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李睿也跑了。

    陳夜輝這找了六個訓練營的選手過來,結果現在已經跑了兩個,接下來連團隊賽的五人隊都湊不起來了。

    但是,還有打到那地步的必要嗎?

    陳夜輝是覺著沒這個必要了。這六位,就已經是嘉世訓練營里數得上的翹楚了。如果非要訓練營里出六個選手組個團隊代表嘉世,恐怕也無非就是這六位了。

    就是這六人,面對興欣戰隊的時候,沒有任何明顯的優勢。

    不,這樣說都有點太不謙虛了。什么叫沒有任何明顯的優勢啊?他們分明是處于劣勢,十足的劣勢。邱非表現還算穩健,擊敗了風頭最盛的寒煙柔,奈何隨即就驚動了葉秋,葉秋的實力,還不至于是他們就可以撼動的。

    可是除這之外呢?

    李睿,自命不凡,覺得很出sè的家伙,前前后后換了個六個帳號,這都可以當笑話拿去講了。結果折騰來折騰去,也就是勝了包子入侵一局,而后被那個叫迎風布陣的術士那叫一個戲耍。

    其他四位。上過的場的就是白勝先了,結果也是鬧了大笑話。還欺負人家菜鳥呢,結果被他所謂的“菜鳥”連虐兩局,輸得都不敢再上了。

    這三位的表現已經足夠說明他們這票人面對興欣戰時的水平了,其他三位還上不上,陳夜輝覺得意義不上了。上得越多,輸得越多,就算偶爾能贏幾局,這樣強烈的強負差,也實在不好意思說在打臉啊!

    不打臉,這比賽還有什么意義呢?

    李睿走,陳夜輝也沒有攔。余下四位,面面相覷,看著場上還在比賽席位上站著的迎風布陣,這李睿為了出風頭挖下的坑,現在是把他們給陷進去了。這人的實力明顯是比寒煙柔比包子入侵更高的。李睿都是被戲耍的命,他們幾個能好哪去?排著隊的被人虐一遍,那又是何必呢?今天大家不是來打臉的嗎?明知打臉不成,難道還必須要貼臉上去讓人打?

    四人不吭聲,陳夜輝也不吭聲,場上那個叫迎風布陣地都問起來了,結果這時房門推開,卻是邱非回來了。

    邱非的臉上毫不掩飾地寫著失落。

    他跑去了興欣網吧,轉了好幾圈,幾乎每個電腦前的客人都被他確實地看過了,依然沒有找到。

    他當然找不到。

    葉修他們早已經搬到租房那邊去了,陳果現在也跟他們在一起。興欣網吧這邊,隨著興欣戰隊披荊斬棘贏到現在,真沒什么打臉黨再送上門來被打臉了。現在來興欣的,多是沖著免費上網來的,興欣這邊呢,也不是把免費到新賽季的承諾給兌現了。如此安生,陳果當然不用太盯著,她更樂意和那些家伙混在一起游戲。

    邱非沒找到人,失望而歸,他也沒有葉秋的聯系方式。以前都在俱樂部,來往方便,誰會想著還有這么一天?

    總會有機會的。

    邱非回來后也沒和誰打招呼,就默默地坐回到他之前的位置上。他的電腦也沒人動過,屏幕定格在他剛才和寒煙柔那場對決的最后一個畫面。他的斗魔師倒在地上,寒煙柔側立身旁,雖然是和一葉之秋截然不同的女角sè,但看起來依舊是那么的威風凜凜,如同自己一直所仰慕的那個身影一樣。

    每一個角sè,都承載著操作者的精神在里面呢!拿這個來分辨操作者是誰,比看操作習慣還要準確呢!

    邱非突然想起隊長以前和他說過話,聽著有些玄乎,可是他相信。而此時,他看到了,截然不同的角sè,根本動也沒有動,只是站在那里,卻那他覺得那就是隊長,那就是斗神,就是一葉之秋。

    他始終在那里,從來也沒有離開過,也從來沒有改變過。

    對于榮耀,隊長關心的依然只是勝負;而對他邱非,也依然是那樣全力以赴的教導。哪怕是在這樣的場合,這樣的相遇,也還是像以前一樣,用一場指導賽指引著他,幫助著他。

    邱非心中頓時已經沒有了疑huò,他不需要去再找真人當面問清,因為隊長其實已經通過這場比賽,把一切該說的都說明了。操作者的精神,是可以用角sè來傳達的!

    邱非振奮起來了,臉上甚至出現了笑意,他左右看了看后,發現大家都在望著他,知道自己冒冒失失的跑來跑去肯定讓大家很是納悶。不過一眼掃過,卻沒有看到李睿。

    “李睿呢?”邱非問道。

    “走了。”有人答了句。

    “走了?”邱非不解。

    “行了,今天就先這樣吧!”陳夜輝這時發話了。雖然邱非又回來了,但今天這場挑戰,已經沒有繼續的必要了。輸都輸了那么多了,還怎么打?總不能沒完沒了的換馬甲吧?李睿那前前后后用了六個戰斗法師,真當所有人是傻瓜嗎?就算你們是嘉世粉,戰斗法師的玩家比例要大一些。但一下子湊這么多個戰斗法師一起過來砸場子,之前咋沒有這樣的巧合呢?

