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邱非說完就轉身離開了網游工作室。陳夜輝縮在桌子底下,半天沒回過神來。

    這是怎么一回事?

    自己好像是被……打臉了?

    是打臉,真真實實的打臉,不是在網絡上放放嘴炮,而是直接一拳頭打到了臉上。陳夜輝頭腦真有點轉不過彎來了,這又不是游戲里,怎么也打打殺殺的啊?自己難道是穿越了不成?

    發呆的何止陳夜輝?網游工作室這邊還有其他打網游的工作人員呢!邱非這一拳把他們老大打到桌子底下,所有都看到了,所有人也都看呆了,以至于邱非都離開有一分鐘了,他們才終于反應過來:老大怎么還在桌子底下沒出來?

    不會是死掉了吧!

    眾人這才慌慌張張地起身,連忙圍了過來,結果正看到他們老大很是狼狽地正從桌子底下爬出來。

    離得近的一位連忙上去扶了一把,陳夜輝好容易鉆了出來,這頭一抬,圍上來的這一群人好艱難才忍住笑。

    傳說中的香腸嘴!真個總算是見到活物了。原來嘴被打腫后,真的會像有兩根香腸掛在上面啊!

    不過眼下笑出來就太不合適了,大家一個個都在狂忍,實在忍不住地也打著去倒水啊去搬板凳之類的借口,暫時地回避了一下。

    陳夜輝被扶著坐到了板凳上,屬于端來水杯,擺擺手卻是拒絕了。工作室里很安靜,沒人說話。他們都是陳夜輝很可靠的部下,要不陳夜輝也不會當著他們的面就數落葉秋。但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陳夜輝被邱非揍了,這事卻不太好處理。

    說破天,邱非也不過是打了他一拳。打人固然是不對,但從俱樂部的角度來說,算不上什么原則性的錯誤。這陳夜輝又沒傷又沒殘的,嘴上掛兩根香腸,那也是沒幾天就會好的。

    倒是他陳夜輝,他對著邱非赤裸裸地就各種胡說八道葉秋的不是,這個要從俱樂部的角度來說,那絕對就是原則性的錯誤。

    哪怕經理,甚至老板之類的高層都是和陳夜輝一條站線,一個看法的,但也沒有像陳夜輝這樣辦事的。

    說實話,俱樂部不怕得罪什么選手,他們真怕的,是得罪粉絲。葉秋在嘉世那是功勞苦勞什么都有,俱樂部想消化他的影響力,但也絕不可能像陳夜輝這樣赤裸裸地數落他的不是。哪怕真是一個隊伍的毒瘤,那在被清除出隊的時候也得夸幾句,道一聲祝福。只有那種連粉絲都一邊倒地唾棄的家伙,俱樂部才會也毅然決然地直接劃清界線。

    葉秋是這種嗎?當然不是。

    就算最近有很多聲討葉秋的聲音,那都是就著眼下的局面,粉絲自發的行為。嘉世官方會做的,就是把事實擺放到眾人眼前。像是葉秋組了興欣戰隊,像是葉秋就是君莫笑,像是他們曾經邀請葉秋回隊遭拒絕,這些,那都是確確實實的事情。

    俱樂部是有挑唆的意圖,但挑唆就是這么個挑法。把這種粉絲會不理解會不支持會唾棄的行為講出來,然后咱什么也不說,就讓粉絲去判斷。哪可怕直接說著葉秋的壞話,然后讓粉絲們選擇相信呢?真要這么做,那鐵定是適得其反的。

    這,就是嘉世俱樂部對待葉秋的態度和方針,對外如是,對內也如是。而陳夜輝對著邱非說葉秋壞話企圖拉攏的行為,說實話,出格了。這事真要細究起來,俱樂部方面,先重視的肯定不是邱非給他的這一拳,而是他居然如此赤裸裸地表明真實態度。

    這種真實的態度,咱這些高層關起門來可以說說,但完了你出門也拿喇叭嚷嚷,你辦事也太不牢靠了吧?

    陳夜輝這頭腦,可不只是鉆研什么榮耀SS。在俱樂部里身居重要職位,那也是在混職場的,這種分析利害的能力必須得有。

    這事沒法追究,因為失誤在他,是他判斷錯誤了邱非的態度,用了不靠譜的方式。現在他想捂蓋子都來不及呢,哪敢吹鑼打鼓堂而皇之地追究此事?

    不過這一拳的仇,肯定是記下了。就事論事地報復是不能了,但事后再抓辮子歪歪嘴是很容易,不然怎么會有秋后算賬的說法呢?

    可是眼下這關該怎么過啊?

    邱非這孩子,會不會反倒先去告他的狀啊?

