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是啊, 我可以復出了, 時間過得真快。”葉修的語氣中也帶著幾分感慨, 距離自己離開嘉世, 居然已經過去整整一年了。

    "不過, 我也沒必要現在就去申請去宣布, 這賽季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再回職業圈, 一切還得看明年夏天。”葉修說。

    "嗯。”陳果點了點頭。

    葉秋的復出解禁日, 盯著這則消息的, 其實并不只常先這么一個小記者。除了曹廣誠這種完全對采訪葉秋失去信心的記者, 凡是吃榮耀這口飯的, 有點新聞敏感度的, 都有留意到今天這個雙重特別的日子。

    畢竟葉秋是榮耀史上的頭號大人物, 退役一年, 還不至于讓這么一位聲名顯赫的大神淪為路人。更何況, 這一年里葉秋的消息不斷, 會復出的傳言更是流傳了許久, 在挑戰賽中奮斗的興欣, 葉秋的影子又是如此的濃重, 這一切, 都構成了許多人會關注這個話題的理由。

    只可惜大家都空等了一天, 這一天, 任何渠道都沒有出現葉秋要復出的消息, 有的只是無盡的猜測和八卦。

    嘉世俱樂部這邊, 也是足足緊張了一整天。

    葉秋都組織新戰隊在挑戰賽里殺上門來了, 他們當然會對葉秋進行全方位的戒備。葉秋宣布復出的時候, 誰知道又會扯出些什么話題, 所以嘉世也得做好萬全的公關準備。經理崔立甚至把戰隊選手召集起來, 專門就這事開了個會。旁敲側擊地提醒眾人, 大致就是如果被訪問到相關話題時, 不要亂講話。

    崔立正特別嚴肅地說著這事。結果就聽到一聲不屑的冷哼聲。崔立一看。也是大為感到頭痛。

    蘇沐橙。

    葉秋還在的時候, 誰也沒有想過, 蘇沐橙居然也會是一個刺頭。大家眼中的蘇沐橙, 總是很乖巧地跟在葉秋左右。不多話, 也不多事。

    但是現在呢?除了比賽依然會認真應對, 其他方面, 大家卻再也沒見過原來隊中的那個蘇沐橙了。

    她現在絲毫不掩飾她對嘉世的鄙夷和厭惡。孫翔、陳夜輝、崔立, 再到老板陶軒, 幾乎沒人不在她這里碰到過各種軟硬都有的釘子。那個曾經乖乖女一樣的妹子, 好像一夜之間就換了個人。

    說實話, 崔立已經忍很久了, 他對蘇沐橙也越來越不客氣。因為到了這地步。崔立非常清楚, 這賽季結束后, 蘇沐橙肯定自由轉會走人。其實早在夏天的時候, 嘉世不是沒動過送走蘇沐橙的心思, 只是因為種種原因, 最終沒能促成, 現在眼看著本賽季結束后就會人財兩空。一提到蘇沐橙, 各種頭疼, 各種郁悶。

    現在這會上, 蘇沐橙又表示出了不屑, 讓崔立更有些緊張。蘇沐橙心底早就和嘉世決裂了, 比賽認真打, 那是作為一個職業選手該有的職業態度, 至于其他方面, 恐怕不會對嘉世有任何傾向, 崔立現在希望選手們做的。蘇沐橙會遵從嗎?

    這一聲冷哼差不多就是答案了。而到了這種地步的選手, 俱樂部方面也是無計可施, 總不能把人軟禁起來……

    崔立的尷尬, 副隊和肖時欽看在眼里, 心下也是無奈。

    加入嘉世已快半年, 對于葉秋和嘉世的那一番糾葛。肖時欽從各種渠道八卦, 也基本了解個不離十了。

    嘉世的做法, 確實不怎么厚道, 不過肖時欽多少也能體諒嘉世這邊經營者的心思。其他俱樂部看起來一團和諧, 未必就能說明他們的經營者有多高尚, 或許只是因為他們的隊伍中沒有葉秋, 沒有這特別的一位。

    對于嘉世的這段糾葛, 肖時欽其實沒有太多八卦的心思, 他覺察到的, 是眼下一個更可怕的事實。

    嘉世逼退了葉秋, 但這沒有擊倒葉秋, 葉秋從新區網游開始, 一步一步謀劃籌備, 再到組織戰隊, 參加挑戰賽, 絲毫都沒有因此而妥協放棄過。

    反倒是嘉世自己, 一直被這一事件所影響。這都已經過去一年了, 看看嘉世里很多人一提及葉秋時的各種神情, 仿佛這是一個禁忌一般, 就知道, 這事成了嘉世自己心頭的一塊陰影。

    葉秋孑然一身, 從零開始。

    反倒是嘉世背負起了沉重的心理包袱, 肖時欽甚至開始懷疑, 嘉世上賽季神奇的降級, 會不會就是因為受這種心理包袱的影響?而到了現在, 葉秋成了他們需要在挑戰賽里直面的對手時, 他們這種心理包袱似乎變得更沉重了。

