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九百35章讓你費心了

    "彈得怎么樣?”葉修絲毫再沒理會那邊還在沒完沒了的呂少, 回到小圈子里說著。【..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手型太難看了。”唐柔感慨。

    "左手還好, 右手總覺得有點別扭。”葉修說。

    "為什么?”陳果問。

    "右手習慣拿鼠標。”葉修表示。

    "……”

    "其實你只會這彈這么一首是吧!”陳果說道。

    "當然不是!”葉修果斷道。

    "哦?”陳果意外。

    "還會一首。”葉修說。

    "……”陳果再次無言, 會一首和會兩首, 也沒太大區別吧?看來這家伙確實只是純粹練手速罷了。

    "還會哪首?”唐柔倒是挺有興趣地問著。

    "悲愴第三樂章。”葉修說。

    "哦。”唐柔點點頭。

    "那是什么?”陳果不恥下問。

    "貝多芬的《悲愴》奏鳴曲, 分三個樂意, 第三章是快節奏的。”唐柔說道。

    "呃……”陳果望著葉修, 眼神復雜, 貝多芬這么偉大的名字, 她實在很難和眼前這個家伙聯想到一起, 哪怕是這種情況。

    看著他們這邊聊得一團融洽, 那邊呂少心情更加不爽, 完全不理給他臺階的會所人員, 步步朝這邊逼近著:"還沒完呢, 你別跑!”

    "還需要表演才藝嗎?要不要我來給大家打一套拳?”包子一聽立刻興沖沖地跳出來了。

    "打……打拳?”呂少愣了愣, 從他的猶豫可以看出, 這個貌似是他所不擅長的。

    "你是在威脅我嗎?”呂少望著這個躍躍欲試揮舞著拳頭躍躍欲試的家伙說道。

    包子神色茫然:"威脅?不是才藝表演嗎?我做一遍, 你做一遍, 如果你做不出來, 那你就輸了這樣。”

    呂少頓時怒了, 這個家伙, 是故意出來繼續羞辱自己的吧!剛才那筆賬還沒算清楚呢, 結果這幫家伙居然就想主動出擊了。

    "想玩這個游戲的話, 怎么也應該輪到我先, 你們照樣做了吧?”呂少說。

    "有道理哦!”包子點頭, "那么你要表演點什么呢!”

    "我也彈一曲, 如果……”

    "咦?你不是不會嗎?”包子直接打斷, 疑惑道。

    "誰說我不會的!”呂少怒。

    "剛剛你明明彈不出來的。”包子說。

    "那種算什么東西?我要彈的是真正的音樂!”呂少叫道。

    "真正的音樂?那是什么?”包子不解。

    "你馬上就會知道了。”呂少自信地微笑著, 邁步就朝那邊鋼琴走了去。他心里清楚, 方才那家伙徒有手速完全不顧音樂節奏的彈奏雖然讓人驚訝, 但根本不算什么。那家伙其實還是耍了一個小聰明。但音樂可不是靠快就能征服聽眾的, 呂少相信自己來一曲的話, 就憑這里這些人的素質, 高下立判, 他那種彈奏, 嚇唬不懂的外行人去吧!

    好像惟恐被人阻攔般的, 呂少飛快奔向鋼琴。

    酒會早已經進入停滯狀態, 所有人都在呆呆地望著這出鬧劇, 但是隨著呂少彈奏的開始, 眾人漸漸還是被他所彈的旋律所吸引。哪怕是陳果這種并無什么內涵鑒賞力的, 就用好聽這種簡簡單單的理由, 也可以識別出誰更高一籌。

    "確實彈得還不錯。”唐柔也點了點頭。【..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要不要掌聲鼓勵一下?”葉修滿不在乎。

    "現在你怎么收場?”陳果問。

    "不理他你覺得好不好?”葉修說。

    "鄙視!”陳果沒好氣。說白了, 這次還是葉修留下的破綻太大, 叫人抓住機會給予了強力反擊, 連陳果都聽出來這個彈得更好, 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等那家伙彈完, 趾高氣揚地過來接著挑釁, 趕鴨子上架, "不理”實在是一個很沒面子的解決方案。

    "讓小唐去。”葉修說。

    "哦?”陳果望向唐柔。

    "你看她這頭頭是道的樣子, 就知道是高手了。”葉修說。

    "是吧?”陳果其實也一直覺得唐柔肯定不是簡單人物。

    "嗯……和葉修比的話, 這個我也敢稱是大神了。”唐柔笑。

    "那比這位呢?”陳果說。

    唐柔笑笑, 沒答。

    說話間, 呂少這邊也是演奏完畢。聽眾很實事求是地給予了掌聲, 呂少看起來也對自己的表現非常滿意, 左右彎腰行禮表示感謝, 感謝大家的識貨, 可以火眼識真金, 不會被那個家伙的小伎倆給騙到。

    "我說……”呂少一臉躊躇滿志地望向了這邊。

    "現在我可以來打一套拳了吧!”包子激動地跳了出來。

    "……”

    "我來吧!”唐柔微笑著, 邁步走上前去。

    "嗯?”呂少看到過來的居然不是那個葉修, 略意外, 站在那未動。

    "我來不行嗎?”唐柔說。

    "你也是職業選手?”呂少說。

    "比職業選手還要糟糕, 我現在才只是以職業選手為目標。”唐柔說。

    剛剛不錯的發揮讓呂少充滿了自信, 于是這次在美女身前也就表現出了一些風度, 沒有再多說什么, 讓到一旁, 給了一個請的手勢。

    唐柔四下點頭算是和大家招呼了一下, 落座。

    雙手撫上琴鍵, 瞬時, 琴聲飛揚。

    快!

