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有一個朋友……”葉修的語氣也挺沉重的, 指間香煙裊裊。房間里整個都安靜下來, 大家都覺得這會是一個特別不尋常的故事。常先更是連忙將錄音筆又朝前湊了湊, 惟恐不能清晰地錄到每一個字。

    "榮耀玩得特別好。”葉修說。

    "后來, 他死了。”葉修嘆了口氣, 彈了彈煙灰, 而后望著常先。

    做過一些采訪, 和人常有交流的常先, 并不太陌生這種眼神, 只是這個時候出現, 讓他很詫異。這是那種話說完了, 示意"該你說了”的那種眼神啊, 常先懷疑自己理會得有些不對, 忍不住脫口而出:"已經完了?”

    "完了。”葉修說。

    一屋子人頓時面面相覷。這聽著著實就像是一個隨口亂編的冷笑話啊!這家伙又是在胡亂地敷衍人家小記者嗎?

    大家都這樣以為呢, 常先當然也會這樣想, 可是沒辦法啊!他總不能指著人說你吹牛你給我好好說吧?采訪工作, 各種形形色色的人都有, 沒有承受能力還真不行。常先這是滿懷期待啊, 結果就聽到一個"我有一個朋友, 榮耀玩得特別好, 后來他死了”的故事, 除了心里淚流滿面一下也沒轍了。

    "咳……”常先咳了一下, 有挺不自然地把錄相筆往回縮了縮, 這故事聽得他, 一時間都有些短路了, 都不知道下面該問什么好了。

    常先假裝端杯喝多, 順便整理思路, 一杯水直接喝掉了四分之三, 這才緩過勁來。

    "散人這個職業, 據我的了解, 是需要有相當的榮耀經驗, 不知道葉大哥接觸榮耀有多久了呢?”常先問道。

    "十年。”葉修說。

    "十年……”常先這一下是真有點被嚇到了。十年經驗的榮耀選手, 那差不多就是從榮耀誕生初時就開始接觸這個游戲了。這樣的人物, 貌似連目前的職業圈里也不過韓文清等少數幾個老將吧?玩家堆里, 能堅持這么多年玩一個游戲的人就更不容易了。

    "這有什么了不起?老夫也是十年啊!”魏琛這時插了個話。

    "了不起!”常先繼續驚嘆著。這魏琛是藍雨的前隊長, 這本來也是一個很有話題性的內容, 但常先苦于事先不知道這點, 沒有做過功課。藍雨前隊長?魏琛?這些他都有些陌生。作為一個媒體工作者, 這本不應該。但常先畢竟入行才一年, 功課做得還不是這么細致全面。所以向魏琛開口發問的時候, 常先顯得比較小心, 生怕自己的無敵惹到對方。

    "那個……魏前輩, 我是剛入行的新人, 還沒有補過您當初的事跡, 能不能在這和我說說?”常先斟酌再三后, 終于還是以誠實的口吻向魏琛發問了。

    "哈哈哈, 你要說我當初的光輝事跡啊, 那真是三天三夜都說不完了, 怎么, 你今天是打算住這?”魏琛問道。

    "不用不用。”常先抹汗, "要不您找幾段精彩的說說?”

    "精彩的?那就得提到一些大人物了, 比如說葉秋, 你當然是知道的嘍?”魏琛說。

    "當然知道。”常先連忙點頭, 而且特別高興, 這故事段子里能有居然能挖到其他大神的情節, 那就更有價值了。常先這高興地只顧去聽魏琛說話了, 卻是沒注意到, 魏琛扯到葉秋的時候, 一屋子的人都神情古怪地朝某人瞄了一眼。

    "不是我背后說人壞話, 葉秋那個家伙, 真不是個好東西!”魏琛說。

    "啊……”常先聽到這一句, 手都有點顫抖了。職業選手之間, 哪怕場上再你死我活, 再夾帶火藥味, 但話說到如此地步的, 真是還是特別少有, 常先有一種預感, 這次自己恐怕會收獲不得了的內容了。

    "你知道他為什么從來不曝光嗎?”魏琛說。

    "不知道!”常先激動了!這是榮耀一大不解之信啊, 難不成今天會被自己挖出來了?

    "原因就是……這個家伙特別卑鄙, 特別無恥, 特別沒有下限, 如果他在人前曝光, 他的生命安全將得不到任何保障。”魏琛嚴肅地說。

    "這……”常先一怔, "為什么這樣說?”

    "因為他就是這樣的人。”魏琛說。

    "這話從何說起啊?”常先問道。

    "遙想當年啊……”魏琛一臉的沉思狀, 另一手還朝葉修比劃著, 示意拿根煙過來。所有人都無法直視了。這是多么的沒下限啊!一邊在糟蹋惡心人家, 一邊還在問人要煙呢!

