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原以為已經找到避開追殺方式的皓人不倦,這被霸氣雄的殺了五次后,終于有點絕望了。葉修那一伙人的強大是讓他無法抵擋的,而霸氣雄圖眼下的這五次擊殺,從毀人不倦開始以為是意外,到后面有了絕對的抵防之心卻還是沒躲過,終于讓他也意識到霸氣雄圖的水準了。

    天天關注野圖SS的他,不會不知道霸氣雄圖最近在搶SS方向的成績,這讓他很容易就意識到了這也是一個他對付不了的對手。

    白天、晚上……

    一天就這么些個時間段,全被人給占領了,毀人不倦真有點無路可走的感覺。必須找那家伙問個明白了!毀人不倦憤恨地想著。

    當夜,因為被逼而會早點睡,于是覺得自己至少是被逼出了一個良好的作息習慣來安慰自己的毀人不倦,打著呵欠憤恨地等待著。

    很快毀人不倦觀察到了動靜。根據經驗一路mō索過去的他,很快就找到了刷新的SS,同時也很不意外地就看到了義斬天下、越云、昭華、賀武四家公會。

    毀人不倦一點都沒有躲藏,很快就站到這票人的視野里了。于是下一秒就看到對方有了動作,非常潮水一般地朝他殺過來了。

    毀人不倦慌忙躲閃著,他至少得等到那個家伙現身啊!不能再這么莫名其妙地就被人海給淹沒了。

    神說要有光,最近那個家伙用的是這么一個號來著。毀人不倦倒是知道這個,于是在角sè堆里尋覓著這個戰斗法師的身影。

    葉修當然不會像林敬言那樣把自己藏起來不見,恰恰相反,每到發現毀人不倦的時候,他都會很積極地親自上去打招呼。只不過每次毀人不倦都會像耗子躲貓似地避著他。不過這一次毀人不倦不這樣做了,在主動尋找葉修角sè的情況下,很快就和神說要有光相遇了。

    “今天拾荒成績怎么樣啊?”毀人不倦沖到神說要有光面前的時候,聽到對方似乎很關切地問著。

    毀人不倦氣得哆嗦,真想沖上去和這人拼了。

    但他很清楚,和這個人,別說現在不是對方人多勢眾了,就是單挑,他也拼不過。

    此時此刻,毀人不倦很有一種被要強按著低頭的感覺,這讓他十分十分不爽,他已經有心放棄一開始地打算了,準備繼續死磕下去了。

    只是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到壓力一輕,對方的攻勢似乎都有緩和,他不用不停地操作讓角sè東躲西藏了,然后就聽到那家伙繼續說著:“你看吧!只要大家一用心的話,拾荒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這種沒意義的事,有什么意思?”

    毀人不倦微微一怔。

    這家伙這話,雖然也不盡然,但確實有一定道理。毀人不倦經常利用野圖SS的機會拾荒,他當然很清楚,絕大多數時候,不是他手段有多高明,而是對方為了爭奪野圖SS,根本顧不上搭理他罷了。而現在,他似乎就是遇到了有功夫搭理他的家伙,于是就搞得他拾荒一無所獲不說,還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搭在這里。

    “來參加我們的戰隊吧!實在覺得很無聊的話,你再回去拾你的荒也不遲。”葉修如此說道。

    “好!”從碰面開始一言未發的毀人不倦,突然開口,就是一個“好”字。

    “哦?”葉修意外了一下,但人答應得如此果斷干脆,他總不能反倒磨嘰上了,于是又問一句:“方不方便過來找我們?”

    “在哪里?”毀人不倦問道。

    葉修告知地點,毀人不倦再度答了一個“好”字后,沒等葉修再多問什么,角sè直接就不動了。

    “下線了?”葉修疑huò了一下。不大會后,毀人不倦的角sè消失,果然是說完話直接就強行關閉游戲了。

    “就這么答應了?”葉修這時其實還有點反應不過來呢,毀人不倦之果斷,有點超乎他的意料。

    “不會吧,這么快?他不是剛剛才沖過來?”魏琛倒是留心得tǐng多,不過他只聽到了葉修說的話,毀人不倦的回答直接從耳機送到葉修耳中的他卻是聽不到的。

    “是啊,我就說了那么兩句,他就都答應了。”葉修說。

    “靠,這么爽快,不會有什么問題吧?”魏琛也非常不相信。

    “不知道啊!”葉修也拿不準主意,實在是,因為到這份了,和毀人不倦還是不熟,非常不熟。

    “媽的,不會是問清楚地址,過來真人你了吧?我覺得有這種可能呢!”魏琛嚴肅地道。毀人不倦這段日子是夠水深火熱的,大家都看在眼里呢!

