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九百26章義斬五人組

    解說員就喜歡這樣有點故事的選手, 這樣他們不用絞盡腦汁讓自己顯得不是那么無所事事。在介紹于鋒情況的時間里, 于鋒也已經下得場來, 和樓冠寧握手, 問好。

    樓冠寧名聲在外, 人民幣戰士什么的, 大家都下意識地愿意腦補成那種囂張跋扈的暴發戶。不少人盼著這會能向于鋒囂張挑釁, 然后被狠狠打臉什么的。【..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結果呢, 人樓冠寧風度翩翩, 在場上和于鋒一副言談甚歡的模樣。分明還只是選手中的小人物的他, 此時和全明星大神站在一起, 氣場上卻也絲毫沒輸給對方。這樣看上去, 幾乎無法讓人想到這是一場新秀挑戰賽。

    新秀, 經驗不足, 場面見識得太少, 所以即便是像趙禹哲這樣放話向大神挑釁的, 氣場上卻也經常輸個半頭。

    而樓冠寧呢?一個新晉弱隊的選手, 不是孫翔、唐昊那樣的大神, 也不像盧瀚文這樣銳氣迸發, 他就是很尋常地站在場上, 但就是不會讓人覺得他比于鋒有多差。

    他的自信不可能是來自于他的實力。畢竟半個賽季都過去了, 樓冠寧有幾斤幾兩, 留意的人都已經清楚。

    "當老板, 就是了不起啊!”

    觀眾席上各種竊竊私語, 顯然都已經認同了樓冠寧這新秀是非同一般的。

    于是這一場對決, 沒有什么挑釁和火氣, 卻也沒有常有的粉絲對偶象的心理。樓冠寧雖然也有明確說到自己挑戰于鋒的原因就是因為這是他最喜歡的選手。但是他所說的喜歡, 沒有很多新人對大神的那種諂媚, 只是一種欣賞和贊嘆, 觀眾甚至有種錯覺, 這貨接下來會不會再跟一句"有沒有興趣來我們隊”什么的。

    樓冠寧終于還是沒有說出這么沒有分寸的話, 這兩個上了比賽臺, 也用了各自的職業帳號, 進圖, 開打。

    戰斗激烈, 刀刀見血, 但狂劍士的戰斗風格就是如此, 由于技能血氣喚醒的存在, 在生命下降到50%后, 有時甚至會為求令人滿意的爆發輸出故意賣血。狂劍士就是這么一個傷敵一千, 自損八百的職業, 被譽為第一純爺們職業, 但與其同時, 也是團隊里最讓治療糾結的職業。因為對于太多的牧師來說, 有時完全無法掌握狂劍士是真被人砍了還是在故意賣血以求輸出, 判斷不清, 就沒法對癥治療。于是有時候治療了被罵, 沒治療也會被罵。

    每一個狂劍士, 都希望有一個懂自己心意的治療;每一個治療, 都希望團隊里永遠不要有狂劍士, 如果有, 最好不是一個喜歡賣血的好漢。

    于鋒和樓冠寧這一場對決, 打得激烈, 不過看門道的內行還是可以看得出, 兩人都留了三分力。

    是的, 作為被挑戰的大神, 于鋒留力了;而挑戰的新秀樓冠寧, 居然也沒有出全力。

    比賽最終是于鋒獲勝, 但是輸人不輸陣, 樓冠寧完全做到了。

    雙方結束比賽下來, 繼續言論甚歡的交流, 然后一起退場, 全明星周末第一天的新秀挑戰賽, 就在最終這二人一團相當友誼的對決中結束了。

    活動結束, 職業選手走特別通道退陣, 葉修他們卻只能擠在人流中和其他觀眾們一起退場。

    退場熙熙攘攘, 各種吵鬧, 直至出了場館來, 陳果聽到手機響, 翻出來一看, 未接來電都已經有八個了, 一看, 全是同一個人, 樓冠寧的。

    "喂, 小樓啊!”陳果粗聲粗氣地接起了電話。挑戰賽最后一場, 樓冠寧的風度她可是都看在眼里了。說起來, 陳果以前也是對人民幣戰士都有一種"爆發戶”觀感的玩家之一。和義斬這邊打起交道, 慢慢得略有一些改觀, 直至這次親眼看到樓冠寧在場上的風度氣場, 終于徹底承認一棍子打翻一船人是不對的。

    樓冠寧雖然是榮耀最有名的人民幣戰士, 但人家有錢出了風格, 有錢出了水平。陳果覺得自己吧, 作為老板總不能在樓冠寧面前輸了氣質吧!接起電話的時候, 特別著急地又提醒了自己一回。

    "啊!是我, 你們出來了嗎?”樓冠寧那邊問著。

    "出來了, 怎么著, 晚上有活動嗎?”陳果盡量比較積極地說話。【..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哈, 一起吃個宵夜吧!微草正門出來, 過天橋, 這邊有個茶餐廳, 我們在這邊呢!2號間。”樓冠寧說道。

