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著這條安文逸發來的消息,葉修還有陳果都才意識到,一個接一個地來的這么多人中,提前打一聲招呼,說明自己大約什么時間到的,貌似就只有安文逸一個。

    這雖然只是一個沒什么大影響的小細節,不過從這點小細節中,也看得出安文逸做事比起那些家伙要周到一些。

    “這樣的話,我們的人就齊了。”陳果有點激動。興欣戰隊的成員終于要齊聚在一起了,陳果滿腦子都是什么新世界的門要打開啦,歷史的齒輪開始轉動了之類俗不可耐的話。

    趕路的安文逸當然就再沒出現在游戲里。不過這周反正也已經無SS可搶,就算有,安文逸目前的實力還真不至于影響到大局。

    轉眼已是傍晚七點半,興欣的一干人卻是晚飯都還沒吃,是準備等著安文逸到了一起。不過安文逸說的七點三十五分只是抵達H市,再轉到興欣網吧還需要一些時間。這個時間陳果他們這些本地人當然是更清楚不過,此時到也不急。約莫到了晚八點半的時候,大家都放下了手里的游戲,順利的話,安文逸這個時間差不多應該到了。

    安文逸再一次用細節證明了他是一個靠譜的人。在陳果預計的時間,安文逸精準地出現在了興欣網吧。

    戴著眼鏡,斯斯文文的安文逸含蓄地和每個人問了一遍好,沒有特別示好老板或是大神,也沒有對包子的跳脫和莫凡的冷漠產生什么異樣的情緒。很顯然這是一個情緒不會外露的人,冷靜地有點超出他的年齡。待人處事上,比起同樣還是學生的羅輯明顯要成熟許多。

    “都等你呢,先去吃個飯吧!”陳果以主人的姿態招呼著安文逸。

    “羅輯和安文逸都是今天剛到,咱們就不跑遠了,就近先隨便吃點。”陳果隨后對大家稍稍說明了一下。興欣網吧附近沒有太拿得出手的飯館,陳果是不想讓大家感到被怠慢。

    不過在場的諸人顯然都是完全不在乎這種事的,簇擁著就出門了。這動作也得快點,因為他們的堆里還有一個蘇沐橙呢!

    蘇沐橙最近混在興欣網吧里也是很兇險的一件事,這要被粉絲認出來肯定會翻了天。她可也是僅次于葉修的嘉世偶像。孫翔和肖時欽固然也是大受歡迎,但總比不上已經在嘉世效力許多年頭的蘇沐橙根基穩定。

    掩護著蘇沐橙,一行人出了網吧,在陳果的率領下直奔已經訂好的飯店包廂。

    點菜什么的也完全沒有推脫,陳果直接一人包辦,完了涉及酒水,這才征集了一下大家的意見。

    “喝酒?哈哈,那有人可要丟人現眼了。”魏琛鄙視的目光已經掃向葉修了。

    葉修一本正經:“我從不喝酒。”

    “我也不用。”喬一帆慌忙道。

    “包子必然是喝酒的。”魏琛重重地拍了包子兩下。

    包子像是被看重了似的,比較振奮,挽起袖子像是要干架一樣:“喝就喝。”

    “還有誰喝?”魏琛捧著酒水單,目光掃向了余下三位。這三位正好都是剛來的,和大家還不算太熟悉。羅輯望向安文逸,安文逸也正望向另兩位,都是在等別人先開口。結果莫凡誰也沒望,直接答了兩字:“不喝。”

    “你倆呢?”魏琛也沒多理他。

    “那就一起喝點吧!”安文逸說著。

    “我喝不了太多,五杯吧!”數學家羅輯對自己的酒量計算的倒是蠻精準,拿就在面前的啤酒杯衡量著說了一下。

    “弱爆了。”魏琛鄙視了一下。那啤酒杯,五杯不過一瓶多一點點,這樣的酒量,確實有些慘不忍睹。連葉修臉上都露出一點輕松釋然的表情,估計是發現有人可以給他墊底。

    “晚上也還有事,就不要多喝了,大家各按自己的量點吧!”魏琛說著,很淡定地揮手朝服務員一招呼:“給我來一箱。”

    舉座皆驚,連莫凡、安文逸都微微變色望向魏琛,顯然是被這家伙的酒量給驚到。包子已經詐詐唬唬地叫了起來:“一箱!!那很厲害吧?得有多少啊?”

    “是的,特別厲害,有24瓶呢!”葉修笑著說。

    “24瓶,太厲害了老魏!”包子繼續叫著。

    魏琛的臉此時卻刷一下變得慘白,但還是故作輕松地說著:“怎么?一箱是24瓶嗎?”

    “呵呵,你以為呢?”葉修笑。

    “咳……那什么,你們都喝多少?要一時間算不清楚的話就先從我這里拿好了。”魏琛對要喝酒的三位說著。

    羅輯正要點頭,葉修卻已經搶先道:“那怎么好意思,這萬一有個能喝點的,喝掉太多你不是不夠了?”

