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先假裝大意丟掉一些生命,再振作起來一鼓作常擊敗對手。仔細想來,這種事還真是特別符合李睿的xìng格,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

    李睿的伙伴都是這么以為的,他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平時那么自負的李睿,全然不會把這種對手放在眼里的李睿,居然會緊張到大腦成了空白。他不是故意丟掉生命,他甚至沒來及有這種構思呢,比賽的3、2、1倒數一開始,他就緊張得忘乎所以了。

    完全誤會了的伙伴,都沒有去替李睿操心,他們耐心地等著李睿發威。比賽場上,寒煙柔新一bō攻擊又打來了。

    這一次李睿沒有在發呆,他連忙操作應對,但是他的手指是那么的僵硬,那么的不聽使喚,場面難看之極。如果全然不敵,那會被唐柔又是一套干脆的連擊,如果棋逢對手,那將是雙方技能不住地試探和互換。而現在,李睿是能應對,卻又應對不好,結果打出來的場面就是左支右絀,狼狽不堪。

    “這家伙,還在裝嗎?”李睿的伙伴互相發著消息討論著。

    “裝得還tǐng像。”

    “呵呵,可不是,好像很勉強的欄子。”

    “一會爆發的話,對面肯定是大跌眼鏡吧?”

    “好遺憾不能看到對方的表情啊!”

    “是的,太遺憾了。不過李睿這家伙也夠壞的。”

    “是的,太壞了,天堂到地獄啊!”

    兩個朋友你一句我一句的,一邊看著場上李睿“假裝”出的狼狽一邊聊著。

    “差不多該出手了吧!”這時一人又說。

    “嗯,差不多了。”

    “嘿嘿”兩人互相發著流口水的表情,但是又是數招后,斗魔師的生命又下去了一截。

    “還不出手,這家伙真能沉得住氣啊!”

    “這是想來個徹徹底底的大翻盤吧!真是有膽sè啊!”

    “是啊,太自信了,嘖晉!”

    兩位連連感慨,而后繼續看著斗魔師的生命下降,再下降…

    “紅了,肯定要出手了。這家伙居然等到紅血,夠狠。”一人說。

    “確實,我都有些情不自禁地要為他擔心了。”另一人說。

    結果半分鐘后……

    “我說,我們好像確實應該為他擔心啊……”

    “這家伙怎么了,情況不對啊!!”

    血紅以后,兩人依然沒有等到李睿的爆發,他們看到的只是掙扎,斗魔師的血線被繼續壓低。兩人已經不看比賽,轉頭去看李睿了。李睿的臉sè有些蒼白,八月底的天氣雖然還有些炎熱,但是工作室里大功率的空調可是一直在運轉著,工作室里冷風習習。但李睿的頭上赫然布滿了細細的汗珠。

    風是冷的,他的汗也是冷的,終于,榮耀兩個大字閃上了屏幕,李睿一臉癱瘓一樣的表情在那發呆,所有人都在面面相覷。

    輸就輸吧!但這輸得算怎么一回啊?這也太難看了吧?這和一個被欺負的玩家高手有什么區別嗎?

    嘉世這邊的人震驚呢!但其他觀眾根本沒發覺這什么斗魔師是個深藏不lù的住。這場比賽,和他們這段日子圍觀的也沒什么區別,寒煙柔面前,玩家一直就是這么被虐的。說起來,這個斗魔師還算不錯啊!居然支撐了這么久,練練應該有前途吧?

    出師不利啊!

    陳夜輝也是嘆了口氣。不過因為輸得是李睿,他的心情不算太糟糕。他沒有去安慰,tǐng鄙夷地掃了那邊一眼。讓你再裝!

    “需要換人嗎?”這時,競技場房間里寒煙柔問話了。

    按標準比賽規定的話,單人賽三人出陣,一人一場,寒煙柔打完當然就是要換的。不過平時跑來挑戰的未必是一個團隊,也未必按這種賽制打,單槍匹馬來的,那就都是唐柔一個人來應戰了。一次只打一場,對唐柔來說有點意猶未盡。所以雖然這次陳果說了可能是來一幫人要按賽制打,但還是照舊問了一句。

    結果這時嘉世這邊的工作室里,李睿突然跳了起來,急吼吼地沖到了邱非跟前:“你那帳號卡先借我用一下。”

    “嗯?”邱非疑huò了一下,他這邊早已經刷卡進了游戲,這時也在觀戰呢!李睿突然跑來要他的帳號卡,邱非一時間沒理解。倒是陳夜輝,當初就混過訓練營,現在執掌網游公會,是串連網游圈和職業圈的人物,李睿這一刻的心思,他卻是猜得很透。

    這家伙,肯定是想在利用這引人關注的比賽出一下風頭的,誰想著上來卻是很難看的輸掉了。不過他不死心,還是想再抓這機會。可是再用那帳號去打,之前已經輸了一場,再贏回來,也不夠好看。好在這是線上,也沒人知道那個斗魔師的背后人物是誰,這家伙就不就想換個角sè,然后贏了話當然就可以只拿這勝場說事了。

