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無極戰隊。

    榮耀職業聯盟第五賽季加入職業聯盟成為一支職業隊,在職業聯盟中廝混了三年最終出局。三年來最好的成績是15名,確實說不上是什么厲害的隊伍。

    但是擱到挑戰賽里來,這卻已經是足夠笑傲群雄的隊伍了。歷年的挑戰賽冠軍,就是被這樣的隊伍給壟斷著。

    他們的隊員中雖沒有大神,但能在職業圈里混完三年的,都起碼是合格的職業選手。他們角sè的銀裝雖然不多,但總也有一些,比起興欣戰隊只有可憐的兩件銀武當然要強很多。而且銀裝以外,他們就全是清一sè的橙裝了,這一點目前的興欣都沒法比,興欣戰隊的角sè還都是一水的紫裝。紫裝那放職業圈里可就是很難上得了臺面的。

    這樣的隊伍,也無非是因為今年多了一個嘉世,否則放在以往,那就是最終ss級別,現在第二回合就被抽中,真談上不是什么好運。或許只能像葉修這樣,把嘉世扯過來相對而言一下。

    但是相對卻不可能從實質上降低無極戰隊的實力,這一關的艱辛,依然存在。

    “至少我們先弄點裝備吧?銀裝沒有,橙裝總得湊起來。”陳果此時說道。至于方法,她已經想到了。短時間里能湊齊裝備的,只有一個途徑,砸錢!

    銀裝是砸錢都未必能砸得到的,但橙裝就不同了,在普通玩家中就有流通的東西,狠命地砸些錢下去,還是可以解決的。

    修似乎tǐng同意陳果的看法,點了點頭后說:“大家有沒有朋友啊親人吶什么的?橙裝借來點啊!”

    “啊?”陳果一呆。她全然沒有想到這裝備居然要去借。借裝備打比賽?這怎么讓人覺得特別的不靠譜不正經呢?

    “你有沒有朋友可以借啊?”葉修這說著就問向陳果了。

    “我……沒有……”陳果結巴了一下,但腦子里一過之后,發現她還真沒有。不是沒有朋友,而是她相熟的朋友都沒有橙裝。這個在職業強隊看來只是湊數用的檔次,放到網游大眾眼中卻是那么的稀缺。沒辦法,境界不同,眼界也就大不一樣了。

    “看看斬樓蘭那里有沒有!”葉修這說著還真就實操去了。qq上呼叫斬樓蘭:“小樓同志,有沒有裝備借來用用?”

    斬樓蘭現在已是正式的職業選手,姓名當然是公布出來的。他姓樓,名冠寧,是義斬戰隊的老板兼戰隊隊長。新賽季兩輪結束,義斬已經聽到了一些奚落的聲音。覺得義斬戰隊不過就是有錢人的玩物。普通玩家玩榮耀,就是在網游里而已。而這有錢人氣質就不一樣了,干脆砸錢搞了個戰隊,把自己送到職業圈里玩。

    不過這么個玩法,那不是自取其辱嗎?真以為有錢就萬能啦?

    不少玩家如此嘲笑著。因為兩輪下來,義斬戰隊的成績確實tǐng糟糕的,目前只得了一分,20支戰隊中排名最末。

    樓冠寧這也苦惱著呢!有過葉修教訓后,他們已經擺正了心態,目標早不是當初那么不知天高地厚了。可眼下的落差也實在太大了點。別說追求名次了,現在想拿到一個積分都是如此困難,偏偏眼下大家都束手無策,沒個辦法。

    義斬的五人組此時是聚在一起的,說法是周一例會,討論一下這兩周的慘痛該怎么消化。但在開場白之后,五人就齊齊沉默了。樓冠寧自己也沒什么話說,百無聊賴地他都掛起qq來了,結果這一上線,就看到大神發來消息。

    “借裝備?什么裝備啊?”樓冠寧沒精打采地回了一句。

    “最厲害的裝備啊!我們下一輪面對的對手有點棘手。”葉修回道。

    “我們現在面對每個對手都特別棘手。”心不在焉的樓冠寧顯然就沒多想葉修的話,就這有一搭沒一搭地和葉修閑聊打發起時間來了。

    “我看了你們比賽了,萬事開頭難嘛!”葉修說。

    “我們已經做了心理準備了,但沒想到居然會這么難。”樓冠寧回道。

    “你們頭兩輪的對手也比較強,這個是事實。”葉修說。

    義斬天下第一回合對手是輪回,這是聯盟賽季有意安排的下馬威,果然沒讓人失望,打得他們全軍覆滅。第二回合呢,他們遇到的是煙雨戰隊。

    煙雨戰隊雖然從沒被算入到頂級豪門過,但上賽季卻也是淘汰掉霸圖進入四強的隊伍,收拾一個剛加入聯盟的新隊還不是手到擒來?

