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陳夜輝這一有了主意,立刻就興奮了。

    早先是劉皓做后援,都是直接動用職業選手的,現在職業選手不敢動了,但叫點訓練營的專業少年,陳夜輝相信這要不是專業出身的,真沒多少人能頂住。

    越想越覺得靠譜的陳夜輝,卻也沒敢草率行事。還是先去找經理崔立,準備打個招呼。

    崔立一聽這主意,眼睛開始也是一亮,但很快收斂起來,很沉穩地道:“即使是訓練營的,面對葉秋的話,水平恐怕還是遠遜啊!”

    “但至少可以一試不是嗎?這要我那邊的人去,完全就是趴出去給人踩啊!訓練營的水平肯定是不如葉秋,但沒準能殺他們個出其不意呢?這只要能勝一次,在話題上我們就能很占上風。根本不需要我們做什么,粉絲們的嘲諷就夠他們受了。”陳夜輝說。

    “萬一還是輸了呢?”崔立問。

    “都是拿著公會的帳號去的,輸就輸了,有人去背這雷,又不會有人知道是訓練營的。”陳夜輝說。

    “這個……倒是可以試試,行,你跟我走吧,去挑挑人。”崔立說著。

    崔立和陳夜輝一同出了辦公室,下了兩層樓,而這一層,就算是嘉世戰隊的訓練營基地了。剛一踏上這一樓層,就聽著孩童的喧鬧聲撲面而來,吵吵鬧鬧的,和學校的課間也沒什么區別了。

    孩子是不少,但事實上也并不都是孩子。十七、八歲,或是接近二十的人也是大有人在。訓練營里有俱樂部主動挖掘到的人才,也有毛遂自薦報名來參加的人。毫無疑問,前者會更受俱樂部重視一些,畢竟會主動招攬,就說明已經具備了一定程度的才華;而后者,俱樂部是會酌情收納的。不是說你報名了就要你,也要考核一下水準。連榮耀24職業都沒分清楚的玩家,怎么可能說是自我推薦一下就被職業俱樂部的訓練營給吸納,這又不是搞義務教育呢!

    而訓練營也是分期的,有一期、二期、三期、四期。每一期訓練結束后,都會通過考核來決定每一位的去留。能最終留下來的,那就有可能得到職業隊的召喚了。

    具體訓練的安排和日程,那又是多種多樣。就比如每年夏天,是職業選手的假期,但對于訓練營來說卻是最熱鬧的時候。因為這個年齡段的孩子那可都是學生,利用暑假來參加訓練營當然是再合適不過的。寒假固然也有,但因為有春節在寒假里,倒是不如暑假這么有連續xìng。

    絕大多數少年,都只是這樣利用寒暑假來參加訓練營,也有一些本地的,會在平時就利用課余時間經常來參訓。真正那種全日制留宿在俱樂部參加訓練營的,就是極少數了。而這一類,先不說其實,但就這份熱情和重視,就值得俱樂部好好挖掘一番。

    樓層的左右兩旁都是和戰隊那邊一樣的訓練室,只是規模要大出許多。戰隊,一共不過十一、二人,而這里的,擱到暑假這個時候,有一二百人都不算多。不過這年頭,誠心為了當職業選手來參加訓練營的已經不是全部了。當中有不少喜歡玩榮耀的小孩是把這當夏令營了,這也是讓俱樂部哭笑不得的一件事。但是沒辦法啊!這個意圖,人只要不說話出來又有誰會知道?人參加完這一夏天的,以后或者再也不來了,俱樂部也沒辦法。

    崔立和陳夜輝此時沒有停留,一路朝著樓層的深處走去。樓層的越深處,就越是后期。初時看到兩人很茫然不知的目光,漸漸被好奇所取代。那些參加過多期訓練的隊員,有不少是認得這兩個嘉世的重要人物的。尤其是崔立的出現,更是讓不少知曉俱樂部運作的少年有些jī動。

    經理這個時候出現在訓練營,很有可能是給戰隊下賽季挑人啊!嘉世這個夏天轉入的只有肖時欽一人,轉出的卻足足有三人。雖然只是打挑戰賽,但謹慎點的話,還是需要補充兩個人才能保持隊伍的完整。

    嘉世現在出局的處境,可沒有多少職業選手愿意犧牲這一年把未來賭在嘉世的前途上。這一點來說,肖時欽這樣的大牌反倒容易做出這樣的選擇。因為大牌更有自信,一來相信自己肯定能幫助戰隊通過挑戰賽,二來也相信通過挑戰賽后,自己的能力不至于讓戰隊過河拆橋。

    這要是哪個中小戰隊混得郁郁不得志的選手,這個時候得到嘉世召喚就不能太得意了。這個挑戰賽,嘉世用得著你。可是回到了職業聯盟,人這隊伍就是奔著總冠軍去的,你一個中小戰隊都混得不如意的選手,有資格在這樣的戰隊中擁有一席之地嗎?

