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常先入行一年, 單獨采訪的機會很少, 但要說拍照, 那卻正好是這一年他來做的最多的事, 哪怕跟著曹廣誠一起出來采訪。

    常先的拍照水平很不錯, 給陳果拍了幾張拿給陳果一看, 陳果差點直接要求常先把照片給她留一份。后來還是強自克制住了, 不能表現得太沒見過世面不是?

    拍完照, 常先這趟采訪也算告一段落了, 這前前后后也沒用多少時間。常先告別離開, 翻回來這么一想, 覺得自己還是欠缺經驗, 才會總有無從下手的感覺。虧自己還算是備了好多課, 這要換作曹廣誠來, 哪怕是未做任何準備不小心遇到的人, 怕是都能完成一期比他像樣得多的采訪。

    差距啊!這就是差距。拿榮耀里的選手水平來做比方的話, 這就是一個新秀和頂尖大神之間的差距。

    常先一路感慨著, 回到了采訪站。

    "回來了?”曹廣誠在客廳里無聊地看著電視, 一看常先進門, 先是掃了一眼墻上的掛鐘。

    這到嘉世俱樂部需要多久曹廣誠當然無比清楚, 那興欣網吧就在嘉世斜對面, 距離一樣。常先這趟用的時間, 要擱曹廣誠的認知里那就是認了個門吧?

    "嗯, 回來了。”常先應聲答了一句。

    "見著葉秋了嗎?”曹廣誠假裝漫不經心地問著。他原本是覺得常先肯定見不著的, 但是等常先一走, 他心里忽然又七上八下了。今非昔比啊!如今的葉秋已經是離開嘉世, 從職業神壇走下來了, 這要萬一改變了失態, 愿意接受采訪了, 自己豈不是錯過了一次契機?

    不過曹廣誠到底也是榮耀圈里混了多年的名記了, 不至于因為一個大訪題就不顧一切。所以心里雖然記掛, 卻還是在房里安然地等著常先回來。

    "沒見著。”

    常先的回答, 讓曹廣誠稍稍釋懷了一下。不過對于一位極擅察言觀色的老記者來說, 他并沒有從常先的口氣中聽到什么失落。這就意味著, 這趟采訪還是有些讓常先很滿意的收獲的。

    "哦, 那有什么收獲?”曹廣誠也沒去猜, 直接就問了。

    "興欣戰隊現在的這個隊長, 就是報名君莫笑的那個選手, 名字叫葉修, 也是一個游齡十年的老榮耀玩家了。”常先開始介紹。

    "葉修?”曹廣誠聽到名字就是一愣。

    "是的, 葉修, 修理的修, 不是葉秋。”常先說。

    "會有這么巧嗎?”曹廣誠的直覺還是很敏銳的。他第一時間就有想到這不會是葉秋換了個名字就去參加挑戰賽了吧?

    可是轉念又一想, 第一, 葉秋沒有什么改頭換面的必要。這又不是什么國家秘密工作, 暴露不暴露身份又有什么影響?暴露出來, 還能多吸引些關注才是真的。曹廣誠可是專門采訪過聯盟方面的工作人員, 退役選手的一年禁止復出, 是對職業聯賽的規定, 這參加挑戰賽算不算違規尚是空白。因為做出這規定的時候, 還沒有挑戰賽這種東西, 有了挑戰賽, 也一直沒有發生過這種事, 所以一直也被忽視著。所以真要是葉秋的話, 直接參加挑戰賽, 也并不存在什么規則上的問題。

    第二呢, 就是如果真是存心隱藏身份的話, 干嘛要搞個"葉修”這樣一聽就容易讓人想起"葉秋”的名字呢?再說了, 用假身份的話, 將來線下比賽怎么通過審核?那肯定是要被戳穿的啊!

    這樣一想, 假名一說曹廣誠也就覺得不成立了。

    "這個葉修, 就是一直以來君莫笑的操作者嗎?他和葉秋有什么關系?”曹廣誠隨即問道。

    "啊……”常先一聽就傻眼了。

    差距啊!這就是差距啊!這樣的問題, 自己當時怎么就沒想起來問呢?這明明是很應該就想到的啊!一想到此, 常先倒是真有點垂頭喪氣了。

    曹廣誠一看他這模樣, 倒也猜出個大概, 沒說什么, 只是笑了笑說:"不要緊, 慢慢來嘛!”

    公道來講, 曹廣誠算是一個很不錯的前輩了。對常先一直指點有加。這趟采訪, 雖然他覺得沒什么價值, 但也沒攔著常先, 卻也是覺得即便是發不出來的采訪, 但跑一跑, 對于常先也是一種鍛煉。后來雖然想到說不準真叫這小子采訪到葉秋, 曹廣誠卻也沒有急著跑去搶人資源的心思。

    "唉, 這么應該問的問題, 我怎么就沒想起來呢?”常先直捶自己的腦袋。

    "好了, 別想了, 以后還有機會嘛, 你就說說這次都采訪到了什么吧!”曹廣誠笑道。

    美女老板, 特別漂亮的美女選手唐柔, 這些曹廣誠聽后都只是一笑置之。這是競技圈, 不是娛樂圈, 漂亮只能是附加分, 而永遠不會是資本。競技圈必須拿實力, 拿成績說話, 其他的一切, 都只可能是暫時的談資罷了。像興欣這么一個還在挑戰賽第二輪的草根隊, 有個美女什么的, 根本不值得關注。

