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2號ss護寨統領沙豹, 不像季狼那樣掛了三把武器給人懸念。~~沙豹一手持劍, 一手拿盾, 在榮耀里就是典型的騎士武裝。

    這一職業系是玩家特別討厭應對的之一。

    一來騎士職業大多防高血厚, jīng神屬xìng也不弱, 擁有非常全面的防護能力。再來騎士系中的挑釁、吼叫一類的強制仇恨技能是對場面的很大干擾, 不受控制的走位或是攻擊舉動, 在團隊配合中都有可能導致讓場面失控。再來, 就是ss時常會有的特點多職業。而同屬騎士這一系的牧師和守護天使都是治療職業。一旦還擁有這類技能, 那更是對玩家的摧殘了。

    尤其目前這種背景條件下, 剛開的副本, 越級開荒, 本就是對輸出的一大考驗。這種ss, 自然再一次提升了對輸出的要求。

    葉修的君莫笑上手略一試探, 就已發現這沙豹確實是騎士職業無疑。尤其是用那盾牌掩護的時候, 君莫笑這種程度的攻擊, 仿佛不存在一樣。這無疑加大了攻擊的難度。必須要找到辦法避過盾牌的掩護, 才能保證輸出效率。而且這種情況, 對于正面拉怪, 卻又沒有仇恨的君莫笑來說, 難度更是大了許多。

    "這個我們需要慢慢來。”雖難對付, 但以葉修的水平, 當然還是很快找到了方案, "比起上一個, 我們需要更加注重輸出的質量和效率, 絲毫不能放松。”

    "一寸灰的責任這次很重, 強化一定要恰到好處, 盡可能獲得最大收益, 不要有làn修點名指示。

    "明白。”喬一帆應聲。

    "寒煙柔和包子也需要多注意和鬼陣的輔助來配合。”

    "逐煙霞這一次也需要大膽一點, 還有昧光, 盡可能選戰斗力強的召喚獸出陣吧, 不過同時也要兼顧法力的消耗和攻擊效率, 數量還是控制在五只以內吧, 多了可能會造成làng費。”

    "慢一些不怕。效率, 一定要有效率。”葉修最后強調。

    "如果他會治療類技能呢?那需要快速的輸出去壓制。節奏太慢的話。恐怕還是撐不下去。”魏琛說道。

    "先看能不能打斷吧!不能我們再說。”葉修顯然并不是沒考慮到這點, 只是先猜想了一種可能xìng。如果這種可能xìng存在。~~那么治療法術當然是以打斷優先。

    "打斷你來?”魏琛問。

    "我來。”葉修接過了此重任。

    隨后戰斗進入了正式的階段。在之前葉修cào縱君莫笑試探的階段。沙豹只是顯lù了他強大的防護能力, 仇恨類技能還有治療類技能, 恐怕因為只是一對一且沒有受到太大傷害的原因, 并沒有去使用。現在所有人一擁而上了, 情況很有可能不一樣。

    但仇恨類技能只能靠jīng神屬xìng或是相應的技能去防護, 除此沒有防御手段, 而這一類的技能, 目前興欣戰隊的職業構成中完全沒有, 所以根本就不用多說了。真要出了招。再看是哪個中了再根據具體情況去應對吧!

    結果事實的發展卻比葉修料想的情況要好一些。仇恨類技能一直沒有出現, 治療類的法術倒是使用了, 但是可被打斷的。那么在葉修這等水準的控制下, 沙豹的治療系法術就基本和不存在一樣了。葉修最大的麻煩, 其實還在如何正面迎接沙豹盾牌的情況下保障有效的輸出來穩固仇恨。

    他這種輸出拉仇恨的方式, 一旦發生了ot, 壓力也會特別大。因為沒有專業的仇恨類技能, 再想拉回仇恨, 只能再制造新的ot。但ot這種情況也是有一定標準的。并不是說這個角sè的仇恨大于另一個, 就立刻ot。真要是這樣的話, 大家利用相近的輸出將仇恨控制在一個水平線, 然后你高一下我高一下, 兩個遠程職業如此有節奏的互換攻擊的話, 豈不是隨便就把ss玩nòng于折返跑了?

    所以正常情況下, 想制造ot, 也得是超過當前仇恨目標的仇恨值一定的百分比才會發生。所以想用ot拉回ot, 哪怕是ot目標停止攻擊, 也得huā費一些時間。葉修千般仔細, 就是不想發生這樣的情況, 否則救場過程中誰知道會發生什么意外。

    每個人各司其職, 依照葉修的安排進行著攻擊。葉修也控制得很好, 牢牢抓穩了ss的仇恨。瞅著沙豹生命的下降, 和眾人法力的消耗, 葉修心中也是捏著一把汗。這看起來真得有點勉強。

    "法術yào劑的節奏也注意掌握好了。”葉修說著。副本相比起競技場, 最大的好處是yào劑使用是只受yào物冷卻限制的。掌握好節奏, 用yào劑可以延長很高的戰斗時間。本就知道越級開荒新本的難度, 這種準備葉修他們當然還是做了的, 每個角sè身上的yào劑都十分充足, 此時此刻, 毫不吝惜地使用還不夠, 用yào也要講究效率。

