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輸出統計是可以細化階段的, 一般拿這個來衡量水平的時候, 通常就是打ss的階段, 并不會把輸出小怪的階段也統計在一起。[本章由為您提供](《)除非這部分小怪是有一定難度, 對團隊有一定要求的, 那倒也可能一起統計來看。

    此時葉修放的輸出統計, 是和護寨統領沙豹戰斗的階段。列表中, 輸出第一的赫然是伍晨的曉槍, 之后是唐柔的寒煙柔, 再之后是包子和包子入侵。靠輸出來建立仇恨的葉修的君莫笑, 最終只是列在輸出統計中的第四位。

    這樣的情況下, 前三位卻也沒有發生ot, 很顯然就是因為他們的輸出雖然超過了君莫笑, 但是仇恨卻沒有達到可以制造ot的標準。葉修這邊呢, 如果輸出能更高些, 他當然也不會保守。不過這次確實是因為ss有個盾牌掩護, 導致直接和ss面對面的他多了些麻煩。不過顯然他已經算準了這點麻煩不至于影響到他仇恨的穩固, 所以并沒有指示眾人輸出時注意收斂。直至此時統計一出, 看到這樣的數據, 伍晨頓時都緊張了一下。他的數據, 差一點點就會制造出ot。他自己沒有留意, 葉修也未做提醒, 是因為他算準了肯定不會ot嗎?那大神這計算力和局面掌控之jīng準未免也太可怕了。

    葉修卻是根本沒在意這些, 也沒有對這個說什么。只是目光一掃之后, 再次點名后邊的:"咳, 怎么回事?毀人不倦, 你這次的輸出比上次更差啊!”

    確實更差, 這一次, 不算牧師小手冰涼, 毀人不倦的輸出排在倒數第二, 僅比逐煙霞高一些。比起羅輯的昧光, 居然還要差了一點點。

    羅輯是什么水平, 大家都是比較清楚的。莫凡再不濟, 不至于差到這地步。這輸出統計一出, 所有人都嚇到了, 向來以最惡意的角度揣摩葉修的魏琛, 甚至給葉修sī來了一條消息:"你做什么手腳了?”

    "滾!”葉修毫不猶豫地回道。

    "這不可能!”一向沉默的莫凡, 此時居然有些沉不住氣地叫出來了。《

    "你自己也可以查看。”葉修沒多解釋, 這輸出統計就是榮耀系統自帶的功能, 又不是只有葉修這邊可以使用。此時大家都點開了輸出統計, 選定在護寨統領沙豹這個階段一看, 和葉修發出的一模一樣。毀人不倦輸出榜上倒數第二, 連昧光都不如。雖然差距只在毫厘, 但是, 第一個ss的時候, 雖然他和昧光、逐煙霞看上去都像是在劃水, 但他還是比昧光和逐煙霞要高出一截。~~這次他更在意了, 結果非但沒有進步, 反倒淪落得和兩人一個水準, 也難怪他覺得難以置信了。

    但是系統統計, 那是血淋淋的事實, 無論如何也只能接受。

    "我說獨行俠, 這么水可不行啊!趕緊想想辦法。”葉修這邊略帶譏諷地說了一句。但是有點腦瓜, 卻都從這話里聽出了暗示。獨行俠?這是說莫凡的毀人不倦一直游離在團隊之外嗎?

    一想到這點, 如魏琛這種經驗老道的家伙立刻就反應過來了。之前沒有察覺, 是因為根本沒有注意這種事, 現在聽葉修這么一說, 立刻也明白了原因所在。

    "原來如此。”魏琛又給葉修sī來了消息。

    "就是如此。”葉修回道, 兩人打著啞mí。

    莫凡也不是笨蛋, 聽到葉修"獨行俠”的譏諷, 也是怔在了那里。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嗎?因為這個原因, 自己如此努力的輸出, 也不過是一個水貨?

    "繼續。”葉修不和他多話, 更不為了他耽擱時間, 繼續向著印山賊寨的更深處殺去。

    沿途小怪, 依舊沒有什么太大懸念。很快第三ss現身, 印山賊寨的軍師冷鷹。

    冷鷹長袍飄飄, 手里什么家伙都沒拿, 讓人看不出職業。不過就看衣著, 往法師方面想應該比較貼切。

    所有人都知道套路了, 不過葉修吩咐, 各自的角sè就停在了一空范圍外, 等著葉修的君莫笑先去試探。(《)

    葉修當然也是如此做的, 君莫笑剛一踏進這ss的仇恨范圍, 立刻得到冷鷹的熱情招呼, 抬袖一抖, 連手都沒見, 空氣中已經騰一下亮出一朵星辰, 跟著一道光便打了過來。

    魔道學者技能, 學名魔法shè線, 果然發shè時總會亮起一朵星, 所以玩家更習慣叫這技能為"星星shè線”。

    果然是法師系。

    君莫笑一進仇恨范圍的時候, 葉修就已經各種提防。魔法shè線雖快, 卻不至于傷到他, 君莫笑身子一個轉動, 這道shè線便打了個空。

    跟著幾個箭步, 君莫笑已經快步貼向了冷鷹。而后冷鷹的表現就更驚yàn了, 又是袖子一抖, 好像是朝袍底下撩了一下, 依然沒看見手, 但緊跟著冷鷹已經雙tuǐ離地, 騎在了一把掃把下。

    掃把掃上星光點點, 象征著這不是一把掃大街的笤帚, 而是魔道學者手中最犀利的魔法道具。

    星光灑了一路, 三號ss冷鷹, 居然就這樣甩屁股走人了。

    "什么情況?”所有人簇擁過來, 問著。

    "如你們所見。”葉修說。

    "還在戰斗狀態嗎?”魏琛問。

    "在的。”

    "有yī琛說。

    "那當然。”葉修答。

    "怎么辦?”

