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起哄的玩家不少,但不是全部,這里面還真就有理智型的。就像眼前這位,上來打了一把,雖不是完敗,但也沒好看到哪去。不過人沒存了打臉的心思,那倒也沒有打臉反被抽的那種尷尬了。不是那種覺得自己天下無敵輸了就沒臉見人的主,打個競技場比賽輸個多少局也正常啊!

    這人輸了一局還想來一局,陳果也沒表示異議。他這邊一準備,唐柔那邊果斷就又進了比賽,依然全力以赴,不大會,這位就又輸掉了。

    “厲害!太厲害了!”這人挺實誠地夸贊著,讓那些打臉黨們心里特別不舒服。但是又有什么辦法呢?這人根本和他們不是一路,難道還能去斥責什么嗎?但是這人上來輸一輸,反倒也在映襯著興欣這戰隊厲害,這是他們不希望看到的啊!他們希望興欣戰隊弱爆了,隨便來個三歲小孩拿腳踩鍵盤都能打贏。雖然這當然不可能,但這確實是他們眼下的夢想。

    “這家伙,不會是他們安排的人吧?”總有人的念頭是沒有下限的,從來不避諱從最惡意的角度來揣摩問題。偏偏這樣揣摩出的觀念還有人支持,立刻就有人點頭:“肯定是!”

    他們這議論,結果那邊陳果又在問了:“還有沒有人?還有沒有人?怎么回事,這好像和白天我看到的積極性特別不一樣啊?”

    陳果很納悶的說著,但誰都聽得出這話里的調侃和戲謔,配著陳大老板那和真實年紀略有些不符的純潔面孔,殺傷力是無比強大的。

    “你們的戰隊有多少人?總是單挑有什么意思?擂臺賽、團隊賽能打嗎?”有人忽然問道。這哥們也是腦袋骨碌一轉,突然想到這興欣戰隊不會是就請了這么一個高手坐鎮然后這么唬人吧?真要這樣的話,那一打擂臺賽或是團隊賽,不就可以讓對方露怯了嗎?

    他這話一出,不少人立刻就明白了。頓時興致又起來了,頓時就有人不等陳果答話已經在幫腔:“對啊!不能打擂臺賽或是團隊賽嗎?人多才好玩啊!”

    “可以啊!”陳果微笑著。

    眾人一聽,頓時又是“咯噔”一下。糟糕,看來人不是狐假虎威,是真材實料啊!

    “擂臺或是團隊賽,你們隨便挑。”陳果說。

    話都趕到這了,再不上又不行了。眾玩家又開始面面相覷。大家因為一個原因齊聚了這網吧,大多互相也不認識,所以榮耀什么水平互相都不清楚,這時候要組團上了,也不知道該點誰。正大眼瞪小眼呢,終于是站出來了一位:“我來吧!”

    “那算我一個吧!”

    “我也來吧!”

    有人開了頭,立刻就有人積極跟上了。轉眼就已經有三個人主動請纓,擂臺賽的人數,這總算是夠了的。

    “三個人,打擂臺賽?”陳果說著,手里電腦自然是消息過去,競技場的房間很快就改成了擂臺賽模式,跟著在寒煙柔之下又進來兩人,一個流氓包子入侵,一個術士迎風布陣。

    一看對方這陣勢,不少人立刻又叫“不妙”了。

    這寒煙柔排到了第一個。就她剛才那種水平,基本是完勝了兩個人。這樣差不多滿血的狀態再打第三個,一挑三沒懸念啊!這個寒煙柔水平相當高,擂臺賽要是破不了她這一關,后面的人實力如何也沒法去戳穿啊!就是不知道這次上去的三位如何。應該要比那邊那兩位強點的吧?應該能把寒煙柔打下去吧?

    不知不覺間,諸多玩家思考的都不是擂臺賽能不能贏的問題,而是三個人,能不能把先上陣的寒煙柔打下去的問題。

    結果大家的預想就這么成真了。三個上陣的玩家,果然被寒煙柔直接就連續挑翻了。這三位的水平確實比剛才那兩位強些。但是三人排隊上陣,也只不過把寒煙柔的生命打掉了一半。就照這程度不甚科學地算一下的話,寒煙柔打他們這樣的,一挑六沒問題。

    一挑三都打出來了,再怎么不信,這人也必然是個高手。普通玩家里,能一挑三完了還剩一半血的,那大概都是老手打菜鳥才會發生的事。眼前這位,明顯是和他們有一個明顯差距的。興欣網吧敢搞這么個噱頭出來,看來確實是做了準備的,他們就這樣想來叫板,實在有些太天真了。

    陳果再問團隊賽有沒有人時,這下是半晌沒人吭氣了。倒是最后有人赤裸裸地提出來,能不能不和寒煙柔打,和其他人切磋一下。

    在陳果痛快的應承,而后這被死于那個叫包子入侵的流氓磚下后,大家總算是徹底相信:憑他們,挑不翻這興欣的場子,人至少是有備而來的,這樣就被挑了那真不至于。

    這晚最后也就是非搗亂的玩家有再出來試上一試,最后都是特別不爽地稱贊興欣這邊厲害。那些激進玩家最后默默無語,之前有才華的噴人都已經消失不見了。

    陳果看著好點消停的樣子,連問了三次“還有沒有人”,看再沒有反應后,讓人把投影什么的都收了起來。最后朝眾人又講了句:“歡迎明天再來。”

    激進玩家們那個氣啊!沒高手,明天再來有什么用?

