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九百34章手速

    "所以真相其實是, 我們現在所看到的人, 絕大部分你也是今天剛開始認識?”葉修看著樓冠寧。

    "呵呵呵呵……其實我的社交關系主要也是在榮耀里的, 這你懂的。”樓冠寧說。【..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葉修無語, 這他太懂了。也就是說, 別看樓冠寧和人打交道仿佛一個交際花一般自如, 但事實上這也是一個沉迷網絡游戲的死宅。只不過他的身份背景畢竟不一樣, 所以對于這種場面融入的特別自如。

    "我看你對這挺熟的啊?”葉修說道。這私人會所, 葉修幾人連個請柬都不用, 就憑樓冠寧一聲招呼, 就可以隨便出入, 顯然他和這里的關系不淺。

    "那是, 我們一直在這邊玩榮耀的嘛!”樓冠寧說道。

    "了不起……”葉修朝樓冠寧狠狠地挑了一下大拇指, 這種私人會所, 一年會費可能就要幾十萬甚至上百萬, 玩在)這玩榮耀, 那和在網吧玩榮耀完全不是一個境界。

    兩人這還扯呢, 陳果早已經不顧一切地沖到那個年輕人面前了。

    "你說什么!”陳果雖然很清楚能來這的人, 大概個個非富即貴。眼前這年輕人, 只是這氣派, 就知也不是尋常角色。但被這樣面對面的嘲諷, 還能忍下氣的那就不會是陳果了。

    "大呼小叫的, 平時語音用太多了吧?”年輕人掃了一眼陳果, 完全沒有因為是個美女有所動容, 繼續滿不在乎地嘲諷著, "只知道玩游戲, 不知所謂, 不學無術, 你們的存在, 真的有價值嗎?”

    陳果更氣了。但是她卻不得不承認, 年輕人最后說的這番話, 確實是社會上一部分主流認知。哪怕如今榮耀職業聯盟搞得如火如荼, 也依然有很多人不會把游戲打得好當作是一種才能。陳果方才穿梭其中和這些人打交道, 明顯感受到了一點, 那就是對這些人來說, 榮耀也不過就是種種可以用來賺取利益的項目之一。和他們談榮耀的商業前景, 遠比和他們說這個游戲多么有趣, 多么經典要有用得多。

    他們不管這是什么游戲, 多么有趣, 他們看的只是這東西是否能給他們帶來收益罷了。職業選手呢?在這些人眼中也只是賺錢工具罷了, 他們為游戲所傾注的感情, 這些人是不會理解的。

    "和你這種人, 我沒什么可說的……”陳果實在不是什么伶牙俐齒的人物, 空有一肚子的感想, 卻難以拿語言表達出來, 最后只能很沒分量地來了這么一句。

    "哈哈, 不學無術嘛, 當然說不出什么了。至于我這種人, 那肯定不是你們這些人可比的。”

    "話不能這么說吧!”葉修終于走過來了, "榮耀玩家有很多都是多才多藝的, 游戲對于他們而言只是生活中的一點調劑, 一點業余愛好, 和你來會所喝兩杯酒, 打兩把牌也沒有什么區別。”

    "不好意思, 我沒說那些業余拿游戲做消遣的人們, 我說得是你們, 這些只會打游戲的所謂職業選手。”

    "我們也未見得只會打游戲啊!”葉修說。

    "是嗎?”年輕人目光在場內左右掃了下, 最后定在了某個角落, 笑了笑道:"那不知你有什么才藝可以給大家施展)示一下呢?鋼琴, 或者什么樂器, 給大家來一曲助助興怎么樣?”

    年輕人目光所落的角落, 擺著的正是一架鋼琴。這可以是裝飾, 也可以找人來彈奏, 也可以是哪位客人即興地給大家來上一段。說完這話, 他一臉嘲弄地瞅著葉修, 好像認定了對方一定會在這里出丑似的。

    "樂器?”葉修怔了怔, "才藝也不一定非得是樂器吧?”

    "呵呵, 那你會什么, 千杯不醉嗎?哈哈哈。”年輕人夸張地笑了兩聲, 而且左右瞥著, 似乎期待著有人和他一起笑。一起笑的人確實有, 不過人家都笑得比較含蓄, 直接哈哈出聲的, 這個真沒有。

    "不好意思, 喝酒我就更不行了, 如你所說, 那就來一曲?”葉修說道。

    "你說什么?”這人瞪大了眼, 一臉的不可思議。

    葉修沒理他, 在很多人, 甚至包括陳果樓冠寧詫異的目光中, 走到了那架鋼琴前。

    "我說。”葉修突然開口又問, "你讓我玩這個, 你會不會啊?”

    "那當然。”這人猶自一臉的不信, 但依然很是自信地答了一句。

    "那很好……”葉修伸手在琴鍵上隨便按了一下后道, "我現在彈一個, 之后不需要你更出色, 只要你能原樣彈一遍……”

    "哈哈哈。”這人不等葉修說完就又笑了, "你是根本不會準備亂彈一氣吧?抖這樣的小機靈, 你不覺得太無聊了嗎?”