    而崔立現在召開的這種會議, 在肖時欽看來就更是一個不明智的決定了。隊伍急需化除葉秋陰影, 但你偏偏還要把有關葉秋的問題如此嚴肅地擺到桌面上來說, 這不是反倒在擴大陰影嗎?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肖時欽想著, 正準備開口說點什么, 卻沒想到, 蘇沐橙搶在他前面說話了。

    "我覺得, 崔經理會不會有些多慮了?”蘇沐橙說道。

    崔立這會還在糾結那邊的蘇沐橙呢, 卻真沒想到蘇沐橙居然會開口講話, 蘇沐橙一直以來可都是懶得搭理他們的。

    "其實我很遺憾。”蘇沐橙接著說道, "共事了這么多事, 你們卻根本不了解他。他是一名職業選手, 非常職業, 他所有的執著, 都是奉獻給榮耀, 奉獻給比賽場上的。你以為你們這樣對他, 所以他就一定會回來報復嗎?你們錯了, 他回來, 只不過因為這里是榮耀而已, 他和你們針鋒相對, 只不過因為你們太不爭氣, 居然能淪落到打挑戰賽。他面對你們, 和你們是嘉世無關, 和你們逼他退役無關, 只不過因為賽制就是這樣。所以崔經理, 你不用擔心, 他不會拿自己復出的噱頭來說什么有關嘉世的故事, 因為你們在他眼中, 只是一個對手而已, 和他這一路走來擊敗的隨便一支玩家隊伍沒有本質上的區別。無非就是你們的實力更強, 所以他會更認真, 更積極地去面對罷了。所以崔經理, 不想輸的話, 就加緊練習, 這種浪費時間的會, 完全沒有必要, 我就不奉陪了。”

    蘇沐橙說完, 就已經站起身, 轉身就出了會議事。

    屋里一片寂靜, 就在大家揣摩這沉靜會持續多久, 最終會被如何打破時, 已經有一個人站了起來。

    "我去訓練了。”

    邱非。

    這賽季才從訓練營里提拔上來的新人, 在這種時候居然就敢和俱樂部的經理唱對臺。"我去訓練了”, 此時說出來, 簡直就是對蘇沐橙最后那段話的呼應。

    沒有理會任何人的目光, 邱非也已經離開了會議室的。余下的眾人大眼瞪著小眼, 時不時地偷眼望向崔立。

    這一次, 先說話的成了他們的隊長孫翔:"呵呵, 這個小鬼, 還真是有性格啊, 有意思。”

    泥馬!所有人扶額, 大哥你搞錯關心的內容了?

    孫翔在這方面的草包, 肖時欽也不是第一次領略了, 這話題就不去議論。眼看眼前這坐已經不可能再照原節奏那樣開下去了, 肖時欽也索性對崔立說話了:"崔經理, 要不就先休息一下?”

    "好, 那大家就先回去!”崔立也是借坡下驢, 眾選手一個一個地離開, 崔立郁悶地走在了最后, 結果卻發現肖時欽好像也刻意地落在了后邊, 崔立立刻明白, 這尊大神是有話和自己說吶!

    "崔經理, 我有點看法, 想和你交流一下。”肖時欽看人都走了, 隨即也就開口了。

    "嗯, 肖副隊你盡管說。”對于這個本聯賽戰隊不遺余力地請到的一尊神, 崔立也不敢也有絲毫怠慢。

    "是這樣的……”肖時欽如此這般, 也就把他對目前嘉世這種狀況, 開誠布公的說了出來。

    "現在, 葉秋更是成了我們需要直接面對的敵人, 再不能讓這個包袱繼續加重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戰略上, 我們應該藐視他, 戰術上, 再多多重視他。”肖時欽最后也給出了他所認為的正確方針。

    崔立這樣聽了肖時欽這番話, 也是好通感慨。夏季這筆轉會, 真是完全沒有看錯人。就走的劉皓、賀銘那兩個, 哪有可能說出如現在肖時欽這樣冷靜的一番話, 尤其那個劉皓, 估計也是各種處心積慮地想著如何換防葉秋針對葉秋!

    不過說起來, 肖時欽也多少有些旁觀者清, 他這個本賽季的外來戶, 是唯一一個不會像他們一樣帶了很久的"葉秋情緒”的人。所幸, 這個外來戶在關鍵的時候讓他清醒了, 崔立也已經意識到, 對葉秋的這種在意, 已經無形間讓他們肩負起沉重的壓力了。他們已經放棄這種心態, 把葉秋當作一個普通的對手, 就像之前擊敗的每一個玩家隊伍一樣。

    咦, 這種念頭怎么有點耳熟?崔立一轉念, 頓時想起這是幾分鐘前蘇沐橙在會上所說的葉秋的念頭, 頓時又是好一整發呆。

    "崔經理, 你覺得意下如何?”崔立這光自己感慨去了, 半天不說話, 肖時欽說不得得問上一句。

    "你說得很對, 我們是應該放下這枷鎖了。”崔立點了點頭, 心下更是打定主意, 以后和這個副隊長, 看來可以多交流多溝通, 至于陳夜輝那貨, 自己也得把他叫來好好點醒一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