    對他們而言,這晚最后著實有點不歡而散。一堆人最后都是差不多的時候離開的,臉沒打成,他們還在這里又有什么意義?他們可不是過來貪這免費便宜的,他們此時討厭興欣網吧還來不及呢!

    出了網吧后,一堆人立刻又有才華的開罵了。但再怎么罵,也得承認興欣網吧找來的靠山不俗,他們這票人真收拾不下。一時間,大家又開始七嘴八舌地討論著各自認識的高手,嘴上沒邊的都聲稱自己認識的某某某有多么厲害,一指頭打翻八個寒煙柔什么的。

    純吹牛的就沒人理會了。認真點的,倒是真有組織看能不能找到什么高手能來把興欣這場子給挑了。實在是看不慣這厚顏無恥的囂張啊!

    到最后,幾個看起來相對還算穩重,比較靠譜的玩家還互留了聯系方式,都準備聯系自己認識的高手,過來興欣這邊打臉。

    第二天的興欣網吧熱鬧依舊,昨天的一波帶著不甘被殺退了,今天招來的依然不乏這樣的激進玩家。第二天發生的事和第一天簡直是出奇的相似,從很早開始就有不少冷嘲熱諷的玩家擠兌興欣網吧的戰隊。陳果繼續泰然處之,依然是說晚上可以一起切磋切磋。

    結果到了晚上,又是興沖沖的一堆準備去打臉的人反倒被抽打,然后灰溜溜地離開,然后出去后一起聲討,一起想辦法,一起開始數自己有沒有認識的可以一指頭就來摁死這幫人的高手。

    第三天、第四天……

    大多數玩家都是囂張地來,灰溜溜地去。到了第五天的時候,興欣網吧的事早已經被好事者傳到了網上,引起了廣泛關注。就在嘉世俱樂部斜對過,搞起戰隊準備挑戰職業圈還是挺有點噱頭的。

    只不過一開始,包括上傳者在內,都是把這個當作笑話看的,大家都在嘲笑這里哪里鉆出來個不知死活的網吧,拿這么腦殘的方式在炒作,難道不知道這樣得罪了廣大榮耀粉絲,其實是對自己生意的糟蹋嗎?還真以為有了名氣就可以生意興隆,美名臭名都不在乎了?

    大家一邊嘲笑著,一邊也是盼著興欣被打臉呢!

    結果一天過去,兩天過去,三天過去,四天過去。第五天了,帖里子終于越來越多的人受不了了:這興欣還真有點能耐,還真是有點實力啊?甚至已經有不乏機智者猜測:這不會是嘉世戰隊其實在變著法子在搞事吧?畢竟這賽季打挑戰賽的嘉世,受到的關注度肯定是要降低許多的。這樣自己炒出些事來,也算是個辦法。

    網上還在眾說紛紜的時候,這第五天晚,終于是來了點像樣的人物。這些人,都是前幾天里的失敗者們,最終幾經曲折,多方打聽,好容易聯系到的高手。

    這說起來圈子就是這么容易撞。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這些人,那都是普通玩家,互相肯定是不認識的,但抱著一樣的目的這樣去找高手,約來約去,最后倒是都撞到一處去了。這些個高手,也有在網上看到這八卦的,現在被人找上門來,倒也覺得該是自己出去鎮鎮場面了。

    你找點,U www.uukanshu.com我找點,我們撞車又找點。這東一下西一下的,第五天晚上七點多,這興欣網吧里,居然一下子來了八個傳說中的高手,打團隊賽的話這還要多出兩位了。

    這八位顯然覺得他們雖然不比職業選手,但在榮耀圈里也多少是個人物啊!一報ID,互相都說久仰。把幾位請來的玩家,此時都是像小廝似的跑前跑后,全忘了前些天是怎么灰溜溜地從興欣網吧跑出去的了。看到陳果在那,立刻就有人氣宇軒昂地過來叫陣了。

    八大高手這邊,也早有人給介紹那邊那個就是這網吧的老板了。這八大高手頓時都是眼睛一亮,大美女啊!

    當中的一個,立刻就已經沖出去了,最后跟著那個去找陳果的小廝一起到達。那小廝一瞅,只好先介紹一下:“這位是飛云網吧的瀟灑哥,老板娘估計應該聽過吧?”

    =================================

    嗯,第三章。這章的章節名特別滿意,覺得特別有朝氣,大家覺得呢?覺得好地就請投月票吧!</p>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