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只是一擊,當然不至于就這么把射擊此處給秒殺了。但是開一帆的這諸多布置,卻已經奠定了足夠巨大的優勢。和鬼劍士單挑,真沒有哪個職業級別的人才會讓自己身上同一時間套上這么多的鬼陣異狀態。

    喬一帆巧妙的利用這張地圖的特點,引yòu對手墜入圈套,勝負在這一瞬間,就已經決定了。

    射擊此處接下來的掙扎只是盡盡人事罷了。個人賽第二場,被喬一帆干脆利落地拿下了。

    這一轉折來得太快了……

    打臉黨們還沉浸在上一回合的打臉成功中,還在對興欣戰隊各種鄙視中。隨著第二場比賽的開始,他們正在將鄙視的火力集中向一寸灰,結果還沒有完全調整完畢呢,場上形式大改觀,一寸灰干脆利落地將對手斬殺,所有人啞口無言。

    啞口無言的何止是圍觀黨,無極戰隊的諸位此時也像是被抽了一記耳光似的。

    化們選這副圖本是想借圖欺負對手的,誰也不曾想到,現在卻是被對手利用這副圖把他們給狠狠欺負了一下。這一場失利,不只丟分,還有點丟人吶!

    但是系統哪管選手情緒,判定完這一場的勝負后,就已經跳轉到單人賽的第三場了。

    第三場的地圖,赫然還是臨江水廊。

    無極戰隊顯然對這圖是tǐng有研究,個人賽三場全用這圖,趕盡殺絕的用心昭然若揭。而且當中也含責些許蔑視,這是覺得興欣戰隊的選手必然沒有重復看到一圖兩三次時就能抓住地圖的特點加以利用。

    但是第二場之后,無極戰隊的選手心里可就平靜不下來了。可是現在后悔也來不及,地圖換定以后,是不可能再做更換的。

    無極戰隊第三個出場的是他們隊中的術士:利奧bō特。

    “小心些。”第三場出戰的選手,術士利奧bō特的操作者出場之前得到了這樣的叮囑。

    興欣戰隊選手的水準,本就是得到無極戰隊認可的。從他們會積極主動得找上門來看,認可的程度還相當不低,他們覺得興欣戰隊的選手對他們的實力是一種補充。他們并不只是盯著有可能在的葉秋大神來的。

    而在那一段接受挑戰的時期,興欣這邊經常出戰的以寒煙柔居多,其次就是包子入侵和迎風布陣。

    這三位無極戰隊都看在眼里,此時成了對手,他們重視的,也是這三位。

    有關這三位,他們都有一些針對xìng的研究。不過這只是一種認真對待比賽的態度,這三位的實力,無極戰隊只是認可,倒也不懼怕。

    真要怕的話,何安來到興欣的時候也就不會有鼻種高姿態了。

    精心選擇對戰地圖,精心安排出戰選手,無極戰隊對興欣,戰術上還是相當重視的。

    結果單人賽打到現在一勝一負,他們戰勝的是他們重視過的包子入侵,戰勝他們的,卻是他們沒有在意過的一寸灰。

    像一寸灰這樣的角sè,興欣戰隊還有沒有?無極戰隊這邊頓時就沒譜了。這第三場個人賽,他們哪里還敢大意?

    利奧bō特站上了比賽席位,與時同時興欣戰隊這邊的出戰角sè也出現了。

    同樣是一個術士,迎風布陣。

    這是一場同職業之間的較量。這種較量,更為考驗選手的水準。

    不過在看到這個對手時候,無極選手卻是松了口氣。至少,這不是一個未知的對手。況且,同職業之間的較量,除了選手本身的水準以外,角sè的實力,也很能決定勝負。

    在這一點上,無極戰隊太有信心了。

    一支網吧里出來的草根隊,選手實力不錯就已經夠意外了,角sè還能有多強力嗎?他們角sè的裝備能有我們好嗎?他們角sè的技能點能比我們更多嗎?

    無極戰隊全隊都笑了。之前還說要“1小心”呢,現在看來,好像沒必要啊?

    圍觀黨們卻是領略不到無極戰隊此時心態的輕松,剛剛又被打了臉的他們,此時表現得比無極戰隊謹慎多了。對興欣的鄙視是要繼續的,但在勝負沒有出來之前,還是不要就場上的表現吐槽了。

    比賽很快開始。

    雖然氟心十足,無極術士選手卻還是表現出了該有的謹慎。倒是興欣這邊,迎風布陣看起來大大咧咧地,很二地就朝著利奧bō特直逼過來了。

    打臉們真想吐槽啊,紛紛都是左手抓右手才沒能把字敲出來。

    無極的術士選手很是不以為然,沒有理會,繼續走著自己即定的路線,突然就覺頭頂一暗,抬著視角一看,烏云罩頂。

    混亂之雨!

