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地圖上東一個西一個的泉眼火坑,此時全都丑陋地暴lù出來。e^看如此直觀地擺在視線之下,對于無極戰隊而言沒什么影響,他們本就嫻熟掌握了旗幟標記下這些坑dòng的位置和范圍,但對于興欣戰隊而言,這種直觀的反應就是幫了他們的大忙了。他們不需要再huā太多的心思在看到旗幟就思考了,清晰無比的坑dòng,躲過就是。

    地形的影響并沒有完全消除,但是選手卻不需要太過于在這方面傷神。

    這一點的區別,有著職業經驗的伍晨再清晰不過了。于是一瞬間他已經明白了對方的意圖。場上的局面,興欣戰隊確實是在被圍著打,但是他們卻也在化被動為主動,苦苦支撐之余,卻也在借機改變局面,此時這一整塊被完全掀了的地圖,卻已經成了不同于泉炎旗海原本特點的地圖。

    “大家當心!”伍晨連忙在頻道中發出了消息。

    戰隊各自的頻道不會讓對方看到,但卻是對觀眾開放的。此言一出,倒是讓很多觀眾茫然了。無極戰隊正大占上風,甚至撤出了一個治療換進來一個輸出,大膽奔放地進攻著,這突然之間,小哪mén的心呢?

    別說觀眾了,就是無極戰隊自家的選手,猛然看到伍晨來了這么一句,一時間沒有人意識到這一點。

    “什么?”有人竟然問了出來。

    這放給觀眾一看,連自家選手都鬧不明白,多少有些沒面。不過比賽期間誰還顧得上那么多,趕緊nòng明白伍晨這話的意思是。

    “地圖不一樣了。”伍晨說。

    觀眾還是不大明白。但無極戰隊的選手們。雖沒職業經驗,水準卻是有的。此時聽到伍晨這樣一提醒,再一注意,頓時也發現了問題所在。

    觀眾之中,如嘉世這邊的陶軒、崔立、陳夜輝等人,聽到這話,頓時也是一下就反應過來。他們本來就覺著葉秋不可能這么簡單就落敗,現在一看。這家伙果然有對策,完全不出他們所料。但是……這不出所料卻一點沒讓人覺得開心,反倒是心煩不已。

    “注意保持距離,誰離援助區域最近?換牧師進來。”伍晨果斷做出下一步指示。

    “最近的……是我……”何安郁悶地回了一句。

    “你也去。”伍晨絲毫沒有含糊地下令了。他心頭的危機意識已經越來越強烈,這種時候。不是計較你這核心職業在不在場上的時候,趕緊把牧師換回場是關鍵。

    何安當然也知此時的關鍵,他也不是一個為出個人風頭不顧隊伍利益的人。雖然有些郁悶,卻還是連忙就朝著援助區域沖了過去。

    一抹旗幟從屏幕上卷過,一個人影出現在了人去也的前方。何安一看,包入侵,興欣戰隊唯一丟掉的一分就是在這小手上,一個找不到路的。莫名其妙的家伙。

    “滾開!”

    要被換出的何安心情正不好呢,看到包入侵攔路,直接一個地裂bō動劍揮了過去。

    所有的bō動劍中,地裂bō動劍是出招最快的一個。劍意卷過,地面泥石luàn飛,直朝著包入侵殺去。

    只不過雙方距離較遠,地裂bō動劍的攻擊距離觸是觸得著的,但想就這么攻擊到對手未免有點太瞧不起人了。

    包入侵朝旁走了一步就已經避過。揚手就是一把沙丟了過來。

    何安略轉了一下視角,準備硬吃這記拋沙,這技能,如果不是致盲效果,單論傷害并沒什么可怕。

    頭扭過,中沙;頭扭回……中磚。

    何安狂暈。

    這包入侵,居然在拋沙里面藏了一塊磚。而他竟然一點也沒察覺。何安此時有點慶幸,慶幸自己這視角轉回來的夠快,這要稍慢上點,這磚就是砸人去也的照面,而是砸到腦后了。按技能判定。是會出背擊效果,那就是百分之百的眩暈了。

    但是下一秒,何安發現自己白高興了。

    因為人去也照樣眩暈了。

    磚襲拍頭,本身就帶50%的眩暈機率,現在已被觸發,背身還是不背身,根本不重要。

    包入侵抓緊時間正面沖來,何安卻也看著眩暈效果的小沙漏,手指焦躁不安地在鍵盤鼠標上撫來撫去。

    好了!

