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邱非這突然就跑了,嘉世的諸位個個都莫名其妙。互相望了眼,個個都納悶,倒沒什么人關心。以他們訓練營中人人之間都是競爭的關系,邱非這要一去不復返了他們可能更高興點。

    倒是陳夜輝,此時卻是有點關心這事了。這家伙可比那些訓練營的少年能耐多了,邱非的幾次情緒外lù,都被他捕捉到了。訓練營出身的他,當然也看得出這是一場指導賽,那么對方必然是葉秋無疑。

    而邱非的情緒bō動,正是從葉秋上場開始的。

    其他人可能沒聽到,或是沒當回事,可是陳夜輝可是有留意到:葉秋出場后,和邱非是有交流的。

    “承méng指導,不勝感jī。”

    冷冰冰的語氣,陳夜輝聽得特別清楚。以邱非和葉秋的關系,這語氣太能說明問題了。邱非,怕是已經和葉秋翻臉了。至于是什么原因,這也不難猜到。最近對葉秋有情緒的人難道還少得了嗎?而邱非,作為和葉秋接觸比較多的人來說,這些是是非非對他的沖擊肯定更大。

    他恨上葉秋了。

    陳夜輝得出這個結論后,對邱非頓時有好感了。他甚至想和邱非一起來聊聊有關葉秋的壞話。

    結果比賽場上,新出場的包子入侵卻是拿下了一局。那個被板磚拍滅的訓練營少年臉漲得通紅,滿臉的不可思議。

    少年的名字叫白勝先,大家都喜歡叫他小白。不過就在上場和包子入侵交了幾回合手后,他覺得這個對手才是貨真價實的小白,他哈哈一笑轉頭對伙伴們說:“看我收拾這個菜鳥。”

    是的,當時他覺得這個對手特別菜,攻擊的套路那么的膚淺,那么的沒深度。也就是操作比較快,這種貨sè,對于職業級的來說可不就是菜鳥一樣嗎?白勝先很有自信,覺得可以分分鐘拿下的。

    大話說出去了,結果再打下去,卻發現不是那么回事。

    這個包子入侵,打得膚淺,打得沒深度,打得特別幼稚。

    但是……膚淺、沒深度、幼稚也該有個限度吧?沒見過這么膚淺這么沒深度這么幼稚的!

    白勝先看不上眼的對手,一次又一次地出人意料,那亂七八糟的打法,完全不是自己認知中的任何一種流氓打法。野路子出身的選手那有的是,但也沒見過這么野的,這都什么亂七八糟的?

    終于,板磚之下,白勝先的角sè倒了。

    他倒的不甘,倒的憤怒,他真想大聲告訴這位對手:“榮耀不是你這么玩的!”

    是的,這是白勝先的心聲,他所接受的榮耀知識中,沒有這樣的打法,這都胡整的啥呀?

    偏偏這亂七八糟的打法把他還給干掉了,他不甘啊!這是典型的亂拳打死老師傅,自己是沒防著還有這么亂來的,再來一次你能贏嗎?

    傳說中要按標準賽制來的比賽從一開始就沒規矩過,于是這次白勝先也沒有遵守,他憤怒地就又一次出場了,他要報仇,他要雪恥,他要告訴這位對手:榮耀不是你這樣玩的,榮耀沒有這么簡單。

    是的,榮耀沒有這么簡單。

    當白勝先的角sè又一次跪翻在地后,意識到這一點的,卻是他自己。

    他以為他已經看穿了對手,以為可以妥妥地扳回一局,結果被打跪地卻還是他。

    對方依然是那么亂來,依然亂來的讓他琢磨不到。時而有板有眼,時而菜得出奇,時而匪夷所思。這樣的對手,怎么打?所有的經驗都沒有用,所有的判斷都會出岔子。明明只是一場一對一的對決,但給白勝先的感覺卻好像是亂戰之中,突然砰砰兩聲,操,中槍了!

    白勝先雪恥的心情依舊,但他有點怕了,他怕雪恥不成,反倒恥上加霜。

    而其他幾人,此時也在慎重的研究著這個包子入侵,都不敢輕重妄動。連李睿都不敢,這個家伙的莫名其妙,實在超乎他們這些榮耀專家的想象。

    一堆人面面相覷,沒人上前。

    于是壞了規矩的尷尬顯lù出來了。

    這要是規規矩矩的,這時候包子入侵贏了不就自己下去了?結果現在規矩全沒了,人贏了還在那站著。這讓他們這邊怎么交待,難道上去說:不敢和你打了,換個人來。

    這話要是丟出去,下場贏了也不會有面子。

    和人談按標準規矩什么的,那就更不合適了,先壞規矩的是他們這邊啊!

    想到這,陳夜輝有點惱火地瞪了李睿一眼。

    不過好在這次比賽他沒有打什么旗號,贏了打臉固然高興,輸了默默消失也就是了。反正被葉秋折騰也不是一次兩次了,這點挫折,受得了。

    “怎么,沒人敢上了嗎?”這種時候,陳夜輝說不得也得jī這幫家伙一下。他看得出這些人是對這個叫包子入侵不好琢磨的打法給嚇住了,都是因為沒什么把握,所以不想出手。

    但是,沒什么把握就可以不打比賽了嗎?

