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電光波動陣!

    悄無聲息地施展了技能,唐柔發現時,電光波動陣的光球已經凝結成陣,方圓15格內都是摩擦著空氣的電火花。技能剛一出,寒煙柔就已經被電了一下,這是完全無法回避的。唐柔連忙操作角色閃避,五分之一的生命,讓她不敢再多做耽擱,寒煙柔從最短的途徑就想沖出電光波動陣的范圍。

    誰想這樣一來,卻是正中何安的下懷。人去也潛伏的位置,讓他可以看到寒煙柔的一半身形,這已經足夠。第二個波動陣釋放出去,卻是一個冰創波動陣。兩陣相套,寒煙柔被牢牢地鎖死在陣中。

    唐柔這一看,就知對方早有準備,而且看得到寒煙柔的舉動,無論怎么逃避恐怕都難逃對方的掌握。心下一橫,干脆利落地跳起,直接就朝回廊外的水域扎了下來。

    唐柔表現出了她一慣的勇敢果斷,這一落水,立刻發現了那邊縮在回廊下邊的人去也。二話不說,直接豪龍破軍沖過。

    水流在寒煙柔的身邊被劈分成了兩道,水域之中,豪龍破軍的沖擊速度大幅度下降,不過水阻的影響是全方位的,攻擊被放慢了節奏,閃避卻也快不起來。但是何安對此卻是早有準備,碧水雷光劍一揮,一道寒冰波動劍就放了出去。碎冰自劍身上散發出去,在水流當中像是被沖散了一般。但是了解榮耀設定的玩家都會清楚,水域,對于些技能的威力確實會有一些影響,尤其是火系傷害,克制得非常厲害。但是冰系的傷害,在水中非旦不會受影響,還有增強。這寒冰波動劍的攻擊看似好像被水消融了,事實上卻是無聲無息地擴大著攻擊的范圍。

    不起眼,威力卻更大!

    如此的寒冰波動劍,迎著直沖過來的寒煙柔就掃了過去。

    中招!

    寒煙柔被寒冰波動劍掃中,行動變得更加遲緩了。何安的人去也卻已經從容地躲開了原位,正要發動新的攻擊準備對付送上門來的寒煙柔呢!

    唐柔當然也知情況不妙,卻依然沒有強制取消這記豪龍破軍。此時她與人去也之間的距離沒有多少攻擊手段可以用到。停下來,她也依然要繼續去接近人去也,還不如現在就把這豪龍破軍當個加速移動的手段。

    唐柔的選擇,顯然已經是出于無奈了,局面對她而言相當被動,何安牢牢掌控著這一場的局面。如果不是想著后面還有兩個對手要應付,此時就憑寒煙柔所受的血量,何安早就不含糊地讓人去也沖上去和寒煙柔硬拼了。眼下何安選擇了更為穩妥的做法,并不去和寒煙柔硬碰硬,保持著距離,和寒煙柔玩起了消耗。

    這也恰恰是此時讓唐柔最為難受的打法。寒煙柔這一場本就已經只剩五分之一的生命,又被偷襲攻擊,此時血都已經快紅了,哪里消耗得起?倒是硬拼的話,就算不勝,也可以消耗對手一些生命。

    可惜何安狡猾得很,完全不給唐柔這種機會。磨磨蹭蹭地在水里一番折騰,利用魔劍士在攻擊距離上的一些優勢,就這樣把寒煙柔給磨死了。

    “呵呵,不過如此嘛!”何安獲勝后,很是輕松地對無極戰隊的隊員們說著。接連的失利,已經讓無極戰隊的士氣降到了冰點。而這一場獲勝,說破天也只是擊敗了一個生命只有五分之一的對手,含金量嚴重不足。所以何安要故作輕松,表現出輕而易舉獲勝的優越感,才有可能讓大家提提神。

    不過很遺憾,擊敗了這五分之一生命的對手,興欣這邊還有兩個沒有出陣,如此劣勢,無極戰隊的選手們難免還是心懷忐忑。

    挑戰賽實在太殘酷了,很可能就因為輸在這里的分數,讓無極戰隊這一年提早結束,一想到這一點,哪里還有人可以因為何安的故作輕松放下心來?

    何安現在能做到的也就是如此了,他急需一場貨真價實的勝利,來讓無極戰隊重新看到曙光。

    擂臺賽第二場很快開始,興欣戰隊方面出戰的第二位角色,是槍炮師逐煙霞。

    不管是誰,何安此時都不敢大意,三、二、一的倒數結束后,他的人去也又是扭身就鉆入了水中。

    槍炮師擁有絕對的攻擊距離優勢,正面對沖,肯定是槍炮師先攻。這樣等沖進自己可以攻擊的范圍時,恐怕多少就已經要受到一些傷害了,如果沖得不順利,受到的傷害可能還要多些。