    結果這一場倒是義斬贏得了開門紅,單人賽中先下一城,獲得參賽以來的首個積分,讓他們信心澎湃士氣大振。但是很快他們就被打回宛如第一回合一般的原形,再下來的九個積分,一分都沒拿著。

    贏得一分的單人賽勝利,已經被心情糟糕的他們忘到九霄云外去了。結果這時葉修卻偏偏要提這場比賽:“而且你們不是有贏了一場嗎?說明你們也不是水平不夠,只是還沒有適應。職業聯賽的感覺,和平時在競技場跟人切磋不一樣吧?”

    “確實不一樣。”樓冠寧承認。

    “些許緊張是難免的,適應就好。誰都有這個階段。”葉修說。

    “大神當初剛打職業比賽時,也緊張嗎?”樓冠寧問道。

    “當然。”葉修說。

    “但當時你的成績依然很好。”樓冠寧對葉修的履歷倒是tǐng清楚。

    “嗯……因為當時大家都是新人,所以我估計對手可能比我更加緊張。”葉修說。

    “哈哈……”樓冠寧不是回消息,而且直接笑出一聲,還在那悶葫蘆的其他四位立刻詫異地望了過來,目光中各種責備,意思當然是說這時候你居然還能笑得出來,太不專心了吧!

    “是大神!”樓冠寧把電腦屏幕轉過來給四人看他們的聊天。

    四位當然知道樓冠寧所說的“大神”是誰,雖然在職業圈中被稱大神的人無數,但在他們義斬這邊,只是簡單說到“大神”兩個字的時候,那指的必然是葉秋無疑。

    聊天里葉修也根本沒說什么安慰或是鼓勵的話,只是明白無誤地點出了他們目前的問題所在。雖然沒有告訴他們什么有效的解決方案,但至少讓他們知道了,這是每個職業選手成長時所必然要經歷的。他們也只是和大家一樣,沒有什么特別罷了。只是沒有特別,這,似乎確實不需要垂頭喪氣的。

    四人的心情也意外地好了一點,樓冠寧這時也終于意識到葉修一開始找他可不是說這事的,連忙主動把話題帶回去:“大神你剛說要借什么裝備來著?”

    “厲害裝備,有多厲害要多厲害!”葉修說。

    “難道是想借我們現在用的銀裝?”樓冠寧說。

    “可以的話我完全不介意啊!”葉修說。

    樓冠寧好險沒一頭栽桌上,愣了愣后回道:“規則允許嗎?”

    “據我所知,好像沒有相應的條款。”葉修說。

    “非轉會期,角sè交易是禁止的,但裝備好像是可以更替的。”樓冠寧顯然也研究過聯盟各種規則。

    “嗯,說起來,你們那點銀裝你是從哪里搞到的?”葉修八卦。

    “買的唄!”

    “深藏不修說。

    “謝謝夸獎。”

    “快拿來我用用。”葉修不客氣。其實一開始,他真沒想著要借人家的銀裝,只是希望義斬網游那邊有什么庫存橙裝的話,先借出來用一下,打完這一回合再還回去。結果樓冠寧自己把話題引到這上了,葉修覺得這個提議很不錯,就欣然接受了。

    一邊看著陳果這都呆了。借裝備就借吧!現在居然借到銀裝上去了,真不客氣啊!就是不知道義斬那邊能給借嗎?

    陳果有點期待。雙方的隊伍不存在競爭,比賽日又不是同一天,這借不借的,對義斬來說真沒多大影響。除非義斬也是看興欣不爽的打臉黨,樂意興欣趕緊被人虐了。但是義斬非但不是,而且和興欣他們頗有點交情,這個時候,借裝備一用,好像,真的很成立?

    陳果有點jī動了,一邊和葉修一起等那邊回復,一邊興奮地說:“哎呀……這樣的話,你可不可以找其他職業戰隊的再借點?他們也你都認識啊!”

    “U www.uukanshu.com那是都認識,但他們不是老板。”葉修說。

    陳果一聽明白了,樓冠寧現在是老板選手雙身份,做得起這樣的主。其他戰隊,選手顯然沒有這樣的權限。找人提這要求就有點難為人了。

    其實義斬這邊何嘗不是?樓冠寧把葉修說的和其他四位一說,幾人都茫然了。這樣的要求,沒有過心理準備啊!按說以雙方的關系,又沒有什么沖突,借一下也沒妨礙。但是……怎么就覺得這事有點不正經呢?

    借裝備打比賽……這是不是又創了圈內記錄啊?

    “你們都有什么職業?”樓冠寧終于還是開始實質xìng的操作了。

    “不要緊,有就都拿來吧!沒人穿的,君莫笑來穿就是了。”葉修回道。

    樓冠寧頓時就淚流滿面了,散人真是好強大啊!

    第一更早早就來了!還有兩更。因為不用卡點更新,所以心態特別輕松,特別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