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要不是有嘉世這樣的龐然大物,天極戰隊在挑戰賽就已經是巔峰的存在了。第二回合就抽到這樣的對手,絕對是大不幸。但是攤到興欣頭上,卻幾乎沒什么人同情他們,大片大片奚落嘲諷立刻就飄來了。

    曾經的打臉黨們奔走相告,呼朋喚友來見證這jī動人心的一刻,興欣,這次必然是要輸掉了,大家都這樣以為。

    這些網絡上的消息,每天都會刷刷論壇的陳果是知道的,但卻小

    心地沒有去透lù,生怕影響了隊員們的情緒。大家都在積極認真地熟悉著全副武裝的角sè呢,實在沒有什么時間分心。

    這一天很快過去,周五晚,榮耀競技場,挑戰賽專用區的1口號房間,人滿為患。興欣一路走來吸引到的關注者反派是絕大多數,此時這一來圍觀,個個都成了無極戰隊的粉絲。弄得無極戰隊自家的真粉絲都有點搞清狀況了。

    挑戰賽的一切都是系統自動審核,專用的挑戰賽競技場就是為了做這些相應的設定。晚八點鐘,是比賽正式開始的時間。7點另分之前,雙方就需要完成主客場的猜硬幣,之后主場戰隊選圖,隨后兩隊需要把自家戰隊的出場次序安排好,到時挑戰賽系統會自動把需要參加比賽的角sè抽入場中。而在此之前,雙方都是互相不知對方出場陣容的,這一點和職業聯賽里的安排倒是一模一樣。

    八點鐘,挑戰賽第二輪,興欣戰隊對無極戰隊的比賽正式開始了。

    第一回合是無極主場,無極戰隊職業出身,當然不至于犯下時間到了圖還沒選好這樣的失誤。

    時間一到,單人賽第一場出場的雙方角sè就已經被系統自動抽入了比賽席位。

    無極戰隊這邊出場的是他們隊中的槍炮師:曉槍。

    槍炮師不是無極戰隊的戰術核心,但現在卻是他們隊長所使用的角sè。

    那天和何安一起,葉修看著眼熟,卻想不起來的訪客,回來查了查后,已經知道這人是誰了。

    伍晨,以無極戰隊副隊長的身份在無極戰隊征戰了三年,使用的角sè正是這個槍炮師曉槍。

    第七賽季時,隨隊一起降級。這之后是怎樣的經歷,不是隊伍的粉絲恐怕都不會太過關注,伍晨畢竟不是什么大明星。

    現在看來,伍晨是一直還在無極戰隊效力,現在更是升任了隊伍的隊長。通常來說,很少會有隊伍在原隊長還在隊的情況下就更換隊長的,伍晨升任隊長,多少說明無極戰隊的原隊長,核心選手,魔劍士塞丁昆的操作者郁宏亮已經不在隊中了。

    擔任隊長的人,未必就是一支戰隊中最強的選手,但是,卻一定是這支隊伍中最可靠的人。而現在,伍晨無疑就成了無極戰隊中最被信賴的隊員,此時他在單人賽的第一場出戰,無極戰隊的意圖不言而喻:他們想先聲奪人。

    興欣這邊,出戰的選手是包子。第一個出戰的成員,難免要承擔不少壓力。哪怕是意志再頑強的選手,也不可能完全無視這種壓力的存在。就像是唐柔這種xìng格,也可能會因為這種壓力的存在,越發地想要打好,結果yù速反不達。相比之下,反倒是包子這種粗線條的神經應對這種情況再美不過。

    壓力?包子知道有這種東西存在嗎?

    角sè入場,隨后選定的比賽地圖公布:臨江水廊。而后就等著兩個選手確認開始后就可以比賽了,如果都不確認,系統也會在五分鐘后自動開始。

    “這副圖啊”葉修看到地圖后,嘟囔了一句。

    “有什么要注意的嗎?、,陳果連忙問。

    “包子。”葉修叫了一聲。

    在疏松筋骨做準備活動的包子應了一聲。

    “注意不到掉到水里。”葉修說。

    “明白。”包子點頭。

    臨江水廊是副半水域的圖,職業選手和普通玩家的差距,在水戰方面顯得更大。因為玩家可以逃避,可以不去玩水戰,而職業選手呢,如果真把這個荒廢了,那很有可能就被對手給利用了。

    水戰,其奐職業選手也都不怎么喜歡,但是,卻又不得不練。現在無極戰隊選了這么一副圖,顯然是想專業欺負一下草根。不過選得又不夠徹底,半水域圖,意思就是還有一半陸地,這樣的圖,需要更多的見機行事。