    "副本最無恥的地方, 就是欺負玩家明知道這里是圈套, 但為了刷本, 也不得不硬著頭破去破解這個圈套。”葉修說。

    "你上, 我們掩護。”魏琛一點都不含糊。

    葉修卻也同意他這個不含糊的建議, 君莫笑朝冷鷹逃走的方向追了去, 其他九人卻是保持了相當的距離跟在后邊。

    追不太遠, 冷鷹身形再現。這邊左右都是密林, 一看就是一個埋伏藏人的好地方。系統就是欺負玩家不得以, 計謀都使得這么粗俗。冷鷹回頭一見君莫笑跟著, 又是手都不見地一抖袖, 天上閃出了個魔法放出來的煙huā, 左右林子里一通吶喊, 一堆子印山賊殺了出來。

    葉修連忙cào縱君莫笑后退, 他可不想一個人去單挑這一大堆印山賊。飛槍后退的時候這么一清點, 十個!整整十個印山賊, 比他們遇到的任何一bō都要多。而且職業搭配特別合理, 有近戰有遠攻, 有指揮的持盾小隊長, 也有一臉虔誠手拎十字架的牧師。

    牧師也做賊……說出來都讓人覺得好笑, 但游戲職業而已, 也沒人去計較這個了。

    治療出現在團隊中, 總會被當作一個重要的攻擊點, 無論pve還是pvp都是如此。不需要葉修指揮, 身后上來接應的諸位, 都已經把目標鎖定在了那牧師職業的印山賊上。

    pve, 對于葉修而言不需要動太多的腦子思考什么戰術, 更重要的是怎么指揮協調全隊來配合。十人一bō的小怪, 之前沒有應付過, 但興欣戰隊諸人的技術功底擺在這, 沒有這金剛鉆, 又都特別有自知之明, 堅決不攬這瓷器活, 所以團隊都是特別和諧。莫凡的毀人不倦雖是個例外, 但是這家伙拾荒出身, hún戰中自保, 正是他的強項, 倒也不需要人去為他cào心。

    "寒煙柔擋住那兩個槍兵, 包子擋那兩個刀兵, 老魏來個死亡之mén, 昧光放召喚獸咬住那兩個遠程, 一寸灰冰陣, 兩個槍炮師火力壓制, 我去抓那個牧師回來。”葉修飛快布置了下, 他的君莫笑已經一個回馬槍殺去。面對十人的小隊, 還讓他一個人去把怪全拉了未免有些太繁瑣了。所以這次葉修索xìng發揮他們隊伍的強勢, 就是太多數人都能獨擋一面, 干脆我們就不要專mén的mt來拉仇恨了, 有實力的人, 都是mt, 都先找怪扛起來, 而他的君莫笑, 十人陣中, 直接找上那個牧師小怪。

    幾個技能后, 那牧師小怪就從陣中被扔了出來, 孤伶伶地不在任何保護中。

    一轉眼, 牧師小怪就在眾人的集火中倒下了。這之后比較煩的就是遠程印山賊。又是葉修的君莫笑沖上, 把兩個遠程印山賊給送了回來。這兩個一滅, 再之后的七個也沒什么需要追求的順序, 就看哪個順手就打哪個, 片刻后, 十人小怪隊就已經被滅了個干凈。UU看書www.uukanshu.com那邊冷鷹一看, 又是騎著掃把"咻”就飛了。一行人連忙繼續追, 葉修瞅了瞅所有人的狀況, 提醒了一下:"注意戰斗續航, 不要làng費。”

    這2號ss冷鷹的戰斗, 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是個什么情況。如果真是這樣層出不窮的埋伏, 那消耗恐怕比起防高血厚的沙豹更厲害了。

    "你說這情節, 會不會和老一臨死的時候放的那個信號彈有聯系?”魏琛此時說道。

    "嗯, 邏輯上是說得通的, 但也有可能是固定情節。”葉修說。

    固定情節的意思, 就是老一臨死的那一發信號彈是受系統保護, 不是玩家可以阻止從來改變副本進程的東西。這種情節, 也無非就是讓整個副本處于一個符合邏輯的故事情節中。

    每一個副本, 都是和整個榮耀世界的任務故事串聯在一起的, 并不是一個進來就擺一堆怪讓你殺這樣純數據的存在。只不過許多玩家只愿意把這些視為數據, 無心品味當中的情節罷了。

    葉修他們, 恰恰就是這樣的人了。此時分析這個問題, 絕不是對情節產生了興趣, 只不過是想知道是不是開頭可以阻止那信號彈, 從而讓副本進程變得不一樣罷了。從邏輯上來講, 阻止了那信號彈, 應該是可以降低副本難度的吧?

    天亮了, 更新, 睡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