    時間一分一秒地走著, 沙豹的生命也在緩緩地流失著, 消耗戰尤其考驗玩家的穩定和集中力。所有人絲毫不敢放松地認真執行了約四十分鐘冷靜而又有效率的攻擊, 沙豹的生命值終于臨近了百分之十。

    "照舊, 臨近時所有人退開, 曉槍進行最后一擊。”同樣未知的紅血暴走, 自然也是一樣的對付策略。

    眼看血紅的最后一刻, 所有人退開, 伍晨的曉槍最終一擊落下的同時, 葉修的君莫笑也要敏捷的回避著。

    同樣是衛星shè線, 一擊落下。沙豹高舉盾牌相迎, 但這防護手段早在意料之中。這一記衛星shè線, 即便有了盾牌防護削弱傷害, 也足夠將沙豹的生命傷至只剩百分之十。

    啪!

    一聲碎響。

    衛星shè線直擊沙豹那面盾牌, 居然直接將盾牌轟得四分五裂。眾人目瞪口呆中, 也憶起一號ss先鋒季狼在被打到紅血的時候, 手中的戰矛也被崩斷。這個副本, 大概就是用這樣的信號提醒玩家ss要暴走了吧?

    沙豹的暴走會是什么?

    大家都瞪大了眼, 就見沙豹咆哮著, 沒了盾牌的左手, 和右手并排握到了劍柄上, 跟著雙目赤血, 深身赤紅。但頭發好像都隱隱散發出了紅光。

    "狂劍士?”魏琛的經驗也不是假的, 一看這架式。已經做出推斷。這種狀態。特別像是狂劍士在被動技能"血氣喚醒”的輔助下, 生命達到低谷。然后又開了狂暴的戰斗狀態。

    "我先試試。”葉修沒有經驗主義。依然之前穩妥的思路。君莫笑沖上去后, 迎接到的果然是速度、攻擊都大為強化的沙豹, 連忙幾記瘋狂的斬擊, 連葉修都有些狼狽地cào作著君莫笑滿地打滾, 特別被動。

    葉修不動聲sè, 就這樣又是堅持了一會, 看到沙豹真的再無什么大招后, 立即出聲招呼:"是狂劍士, 大家都別客氣。全力招呼吧!”

    狂劍士這種狀態下, 戰斗力固然是大幅度上升, 但防護能力卻會被大幅度削弱。這2號ss前后是走了一個極端, 之前防護之力超強, 紅血后卻又是攻擊能力暴發。

    別看整個過程中似乎未遇之前季狼最后"迎風一刀斬”時那樣的險情, 但這2號ss的難度遠在季狼之上。但因為太多的難度全都是為難了君莫笑, 其他人倒是顯得特別安逸。這要換個人來當mt, 沙豹的難纏將會讓所有人感到窒息。

    防御力大幅下降的情況下, 沙豹這澎湃的戰斗力存活的時間極短暫, 在一干人飛快地狂攻下, 生命很快被壓到最低。

    "注意留手!”葉修連忙叫了出來, 眾人特別統一的就停止了攻擊, 結果這時候莫凡的毀人不倦卻是沒有剎住, 在葉修叫停的同時, 連續兩個技能落到了沙豹身上, 直接完成了最后一擊。

    不過看到沙豹的生命直接就被清到了零后, 所有人都松了口氣。這個ss看來是沒有臨死之前掙扎一下的賤招了。雖然如此, 莫凡的冒失卻讓大家沒少送白眼過去。對于這家伙, 本來就沒誰有什么好感, 這時候出了境況, 自然同情的人少, 鄙視的人多了。

    莫凡自己心里也清楚, 所有人鄙視過來的時候, 他沒有回望, 但顯然有所察覺。U腦袋不自由地略低了幾分, 神sè也閃過了一絲尷尬。

    系統公告, 照舊發出了, 2號ss護寨統領沙豹再被拿下, 世界頻道上自然又是一片嘩然, 俱樂部公會的頭頭們再度咬牙切齒, 各種詛咒, 完了卻還是無可奈何。

    這一次陳果招呼了一聲, 就特別自覺地跑去mō裝備了。裝備同樣是一紫一藍, 不過這次都是戰隊職業可用的。不過, 看了屬xìng后, 大家覺得, 比起他們角sè使用的橙裝, 還是有些jī肋, 可有可無。

    "唉, 為什么不出橙裝呢!”陳果嘆息著, 顯然也知道這些裝備對他們實力提升幫助不大。

    "橙裝會有的。”葉修笑。

    "哪那么容易?”陳果翻白眼。

    "兩個首殺啊!這種獎勵, 還是有很大機會得到橙裝或者稀有材料的。”葉修笑道。

    陳果頓時反應過來。野圖ss的爆出, 是比副本ss, 甚至副本隱藏ss都要高端一個檔次的。但是副本紀錄的獎勵, 卻和野圖ss完全一個層次。而現在單個ss都有首殺紀錄, 真正華麗的獎勵, 是在出副本之后啊!

    陳果jī動了, 不過葉修可沒陪著她在這口水, 又是輸出統計一發后, 平靜說著:"我們來看一下第二階段的輸出統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