    “不夠我不會再要嗎?”魏琛說。

    “再要一箱嗎?”葉修問。

    “你有什么不滿意嗎?”魏琛說。

    “呵呵!”葉修笑。

    “呵你妹!”魏琛知道自己早已被葉修看穿,也就不死撐著了,十分憤慨地道:“我們那里一箱只有12瓶的,怎么H市的箱子特別大嗎?”

    其他人這才徹底明白魏琛是鬧了個笑話,頓時笑成一片。不過以魏琛的心理素質完全面不改色的,點起一根煙就順勢倚老賣老地給眾人請起了他的想當年。

    一箱酒搬上來,也再沒人叫板要讓魏琛一個人喝掉。三個姑娘和不喝酒的葉修、喬一帆都象征性的喝了點,莫凡卻是又一個“不喝”給拒絕了。余下得則被剩下四人包攬。但說是四人,羅輯那個五杯啤酒的量,根本就是不會喝而已。只不過數學家講科學,能喝五杯怎么能說是不會喝呢?只是酒量非常非常小而已。

    于是將大部分啤酒消滅掉的其實就是魏琛、包子和安文逸。這三人平均一人有個六瓶上下,也不算太多,但酒精帶來的反應卻已經有了。魏琛和包子兩個明顯話變得更多起來,倒是安文逸,依然像開始一樣不動聲色,讓人絲毫看不出這是一個六瓶啤酒下去的人。

    “小安可以啊,深藏不露呀!”魏琛也很驚訝。

    “還好,再多就要醉了。”安文逸這樣說著,卻哪里有人信,就眼下大家看到的光景,魏琛和包子倒更像是會先醉的人。

    “不錯,有前途啊!”魏琛感慨著。

    “沒有了,沒有了。”包子這邊,倒完了酒瓶中的最有一滴,摸著溜圓的肚皮大發感慨。

    “再來點?”魏琛卻是有再和安文逸一試高下的意思。他上來就叫一箱,雖然是鬧了笑話,但12瓶的小箱卻也是他的真實意圖,魏琛也不可能是想把自己灌醉讓人看笑話,這當然就是在他的能力范圍內。現在六瓶多點,距離他的能力范圍還有一截。

    “下次吧?機會還多,羅輯都睡著了。”安文逸說著。

    魏琛掃了一眼趴在桌上的羅輯,也是分外無語。數學家果然誠實又嚴謹。他所說的五杯,不是喝完再喝就會醉了,而是喝完就直接醉了。五杯下去的羅輯,迅速就在桌上睡過去了。

    “好吧,下次吧,沒有這些廢柴的時候我們再喝。”魏琛說道。

    “不要教壞年輕人。職業選手應該盡可能少沾酒你不知道嗎?”葉修說道。

    魏琛怔了怔,半晌后狠吸了一口煙,點點頭說:“你說得對。”說完望向安文逸等人,表情居然變得有些惆悵:“你們還有未來的,多好,以后不要再喝酒了。”說完拿起自己的杯子,沒有招呼包子也沒有招呼安文逸,自己一飲而盡后,站起身直接招呼起了大家:“走了走了,回去了。”

    “叫一下羅輯。”陳果說道。

    “快起來你個廢物!”包子上去就給了羅輯的腦袋上一拳。

    “包子不要亂來,這個腦袋可能是國寶!”葉修慌忙把包子給攔住了。

    “國寶?”包子疑惑。

    “數學家!”葉修說。

    “哦?”包子似懂非懂的。不過羅輯吃了這一拳卻已經迷迷糊糊地起來了,喝得最少,卻又醉得最深。睡了一覺了還是兩眼通紅。

    “能走嗎?”葉修問。

    “可以。”羅輯說著。

    “包子扶著點。”葉修說。

    “太廢了,唉,我怎么會有你這么個廢物小弟?”包子很是惆悵地嘆息著,過來把羅輯往起來拽:“能不能站起來。”

    “不用扶,我自己能走!”羅輯掙扎著。

    這飯吃得晚,散時時間也已經不早。這一周的SS又已經刷凈,游戲里也沒什么要緊事。羅輯和安文逸又是新到,大家索性一起全去了小區的租房。

    二層六間居住的客房,是按12住,兩人一間的標準全都打理好的。魏琛他們一個一個地住了進來,葉修陳果他們卻都再沒來過。U www.uukanshu.com此時來了一轉,先前到的四個人是一人一間房,誰也沒和誰同住。

    接下來是新到了安文逸和羅輯,看起來倒是剛好把余下兩間一人一間給占了,結果卻是被陳果攔了一下:“別全占滿了吧?以后來的人再合住是不遲,但萬一來的是個姑娘呢?”

    大家一聽,有理啊!而且姑娘其實本來就是有的,只是暫時沒住過來罷了。

    “嗯,那羅輯就去包子那吧,小安你和喬一帆一間。我這經常抽煙,以后等這貨過來了住。”魏琛隨口就給全安排了。

    “嗯,這么安排不錯,我們今晚要不要試住一下呢?”陳果回頭問其他幾位暫沒住到這邊來的。六間房,里面一切都早已經布置收拾好的。

    “住就住唄!”葉修全無所謂。

    ====================================

    三更日,速度BUFF加起來!</p>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