    "好, 就過來。”陳果當然沒回絕, 受人邀請而來的, 哪有拒絕見面的道理。

    一行四人繼續隨著人流, 要過天橋的人也不少, 但還有好多熱情的粉絲還在正門外候著, 舉著各種支持戰隊或是偶像的招牌, 期待著能遇到什么。但看樓冠寧他們都已經跑馬路對面茶餐廳坐著打了八個電話了, 可見職業選手肯定不是走正門的, 這些個粉絲, 有些太不注意情報的搜集了。

    葉修四人過了天橋, 一眼就見那間茶餐廳, 進去說2號間, 立刻被人引了進去。2號間里, 有五人正在恭候, 看到四個人進來, 連忙都站起了身, 其中一個表情尤其激動, 看上去都有些手足無措了。

    這茶餐廳不是什么太上檔次的地方, 環境什么的也一般, 包間一下坐九個人, 略顯得有點擠。

    大家線下只是頭次見面, 但樓冠寧一開口就抹掉了生疏的感覺, 笑著說:"怎么樣, 剛才我的表現看到了沒有, 大神給指點一下啊!”

    樓冠寧望著的是最前的葉修, 雖然雙方還沒介紹, 但他還是一眼就判斷出這位正是傳說中的葉秋大神了。

    "呵呵, 打得也太客氣了。”葉修說著, 也一點不認生, 好像他才是主人似的招招手:"大家坐啊, 站著干嘛!”

    說完各人落座, 葉修迫不及待掏煙出來, 倒沒忘先讓一圈, 結果義斬五位全擺手。葉修也沒問人是不想抽還是不會抽, 反正自己先取了一根, 煙盒往桌上一扔:"要的自己拿啊!”說完就趕緊先點自己那根去了。

    結果火還沒打呢, 陳果已經劈手過來:"注意素質!”

    "呵呵呵呵……”樓冠寧笑著, 也未對此做什么點評, 只是接著說, "先介紹一下吧!”

    "唐柔、陳果、我、包子。”葉修從左到右, 飛快地點了一遍。

    "包榮興!”包子雖然完全不介意別人叫他包子, 但還是把自己的正名自我介紹了一下。

    "哈哈, 想必就是包子入侵了吧!”樓冠寧笑道。

    "看來你聽說過我的厲害, 不錯。”包子很高興。

    樓冠寧有些納悶, 我們不是認識的嗎?難不成你還不知道我是誰?

    "我是逐煙霞。”這邊陳果自己介紹了一下游戲角色。

    "猜到了。”樓冠寧點點頭, 對大神大呼小叫的, 他也就見過這么一位了。

    "寒煙柔。”唐柔微一欠身, 也介紹了一下自己的角色。

    "哦, 高手, 有點意外。”樓冠寧說著, 至于意外的是什么, 沒說, 但聰明人都能明白的。寒煙柔那么霸道的一個戰斗法師, 真人是個漂亮妹子, 就這個反差值得意外。

    "我就是斬樓蘭啦!”樓冠寧開始介紹他們這邊, 說完自己, 一指身邊:"鄒云海, 就是前方隔海。”

    "大家好。”鄒云海和四人打招呼。

    "文客北, 歸去來兮。”樓冠寧接著下一位。

    而這位正是四人進門后就激動得有些局促的那位, 現在被樓冠寧點到, 終于按捺不住:"大神, 給簽個名唄!”

    "注意素質!”樓冠寧也學陳果的口氣訓斥了一下, 眾人笑。陳果笑完心下感慨萬千, 想當初, 自己對葉秋大神, 也是這般天真的模樣啊!但現在呢?看看身邊葉修, 煙沒點卻也頑固地叼在嘴上, 真是怎么看怎么礙眼啊!

    "這位是顧夕夜, 就是柔道夜汐。那位鐘葉離, 牧師千葉若離。”樓冠寧接著把剩下兩位介紹完, 正是他們在網游里的五人組, 四男一女。

    "你們義斬, 現在的選手也不只你們五個了吧……”葉修說著。

    "嗯……但是……坐不下了。”樓冠寧笑, 這借口當然就是隨口來的, 顯然本意就沒準備帶多余人來, 那部分義斬選手, 和葉修他們這邊沒有任何交集, 這也意味著這次會面, 真就是沖著大家網游里的交情來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這是擠了點哈。”陳果看相處輕松融洽, 也就不那么講究了, 就事論事地評論了一下。

    "就是圖個近。附近也沒啥好去處。”樓冠寧說著。

    "那這頓宵夜不樓準備拿什么來招待啊?”陳果笑道, 她這自來熟, 和人不見外起來是很嫻熟的, 這點葉修早領教過了。

    "你想吃什么啊?”樓冠寧問。

    "這什么都有嗎?”陳果笑。

    "這沒有, 可以讓有的地方送過來呀!”樓冠寧也笑。

    陳果怔住。霸道啊, 這土豪的霸道總算是顯露出來了, 這個話題還是不要繼續的好, 不然大概就會和在葉修面前高談論闊榮耀一個下場:總有地方會被鄙視到。

    "開玩笑的, 隨便吧, 大家又不是為了吃來的。”陳果說道。

    "誒?宵夜不是為了吃, 那是為了什么?”包子見縫插針的來了一句。

    "……”【..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和那兩位, 至少還是在特定的領域里不要討論, 但和包子, 最好是什么問題都不要討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