

    毀人不倦四下溜達了一圈,當然是想拾個荒的。不過作為個人而且,貧乏的情報是限制毀人不倦拾荒事業走向規模的最大后tuǐ。不過從事了這么久這項事業,毀人不倦也積累了豐富的工作經驗。他會注意一些可以利用到的細節。

    比如,每周SS的刷新,化也會盡可能地做記錄,那些已經SS

    被殺的區域,當然再不會去轉悠:再比如,他會時常留意到傳送陣,主干道等一些必經之地,當有大量的大公會玩家集中涌向某地時,那多半就是有狀況發生了。

    野圖SS的爭奪戰,是毀人不倦最愛的拾荒場。就像坐慣了飛機不愿意乘火車一樣,再在這種場面賺得大豐收后,毀人不倦就有些看不上普通玩家之間的小打小鬧了。那些場合,拾得再多,也比不上大公會精英團玩家身上爆出的三兩樣。

    野圖SS是最高端的俱樂部公會的主戰場。而這主戰場,又是毀人不倦這種最高端的拾荒者最喜歡出沒的拾荒場。

    在用時間差的方式克服了這段時間以來最大的sāo擾后,毀人不倦繼續精神抖擻地開始了他的事業。

    八月二日,已是夏季轉會期第五個星期的周五,距離本周結束還有三天,SS已經被誅殺了絕大部分,這種情況下對于任何人來說獲取情報都變得越發的容易,因為需要搜集情報的范圍變得更狹小了。

    上一個SS毀人不倦沒有趕上,眼睜睜地看著系統公告出來后才知道。不過他沒有灰心喪氣,只是擁有一己之力的他,絕大多數時候都是趕不上趟的。現在已經是周末,對于他而言絕對是機會更多的時候。

    終于,新一個刷新SS后的動靜被毀人不倦捕捉到了。他暗跟著一群涌出傳送陣的藍溪閣玩家的身后,來到了主城外的練級區,很快,就看到了刷出的SS,以及在那里已經忙活上的煙雨公會。

    最近各大么會殺SS總是很匆忙,因為有兩個競爭力無比強大的對手,一對上他們,總是討不得好。和這兩個對手,根本沒人敢去玩什么后發置人,所有公會都是能早到場就早殺,先多添點仇恨輸出在手再說。這之后再混亂見機行事,這樣的法子,倒也讓他們隔三差五地能混上一個,不至于一直兩手空空。

    藍溪閣到陣,一看煙雨公會已在忙碌,二話沒說就撲上去了。兩家公會之間的碰撞非常輕,看起來很和諧地在那瘋打SS。這是完全在為霸氣雄圖的到陣做鋪墊,完全不去互相影響了。

    這場面對于毀人不倦這個拾荒者來說當然很不幸了。沒有玩家

    的話,他哪里來的爆出裝備可揀呢?不過這只是時候未到罷了。毀人不倦沒有上前,耐著心地在一邊候著。直至又來了兩家公會,其中一家,霸氣雄圖的名頭密密麻麻地排列在諸人的頭頂,毀人不倦知道,他等待的時刻終于來了。

    霸氣雄圖一現身,各大公會果然都緊張起來了。毀人不倦甚至聽到了因為大多人嘆息,匯聚在一起后放大的恐怖聲音。毀人不倦沒有理會他們的緊張,不關他事,他只等對方戰成一大團后,沖上去拾裝備就是了。

    今天會有多少收成呢?

    毀人不倦心里盤算著,卻不想霸氣雄圖越走越近,越走越近,分開的兩支團隊,不知不覺間竟然把他夾在當間了。

    毀人不倦還是沒太當回事,他覺得這是霸氣雄圖要搶SS的戰術罷了。卻不知這時霸氣雄圖兩邊團隊的領隊人,卻已經在消息交流了。

    “咦,好像就是葉秋說的那個人。”林敬言說著。

    “毀人不倦,是這個名字。”張新杰回道。

    “在這鬼鬼祟祟的,看來確實是想拾荒。”林敬言說。

    “嗯,趕緊收拾掉吧,別耽誤了搶新杰消息一發,這邊就已經下指示了,林敬言那邊同樣。

    霸氣雄圖完全無條件執行著再位大手的指示,迅速一個沖鋒。

    毀人不倦被滅了,他那高強的身手甚至都沒來得及在人面前展示一下。被團撲一bō滅掉的一瞬,他甚至還在想:這是不是有什么誤會在里邊?

