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利奧波特倒下了。

    直至這一刻, 所有觀眾才有一種如夢初醒的感覺。再然后, 就是覺得無比的惡心。因為就在剛才, 他們居然沉浸在了他們所堅決抵制的隊伍選手的連技中, 這對于專為看興欣倒霉的圍觀打臉黨而言, 是多少失節的一件事啊?

    無極的術士選手, 在看到自己的利奧波特倒下的一瞬, 沒有太多的震驚, 臉上更多的只是茫然。

    他忽然有一種感覺, 這場對決, 好像與他無關似的。尤其是從君莫笑近身開始, 利奧波特就已經像是一個沙包一樣, 隨便被揉捏, 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 成了那種表演賽中襯托表演者技術華麗的存在。

    他的角色最終倒下了, 三分之一的生命耗盡, 他卻沒有給君莫笑造成任何傷害。二又三分一的局面, 這個三分之一, 看起來已經毫無用處地被踢開了。

    無極選手們簡單安慰了一下術士, 而后接下來要應戰的兩位就利用比賽之間的這點空隙簡單交流起了意見。擂臺賽, 也是要當作一個整體來打的。

    無極第二個人出場的, 是他們的氣功師選手, 而何安和他的魔劍士人去也, 依然是作為無極戰隊的守關王牌, 在擂臺賽的第三戰。

    兩人簡單交流了一下后, 何安看到術士選手還在那里發呆, 笑著上去一拍他的肩頭。

    "你完成的已經很好了。”何安的笑容看起來挺真實的。

    術士選手卻更加茫然了, 沒有給對手造成分毫傷害, 這好在哪里?

    何安卻繼續著他那真實的笑容:"君莫笑的一個大問題, 在現在的局面下, 已經可以被我們充分利用了。”

    "是什么?”術士選手不解。

    "法力。”何安的笑容開始展露自信。

    "法力?”術士選手掃了一眼電腦屏幕。畫面此時已經退出了比賽, 他的利奧波特不可能再站上比賽席, 當然就被自動打入了觀眾畫面。而在這里, 他是可以清晰地看到興欣戰隊的比賽席位上站著的君莫笑, 以及, 君莫笑的生命和法力。

    君莫笑的生命依然飽滿, 但是法力, 此時卻已經耗去了有四分之一。

    術士選手忽然一下子就明白過來了。

    散人君莫笑的技能雖然都是低階技, 消耗低。但是因為技能的傷害同樣不高, 所以從最終完成比賽的角度來說, 他所需要的法力消耗, 比起正常職業沒有任何優勢。

    "從我們上一回合取得的比賽數據, 和我們進行的一些模擬測試來看, 君莫笑手中的那件銀武攻擊力應該有些偏低。雖然他身上還有一些同樣數據不明的銀裝, 但從整體的評估來看, 君莫笑的攻擊力, 應該是低了符合他這種裝備水準該有的攻擊三個準線。”何安接著說道。

    術士選手點了點頭, 這是他們這一周準備中, 對君莫笑的研究結論, 戰術板里有寫到。而現在何安再一次強調到這一點時, 術士選手就更加清楚了。此時的君莫笑, 要完成一場比賽, 法力消耗非旦不會低于一般職業, 反倒會更高。因為他的低傷害并不僅僅是因為技能等階低, 更有武器攻擊低的問題。

    如果說技能等階低, 消耗就少, ;等階高了, 消耗也高, 這當中存在一些平衡的話, 那么因為武器低所帶來的傷害不足, 就只好靠更多的法力消耗來彌補了。

    職業比賽中, 角色也可以攜帶藥劑, 但是使用數量上有限制。藥劑使用, 一共只有一次機會。眼下的君莫笑, 打掉術士這么一個防低血也不多的職業三分之一的生命就用掉了四分之一的法力。哪怕他喝一瓶最好的法力藥劑, 恢復法力也不過20%, 對于眼下的局面恐怕起不到多大的作用。君莫笑, 還需要面對兩個滿血滿狀態的選手呢!

    "我為什么忘了這一點!”術士選手現在明白過來, 首先是懊惱起來, "早點注意到的話, 我想得就不應該是消耗他的生命, 而是他的法力了。”

    "我們大家都有點忽視了, 不過現在發現, 還不遲。”何安笑道。

    戰前沒有提前意識到這一點, 也是因為沒有想到擂臺賽可以打出這樣大優的局面。畢竟君莫笑就算法力消耗負擔大一些, 但在有一瓶法力藥劑幫助的情況下, 料理掉一個殘血再加一個滿狀態的對手還是足夠的。通常的擂臺賽, 勝負也就在這樣的毫厘之間。別說一挑三, 就是二挑三, 在職業圈都是很少有的。

    無極戰隊固然是做了一周的充分準備, 但別忘了他們可是上一輪里險些被興欣一挑三的, 所以他們沒有自信地以為會出現如此優勢局面, 君莫笑的法力問題, 也就沒有被重視起來。

