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樣的狼狽, 對于唐柔而言已經是很久沒有遇到過的事了。在她不算長的這段榮耀經歷里, 或許只有最初和葉修的較量, 還有就是曾經和邀請過她的微草戰隊的隊長王杰希對抗時, 有過這種深深的無力感。

    但是那兩人, 唐柔清楚絕對是實力遠在她之上的, 而且那個時候她的水平又低微。這兩位和她打, 就和她現在欺負普通玩家是一回事。

    而現在, 隨著水平不斷提高, 經驗不斷積累, 哪怕是再面對這兩位大神時, 唐柔覺得自己也不至于再像以前那樣無力了。然而現在, 只是無極戰隊中的一個選手, 唐柔甚至連對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只知道上一回合的比賽中, 被魏琛戲弄得特別可憐, 賽后被魏琛嘲笑了足足就有半個鐘頭的一個家伙, 現在卻是把她死死地壓制住了。

    完全壓制。

    就好像是當初面對葉修的散人, 或是王杰希的魔道學者那樣, 唐柔倍感無力。

    唐柔當然也知道, 術士這個職業, 就是具有很強的控場能力。但是, 如果說僅是因為職業原因, 所以自己就被打得這么慘的話, 那豈不是在說術士這個職業是無敵的?職業圈里, 有的是和術士做對手的各種職業, 也包括她所用的戰斗法師, 難道大家面對術士的時候, 都會被打得這樣毫無還手之力嗎?

    當然不會是這樣, 原因, 還多得從自己的身上找, 是自己一開始就沒打好, 以至于落入了對手的節奏吧?

    唐柔確實已不是當初的新丁, 已經學會自己反省自己在比賽中出現的問題, 而且反省得還是比較準確的。

    可是現在后悔, 也不能讀檔到之前那一刻。眼前的情況她還得去應付。可是混亂之雨淋中之后, 角色不受她控制, 只能是眼睜睜地看著。這一點上, 倒也有一些裝備方面的原因了。職業強隊的話, 角色是非常注重異狀態方面的抵抗力的, 如果真是要面對術士這種職業, 必然是要相應的調整一下裝備的。

    興欣戰隊現在沒有這種條件, 所以寒煙柔的抗性非常平庸。面對術士時, 技能對她的影響就很大了, 到現在的混亂狀態, 她短時間里都無法結束。舉個簡單的例子, 面對物理攻擊職業時, 當然就要物理防御力了;面對法術攻擊職業, 自然就是要法術防御力;同理, 面對術士, 那就是精神所影響的異狀態抵抗力最為重要了。寒煙柔沒有針對性的舉措, 此時的狼狽, 卻也有部分這方面的原因。所以在網游中, 術士曾經一度被認為是破壞平衡的BUG職業。不過隨著對異狀態抵抗力的重視, 玩家們也就明白了這無非就是職業各有所長, 環環相克罷了。

    唐柔現在倒是沒想到這些, 只是從自身上在找原因。這好容易混亂狀態就要結束了, 利奧波特卻早已經備好的新的控制技能。

    一個束縛術, 捆了寒煙柔后, 又是一波黑乎乎的技能攻上。

    觀眾頻道愈發的熱鬧起來了。兩個角色, 一個血線高速下滑, 另一個紋絲不動, 矜持克制的圍觀打臉黨終于不再克制了, 甚至有人已經開始招呼同伴, 這樣打臉的痛快情節, 錯過真是太可惜了。

    無極的術士選手此時也是十分興奮。這一周的備戰果然及時, 這一切盡在掌握的感覺實在太好了。術士選手已經越打越順, 思維各種清晰, 操作各種靈活, 時機把握各種精確, 一切的一切, 仿佛與自己的呼吸心跳都已經契合在了一起, 這一瞬間, 他真有一種自己就是利奧波特, 就站在這紅花亭下吟唱著黑暗的咒術。

    在對手極佳的發揮之下, 唐柔最終也沒能翻盤, 而且是被利奧波特打了一個完勝。寒煙柔倒下那一刻, 觀眾頻道里的歡呼那就別提了。聞訊而來的圍觀打臉黨, 此時已經迅速占領頻道, 把無極戰隊的粉絲們都給比下去了。

    什么"東風吹, 戰鼓擂, 寒煙柔你該怕誰?”一類指著鼻子的打臉嘲諷終于是開始泛濫了。

    興欣這邊, 氣氛也很有點緊張。

    唐柔的好勝大家可都是領教過的。這場居然被打了一個完勝, 這得是多大的心理傷害啊?所有人都在望著唐柔, 唐柔臉上當然不可能還帶著笑容, 郁悶兩字差不多是直接寫著的。推回鍵盤放開鼠標的動作, 那叫一個不情愿。

    陳果走了過去, 試圖安慰一下的, 但是……這個實在是輸得有點狼狽, 從哪里找好聽的說呢?

    結果這時葉修已經開口了, 只說了四個字:"還得練啊!”

    太無情了!