    陳夜輝想著都有氣,他就是身份不對,不然真想想好好訓訓這幫家伙。這一刻,他倒是有點想念邱非了。邱非的話,肯定不會因為對手是誰就退縮。換你們這幫家伙,這要換是葉秋站對面,是不是不打就直接跪了啊?

    陳夜輝的jī將法作用是有的,話一出,那家少年明知是jī,但臉上也很是掛不住。最自負的李睿,這時終于站出來了。

    “再給我個帳號卡,我來。”李睿說著。

    媽的,打也打不贏,就知道換馬甲,我有多少個戰斗法師給你折騰?陳夜輝心下腹誹著,但嘴上卻只是說了后半句:“帳號卡也沒多少,你省著點用啊!”

    話里不無譏諷,李睿聽出來了,卻也沒辦法發作。以他訓練營選手的身份,人家堂堂公會的掌門的確沒必要太把他當回事。反倒是李睿,不敢太得罪這位。這公會的負責人,決定不了他這訓練營選手的命運,但是在某些時候歪嘴來幾句壞話絕對容易。人畢竟也算是俱樂部上層人物。

    陳夜輝的奚落李睿默默地忍了,拿了又一張戰斗法師的帳號卡后就上了。

    李睿的水平確實比其他幾位都要高一些。至于包子這邊,雖然是亂七八糟的不走尋常路,但也沒超然到無敵天下,這兩位一通亂戰后,這一局卻是李睿把包子解決掉了。贏下來的李睿也是松了口氣。勝是勝了,但絕沒有那么簡單,再來一把的話,還真不好說。

    結果這再來一把眼看還真就要來了,包子入侵輸了,貌似沒有下場的意思,依然席位上站著。

    李睿一看這沒規矩確實不行,每個人打了輸輸了打的,勝勝負負也很難凸顯自己,而且這么個折騰法,打臉的目的也無法達到啊!

    可這該怎么說呢?要說輸了就不許上了,自己不是也要被轟下去了?自己也是輸了又上的啊!

    李睿這剛開始琢磨,突然就反應過來了!自己是換了馬甲的啊,哪里還是那個輸了下來的,自己現在是新角sè來著,怕個什么?

    這一想通,李睿立刻痛快地發了消息:“老這么打沒完啊!輸了就下吧?”

    李睿此時心里可是打著算盤的。眼下是單人賽模式,要一打多的話,這時比起在擂臺賽里可容易多了。擂臺賽里,一局之后勝利者的生命值可是不會得到補充的,哪像現在。乘著現在沒啥規矩了,來一場這樣的單人擂臺,多擊敗些對手,也絕對能引發關注啊!

    看到那個包子入侵果然退下場去,李睿心花怒放啊!寒煙柔、包子入侵,這兩個看著都tǐng厲害,對上真沒有必勝的把握,現在總算都下去了。興欣戰隊還有誰呢?還能有這么厲害的高手嗎?不會葉秋出來吧?

    李睿心下正忐忑呢,對面戰斗席位已經來人,迎風布陣,卻是一個術士。

    迎風布陣以前出場也不多,聲名遠不如寒煙柔顯赫,又不是戰斗法師,李睿頓時放下心來。比賽開打,很快,李睿淚流滿面了。

    輸了!

    自己又輸了!

    就差那么一點點啊!險些就可以贏了,今天的運氣實在有點不好。

    李睿實在不愿錯過這樣的機會,他再一次厚著臉皮,找上陳夜輝:“再給我個卡……”

    第四次了……

    李睿這已經換了四次馬甲,別說陳夜輝了,就是訓練營和他一起出來的家伙們,此時都有點替他臉紅了。

    但陳夜輝依然沒有拒絕他,換了新號的李睿又一次上陣,結果,又是輸了一點點。

    “我操了!”李睿怒了,UU看書 回頭望著陳夜輝,這次陳夜輝體貼了,直接又丟他一號。

    再上場,結果再輸,差距依然還是那么點。

    李睿有點愣神。這個,連續三次輸這么一點點,這要還說是自己運氣不好,好像有點勉強啊!總不能每一回都一樣的運氣吧?

    “這家伙有點奇怪,再給我張卡試試。”李睿這次總算有了個像樣的理由。

    第六個戰斗法師帳號,李睿已經開始有意識地注意了。這一次他還是輸了,還是輸了一點點,同時他也明白了。這一點點,并不意味著他努力一下,運氣好一下就能超越的,這是對方有意控制,有意在戲耍他,惡心他。

    這一點點,可是很沒下限的一點點啊!

    咣!

    李睿也起身了,轉頭就走。又氣又羞的他,實在也無法坐下去了。

    第二更,寫得果然極慢……還有三更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