    是的,從邏輯上來說,這是絕對可能的。

    這是一個真實尊重葉秋的人,而俱樂部嗎?高層內部雖然是恨死葉秋,但面上那可是一直尊重又感謝的。所以雙方看起來倒像是一條戰線的,而他這個大肆譴責葉秋的人,看起來倒像是害蟲。

    不過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陳夜輝反倒覺得不用擔心。

    “小趙,嘶……”陳夜輝終于說話了,結果這一開口,嘴就覺得生疼,除了腫,嘴唇上也有被打破的地方。

    “老大……”小趙是個機靈的小伙子,聽到老大點名,連忙過來。

    “你追出去看看,看那小子跑哪去了。”陳夜輝說。

    “追到然后呢?”小趙問。

    “看看他去哪了,然后告訴我就行。”陳夜輝說著。他現在好像用游戲里的聊天打字來溝通啊,這每說一句話,嘴都生疼的。

    “哦好。”小趙聽后點頭,連忙就跑出去了。

    不大會,小趙電話送回消息,邱非哪也沒去,就是回了訓練營那邊,然后就去訓練室擺弄電腦了。

    “沒和什么人接觸?”陳夜輝問。

    “沒有。”小趙回答。

    “那行,你回來吧!”陳夜輝稍稍松了口氣。看來這邱非,給了他這一拳后就也懶得搭理他了。十幾歲的少年,心思還是單純,哪有陳夜輝這么多心思和考慮。

    “你小子,給我等著……”陳夜輝咬牙切齒,原本就超級不待見的一個人物,現在算是深深地恨上了。但即便如此,陳夜輝眼下卻也不敢拿這個問題生事。眼下要考慮的是,嘴腫成這樣,見人的時候該怎么解釋啊?

    嘉世組隊想去打興欣的臉,最后卻是以陳夜輝被真實地打了一拳收場了。抹掉這個結果不說,就榮耀里的打臉挑戰,嘉世這邊也可說是完敗。這個結果,陳夜輝多少也得向經理崔立匯報一聲的。

    “我知道,我看到了。”崔立淡淡地說著,末了又補充了一句:“老板也有看。”

    “啊?”

    “我說你這組織的有點問題啊!怎么可以允許人輸了又打輸了又打這樣的?這樣鬧騰下去,我們根本起不到打臉的效果。如果不是這樣,打寒煙柔打贏的那一場會是一個挺完美的收官。”崔立說著。

    陳夜輝當然知道這是說哪里。李睿連續兩場輸給寒煙柔,而后邱非上場,在圍觀黨們“換人了”的推測聲中把寒煙柔給擊敗了。如果這時候寒煙柔不能再出場的話,這一場勝利的分量無疑就會很足。結果很遺憾,寒煙柔接著又贏回了邱非一局,這么一來,之前勝局的份量就被沖淡了,拿著這樣的勝局,打臉黨也不好出手啊,因為會輕松被反擊的。

    “結果你倒好,該明確的時候不明確,不該明確的時候,你倒是想到了。”崔立繼續說著。

    不該明確的時候,當然就是后來李睿擊敗包子入侵時候的表態,再然后,就是李睿連續換號被那個叫迎風布陣的術士壓著血條,險勝險勝又險勝,活活把李睿給惡心死了。

    李睿!

    陳夜輝發現了,這晚全弄亂套的,全都是因為這個李睿。開始搗亂的就是他,輸給寒煙柔不罷休,換號又上。后來折騰出事的又是他,贏了包子入侵一把,就要對方輸了就換人。結果卻是他這邊換了又換換了又換。

    這個混賬!

    陳夜輝對李睿本來就沒好感,這時一想起來,更是惱火。結果這時崔立那邊就問起來了:“那里連續有戰斗法師換號上場,也是你安排的嗎?”

    “不是啊!”陳夜輝連忙道。那個地方嘉世被戲耍得挺難看。聚了這么一堆戰斗法師連續上,恐怕就是一般人數這數都會猜出來這是不斷地在換馬甲折騰。崔立那邊那就更不用說了,他和陳夜輝一起去挑的人,六人里就兩個戰斗法師,邱非和崔立,他是清楚的。

    “是李睿,他總想贏回來,所以才反復打的。”陳夜輝連忙說了一句。他對李睿是沒好感的,但這種時候,真要落井下石的話,那撇清責任的意味就太濃了,恐怕經理那邊會對他沒什么好感了。

    “亂七八糟,那開始的折騰又是怎么一回事?”崔立問著。

    陳夜輝連忙原原本本說了,U www.uukanshu.com崔立一聽,果然對李睿很不滿意了:“這個李睿,也太亂來了。”

    陳夜輝沒有答腔。

    “小邱不錯。”這時,崔立卻是今天第三次說了這句話。只是這一次可是邱非不在場的情況了。人后說人好話,如果什么特殊原因的話,那可就多半是真的認可此人了。

    陳夜輝一聽這夸獎,頓時愣住。他突然意識到,剛才自己為什么不栽一下臟,把那個“亂七八糟”的形象推到邱非身上呢?

    可是又轉念一想,這么多人都知道呢!這想混淆黑白,實在是太囂張了。

    但就這樣看到邱非突然是真的得到了賞識,陳夜輝實在是太不爽了。他下意識地摸了摸嘴唇,靠,又出血了……

    ==================================

    沒有時間觀念的更新到了!嗯,休息吧大家(可能已經都休息了)</p>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