    代表正義力量的陳果頓時忍著被撞還沒完全止住的傷痛站了起來:"小常你別聽他胡扯。”

    "胡……胡扯?”常先目瞪口呆。

    "我說人家孩子來一趟也挺辛苦的, 都認真點, 不要在這胡說八道。”陳果說。

    "胡……胡說八道?”常先哭了, 自己滿以為是采訪到超級有價值的材料了, 原來只是胡說八道了。相比起這個一看就猥瑣的大叔, 常先百分之一千的更愿意相信陳果所說。

    "呵呵, 我也是為了讓采訪內容多一些趣味性嘛!到時也許可以寫一篇大家來找茬的稿子, 讓讀者們挑一挑哪里是錯的。”魏琛說。

    常先果斷轉頭了。這個老前輩, 自己眼下還是不要采訪的好。自己必然先補一下課, 然后直接拋給他一些針對性很強的問題, 這位信口開河的技能等階實在是太高了。

    常先注意力一轉, 隨即目光就落在了喬一帆身上, 眼睛又是一亮。微草出身, 這不也是超級話題嗎?隨即連忙找到喬一帆攀談起來。

    喬一帆多老實啊!面對采訪, 很有些局促, 但到底也是有一說一的。常先這么一問下來, 結果就有些失望了。喬一帆是微草出身不假, 但故事實在沒有什么蕩氣回腸的地方。就是一個沒有拿到冠軍隊續約合同, 而也沒有其他戰隊邀請的, 可以說是被職業圈淘汰的選手, 結果在興欣這樣的草根隊里找到了一席之地。這個……勉強能說得上是不放棄, 真要說勵志的話, 目前興欣還沒有取得什么成績呢, 勵哪門子的志啊?

    不過雖然沒有什么蕩氣回腸的內容, 但就微草戰隊出身的這種身份, 還是可以寫一寫的。常先如此簡單安慰了一下自己后, 隨便目光轉向了唐柔。

    這姑娘的美麗實在讓常先這個初出茅廬的年輕人有些不好意思, 此時又是喝了好幾口水, 整理了一下情緒后, 這才扯起話題:"來之前我一直在想, 戰斗法師寒煙柔會是個什么樣的選手, 說實話我一點都沒有想到過, 居然會是一位這么漂亮的小姐。”

    "過獎了。”唐柔笑笑。

    "請問你接觸榮耀有多久了呢?”常先問道。

    "只說接觸的話, 挺早就有嘗試過;但是認真開始玩的話, 那就是第十區開始的事了。”唐柔說道。

    "只認真玩了半年!!!”常先又被驚到了。這興欣戰隊怎么回事啊?不是開荒級的怪物, 就是新區出來的小白, 專走極端化啊?

    結果這次驚詫還沒來及消化呢, 那邊包子如同之前魏琛在"葉修十年”后插話一樣, 也插了一句給常先的驚詫升級:"我也是從第十區開始的啊!”

    "你也是……”常先有些呆住。

    他突然發現, 自己今次的采訪, 其實都不需要了解太多興欣這些人的事跡。只就這點背景, 這些個數據, 就夠撐起一支戰隊的介紹了。這些人因何玩起了榮耀, 因何聚在了一起, 這些循規蹈矩的問題, 此時已經顯得特別蒼白, 常先覺得不會再有什么離奇的過程, 能比這些人的這些背景或是數據更引人注目了。

    來日方長……

    常先腦中突然跳起了這句話。不管怎么說, 目前興欣戰隊也只是走到了挑戰賽的第二輪, 雖然大勝了職業出身的無極戰隊, 但是, 誰也不能保證他們能繼續走多遠。再還沒有相信的名氣匹配之前, 自己沒必要采訪得太深入, 只是現在到手的這點簡單資料, 已經夠用了。U www.uukanshu.com

    "幾位, 我能不能給你們照張合影啊?”常先那樣一想之后, 就已經有些滿意這一趟的收獲。他覺得興欣是有潛力的, 所以自己不應該一次就把可挖的東西全挖了, 留點內容下來, 也方便大家建議長期的關系嘛!采訪的過程中, 常先也在不斷地成長著。

    "合影……先不用了吧?我們今天還有隊員沒有到呢!”葉修說道。

    "嗯, 是小手冰涼和昧光對吧?”常先可以做到的功課, 做得還是挺徹底的。

    "對啊!”葉修這邊點點頭。

    "那……我給陳老板單獨照一張如何?”常先問道。

    在座有點腦子的, 當然都立刻想得到像"美女老板”之類都是特別漂亮的話題, 這個常先大概也是有這種打算。這事葉修當然不會拿主意, 也是望著陳果, 等她決斷。

    "呵呵, 無所謂, 要拍就拍吧!”陳果卻是不介意。事實上美女老板這個噱頭, 在興欣網吧早就存在了。陳果并無宣揚, 卻也沒有做作反對。畢竟要說美女, 陳果那也是貨真價實的嘛!

    ===========================

    今天一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