    魏琛幾乎都要忍不住斥責了!大美女輸完比賽那郁悶的神情, 真是挺讓人心疼的。你這混賬, 就是這么安慰人的嗎?

    結果沒等魏琛嘲諷呢, 唐柔卻已經應聲, 回答也特別簡單, 就一個字:"嗯!”

    說完, 手就又回到鍵盤鼠標上了。陳果已經轉她那邊本來是準備安慰的, 此時卻看到唐柔退出了比賽場, 一怔:"做什么去?”

    "去練!”唐柔說。

    陳果真有點哭笑不得了。這要不是真了解唐柔, 她恐怕都會以為唐柔是被葉修那句"還得練啊”給氣到, 這就賭氣去練了。

    "比賽還沒完呢!”陳果說。

    "一定要贏啊!”于是唐柔舉著手喊了一嗓子。

    "廢話。”那邊葉修言簡意賅地應了一下。

    興欣戰隊第二個出場的是喬一帆和他的一寸灰, 此時角色已經站上了比賽席位。唐柔給他留了一個滿血的完整對手, 讓他也覺得有點壓力, 但聽著輸了的唐柔和還沒上場的葉修這種簡單粗暴的對話后, 好像一下子也變得有勇氣起來。

    擂臺賽第二場, 很快開始。

    喬一帆, 一寸灰。

    由于常先的采訪還沒有見報, 所以現在除了嘉世方面, 根本就沒人知道這一寸灰其實就是在職業圈也算是打過工的喬一帆。再加上之前出戰很少, 第一回合時無極戰隊對一寸灰的情報就挺蒼白的。只是查到了這個角色是55級就完成了神之挑戰突破到了神之領域, 就沖這一點, 這人就不應該是一個新區新人。

    再通過第一回合的比賽, 無極戰隊對喬一帆得出的結論是:狡詐, 十分狡詐。

    狡詐的選手那該如何對付呢?那自然只能是當心, 十分當心。

    而且通過分析, 無極方面得出的比較利好的一點是:一寸灰是個陣鬼。

    陣鬼和斬鬼風格完全不一樣, 所以基本就是一看遍知的東西。而陣鬼是比較偏團隊輔助的, 單挑的話戰斗力稍弱, 于是這一點, 頓時也成了對付一寸灰很重要的一個環節。

    有關的了解就是這些了。剛剛擊敗唐柔的無極術士選手此時正處在自信澎湃期, 看到一寸灰出陣, 心里也是默默回顧了一下這選手和角色的特點后, 心中早有方案。每一個對手的碰撞, 那都不是事先可以預料的, 所以說任何可能的碰撞都要做出裝備。無論是對付寒煙柔, 還是一寸灰, 甚至迎風布陣、君莫笑, 無極戰隊的每位選手心中都已經在這一周里思考討論過了應對之策, 這一回合, 他們的準備確實十分充分。

    三、二、一……

    倒數后, 比賽開始。地圖還是紅花亭, 而兩個對手, 卻都成了駕馭暗黑之力的兩個職業, 鬼劍士和術士。

    同樣是朝地圖中部的接近, 喬一帆就不像唐柔那樣簡單直接了。一寸灰一路就已經注意利用地圖上可能的掩護, 放在無極戰隊的選手眼中, 這就是狡詐!

    喬一帆沒有積極主動地帖近對手, 無極的術士選手也沒有太積極地找上他來。開玩笑呢!第一回合時無極的神槍選手就是因為太積極主動, 這才會踏入一寸灰布下的圈套, 一樣的錯誤, 怎么能夠犯兩次?Uwww.uukanshu.com

    事實上這樣的圈套陷阱, 真要換個一般的玩家隊, 可能反而沒效了。普通玩家那太多沒節操的人了, 線上又無人監管, 十有是要開著上帝視角互相提醒吶喊的。而無極戰隊卻是真的很守規矩, 迄今為止, 也就是何安在打擂臺賽的時候, 有人沒忍住提醒了那么一嗓子。這事吧……賽后大家都沒有再去提。那一場也是以無極戰隊戰敗告終, 如果真要獲勝, 因為這一聲提醒那倒真是勝之不武了。就算高興勝利, 心里也總是有塊陰影。

    第二回合的比賽生死攸關, 即便如此, 從個人賽打到現在, 無極戰隊真的是一點違規的地方都沒有。他們只是認認真真地準備了一星期, 但從來沒有想過需要用這種作弊的手段幫助自己度過難關。

    一寸灰和利奧波特遲遲不見交鋒, 觀眾們都有些按捺不住了。此時更容易緊張的, 還多半就是這些旁觀者。上帝視角可以讓他們更清晰地掌握到雙方的動態, 眼下兩人各種走位, 就是不打照面, 兜兜繞繞的, 終于, 利奧波特悄然轉到了一寸灰的側翼, 一寸灰已經暴露在利奧波特的施術范圍內了!

    "干掉他!!”觀眾頻道里, 刷屏嘩嘩的。

    =============================

    第二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