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陳果這里當然沒有什么藍雨戰隊當地的各類報刊了。所以拿的只是一份電子競技周報。至于H市這邊, 當然也有報道電子競技乃至榮耀的媒體, 陳果卻是懶得去買, 買了也懶得看。

    就像藍雨當地的媒體都是替藍雨戰隊鼓吹一般。H市這邊的, 那自然是替嘉世唱各種贊歌了。

    這賽季嘉世出局了, 在電子競技媒體上幾乎不再有什么版面, 但H市當地的媒體卻每有電競內容的時候都會介紹一下嘉世的境況, 把嘉世描述的徹頭徹尾都是一股子臥薪嘗膽的氣質。

    陳果起初還想著興欣怎么說也是H市的戰隊, 會不會也被當地媒體重視一下呢?

    結果在熱吵的階段, 陳果買了一份H市晚報, 一看, 興欣戰隊是被介紹了, 但是是被當作笑話, 當作恥辱給提到的……

    在H市的當地媒體眼中, 嘉世戰隊就是H市榮耀競技的旗幟, 你這突出其來跳出來的一個網吧戰隊, 居然號稱要打敗嘉世戰隊, 在擱到媒體這邊居然是把興欣戰隊當作是內奸一樣了。

    這份晚飯當時讓陳果氣個半死, 直接扔了垃圾桶, 從此徹底拒絕晚飯, 只看一碗水端平, 不會對任何戰隊有感情傾向的電子競技周報上的報道。

    這期報道陳果沒有找到相關他們興欣的內容, 多少有些失望。至于職業圈的熱鬧, 在沒有了支持的戰隊后, 陳果看得也就沒有那么熱血了。只是時不時地幻想一下興欣戰隊殺回職業圈, 成為這些版面上攪風攪雨的一員時, 多少還是有些激動的。

    "什么嘛, 居然還要下期才報道。”沒有相關自己的報道, 陳果也就把報紙給丟桌上去了。

    "準確地說, 應該是下下期, 周五的報紙是出在我們比賽之前的。”葉修糾正了陳果一下, 卻是伸手把桌上的周報給拿了過來。

    "靠, 給我點。”魏琛也是想來取的, 結果位置遠點, 手過來時, 報紙已經全被葉修給抓走了, 頓時非常不滿地鄙視葉修沒有眼力勁。

    葉修也沒看他, 隨手掀了一頁丟給魏琛一張, 魏琛翻起一看, 立即扔回來了:"操, 老子不看星際征途!”

    星際征途是當前最流行的即時戰略游戲, 也有職業聯賽, 不過遠沒有榮耀火熱流行, 但是畢竟也有相當的粉絲, 所以電子競爭周報上也是有星際征途的內容。葉修甩給魏琛的這一頁報紙正是非榮耀的版面, 什么星際征途專版啊, 格斗天王啊, 等等其他類的電子競技項目就紛紛擠在這一頁上, 魏琛不想看什么就有什么。

    "啊, 星際征途, 我會玩, 我看看!”結果被魏琛垃圾一樣扔掉的一頁報紙, 卻是被包子興高采烈地撿了去了。這家伙涉獵游戲的范圍很廣。唐柔是個游戲新手, 而他, 只是一個榮耀新手。他的天賦, 可以說其實是玩其他游戲幫他積累下的經驗, 星際征途, 看來正是包子的經驗之一。

    "這賽季的局勢, 看起來有點混亂啊!”葉修這邊掃了掃新聞標題后, 就把報紙翻到了榮耀聯盟的賽季積分榜上。

    只是過去了三輪, 各隊之間分類相差不會太大, 但是由于榮耀常規賽一場比賽有10個積分可爭取, 三輪過后, 集團軍之間的分水領就比較清晰了。

    幾大豪門的實力依然強勁。輪回和藍雨是延續了上一賽季的出色, 而霸圖這一聯賽因為四大天王的集結, 實力強橫, 三輪過后, 已經在積分榜上領跑。除此之外, 相比上賽季而言勢頭比較強勁的就要數呼嘯戰隊了。唐昊的加入, 以及新秀趙禹哲更加成熟穩定的發揮, 加上隊中老臣方銳一如既往的猥瑣, 本賽季的呼嘯戰隊顯得勢頭十足, 和其他這些豪門一起擠身第一集團軍, 是歷年以來頭一回。

    他們之后, 微草戰隊、煙雨戰隊和虛空戰隊成績也不算差, 只是相比前面幾隊沒有那么突出罷了。

    其他居于中流的, 或是在出局區徘徊的隊伍, 也都是各居其位。特別讓人糾結的, 就要數百花戰隊了。

    三輪戰罷, 百花戰隊號稱要復辟的雙花組合人和角色是到齊了, 但表現實在有辱當年張佳樂和孫哲平闖下的雙花之名。

    于鋒操縱新的狂劍角色落花狼藉, 遲遲沒有進入狀態。

    鄒遠在百花繚亂被出售后, 也拿到了新的彈藥師角色:花繁似錦。作為以彈藥師為核心職業的戰隊, 百花戰隊武裝花繁似錦就像藍雨戰隊武裝流云那樣順理成章的輕松。花繁似錦的實力一點也不弱, 但是操作者鄒遠, 卻好像還沒有從上賽季的低迷中走出。這對于一些挺支持他的百花粉絲來說也是相當失望的一件事。