    “借我再打一場。“李睿卻沒對邱非解釋這么說,只是這樣要求著。

    邱非也不知道想沒想到這些,只是又看了他一眼后,沒有把帳號卡給他,只是起身讓開了位置。

    謝謝。”李睿說了一聲,迫不及待地就已經坐下,朝著陳夜輝那邊喊了聲“我再打一把”后,也沒管陳夜輝怎么回應,就已經讓新換的邱非的角sè沖進了比賽場。

    “不用換人,來吧!”新角sè的頭頂跳出了字。

    “這幫人,不是說要按賽制來的嘛?”陳果這時卻也莫名其妙上了。

    “無所謂。”唐柔說。

    “你開心還來不及吧?當然無所謂了。”陳果無奈地說著。

    唐柔笑了笑,當然是毫不介意地就進了比賽。

    “不要大意,剛才那家伙,其實蠻有實力的,就是沒打好。”葉修說。

    “哦?是嗎?”陳果卻完全沒看出來。

    “嗯,他的意圖有所表現,只是打得很不好。”葉修說。

    “那是怎么回事?”陳界問。

    “圈內話,這種情況,叫狀態差。”葉修說。

    “…”陳果無語。狀態差實在是一個萬能的解釋,所有細碎的原因都可以用一句“狀態差”來一言蔽之,還說不上有什么不對。

    柔聽葉修說的,應了一聲,不過她本來也沒有什么輕敵的習慣。一看眼前這新的對手,靜夜思,又是一個戰斗法師。

    新一局再開,經歷過緊張成空白的一戰后,李睿的心態終于調整過來了。他不停地深呼吸著,看著那系2、1的倒計時結束,立即出手。

    這是更加不容有失的一戰,只不過這一次李睿心態調整完畢,他沒有再慌得六神無主,而是盡全力準備拿下,于是這一開場,便積極主動的發動了攻擊。兩個戰斗法師瞬間就在場地正中相撞,兩柄戰矛飛快地糾纏在了一起,時不時還有嘶啞的碰撞聲發出。招架攻擊,這種操作是玩家特別愛看的。武器與武器的對撞,可以襯顯得比賽更加jī烈。

    這一戰,就是真正的棋逢對手了。

    圍觀黨們看著看著,情緒漸漸地高漲起來了。這是他們期待了很久的場面啊!雖然目前來看頂多就是戰成平手,但一直以來在寒煙柔手下都是被虐得翻來覆去,今個終于冒出一個可以一戰的高手,這就已經足夠讓大家振奮了。

    沉寂了許久的打臉黨們開始活躍了。大量加油歡呼的消息開始刷屏,參戰的兩人可是完全看得見的。李睿這一看,這比賽還真是受關注,自己這次正常的發揮,順利引發了大家的期待啊!拿下,一定要拿下,這場拿下,自己就會成了這些人的英雄。不用自己費什么事,他們就會將自己獲勝的比賽到處傳播。到時自己再公布身份,萬眾矚目,沒準到時會有粉絲堵到俱樂部門口要求嘉世把自己簽成正式選手。

    不過,簽約嘉世好像不是很美啊!這賽季只是打挑戰賽不說,而且一葉之秋被孫翔把持,自己也超沒機會啊!說年齡的話,自己比孫翔還要大些啊!

    可是不去嘉世的話,這場比賽的勝利好像也催發不到其他戰隊的關注。打了興欣的臉,只是嘉世粉絲心目中的英雄罷了,其他粉絲也就是看個熱鬧,自己會成為名人,但是,表現出的實力是不是會被哪支隊伍青睞就不好說了啊!

    也或者,哪支隊伍會簽入我這樣的人氣選手,U 來引發隊伍所受到的關注?嗯這也不是沒可能的,但會這樣做的隊伍,恐怕不會是什么大戰隊啊,頂多就是中小戰隊,沒準還會是今年新加入的兩支戰隊,………,

    今年新加入的戰隊,那個叫義斬的好像特別有錢。有錢的隊伍,前景總是會特別不錯的吧?而且可以開給我的條件肯定特別優厚,這個選手,好像不賴…

    李睿這一想,就想多了,猛然他意識到,這一次,他大腦里的內容真是多啊,多到他的眼前好像都看到這些畫面了。是的,他看到這些畫面了,但是本該在他眼前比賽畫面,他視而不見了。

    李睿大驚,自己居然走神了!這么一段時間,全是下意識地本能在操作嗎?回過神來的李睿再一看比賽場,靠,又浮空了。

    但這次李睿好在大腦不是空白,被浮空的局面很快被他搶救了回來。但是,當最終榮耀兩個大字閃出來的時候,他又一次在座位上發起了呆。

    靜夜思,他從邱非那里要過來的角sè,倒在了地上第三更!求推薦票,好久沒上榜了!推薦票大力地來一點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