    直至術士選手一挑二成功, 跟著進入第三局, 開始和君莫笑周旋時, 何安這才猛然想到了這一點。

    比賽已打, 他當然也就很有節操的沒有再去提醒術士選手這一點, 在他看來, 君莫笑的法力, 對付兩個滿狀態的角色就已經不夠了。利奧波特這一場, 能賺到多少消耗就多少吧!到最后, 耗掉了君莫笑四分之一的法力, 相當于抵消掉了一個最好的法力藥劑, 這個結果已經算是挺不錯了, 所以此時何安才能這樣又真實又自信地微笑著。

    氣功師選手已經上陣, 角色很快就進入了比賽席位。他已經和何安徹底溝通過。他一局, 不需要去爭勝, 但是需要非常努力地去和君莫笑打消耗戰, 盡可能地加劇君莫笑法力的消耗。當然, 順便能有些生命傷害那就更美妙了。

    擂臺賽第四局很快開始。

    氣功師角色天怒在比賽一開始, 就特別積極地出擊了。原因無他, 生命和法力這種東西, 每種職業每個角色天生就有一定的自動回復, 當然在擂臺賽這種間歇的時間, 角色身上的各種狀態會被刷新, 而角色的數據也會鎖定, 是不會有任何回復的。但等這一重新載入比賽, 那這種自動回復就會開始發生作用了。

    何安也是很細心的人, 所以在和氣功師選手溝通的過程中, 連這一點都不愿意錯過。事實上自動回復真的微乎其乎, 靠自動回復那是肯定支撐不了戰斗的。不過何安很擔心對手極其賤格的死活不打, 就靠這樣的自動回復來回復他一小時兩小時三小時直至自己滿意為止……

    天怒沖上了。

    何安連忙又從觀眾上帝視角去看君莫笑, 發現君莫笑也在迎面趕上, 似乎并沒有那樣卑鄙賤格的意圖, 心下稍送了口氣。此時比賽開始, 他也不會再給氣功師什么提示, 當下也是靜下心默默地看起了比賽。

    氣功師這個職業, 如果從攻擊距離上來講, 只能說是有一些中距離的攻擊手段, 而不是像槍手那樣徹底的遠距離攻擊手。于是這和君莫笑一相遇, 先發制人的當然不會是他, 而應該是君莫笑。

    如果是以往, 面對這樣的角色可能會覺得有些煩悶, 但是此時, 氣功師選手卻樂得如此。太遠的攻擊, 并不容易命中。如果君莫笑真的就從最遠距離開始發動攻擊的話, 自己索性就不上前了, 就這樣遠遠假裝沖不過去, 讓他消耗就好了。

    氣功師選手暗暗打定主意, 漸漸就看到君莫笑的身影, 跟著距離接近, 再跟著, 君莫笑果然遠遠的就發動攻擊了。

    可是氣功師選手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砰!砰砰!砰砰!!

    槍聲不斷, 但再連續的也沒有超過兩聲, 君莫笑這根本只是在用普通攻擊而已, 而普通攻擊是一點法力消耗也沒的啊!

    氣功師選手這里故作姿態地讓天怒躲避了一番, 結果君莫笑那邊依然還是"砰砰砰”的只是普通攻擊。

    媽的, 你這是打兔子呢!

    氣功師選手有點火了。君莫笑手里的槍顯然是槍類武器中的步槍系, 連發最多就是兩下。此時君莫笑遠遠的站了個瀟灑, 端著槍一會一下, 時不時連續兩下的在那玩點射, 看著像是在打獵似的。

    這樣耗, 不等于讓他自動回復了嗎?UU看書 氣功師選手一看自己的陰謀完全不行, 說不得也只好繼續逼近了。但他逼得也一點不強烈, 君莫笑只要帶點技能攻擊, 他肯定會依依呀呀假裝很困難沖不過去的樣子讓對方高高興興地再多來點攻擊的。

    于是天怒就這么搖晃著沖上了, 君莫笑這邊, 似乎也沒有一直拉開距離打獵的興趣, 也是迎面而來。

    技能, 來技能吧!

    氣功師選手心中不住地默念著, 這距離, 君莫笑手頭已經有很多技能可以用了呀!

    于是就在這完全扭曲的心理下, 雙方越來越近, 越來越近, 直至所有觀眾都目瞪口呆。

    靠!天怒你傻逼了吧?都這距離了你這氣功師還不開始攻擊?你是準備和君莫笑貼身肉搏嗎?

    氣功師這職業, 近戰能力是有的, 但并不算突出。而君莫笑, 雖然有遠距離攻擊手段, 但就剛才滅術士利奧波特那一遭, 讓人還是覺得散人這職業近戰起來才是最可怕的。而現在, 這天怒都到了氣功師可以攻擊的范圍了, 還在那搖啊晃的好像等著挨揍似的, 這貨……不會是被興欣戰隊給收買了吧?

    =================================

    第二更~~~更新結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