    三輪戰罷, 百花戰隊排名17, 距離出局區兩步之遙。三進總決賽的隊伍, 衰敗如此實在讓人唏噓不已。百花戰隊還能不能再站起來, 無數人心里都沒有底。

    "好了, 到時間訓練了。”葉修報紙看得對, 最后只是對積分榜留下了如此點評后, 就漠不關心地把報紙給丟一旁。

    但是陳果卻很清楚, 葉修并不是不關心, 只是報紙上的這些分析介紹對他而言沒太大用。去年退役離開嘉世以后, 職業聯賽的每場比賽葉修幾乎都會觀看, 而且整理成文檔。新賽季同樣, 上周日的凌晨, 陳果口渴出來找水喝時, 就看到葉修坐在電腦前, 默默地觀看著周六晚剛剛結束的第三輪比賽。

    葉修是不在職業圈里了, 但是陳果相信, 他對職業圈依舊了如指掌。

    興欣戰隊現在每日依然要訓練, 而這一周的訓練, 內容相對來說卻專項了許多。8.5比1領先, 興欣戰隊這邊卻沒有任何絲毫的懈怠。在擁有了和無極戰隊直接交手的情報以后, 這一周的訓練, 葉修編排得更有針對性。這一周主場迎戰無極戰隊, 葉修可不會把目標定為贏取兩分上。

    8.5比1的領先優勢, 嘴上說重視, 但潛意識里的那份懈怠說實話是很難徹底揮除的。這種情況下, 如果把比賽的目標定義在取兩分上, 對懈怠情緒很有可能是一種縱容。淘汰賽制的挑戰賽, 可容不得這樣的馬虎。

    三天時間很快過去, 轉眼到了周四, 葉修又去找義斬那邊暫借裝備。

    "大神吶……總是這樣, 好像也不是個事。”樓冠寧又一次把裝備交給了葉修后, 忍不住還是說了一下。

    畢竟, 現在義斬也是在參加職業聯賽, 這樣借裝備, 影響肯定有, 但一次兩次也就算了, 反正義斬這賽季也沒有什么遠大目標。可是反復這樣折騰, 那影響可就會放大了。

    興欣的挑戰賽是周五進行, 通常周四就來拿裝備, 帶裝訓練適應一下。可這樣一拿走, 義斬戰隊就少了兩天訓練的時間, 而義斬的比賽在周六, 就算周五送還, 也就只剩周六白天了。這種比賽之前, 也沒有哪個戰隊會進行強度太大的訓練, 主要都是以調整狀態為主。而這之前, 連缺兩天的裝備, 這樣的次數多了, 對于義斬戰隊的訓練絕不是好事。

    這個理樓冠寧覺得大神肯定會懂的, 也覺得大神不會這么不知趣的。但是看到葉修這一來, 借裝備借的那么坦然, 那么自然, 樓冠寧還是沒忍住開口說了一下, 希望幫助大神覺醒一下。

    "嗯, 我知道, 這次是特殊情況, 不然也不會麻煩你, 我們也在盡力打造裝備呢!”葉修說。

    "哦?大神你那有什么銀裝思路?”樓冠寧一聽這個, 頓時很有興趣。這種東西, 就是資源啊!對于他義斬這種新來的戰隊, 缺得就是這種資源。銀裝方面的研究都得從頭開始, 那耗費不是一般的大。這要真有什么可靠的銀裝制作方法, 能一次就造出可用的銀裝, 那自然是再合適不過了。

    樓冠寧當然也知道這種東西不會有人平白無故交到他手上, 他也試圖向一些俱樂部提出交易需求。U w但這種東西哪有俱樂部會輕易出售?要賣也是賣裝備, 沒到決定不經營戰隊的程度, 沒有人會將這種制作方案徹底出售的。樓冠寧最后轉了一大圈下來, 也就收購到了這么一些其他戰隊淘汰的, 或是多余沒用的愿意賺點收入的裝備, 他當然盼著手頭能有點長期飯票了。一聽大神手里居然有資源, 這星星眼就又亮起來了。

    "有一些, 我也在積極整理當中。”葉修回道。

    樓冠寧激動啊:"那……有沒有我們這邊合用的啊?”

    "這個啊……我回頭還得再整理, 我現在主要針對就是我們戰隊的職業。”葉修說。

    "大神拜托啊!有什么合用的可得想著咱, 價錢咱們太好商量了。”樓冠寧說著。錢, 他是出得起的, 但問題是這種東西你買, 也得人家愿意賣啊!人不愿意賣, 你非要買, 這就得砸高價了。樓冠寧再有錢, 也不愿意平白無故當這樣的冤大頭。一個角色, 算上武器全身十三件裝備, 真要全這樣砸下來, 那血出得也有點狠。

    所以樓冠寧也是先把能買的買了這二十件, 看看情況再說。現在一聽關系不錯的大神這里有可能搞到裝備, 樓冠寧當然是激動得要死。

    ================================

    第三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