    “那我們先走了。”白勝先這時也不能再繼續了,聽到陳夜輝表態,起來招呼了一聲就準備閃了。他有些狼狽,開始把人視作菜鳥,結果被人連掃兩局,是坐不住了。

    其他三個根本沒出過手此時也不遺憾,真要自己上去,沒準也會像李睿,像白勝先一樣丟人。這樣丟人的事跡,在俱樂部里傳開了,對自己的前途沒準也會有影響吶!這三人打著招呼隨即也走了。邱非當然也沒繼續呆下去的必要,只是想把剛剛比賽的那場錄相收起來,連忙在電腦上操作著。

    陳夜輝這時卻已經把邱非看作是和他一樣的葉秋黑同黨了,過來看著邱非把那錄相文件往網盤上傳,笑著說:“小邱不錯。”

    邱非聽著回頭笑了笑。他可不是莫凡,對于別人的示好是會客氣回應的。不像莫凡,永遠一付面無表情的死人面孔。

    “要不要我拿個u盤給你?”陳夜輝做出要翻箱倒柜的架式。

    “不用不用,馬上就傳好了。”邱非說著。

    “不邱不錯。”陳夜輝卻又點著頭把這話重復了一遍,“任何時候都不忘提高自己啊!”

    “應該的。”邱非說。

    “剛才你打的那場,對方是葉秋吧?”陳夜輝問道。

    非點了點頭,目光繼續望著屏幕上的上傳進度,百分之三十六點八了。

    “這家伙藏頭lù尾的,也不知道搞什么花招。”陳夜輝說。

    邱非回頭,表情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陳夜輝卻以為是邱非找到了知音,接著說:“比賽就比賽,故意要打成指導賽,什么意思?侮辱人嗎?”

    邱非不以為然地笑了笑,剛要說什么,陳夜輝卻已經在接著道:“搞個草臺戰隊,弄這亂七八糟的噱頭,存心就是惡心我們來的吧?這家伙,現在就是見不得嘉世好。嘉世落到今天這個局面,我看八成就是這家伙的yīn謀,他倒好,中途就先跳車了。”

    陳夜輝繼續胡說八道著,反正對于葉秋黑來說,任何有關葉秋的壞話都應該聽得心花怒放嘛!陳夜輝此時是有意交好邱非,邱非實力不錯,當打手是一把好手,雖有孫翔壓制,但前景也不能說就不光明,怎么著也經李睿那幫家伙要強吧?更何況,大家都是葉秋黑,一起多聊聊也樂呵啊!

    邱非還在望著屏幕,上傳條已經百分之五十七點七了。陳夜輝看他沒太大反應,繼續找共鳴,這說葉秋的壞話,對他來說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一件事?

    “你就說你吧!原本大好的前途,結果他甩甩袖子就走,逼得俱樂部沒辦法,趕緊找來孫翔來救場,弄得現在你這樣不上不下的,還有沒有點責任心了?給了人希望,然后又澆滅,這樣捉弄別人的夢想,很好玩嗎?”陳夜輝說著說著,越來越入角sè,甚至想到當初的自己,頓時怒得一發而不可收拾。

    屏幕上的上傳條繼續在走動著,百分之八十點二。

    “葉秋這個家伙最虛偽了,就喜歡說些亂七八糟的東西,U 什么榮耀啊,爭勝啊,團隊啊……可是他自己又是怎么做的呢?把隊伍帶入泥潭,拍屁股就走的時候,怎么沒聽到他談什么爭勝,談什么團隊了?口是心非的家伙,我呸!”陳夜輝繼續鄙視著,錄相文件的上傳卻也在此時走到了百分之百。

    “哦,傳好了。行呢,那你先回去吧,有空來玩啊!”陳夜輝完成,立刻說著。

    邱非站起,轉身,但讓陳夜輝看到的卻不是一張和他惺惺相惜的笑臉,而是一個拳頭,迎面重重地砸到了陳夜輝的嘴chún上。

    陳夜輝只覺得天旋地轉,眼冒金星就不說了,他覺得自己的腦漿子幾乎都要被這一拳的力量給轟出去了。身子朝后連續踉蹌,哪里站得住,嘩啦一下帶歪了一張桌子,跟著就咣一下就摔翻到桌子底下去。陳夜輝可沒想到邱非居然有這么大的力量,他們這幫天天泡在電腦跟前的死宅沒幾個身強體壯。結果這一拳過來,陳夜輝被捶到桌子底下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了,嘴chún火燒一般疼痛,門牙好像都松起來了,耳朵嗡嗡嗡地鳴叫聲中,聽到邱非丟過來的一句話:“胡說八道。”

    第三更!居然沒有到天亮,我太欣慰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