    葉修微微一笑, 根本不解釋, 雙手已經摸上了琴鍵。【..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大神深藏不露啊!”樓冠寧已經在驚嘆了。

    "這個確實有點深……”回到這邊的陳果也呆呆地說著。

    說話間, 葉修的彈奏已經開始。好像沒有一點征兆的暴風雨一般, 突然就來臨了, 亂轟轟的一堆音節, 好像炸開了般的, 突然就朝每個人的耳朵鉆了去。

    "這什么呀?”陳果驚訝, 樓冠寧發呆, 唐柔卻在幾個音節以后, 就已經樂了出來, 笑得特別愉快。

    "怎么?”陳果忙問, 在她聽來的話, 葉修這個貌似就是在亂彈吧?

    "野蜂飛舞。”唐柔說。

    "什么?”陳果茫然。

    "這曲子叫野蜂飛舞, 是一首節奏非常快的曲子, 通常會被人拿來炫一炫自己的手速。”唐柔說道。

    "手速?”陳果先是怔了一下, 隨即終于理會到唐柔笑容的含義了。

    "太可恥了, 簡直是欺負人嘛!”陳果笑容滿面的說著。

    "是的, 太欺負了……”唐柔點頭。

    "那家伙肯定彈不出吧?”陳果幸災樂禍地望著那年輕人, 這位此時一臉的震驚, 已經有些手足無措了。

    "何止是他, 這么快的話, 這個世界上或許都沒有人能彈得出來。”唐柔說。

    "有沒有這么夸張啊?”陳果驚訝。

    "至少我所知道的沒有……”唐柔看來也覺得自己略夸張, 連忙保守了一下。

    就幾句話的功夫, 葉修的演奏完畢, 因為彈得太快, 只是幾十秒, 這首曲就已經被葉修演繹完畢。現場一片安靜, 所有人都望著葉修目瞪口呆。在場的這些人士, 對于聲樂一竅不通的人恐怕還真沒有, 所以此時才會被深深地震撼。

    "該不該鼓掌?”陳果悄聲問唐柔。

    "不要了吧!”唐柔說。

    "怎么?”

    "其實, 除了快和沒彈錯, 其他一無是處。”唐柔說。

    "他純粹是練手速才學會的吧!”陳果猜測。

    "我看是……”唐柔說道。

    現場對聲樂有點造詣的, 無不是唐柔這般想法。如此快速的演繹, 實在值得來點掌聲。但是偏偏這家伙的彈奏, 只是一味地求快。任何一首曲子, 都是有內容有情感的, 但這家伙的演奏在這方面的表達基本為零, 甚至可以說, 他的演奏連節奏都沒有, 就是快快快, 能多愉就有多快。除此以外, 就是沒有彈錯音。這樣的演奏, 給掌聲?眾人都有點覺得這是對藝術的不尊重。

    葉修顯然并不在乎這個, 彈完就起身, 隨即朝那挑釁者示意了一下:"重復一遍?”

    "你……你……”這家伙有點慌張, 但好在他確實也是有料的主, "你這個彈的, 純粹只是快罷了, 你根本不懂聲樂!”

    "怎么能說不懂呢, 你只能說我造詣不高罷了。不過我至少已經準確地彈了一曲了吧, 下面該你了。”葉修笑道。

    這人臉漲得通紅, 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看來你是彈不出來了, 好遺憾, 那么……”

    "我可沒答應過什么!”這人顯然很怕對方出個什么難題讓人在眾人面前下不臺, 好在之前葉修試圖要約定什么的時候, 被他打斷, 后來居然就再沒提。此時他也顧不上風度, 把這當作救命稻草, 略有些無賴地擺脫起來。

    "沒準備讓你答應什么。不過你確實是彈不出來吧?”葉修說。

    "這樣彈法, 彈出來也沒什么意義!”此人猶自狡辯。

    "既然你彈不出來, 那我只好認識(為)你, 不知所謂, 不學無術。UU看書 ”葉修說。

    "你……”年輕人惱怒異常, 身邊卻有人拉扯了他一下。扭頭一看, 是會所這邊的人。

    "呂少, 你醉了……”會所方面的人得知這邊出了點事情連忙趕到。結果只看到這位公子哥顏面掃地的收場。在過來的途中, 他們已經了解了一下事發經過了, 知道是這位捅了烏龍。

    樓冠寧幾個平時都是窩在會所玩榮耀, 這樣的交際場合很少出現, 所以認識他們的人并不多。這年輕人顯然就是不知道這點, 所以也不清楚這酒會誰(是)主人什么背景, 在看到榮耀職業選手被隆重介紹后果斷進行了看不慣的嘲諷。他要真知酒會主人的底細, 即便看不慣, 也不至于這樣拆人家臺, 又不是有什么過節的。

    會所人員過來是為了平事。這里的每一位他們都得罪不起, 也不敢偏袒任何一方。所以這時還點明身份什么的, 就有些多余了, 那是逼著當中一方低頭服軟, 左右都要得罪一邊。所以會所人員睜著眼睛來了這么一句瞎話, 只為給場面搭個臺階。雙方可以各閉一只眼的話, 這事也許就這么過去了。

    只可惜正在氣頭的呂少, 讓這一切變成了奢望。

    "我沒醉!”被稱為呂少的這位, 氣勢洶洶, 大有不肯罷休的架式。【..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