    唐柔的彈奏一樣很快。但卻又不像葉修那樣一味求快, 快得密集, 快得幾乎沒了間斷。唐柔的快, 快得有節奏, 快得有章法。在這樣快節奏下, 每個音卻都走得很實, 走得很穩, 這就顯露出了極其深厚的功底。

    "啊, 好耳熟。”陳果聽著唐柔的曲子, 突然驚喜地叫道。

    "呃, 這個就是我會的另一首曲子了。”葉修說道。

    貝多芬《悲愴》奏鳴曲, 第三樂章。

    "想不到我居然聽過?”陳果意外。

    "其實很多名曲大家都是耳熟能詳的, 只是不知道名字罷了。”葉修說道。

    "這么說來你彈的那個不是名曲!”陳果說。

    "也許換個人彈你就耳熟了……”葉修說。

    "小唐彈得比那家伙要好吧!”陳果說。

    "看大家的反應, 不就知道了?”葉修笑道。

    葉修的彈奏, 帶給大家的是震驚, 顯然沒人想到彈奏可以快到如此地步;而呂少的彈奏, 大家所表現出的就是欣賞了, 那首小夜曲, 呂少演繹的確實不錯;而眼下唐柔的彈奏, 眾人所表現出的那就是震驚加欣賞了, 這是出乎意料地覺得好。

    至于呂少, 此時臉上的表情就更為精彩了。葉修的彈奏, 他雖然也一樣震驚, 但卻不會覺得尷尬。因為他明白那樣的演奏, 即使自己做到了, 也不過是個笑話, 哪有這樣瞎彈的?但現在, 唐柔的彈奏, 讓他心生的就是一種無力感了。音樂這種東西, 能明顯地比較出二者的高下時, 那兩方的差距恐怕就不是一般的大了。不是呂少高看自己, 能讓他產生這種無力感的, 怎么也得是非常專業的水準了。

    隨著最后一個尾音的結束, 現場一片掌聲。唐柔同樣向眾人致禮表示感謝后, 微笑地望向呂少。

    "有這樣的琴藝, 卻要去當職業選手, 我為你感到悲哀。”呂少說。

    "那還真是讓你費心了。”唐柔說道。

    "這樣的選擇, 你對得起你的家人嗎?”呂少說。

    "他的家人, 也讓你費心了。”酒會場子正門, 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所有人扭頭望去, 見到來人, 頓時有不少人都變了神色。很顯然, 能認出這人的人, 很多。而在這會所內, 能令絕大多數人認識的人, 顯然更不是簡單之輩。就連呂少, 在扭頭望向搭他的來人時, 神色也不禁一變, 滿臉的難以置信。

    這人是端著酒杯進來的, 顯然參與的不是樓冠寧這邊的酒會, 此時邁步朝鋼琴這邊走來, 沿路上的人下意識地讓開了一條道。

    "聽這琴聲, 我就覺得是你。”來人徑直走到鋼琴這邊, 卻看都沒看呂少一眼, 直接和唐柔說話。

    "嘻嘻。”唐柔啥也沒說, 只是頑皮地笑了一下。

    "怎么跑這來了?”來人問道。

    "和朋友一起來的。”唐柔說。

    "哦?”來人跟著唐柔, 來到了葉修他們這邊的小圈子。

    "我爸。”唐柔介紹。

    葉修幾人面面相覷。唐柔吧, 他們都覺得肯定不簡單, 葉修也一度懷疑會不會是和自己一樣也是離家出走的。U w但看現在人家父女相見的情景, 這也太普通了吧?說是離家出走什么的打死也不能相信啊!

    "這三位就是你現在一起的朋友吧?”唐父看著葉修三人笑道。

    "是啊!葉修, 陳果, 包子。”唐柔逐一介紹了一下。

    "是包榮興, 大叔你好。”包子反應比較積極。

    "你們好。”唐父卻是一并打了招呼, 而后隨意聊了幾句, 說得無非也就是承蒙照顧一類的尋常話。而其他來客呢, 此時卻在排著隊一樣往這邊湊, 顯然都試圖借這機會上來攀談幾句。但唐父只是和葉修他們幾個說了幾句家常后, 舉杯向所有人示意了一下, 就拉著唐柔到一邊說話去了。

    唐父具體什么身份, 葉修他們依然不清楚, 只是看這架式, 八成搜索一下姓唐的就能從中找出來了, 唐柔的身份, 千金大小姐那肯定是最起碼的。

    "深藏不露, 深藏不露。”陳果感嘆。

    "哎, 那個誰, 還沒完呢, 你別跑!”這時候, 樓冠寧突然跳出來了一句, 眾人一看, 那呂少正準備開溜呢!

    "你這家伙, 看夠了戲, 現在也來勁了?”陳果說。

    "看得我都快忘了這是我的酒會來著!”樓冠寧說。【..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