    術士選手一驚,利奧bō特一邊狼狽地逃出范圍,一邊朝那方向一轉視角,果然是迎風布陣揮舞著手杖吟唱出的咒術。

    “這怎么可能”術士選手望著已經躲開,但還在那處淅淅瀝瀝落著的暗黑sè的雨水,十分詫異。

    攻擊此時就來了,他卻全然沒有防備,因為在他的意識中,雙方還沒到可以互相攻擊的范圍呢!

    而他隨后朝迎風布陣那邊轉過的一眼,更是確認此時確實還在他的攻擊距離之外。

    但迎風布陣的咒法卻已經施展過來了,這個施法距離,起碼比自己多了有3個身位格吧?

    施法距離,是他們這類法系職業都會十分重視的一個屬xìng。距離意味著空間,通過空間可以換取時間,可以讓他們占據更多的主動。而現在,在施法距離上,他的利奧bō特赫然是輸給了迎風布陣,這豈不是意味著,利奧bō特的裝備不如迎風布陣?

    這怎么可能!

    無極的術士選手有些驚詫,化有點不敢相信,這幫草根角sè的裝備居然會比他們混過職業圈的還要強嗎?

    此時距離頗遠,術士選手無法查看到迎風布陣的裝備。而迎風布陣隨著一個混亂之雨后,接連的攻擊已經到了。回廊空間有限,連接幾個咒術落下,利奧bō特竟然就已經無處可逃。迎風布陣那邊直接凝出了一個詛咒之箭的光球,這種情況下,不想受到傷害的話,只有一個方法,對轟!

    無極的術士選手連忙也是一個操作下去,利奧bō特也聚起了一個詛咒之箭的光球。這技能是一個可蓄力的技能,蓄力時間越長威力越大。但是此時迎風布陣似乎沒有心情浪費太多的時間,略一積蓄,光線已經綻放出來。無極的術士選手也是卡準了時機,確定了自己的蓄力并不比迎風布陣要短,匆匆也釋放了光球。

    兩簇詛咒之箭隨著光球的炸開相涌而出,穿越回廊,最終在水面上相撞。那黑暗sè的一道道光影,像是要把空間撕裂一樣。混沌一團之下,無極的術士選手已經看不到對面的迎風布陣,心念一動之下,連忙又操作起了一個新的技能。

    術士大拖:死亡之門!

    利奧bō特的施法距離確實無法直接槽攻擊丟到迎風布陣身上。但是此時死亡之門這個法術本身就控制著18個身位格的距離,倒不用真丟到迎風布陣的頭頂上。此時乘著當中詛咒之箭炸成一片混沌,無極的術士選手連忙就像招出這個大招給予對方一擊。他現在因為施法距離的差距被對手壓制在這個角落,只能挨打不能還手,真是十分被動。

    最大招的操作自然是繁復的,同時吟唱時間也不短。

    無極的術士選手操作完畢以后,利奧bō特正舞弄著手杖施展這一咒術,突然就聽到“轟”一聲響,就在他的面前,一道黑暗的旋轉大門像是從時空的裂縫中鉆了出來。旋轉著,彌漫著黑氣,張牙舞爪地就朝著利奧bō特抓了過來。

    如此距離,實在已經避無可避。利奧bō特還在吟唱的死亡之門技能立即被打斷,被黑線纏身,立刻抽進門去。跟著仿佛被吞噬一般,利奧bō特的身影變得若隱若現,死亡之門的傷害在這一瞬間已經爆發,看到血線的下線,不只無極的這位術士選手,所有無極的選手,臉都白了。

    這一傷害,實在太高了!

    這個迎風布陣的死亡之門到底投入了多少技能點,UU看書 到底是幾階?

    不過死亡之門的價值,并不在他的高傷害,作為職業選手,它這種大范圍的控制作用才是更受青睞的。此時雖然目標只是一人,但這種控制依然存在。被死亡之門黑氣纏身,隨后又被吸入門的利奧bō特一種不受自己控制。兩邊詛咒之箭的碰撞此時已經結束,褪去的混沌背后,迎風布陣的手杖還在繼續舞動著。

    腐蝕術、擊hún術、切割術、吞噬術、生命陷落……

    連串的詛咒加攻擊的各sè技能在手杖的一抬一舉之間被紛紛釋放出來。利奧bō特從被死亡之門抓住開始,所受到的傷害就沒斷過。隨著死亡之門技能的結果,利奧bō特往下墜去,但此時他已被抓住了回廊,腳下全是水面。

    噗通一聲響。

    利奧bō特的墜落掀起了潔白的浪huā。然而這也無法打斷迎風布陣對他的追殺。術士技能那些暗黑sè的法術bō動,在這潔白浪huā的映襯下,愈發的清晰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