    "還有別的沒有?”曹廣誠問著, 如果只是這些東西, 那真沒必要說下去。

    "這個唐柔, 接觸榮耀還是從新區開始的。”常先說道。

    "哦?”這一下, 曹廣誠的關注度就要高不少了。寒煙柔他也是適當留心過的, 如果只是新區新人, 那現在的實力可就有些了不起了。有這樣的實力打底, 這才是一個值得關注的人。

    "還有他們隊的包榮興, 就是操作包子入侵的選手, 也是個新區新人。”常先說。

    "有意思, 想不到這個興欣戰隊居然揀到了點好苗子啊!”曹廣誠說道。

    "也不只是新人。他們戰隊的喬一帆, 就是鬼劍士一寸灰的操作者, 是上賽季微草戰隊的一員呢, 是真正的職業選手出身。”常先說。

    "微草戰隊?喬一帆?”曹廣誠愣了愣。他雖然是嘉世的隨隊記者, 但也不會對其他戰隊茫然無知, 相較之下, 比起普通玩家普通觀眾他了解得絕對更多更深, 畢竟也是吃這碗飯的人。

    可是這個喬一帆……曹廣誠努力在腦子里搜了搜, 依稀有那么點印象。用排除法推理下來的話, 是不是就是和高英杰同期加入微草戰隊的那個少年呢?

    "他沒有得到微草續約, 也沒有其他戰隊的邀約, 就加入興欣戰隊了。”常先說。

    "這樣啊!”曹廣誠點了點頭。每年這樣的選手都有, 不過微草這樣的冠軍隊出身, 淪落到加入一個草根隊的情況還真是少見。就算是淪落到要在挑戰賽找飯吃, 這類選手多半也可以在無極這類的隊伍中混個位置。

    "另外還有一個人, 叫魏琛, 說是藍雨的前隊長, 這個人……”

    "魏琛?”

    常先剛要說這個人我不了解呢, 結果曹廣誠居然就跳起來了。他可是老記者了, 魏琛他又怎會不知道?這可是聯系第一代的大神級人物了。從他這開始數的話, 藍雨現任隊長喻文州那都是術士索克薩爾的第三代繼承人了。如此遠古大神, 遠離職業圈這么多年, 這怎么突然跳出來打挑戰賽了呢?

    魏琛在曹廣誠的印象里應該是見過的, 只是年代太久遠, 樣子已經模糊了。那個時候, 電競之家也還遠沒有現在堪比其他體壇平面媒體的發行量呢!是榮耀競技帶動了整個電子競技市場的繁榮發展, 從而也讓電競之家這類專屬媒體搭上了順風車, 發展壯大起來。

    魏琛, 這名字, 真是溝起了好多記憶啊!

    "這個興欣戰隊, 還真有點意思。”曹廣誠點了點頭。

    "嗯嗯, 所以我想以后我們可以多多關注他們一下。”常先說。

    "嗯, 你多留心吧!”曹廣誠說道。

    "那我先去整理這趟的內容了。”常先說。

    "不用急, 慢慢弄。”曹廣誠說道。

    "對哦!”常先忽然一拍腦袋, "現在才是周六, 我有多一天的時間呢!”電子競技周報是每周一、五出刊。由于榮耀比賽日是在周六, 所以記者們都習慣了比賽結束后只有一天的時間整理各種信息來完成稿件。而常先這次采訪的是挑戰賽隊伍, 是周五就完成的比賽, 所以有了兩天的時間。

    "時間多著呢, 你放心, 周一那一期是不可能就放你的采訪的。”曹廣誠說。

    "為什么?U www.uukanshu.com”常先一怔。

    "因為比賽還沒有完。”曹廣誠說。

    "啊?”

    "你敢百分百肯定, 第二回合的比賽中, 無極戰隊不可能翻盤嗎?”曹廣誠說道。

    "這……”

    "只有徹底完成這次爆冷, 興欣才有機會在挑戰賽的版面中占據一點版塊, 這一期上, 一句興欣戰隊爆冷大勝無極戰隊就頂天了。”曹廣誠很肯定地說著。

    "無極戰隊, 在第二輪比賽的首回合遭受重大打擊, 在主場對戰頗受關注的興欣戰隊的比賽中, 痛失8.5分, 挑戰賽的前途蒙上了一層陰影。無極戰隊賽后就已經進入了封閉特訓, 誓要在第二回合比賽中一血前恥。”

    陳果拿著周一出的電子競技周報, 翻來覆去找了一遍, 結果有關興欣戰隊的字眼就出現了這么一次。而且這一句報道中明顯還是以無極戰隊為主角, 頓時讓陳果茫然了。

    "我們的采訪呢?”陳果一度懷疑自己買到的這份報紙是不是缺頁了。

    "這回合拿下無極, 我們的采訪就會見報了。”葉修卻也明白這當中的門道。

    ================================

    第一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