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裂bō斬本身就是魔劍士的技能,是靠魔劍士駕駐的劍意bō動來封鎖對手的一個抓取類技能。攻擊招架這種方式非旦對它不會有用,反而等于把自己送入對方的劍意bō動當中。

    何安沒指望這么一擊能命中君莫笑,他就是想暫時xìng地打斷一下對方的連續攻擊,讓自己能調整一下。

    劍光揚起,結果卻劈了個空。人去也倒是翻滾完畢半蹲在地了,但是………對手呢?

    “頭頂”何安耳邊又響起了無極戰隊選手沒節操的提示,連忙調整視角,人去也抬頭一看。

    啪!啪!啪!

    拳法師技能:鷹踏。

    正蹬到人去也揚起視角的臉上,連踩了三下,君莫笑翻身落向了一旁,留了人去也在那仰頭島度望天,淚流滿面沖刷腳印。

    無極戰隊的選手們也無語了。

    他們看得出,何安已經有些亂了。這種時候,聽到了提示,居然是抬頭看。

    這是一個下意識的舉動沒錯,但這不應該一個職業選手的下意識。

    職業選手,這種時候應該是立即想到這是對方在攻擊,直接做出應對。

    結果何安居然是操作出來一個島度望天,他的心里顯然已經沒了章法。

    他亂了,葉修可沒落。鷹踏完了還沒等落地呢,君莫笑抽劍出鞘,直接銀光落刃就閃了過來。這和鷹踏三腳根本就沒差多少,何安這時總算是直接反應了,為避這一擊連忙又一個翻滾。結果翻滾一半,咣,角sè撞到回廊的護欄上了。回廊這點空間,不夠他翻滾徹底。銀光落刃落下人去也卻被護欄給攔下,沖擊bō掃到,掀得他在角落里打滾。何安連忙又去受身操作,結果又是被攔護給攔下沒法順勢翻滾起身,結果就像個球一樣在那角落里蹭啊蹭……

    無極戰隊的選手紛紛把眼閉了。

    實在看不下去了輸這樣,別輸得這么幼稚行嗎?這都是在干嘛啊?一會島度望天,一會撞墻,完了還在墻上蹭,短路子吧這是!

    何安這被動的場面已經不能用狼狽來形容了,這簡直就是滑稽。可是細細一琢磨,卻又覺得君莫笑也不是有意要怎么戲耍他。像人去也撞到護欄這種事,那是對手有意利用了回廊的狹窄地形,讓護欄對人去也的走位進行了封鎖。結果是何安自己忽略了這一點,結果無視護欄操作,才把自己搞出這么滑稽的場面。

    圍觀的打臉黨還有無極戰隊的粉絲心情那叫一個郁悶,倒是站在興欣那邊的觀眾,此時看得是笑開了懷。

    受護欄這一阻,何安的受身操作當然也沒能成功。葉修卻已經操作著君莫笑殺到追著已經沒退路的人去也又是一通猛攻。

    無路可去了!

    何安左右一看,選擇只有一個了。瞅了個空當,狂敲跳躍鍵,人去也艱難跳起,空中還挨了一下,但這也沒有阻止他繼續頑強地轉身。

    人去也終于狠下心直接跳出護欄飛身下手了。

    通!人去也直接墜入水中,但緊跟著,就又是“通”一聲,君莫笑不帶絲毫含糊地,直接就跟著下來了。而且連下帶打下來的時候就又給了人去也一腳。

    追得如此之緊,人去也這下水真跟沒下沒兩樣,只不過因為到了水下,雙方的攻防節奏都受水阻變慢。人去也的生命下滑沒有那么快罷了。

    人去也在水中那個掙扎啊,掙扎得觀眾都閉上眼了這是水中PK嗎?這是水中遇了大白鯊,就想著逃命了吧?此時此刻的人去也給觀眾的就是被這樣的感覺:被君莫笑打得沒辦法了,玩命想得就是怎么逃開。

    事實還真不是這樣。君莫笑的攻擊連續緊湊,何安根本找不到還擊的空當只能先試著能不能脫開身幾步,用空間換取到出手的空當。只可惜他一直沒有成功一直還是被君莫笑的攻勢給粘著。結果攻防沒有轉換,他的舉動,看起來可不就是一直在拼命逃跑呢嗎?