    因為他漂浮到半空的靈hún,看到霸氣雄圖的玩家角sè飛快地就已經沖向SS戰場了,似乎完全沒有因為殺他而停下腳步,殺他,好像并不是對方很特意的一個舉動啊!

    是啊!兩位職業圈的指揮大打,各頂百人團隊,殺他還需要很特意的話,那真是要笑死人了。

    毀人不倦飛快復活,飛快沖回這里。還好,SS戰還沒結束,戰場一片混亂,正是拾荒的大好時機。毀人不倦連忙就沖了上去,霸氣雄圖的玩家卻是自發地上心著兩位職業選手關心的事情,立刻有人報告:“剛才我們殺掉的那個忍者又來了。”“哦,殺掉吧!”張新杰平凡的一句話,霸氣雄圖立刻調集致命火力轟向毀人不倦。

    這一次毀人不倦有所察覺,他連忙躲開。但霸氣雄圖這是接了大神的指示,立刻不依不饒地繼續追上。

    毀人不倦有點懵了以往的這種場合,可沒見有哪家俱樂部公會會對他這么盡心盡力的,尤其是這種SS正搶到關鍵的時刻。

    毀人不倦拾荒學問大著呢,他挑好的時機,都是那種對方顧及不到他的時候。不然直接往人精神團人堆里扎,技術再好也會被拍成瓜啊!

    但這次,對方居然直接向他轉火,還這么不依不饒,這種情況,簡直就是像是那個家伙在追殺他一樣,毀人不倦的腦子頓時有點不夠用了。

    這明明的是霸圖的人啊,搞毛線啊?

    “咦,這小子有兩下呢!”這時卻是林敬言發現了毀人不倦不賴的身手,有了點興趣,親自拎著塊磚就上了。

    高人親自出馬,又有多人支援,毀人不倦終于還是被料理掉了。

    “不賴呢,網游里居然也有這水平的家伙。”林敬言對張新杰說著。

    “難怪那家伙會有興趣,可能不只是想報復什么的吧?”張新杰說。

    “你還信他隨口編出來的鬼話啊!”林敬言笑。

    “看他一會還來不來。”張新杰說。

    “來了還殺嗎?”林敬言問。

    “殺,答應了,當然就殺。”張新杰毫沒猶豫。

    張新杰林敬言忙碌的大早上,U 葉修他們正睡得香甜。毀人不倦實力不俗,兩個老辣的選手肯定能看出來。被發現的話,會不會被霸圖搶走?這個問題陳果擔心過,葉修卻是tǐng不以為然:“進了兩位大牌了,霸圖現在人多到該往外清,還往里引進?戰隊是打游戲來比賽的,但組建戰隊可不是游戲。見個不錯的人就想收進隊,這是玩游戲的思路。”當天早上,毀人不倦壯烈了共計五次。

    第一鼻以為有什么誤會,再來:第二次還覺得難以置信,再來:三次四次,毀人不倦終于肯定是被盯上了,于是換號再來,用角sè莫白貢獻了第五次壯烈。

    至此,毀人不倦終于是明白了,他是繼續被那家伙盯上了,即便是白天,他也不會有拾荒的機會了。他拾了這么久,哪里不知道霸氣雄圖正好和那家伙那幫人叉開了時段,分享了這一整天呢!

    “這兩幫人,原來是一伙的!難怪剛剛好岔開時間!”毀人不倦憤恨地想著,不過這構思,還是單純了點。

    哈哈哈,本章是自動更新,能想到嗎?好久沒見的自動更新啊!可惜只有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