    如果這只是一場單人賽,何安也不懼這樣直接沖上。但是,現在是擂臺賽,逐煙霞之后,還藏著一個他必須要打倒的對手。所以和上一場對寒煙柔一樣,他繼續采用了謹慎的打法。

    何安哪里知道,眼下他的對手,比他要緊張多了。

    比賽剛剛開始的三秒,陳果險些進入“伸手不見五指”的異度空間。她只覺得大腦一片空白,眼前有景物在動,但是大腦好像無法接收到這些眼睛傳送來的信號一般。

    陳果太意外了。

    葉修居然把她也排到了出場陣容,這是事先根本就沒有她商量過的。

    曾幾何時,陳果還對葉修視她為一個湊數的相當不滿來著,而現在真把她送上場了,以正式選手的身份出戰時,陳果卻又發現,她寧可還是只湊這個數。站在場上的壓力,比她想象的要大得多,一想到這一場勝負可能帶來的結果,陳果就十分惶恐。

    在她心目中,她是不可能贏的,對方是職業選手啊,角色是職業戰隊的核心角色啊!而自己呢?連神之領域的挑戰任務都是唐柔幫忙才最終通過的,如果單從這個角度上來說,她連昧光都不如啊!昧光的神之領域挑戰任務,至少是通過自己的努力最終完成的。

    緊張,無比地緊張。比賽開始,她還好久沒能平靜下來,等她恢復意識,發現比賽已經開始,而對手的身影已經不在的時候,她更緊張了。

    “啊呀,什么時候開始的,人呢?”像是平時玩競技場似的,回過神來的陳果驚叫著。

    所有人都認真地看著她,卻沒有回答她。

    陳果回過神來。這是比賽,雖然是在線上,雖然沒有人監督,但是這確確實實是聯盟組織的正式比賽。

    陳果重新收拾了一下心情。對手看不到,那當然不可能是不在地圖里,無非就是又跑水下去了。這家伙上一場對付唐柔的手段,陳果可是記憶猶新,還狠狠鄙視對方卑鄙來著。結果何安沒收到信號,倒是讓喬一帆尷尬不已。何安上一場的打法,其實和他取得勝利的那一場單人賽挺相似的。

    陳果沒故上多鄙視兩句,就看到挑戰賽第二回合,抽進場的居然是她的逐煙霞。

    “驚喜吧!”

    看到葉修那笑嘻嘻的模樣,陳果當時都有點惱火了,這是隨便開玩笑的時候嗎?讓自己上場,是負責任的態度嗎?

    結果還沒等她發作呢,她就看到葉修已經收起了笑容,望著她說:“加油吧!輸了也不要緊,有我守在你后面呢!”

    “你……”陳果心中還是有些不滿的,但終究無法再說什么。反正出場名單也是無法更改,連忙就去應戰,結果這一開始,立刻被緊張所包圍,哪怕接連告訴自己身后還有葉修做后盾也依然沒有用。

    而現在,陳果總算是進入比賽狀態了。只是何安的人去也鉆下了水面,讓她倍感無力。她的水準,是絕不敢跳下水去和人較量的,只能走在回廊上,時不時地朝水里轟幾炮,企圖逼出人去也的身影。

    何安依舊沒有急著讓人去也逼近,找了個合適的地方,藏好后觀察著回廊之上逐煙霞的舉動。

    興欣的實力深淺,何安現在也是摸不著頭腦,所以他準備先觀察觀察對方的應對再說。從對方應對的手法上,多少也可以判斷一下對手的實力。

    結果陳果開始炮轟水域,這看起來也是一個中規中矩的選擇。但是陳果的炮轟未免太沒有章法了。像是個人賽第二場,想把喬一帆的一寸灰從水中逼出的無極槍手,那射擊時也是有章法的。至于對于一寸灰的位置在怎樣的方向、范圍,他是有一定的計算和判斷的。可眼下的陳果呢?U www.uukanshu.com完全就是逐煙霞走到哪,她就轟到哪,不做計算,不做預判……

    這,難道是裝得笨拙一點,然后釣我的魚呢?

    何安真是相當謹慎,眼看陳果的笨拙已經暴露在眼前,卻依然不敢貿然行動。

    他又觀察了好一會,直到陳果的逐煙霞都走到他的人去也頭頂了,就這么繼續朝左右轟了兩下,而后就這么路過了。何安終于確認,這次這位,恐怕不是扮蠢,這是真蠢吶!

    于是就在逐煙霞剛剛走過后,何安立即發動了攻擊,數個波動陣相繼丟出去后,那逐煙霞暈頭轉向的,好容易才找到人去也所在的位置。可她的笨拙早已經被何安全數看在眼里,哪里還有絲毫懼意,人去也干脆地從水中鉆出,和逐煙霞打起了對攻。

    場面真的是十分一邊倒,逐煙霞最終倒下的時候,何安的人去也差不多只掉了一層血皮。也就是說,他以近乎完美的狀態,殺到了擂臺賽的決勝局。

    觀眾沸騰了,無極戰隊的選手們沸騰了。</p>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