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瀟灑哥因為他的角色名風塵瀟灑而得名。加一個“哥”字,那代表的是大家對他這高手身份的認同和尊重。別說,陳果還真知道這么一號人物。在H市混網吧的榮耀玩家圈中,風塵瀟灑算是相當有名的。因為H市的網吧也時有聯合起來組織一些有關榮耀的比賽,這個風塵瀟灑就是在這樣的賽事中得以出名。至于飛云網吧,自然就是他平時活動的主要場所了。

    換是以前,這樣的高手就已經足夠讓陳果佩服一下了。但是今非昔比啊,榮耀頂尖的大神都和陳果朝夕相對了這么久,陳果要是還停留在會被這種級別的高手驚到的話,那才是說不過去的一件事。

    “風塵瀟灑是嘛?聽說過。”聽著介紹,陳果點了點頭。

    這比較平淡的反應,倒是讓瀟灑哥挺失望的。他哪知道以陳大老板現在的眼界,他這種級別的高手,沒輕視他就已經算是很厚道了。

    “你這環境不錯嘛!”瀟灑哥倒是不急著說正題,左右打量,評價著陳果的興欣網吧。

    “還可以吧。”陳果說。

    “聽說還有點不錯的高手,叫出來讓大家伙認識認識啊?”瀟灑哥說著。而這幾句話的功夫,其他七大高手也已經湊上來了。神情不是孤高就是冷傲,個個都是天下無敵的模樣。

    “嗯,大家找位置坐吧!”陳果說著。

    “怎么?不準備大家先見見面嗎?”瀟灑哥說著。

    “有這種必要嗎?”陳果像是分外不理解似的問著。

    確切說的話,確實沒有太大的必要。反正厲害不厲害都是在線上決定的,線下碰面與否,起不到什么決定性的作用。但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不見是合理的,那見一見,也不是什么說不過去的事吧?興欣戰隊的人這些天來卻都從未露過面。現在這些玩家整天就在合計著怎么打興欣戰隊的臉,各種奇思妙想的情況下,自然愿意把這往陰謀論上去想。所以興欣戰隊的人越是不和他們見面,他們就越想見面,來來去去總要提到這個問題。

    結果陳果就是不松口,大家也無可奈何。八大高手不是聊天來的,隨便就已經有人張羅著給八位騰起了位置。

    網吧這邊,這些天投影幕干脆就是不收的。一看八大高手就位了,陳果也給葉修他們去了個消息,隨后也就湊上去觀戰了。

    對于這次出擊,打臉黨們看起來信心十足,看向陳果的目光都是充滿了挑釁。瀟灑哥卻還在展示他的瀟灑風度,看陳果過來,微微一笑道:“怎么個打法?”

    “隨便。進了房間,想怎么打隨便說。”陳果說著把房間號告知對方,很快,房間里圍觀者云集,八大高手也各刷了帳號卡登錄,相繼進了場。

    興欣戰隊這邊候著的依然是唐柔的寒煙柔,有人立刻趴在瀟灑哥耳邊低聲說了點什么,隨便就見瀟灑哥很是不以為然的表情,笑著又朝陳果望來:“那就,先單挑一把?”這家伙,至始至終總是特別關注陳果的態度。

    “請便。”陳果說。

    “那哥幾個,就我先上?”瀟灑哥朝那七位高手招呼著。他們八人之間其實也沒太大交情,也就是互相知名,再或者在一些玩家的活動、比賽中有點點頭交。現在雖是被拉到同一陣營了,但其實他們之間平時就是互不服氣的,相互之間絕談不上待見。瀟灑哥是八人當中話比較多的一個,隱然一副以帶頭者自居的模樣,七人心底里都是不喜的。此時看他要打頭陣,知道他就是想第一個出這風頭,七人倒還想有點意見的,結果瀟灑哥只是和他們打個招呼,根本就不是和他們商量,話說完,角色就已經準備。那邊唐柔干脆啊!兩人立即就進了比賽場地了。

    “厲害啊!”

    隨著兩人的角色出現在擂臺場的兩角,觀戰玩家中已經發出聲聲驚嘆。風塵瀟灑的角色是一個劍客,裝備頗為搶眼,在普通玩家群體中足夠引起羨慕嫉妒。大家一看他這一身裝備,頓時已經有“果然名不虛傳”的念頭浮起,立刻就發出驚嘆聲了。

    這陣陣驚嘆自然想瀟灑哥大為滿意。

    “咳!”他咳了下嗓子,正準備說兩句,突然就見屏幕上一動,對角站著的寒煙柔,赫然已經沖過來了。

    豪龍破軍!

    唐柔起手就出大招,寒煙柔雙手端著戰矛直朝風塵瀟灑刺殺而來,聲勢驚人。

    然而瀟灑哥卻只是笑了笑。

    “用不用這么急啊?”瀟灑哥瀟灑地丟下一句話,嫻熟的一抖鼠標,角色風塵瀟灑已經一個橫步移開。起手就是豪龍破軍這樣的大招,在瀟灑哥看來真是一點威脅都沒有。這樣的打法,非常初級啊,這對手真有那幫家伙形容的那么厲害?