    磚襲的眩暈效果正常來說應該是三秒。但是角sè四圍中的jīng神屬xìng,卻是和這些異狀態效果息息相關的。魔劍士3.5的jīng神成長,比起流氓的2.5本身就高一點,再加上雙方裝備有差距,角sè的jīng神差距也被進一步拉大,包這一磚的眩暈效果,放到人去也身上卻是連2秒都不到。

    包入侵剛剛沖到人去也身前時,眩暈效果已過。人去也揚劍就是一個裂bō斬。

    “你以為你可以暈我3秒嗎?”這一裂bō斬時機掌握得相當完美,包來不及閃避,抓取類技能,又是無法攻擊招架,頓時中招,何安也是得意地嘲諷了一句。

    “那應該是幾秒?”包入侵回復道。

    何安一怔。

    這算是什么反應?

    自己明明是在嘲諷啊!這家伙難道以為自己是在和他閃聊嗎?

    包這話問的,何安都沒法接的。說不上話,只好拿行動來表示。裂bō斬攻擊結束,包入侵落下,人去也早已經一記烈焰bō動劍卷了過去。火舌瞬間將包入侵吞沒,而烈焰bō動劍同時還有著很強的沖擊力,擊退效果顯著。

    何安沒忘了此時自己的使用,是要趕緊趕到援助區域換牧師進來。

    “不錯,有兩下。”被烈焰bō動劍一下卷飛的包入侵,莫名其妙地表揚了何安一下。但這好話,聽起來是如此的扎耳,很有一種逗你玩的意味在里面。

    不過何安大局為重,沒去理會,人去也急朝既定的方向沖去。剛幾步過去,就見包入侵頻道里大喝:“看磚!”

    何安連忙指揮人去也一個翻滾,起來就見頻道里包入侵大笑:“哈哈哈,被我騙到了。”

    何安那個火啊!忍無可忍轉身就掃了一個冰霜bō動劍過來,哪知角sè這一轉身,就見一只手居然已經探到了身前,一下就把人去也的喉嚨掐住,冰霜bō動劍也就這么被打斷了。

    來得這么快?

    何安大吃一驚。他滿以為包入侵應該還和他有幾個身位格的距離,哪想到對方居然已經直接沖到他身后了。流氓可沒什么突然爆發的移動加速技能,這么一想,問題只能是在方的那個烈焰bō動劍上。

    包入侵,并不如何安想象的那樣是全中了一個烈焰bō動劍,他在從裂bō斬的抓取中落下時,就對烈焰bō動劍的攻擊做出了規避,或許只是一個翻滾,但也足夠對技能效果做出相當的抵抗。

    何安大意了,說到底,他還是沒有太重視包入侵,這個因為找不路而輸掉比賽的家伙,在何安心中已經和蠢貨劃等號了。但現在,他卻像小jī一樣被這個蠢貨拎在手上。

    鎖喉,一個持續xìng的限制技能。雖然因為jīng神屬xìng的問題,包入侵同樣無法控制人去也太長時間,但是接連這樣的打法,讓何安也已經意識到對方的意圖了,對手正在阻止他們切換牧師上場。

    包入侵恐怕不是唯一一個派來糾纏他的人,也許對方的后續援兵馬上就會支援這里。

    “我被纏住了,換人切換牧師!”何安連忙在頻道里吆喝了一聲。不過發出這消息的時候,他心中居然有一絲竊喜。他對于會被切換出場當然是不太樂意的,而現在,一個順理成章的理由把他留了下來。至于對方會對他進行什么阻撓,他倒不是特別擔心,這樣吸引了光欣的注意力,正好自家其他人去切換牧師上場嘛!

    “支援!”結果伍晨卻在這時下了這么一個指示。

    “支什么援!我來牽制住他們,你們快掉換牧師進來!”何安叫道。

    “你牽制不住。UU看書 ”

    何安頓時就是一火,伍晨這答復,實在有些太不給他面了。什么叫自己牽制不住?這是說自己的水平不夠嗎?

    鎖喉并不能封印目標的攻擊,被包入侵鎖喉的功夫,何安cào作著人去也沒少賺包入侵的血。此時眼看技能即將結束,正準備大展神威,好好讓伍晨見識一下自己是怎么控制住對手的,突然身后數個技能齊齊轟到,乘著這鎖喉效果還在,給了人去也一通猛擊。包入侵也非常看準時機地一發手,人去也被攻擊的力道帶飛,在地上接連兩人翻滾都沒能化解。而就在這兩個翻滾的當間,對方的攻擊也沒有停,何安就見人去也的生命刷刷地直往下掉,當時就有點魂飛魄散了。等兩個翻滾結束視角揚起一看。

    靠,真的牽制不住!興欣戰隊太照顧他了,居然五個角sè全都跑過來攻擊他來了。五打一,這要把他滅了不過是轉眼間的事,那邊縱然有人把牧師換進來了,卻已經是折了一人的局面,大大不利。讓他做這個牽制,代價確實太大。

    “支援!”何安特別果斷,一點也不含糊地也連忙呼叫支援了。

    第一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