    “嗯,確實不能排除這種可能,還好我留得是你的名字。”葉修說。

    “〖我〗日!!”魏琛罵道。葉修留地址是發的消息,方便人記錄嘛!

    魏琛倒是不知道他是怎么答復此時一聽這〖答〗案,很怒。

    “最近幾天當心點。”葉修語重心長。

    “王八蛋”魏琛罵罵咧咧的,不過卻沒見有什么畏懼。這家伙的出身,比起游戲里的可能反倒不怕這種真人。不過第二天早上離開網吧返回住處的時候,魏琛還是在網吧里尋mō了一圈,但好像也沒找到什么特別稱手的工具。最后從前臺拿了好幾個易拉灌,用幾個塑料袋結實地一裝,在手上牢牢一纏,就這么拎著走了。包子對于魏琛的舉動,若有所思地研究了好一會,點了點頭說:“他拿了那么多,我就不拿了。”隨即走了。

    陳果看得tǐng無語的。她是一有點情況就會頻頻盯著葉修屏幕的家伙,葉修當時留給毀人不倦的信息她可是看到了,最后說來找的人就是說的葉修,沒說什么魏琛。

    不過對于葉修對魏琛的捉弄,陳果卻沒去戳穿。大概是希望沒下限的家伙可以內訌,讓世界恢復和平吧?陳果給了自己一個解釋。

    一天無事,結果這一婁凌晨三點十七分的時候,興欣訓練室的門被人敲響,小網管探了頭進來:“老板,有人找?”“什么?”陳果吃了一驚。

    “樓下有人找葉哥。”小網管說。

    自從嘉世和肖時欽連忙不請自來了兩回后,陳果總算是也是對網吧的網管有了點交待:再有人找,把人先留下邊,別直接領上來,尤其別直接領到訓練室來。

    小網管這次是聽了指示。但是凌晨三點多找人的,透著一股子的詭異。

    不會是乘著夜黑風高跑來尋仇的蚓陳果望了葉修一眼,果斷問道:“幾個人?”“一個人。”小網管說。

    “帶什么東西了?”陳果接著問。

    “好像什么也沒帶著。”小網管說。

    “去看看?”陳果問葉修。

    “當然。”葉修早已經起身了,一堆人聽著中夜三點多有人找,也覺得十分詭異,紛紛起身準備同行。

    不大會,一堆人下到一樓,就看到前臺那里站著個家伙,面無表情地正盯著樓梯口這邊,對于他而言,這是方才那個說去叫人的小網管消失的方向。

    “誰找我?”葉修明知顧問著,當然這也算是在自我介紹“我就是葉修”了。

    人應了一聲“毀人不倦。”“哦,真是你啊!怎么這個時間來?”葉修說著。

    “十二點的飛機。”毀人不倦說。

    “哦”眾人恍然了,敢情這哥們還真是干脆果斷啊!說要來了,當天就買了機票直接迂來了。

    “你從哪來的啊?”陳果問了句。

    “人不倦說。

    “你什么星座呀?”包子也問了句。

    “……………”

    “包子別胡扯。”葉修把包子的話頭給攔了“先上來坐吧!”

    一堆人招呼著毀人不倦上了樓,進了訓練室。毀人不倦左右隨便打量了一下,什么也沒說,繼續面無表情地站著。眾人也是此時才開始仔細打量這家伙。

    毀人不倦的個頭不算高,170公分出頭的模樣。頭發半長不短,長得不帥也不丑,只是這面無表情的模樣,給人一種生人熟人都匆近的感覺。此外,貌似還有股子殺氣。當然這是肯定的,任何人有他這樣的遭遇后,見到葉修的時候肯定都有殺氣。

    “怎么稱呼啊?”葉修問起了對方的真名。

    “莫凡。”毀人不倦答道。

    “哦,戰隊的情況需要和你介紹一下嗎?”葉修說。

    “不太需要。”莫凡說。

    “哦?”“興趣不大。”莫凡說。

    “嘖嘖,有情緒,這樣可不好。U www.uukanshu.com”葉修感慨。

    眾人無語,遇著這樣的事,沒情緒才是怪事好吧!

    “真有比賽得到九月了,體驗戰隊得等到那時間,先留下住一個月吧!”葉修說。

    “……………”莫凡不置可否。

    “你不會是準備過來走一下,然后狠狠地表示一下沒興趣,然后就回去接著拾荒吧?”葉修說。

    莫凡還是沒回答,但看他的樣子,很明顯正有此意。

    “太不負責任了!大老遠過來也不容易,就算是凌晨的機票有狠折,也不便宜,先住些天再說。”葉修果斷地安排著“先通個宵,

    明天一早跟著他們兩個過去,那邊有住處,都不用你操心,你有帶什么東西來嗎?”

    “帳號卡。”莫凡說。

    唔唔,三更日,加速加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