    瀟灑哥已經有點不信了。寒煙柔刺殺掠過風塵瀟灑的一瞬,他鍵盤一點鼠標一拉,就見風塵瀟灑一個斜跳的同時一記劍光就抖出去了:拔刀斬!

    這一擊瀟灑哥志在必得,他連后招出什么都已經在操作了。哪想得寒煙柔的身形就在此時一頓,身子一擰,迎著他這斬來一道劍光就已經把戰矛甩了回去:霸碎!

    兩個技能,都是帶著弧度的范圍攻擊。但是矛長劍短,弧度所籠罩的范圍卻不可同日而語。瀟灑哥已經都在操作后招了,發現對方居然如此強硬地還以一記,腦瓜里想得趕緊來一個格擋,但動作上卻已經來不及了。

    只是他的拔刀斬出在前,發招又比霸碎要快些,到底還是先一步擊中了寒煙柔。但是對戰斗法師這身子都掄圓了甩出來的一記霸碎,拔刀斬的判定實在不足以打斷。刀光是劈到了寒煙柔,但緊跟著寒煙柔的戰矛也已經掄到了風塵瀟灑的身上。

    兩敗俱傷!

    這一回合的交鋒,就這么看來似乎就是這么個結果。兩個攻擊說不算太高,說低卻也不算太低的技能互相一個交換,傷害來說,誰也沒占到什么大便宜,不足以說就取得了什么優勢。

    但是,這只是傷害來說。

    攻擊造成的效果呢?

    被拔刀斬劈到的寒煙柔向后連退了兩步,而被霸碎掃中的風塵瀟灑,卻因為正在斜跳的半空中,這一矛掃到下半身的腿,居然一個倒旋,頭下腳上的就朝地上啃了去。

    噗!

    風塵瀟灑就這么啃到了地上。實在是這一擊后角色的顛倒太快,換個職業高手來操作一下還能控住。瀟灑哥這些的玩家高手,就實在有些難為情了。他腦袋里依然是有那個意識,奈何操作沒完成呢,角色就已經啃地上了。

    這一摔當然是十分難看的。尤其是現在網吧里放著這么大個投影幕,瀟灑哥縱然從自己的游戲第一人稱視角上沒法看到自己跌到的全貌,但一瞥那大投影幕,他的角色栽頭啃地的難看模樣卻是盡收眼底了。

    瀟灑哥怒啊!在他看來對方是用一個無賴的手段,很不理智地和自己硬拼了一記。自己難看是難看點,但要說傷害,還不是半斤八兩?可就因為這多摔了一跤,讓人覺得他好像是落了下風一樣。

    “卑鄙!”瀟灑哥有些氣憤地指責了一聲,主要是為自己的狼狽辯駁一番,跟著就是一個受身操作,準備滾起。結果這時圍觀黨們發出一陣驚呼聲。

    圍觀黨那可是上帝視角,瞅得是戰斗的全貌,風塵瀟灑這還在地上翻滾起身呢,寒煙柔早幾步跨了過來,看著好像還有點距離的,但手中戰矛已經刺出。結果隨著下一步地踏出,這一矛還剛剛地就能觸到風塵瀟灑的身上,距離掌握得精準級了。

    剛起身的風塵瀟灑立刻被戰矛挑中,又是空中一個倒旋,再次大頭朝下栽倒在地。這次就他就有空操作也沒辦法了,圓舞棍,強制抓取類技能。

    這一下可就是明顯他吃虧了。瀟灑哥有點著急,角色這次一邊起身的時候,一邊就已經做出了格擋的架勢。結果這次又是圍觀黨們看得更清楚,風塵瀟灑起身的時候,寒煙柔早有意地繞他后方去了。風塵瀟灑的劍橫在身前嚴陣以待呢,但面前哪有人影啊?

    瀟灑哥意識到不妙連忙轉身,戰矛早已經又到。要說瀟灑哥也確實是普通玩家中不錯的高手了,就這轉身的時候還知道跳出一步,就是不錯的意識。只可惜唐柔的動作更快,寒煙柔一記天擊挑來,跳起的風塵瀟灑正好被挑到,于是他,飛得更高。

    網吧鴉雀無聲。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這已經是這一星期來,第五個鴉雀無聲的晚上了。大家原以為今天可以啪啪地打臉了,但是這瀟灑哥是怎么一回事?打得很被動啊?

    瀟灑哥也不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他有一種完全使不上力的感覺,拼命地左支右拙,已經完全地陷入到對手的節奏中了。

    “打得不錯。”二樓訓練室,葉修等人也是利用大投影在看比賽內容呢!看到唐柔完全占據了主動后,葉修點頭評價著:“今天這位好像水平還可以。不過小唐優勢運用得很好,已經完全限制住他了。最近這段時間的訓練進步很大呀,尤其是在操作的精準方面。”

    “不錯不錯。”魏琛也是附和夸獎著,唐柔卻是絲毫不為所動,繼續發動猛攻,瀟灑哥終于毫無喘息之機地被她挑翻在地了。

    ===================================

    今天一更,更得還算早,大家可以早點休息啦!</p>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