    有這種認識,比起擁有大神的實力可就容易多了。所以嘉世在轉會市場上,實在難以有什么作為。這種時候,從訓練營里提拔選手自然就成了最順理成章的選擇。

    比較了解戰隊事務的人此時都想到了這一點,看到崔立出現有點jī動。但是很快,看到和崔立一同出現的,是陳夜輝會后,剛有那些想法的人又有點疑huò了。

    如果是挑選人進戰隊的話,這種時候無論如何不該是網游公會的會長在這里啊,應該是戰隊的隊長來才對。

    少年們疑huò著,卻終歸沒有人敢上去問。這時訓練營這邊的主管也收到消息,出來招呼崔立和陳夜輝了。二人說明了來意后,就等著主管推薦了。訓練營這邊誰比較有實力,當然就是這邊的主管最清楚了。

    “跟我來吧!”主管幾乎想也沒想,就好像有了主意,轉身就帶著二人接著往里走去。最后進了最里間的一間訓練室后,主管朝那邊某個位置一呶嘴道:“那個怎么樣?”

    “他啊……”崔立看了一眼,認出來了,陳夜輝也知道這個孩子。

    邱非,17歲,職業戰斗法師。作為訓練營的一員來說,他的名氣可不小了。整個嘉世俱樂部的人幾乎都知道他的名字。

    因為前嘉世隊長葉秋對他非常看重,所有人都清楚,這少年恐怕是被葉秋視為人,將是葉秋退下后執掌斗神一葉之秋,成為嘉世新一代王牌的家伙。只不過這一切在葉秋退役以后都有些過眼云煙了。邱非還是那個邱非,但俱樂部直接收購了新一代的新秀大神孫翔,繼承了一葉之秋的角sè。

    孫翔比起邱非可也沒大到哪去。說等孫翔退下來再繼承一葉之秋那絕對是不可能的事。邱非在嘉世的處境變得異常尷尬。

    所有人都清楚,但是偏偏這家伙好像完全不明白一樣。他依然像過去一樣努力,苦練著戰斗法師的技術。因為崔立和陳夜輝的到來,這邊訓練營的少年都有些心猿意馬了。只有他動也不動,眼睛依舊死盯著屏幕,左手鍵盤,右手鼠標似乎連一瞬都不想放開。

    他一直如此,曾經是,現在也是,就好像不知道現在戰隊有了孫翔,作為一個戰斗法師選手,已經很難有出頭之日了。他絕不是不明白這個道理,邱非起初是假期來參訓的那種形同走讀的選手,后來轉為全日制在嘉世進行訓練,到今天的話,那就已經滿一年了。如果不是葉秋離開,來了孫翔的話。戰隊新老交替平穩過度的話,作為一葉之秋的人,新賽季或許他已經應該成為戰隊的一員了。

    “他的話,會不會不太合適啊?”陳夜輝如此說著,心底里略略有一些不爽。而他自己也很清楚為什么他有這種不爽。因為嫉妒!

    陳夜輝非常嫉妒邱非,因為曾經他也夢想著成為一葉之秋的人來著,結果這個夢想被葉秋給掰碎了。這位前隊長明確地認為他不適合成為一個職業選手。而這邱非,卻是被葉秋那樣的看好,還在嘉世的時候,從來不會掩飾對這小子的賞識。

    雖然這些賞識看起來也沒讓邱非有什么自得,他沒有沾沾自喜,只是變得越發的勤奮了。即便如此,陳夜輝還是對這個少年十分不爽。后來葉秋離開,孫翔轉會拿起了一葉之秋,意味著邱非也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時,陳夜輝為此還專門幸災樂禍了一番。

    當然,他也沒為此還專門跑來羞辱人家一番。Uwww.uukanshu.com陳夜輝對邱非的這種羨慕嫉妒恨,只是潛藏在心底的。他們兩個平時根本就落不到一塊去。

    但是眼下看到總管推薦邱非,陳夜輝覺得有些不合適。邱非是有實力,但是讓他去打葉秋,這個,好像和讓蘇沐橙去打葉秋沒區別吧?那會是什么結果?

    “呵呵,我知道陳會長在顧慮什么,但是放心吧,不會有問題的。”訓練營的主管笑了笑道。

    “哦?怎么回事?”崔立一聽,也來了興趣。

    主管沒有說話,只是喊了一聲:“邱非。”

    正在訓練的邱非太過專注了,居然沒有聽到,直至總管一邊走過去一邊又是重重地喊了一聲后,才轉過頭來。

    “過來。”主管朝邱非招了招手。

    邱非的手終于離開了鍵盤和鼠標,起身走了過來。他看到了崔立和陳夜輝,也看到了其他訓練營伙伴眼中羨慕的目光,然而他的神情依然一點變化也沒有。</p>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