    比賽開始,地圖載入,三、二、一倒數后,正式開打。兩個角sè照樣是分落在地圖的對角,只是連接在二人當間的,是水面之上曲曲繞繞的回廊。

    包子哪管這許多,一看進了比賽,就操縱著角sè直朝著對角沖去。

    那邊的伍晨看起來倒是不緊不慢,顯得很沉穩。

    單人賽的地圖都不會太大,沒必要也沒意義。兩個角sè不斷地接近著。包子入侵殺氣騰騰,手上裝備的是新搞到的橙武毒沼之鋒。碧毒的幽光看上去很是滲人,一看就是附毒傷害很強大的武器,那氣勢,仿佛立刻就會把對手撕碎一般。

    伍晨卻還是那么不緊不慢,移動中也是緊盯著不斷接近的對手,盤算著雙方的距離,計劃1著自己應該怎樣起手發動攻擊。槍炮師的優勢,就在最遠的攻擊距離上。所以通常都會占據絕對的先手,尤其是和近戰型的角sè交鋒時,基本不存在什么后發制人。和近戰型還后發,那已經被對方帖上來了,這可是大被動,制人恐怕要反被制的。

    流氓這職業有點中遠距離的攻擊手段,但多數技能來說還是偏近戰型的。伍晨決定還是不給對方太接近的機會,差不多進射程時,就發動攻擊。

    距離繼續接近,伍晨鼠標的光標已經開始在包子入侵的周身游走了,對于槍系職業來說,這就是他們的瞄準鏡,是他們的子彈將要飛向的地方。

    “差不多了!”伍晨看準了距離,正準備起手攻擊,突然就見包子入侵猛然站住了腳步。

    這一停,伍晨原本要做的預判攻擊可就不起作用了,伍晨頓時也是一驚。

    好眼力!

    伍晨沒想到這種革根出來的非專業選手也是這么細致的觀察力,居然看到了自己做出攻擊的舉動了嗎?

    但是,炮在膛上,也不得不發了。伍晨正準備繼續操作完成這一擊,突然就見包子入侵轉身就朝后退去了。

    于是,雙方的距離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這是搞什么名堂?”伍晨茫然了。

    就算是看出了他的攻擊意圖,但也沒有這樣回避的。如果只是看到槍炮師要攻擊就往遠里跑,那這場比賽就不用打了。槍炮師那攻擊距離,無論如何也是可以搶先攻擊的吧?作槍炮師的對手,就得想法子在這樣的炮轟中逼近身去。

    既然對方不過來,只有自己過去了。

    伍晨這樣想著,隨即繼續朝前和包子入侵拉近距離,同時也沒有放松對包子入侵的注意,結果就見那家伙在回廊上繞來繞去,伍晨完全猜不到透對手的意圖。但在他的主動下,雙方距離終于是無可避免的逼近了,伍晨終于打響了這場比賽的第一擊。

    三枚反坦克炮的炮彈呼嘯而至,發射時因為一個橫甩的操作,三發炮彈排開一線,控制著包子入侵下一步移動的步點。

    結果包子入侵這邊不閃不避,甩手一拋,一塊板磚飛出,正對著朝他而來的那枚炮彈拍去。

    轟一聲響。

    爆炸中板磚碎渣紛飛,炮彈居然被一磚給拍炸了,這種詭異的事情也就在游戲里不值得稀奇了。

    伍晨作為職業選手,攻擊當然不可以就是這么一下,后續的攻勢早已經有所安排,轟擊蜂擁而至。包子起手板磚拍炮彈犀利了一下后,就再沒這么拉風過了。在對手的遠距離轟擊下,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竄。

    伍晨打得都有點茫然了。對方看起來一點反擊之力都沒有啊!自己現在的火力轟擊已經如此強勁,可以將人壓制到如此地步了嗎?

    不過伍晨到底是當隊長的人,心中這種念頭只是一閃。作為隊長,如果連自身的實力都沒有個清晰認識的話,還怎么能成為全隊可靠的擔當?

    不是自己強,是對方實在有些弱。這樣的火力都突破不了,這個包子入侵,………,好像沒有之前看到的那么厲害嘛!

    難道說以前的包子入侵其實是葉秋再代打,而現在是真的?

    可轉念再一想,U www.uukanshu.com也不應該。如果之前就已經這么下作的話,沒理由遇到無極戰隊這種更難纏的對手時反而端正起來啊!

    伍晨心中滿是疑慮,卻又不敢放松。就這么繼續攻擊,繼續觀察包子入侵的舉動,突然間,伍晨恍然了,但是恍然的那一刻,他又再一次的茫然了。

    因為他赫然發現,包子入侵一直很被動,一直沒有沖過來的原因是:他被這回廊繞彎了,他找不到路!

    這算是怎么回事啊?

    伍晨真的有點茫然了。這回廊是有點繞,但是也沒復雜到找不到路。這又不是mí宮。更何況了,實在找不到路,你跳下水,走水路再上來,也是可以的啊!

    “都是你的錯”陳果望向葉修“是你讓他不要掉到水里的。”

    “輸了,嘖……”葉修也tǐng遺憾。

    嗯,先來一更,后邊的不要等,我認為會tǐng晚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