    左邊,不行:右邊,不行:上邊,不行:下邊,還是不行水戰比起陸戰,可移動的空間要大得多,但是何安用盡手段,卻還是被君莫笑一下又一下地擊打著。傷害是不大,但架不住數量大啊,人去也的生命下降下降不斷下降,終于都快走到紅血了。

    這玩家又不是SS,紅血了還有一個大爆發。紅血,那被動一方的精神壓力無疑要更大。除非是狂劍士的選手,因為職業有血越少戰斗力越強的特點,有時倒是會在壓低血線的時候突然爆發。

    何安沒這思路,他的人去也也不是狂劍士,生命一路下降,那全是被君莫笑硬生生打出來的。現在馬上要紅血了,但情況沒有絲毫改觀。

    散人的攻擊在何安看來依然是那樣意想不到。

    他已經很努力地讓自已把所有職亞的初階技能都載入到意識里了,但是沒有用,他的讀取速度完全不夠快,他真的應付不了。

    這種無力的感覺,何安還從來沒有過。

    他是無極戰隊現在的王牌核心,而且還兼任俱樂部的經理不假,而且接觸榮耀很久,有一定的見識和資歷。但事實上,他還沒有職業比賽的經歷。他是在上賽季無極戰隊出局后,被戰隊發現并招攬入隊,接替了出局后就離開戰隊的原無極戰隊隊長郁宏亮,成為了無極戰隊新的魔劍士操作者。

    原本的魔劍士角sè塞丁昆是無極戰隊最強的角sè,不過為了緩解出局一年的壓力,塞丁昆也被售出。這是小戰隊的悲劇,一出局,就會有大把的窘迫等著他們。無極戰隊總算也有三年職業生涯的底蘊。塞丁昆被售出后,他們迅速又打造了一個實力相當的人去也給何安使用。

    何安是充滿野心的。他一直覺得自己就是缺少一個機會,是懷才不遇的典型。被一支出局隊伍看中,這種機會也被他積極的重視了起來。而且憑借自己的見識,甚至還兼任起了俱樂部的經理,無極戰隊,確實是非常把他當人才來器重的。

    何安呢,也一直期待著和無極戰隊三起重返職業圈,他要讓榮耀圈的所有人知道,有一塊金子,一直被你們忽視了呢!而現在,他要發光了。

    但是結果很遺憾,上賽季的挑戰賽,他們輸在了最終的決賽中。

    結果還沒等他們從失利的冊影中走出來時,又是一記炸彈呼嘯而至,將所有希望借挑戰賽找到突破的戰隊都轟了個心碎。

    榮耀職業聯賽第八聯賽,豪門嘉世戰隊,居然奇跡般地降級了,成了他們在下年挑戰賽中的競爭對手。

    這則消息,讓所有準備報名新賽季挑戰賽的戰隊感到絕望,各家各隊,都因此產生了極大的動dàng,有太多的人,不愿意再在挑戰賽里浪費時間了,因為在他們看來,這是毫無意義的一年,這一年,冠軍必然是屬于嘉世戰隊的。打今年的挑戰賽,等于就是還要打明天的挑戰賽。

    這前前后后,就是兩年,電子競技選手,有幾個兩年?很多人,寧尋別的出路碰個頭破血流,也不愿意再在這荒廢了。因為在他們看來,其他出路,哪怕再渺茫,試一試也總有希望。而挑戰嘉世,那連一絲渺茫都沒有。

    無極戰隊,當然也因為這一原因,走了一些人。不過何安留下了,上賽季開始成為無極隊長的伍晨也留下了。隊伍最后勉勉強強又找來些人。愿意在挑戰賽里試一試身手,闖一闖名堂的人還是有的。

    畢竟想一步踏入職業圈,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一點也不容易。

    新的無極戰隊就這么啟航了。對于戰勝嘉世,他們沒有信心,但他們卻也期待著可以創造奇跡。

    但是現在,僅僅是化們旅途的第二站,居然就已經狼狽到近乎滑稽的地步。希望、夢想,前方等待他們去創造的奇跡所有的一切,在人去也紅血的一瞬間,突然就全涌上子何安的心頭。

    就這樣輸掉,他不甘心啊!

    猛然意識到種種的何安,操作突然變得靈巧,意識也變得清楚起來。選手臨場的發揮,無時無刻不受到心態的影響,所謂的狀態,就是這么一回事。而在此刻,何安突然覺醒,突然就表現出了極佳的競技狀態。

    格擋、裂bō斬、冰霜bō動劍!

    接連三個技能,從防御,到牽制,再到反擊,何安瞬間完成了這樣一個過渡。冰霜bō動劍揮舞送出的寒冰bō動劍意,在水中被消融掩蓋,擴散出更大的攻擊范圍,Uwww.uukanshu.com朝君莫笑圈了去。而何安這時動作已是極快,人去也跟著就已經開始下一步的舉動,雷光bō動陣,正在吟唱中。

    轟轟轟!

    接連三聲炮響,君莫笑一個反坦克炮轟出,三發炮彈卻是推向了不動的方向。

    第一發、第二發,朝左右帶動了水流,只有精通水戰的職業選手才會知道,流動的水流,對于冰霜bō動劍這樣行走在水中技能是有影響的。

    兩發炮彈,帶動水流,減緩了冰霜bō動劍的來勢,順便也將君莫笑倒推出去,而第三發炮彈,卻是最終固定了倒退的方向。

    借這一個技能,君莫笑已經精彩地避過了這一來得相當突然的冰霜bō動劍。

    妻光bō動陣!

    但何安的人去也在此時已完成了吟唱,電光bō動陣的光球,在水中凝結而成了。

    同志們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