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九百63章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吧

    小記者常先此時真有奪門而出的沖動。他是記者不假, 是需要各種新聞話題不假, 可是眼下他聽到的這個料實在太猛, 猛得讓他有些招架不住。榮耀史上的頭號大神葉秋, 居然是一個假身份?這得是榮耀成立聯盟以來最大的一個……一個什么呢?

    常先順勢想用丑聞這個措辭的, 可是, 他從心底, 卻又并不認同這是一個丑聞。【..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眼前的這個人, 只是使用了一個假身份, 但比賽都是他打的, 對手都是他擊敗的, 勝利都是他取得的。三連冠, 以及葉秋包攬的各項榮譽, 這些都是貨真價實的, 只不過, 這些榮譽并不屬于"葉秋”, 而是屬于眼前的這個人。

    他的行為, 是違反了聯盟的規定, 但從比賽所需要的公平性上來講, 卻沒有任何影響, 他只是借用了一個身份, 而后一直是本人在打, 相對而言, 那些修改年齡的選手, 對公平的破壞反倒更嚴重一些吧?

    這也正是讓常先糾結的根本所在。這是一個勁爆的猛料, 如果揭露, 他有可能因此揚名立萬, 可是與此同時, 將會傷害到很多人。眼前的葉修隊長、興欣戰隊、嘉世戰隊, 還有無數的粉絲, 都將因為這件事承受很多痛苦。

    如果這確實是一個仿佛比賽中服興奮劑一般的丑聞, 揭露, 常先會覺得義不容辭。但問題是常先的心底不覺得這是丑聞, 只是借用了一個身份, 其他統統都是真實的, 每一場比賽, 每一次勝負, 每一個冠軍, 都是真實的, 除了那個叫葉秋的人, 其實不是葉秋, 而這, 有影響到比賽的勝負嗎?

    葉修說他當時沒有身份證, 這才用了別人的, 這顯然是出于無奈, 而后的這么多年, 一直沒有改正, 是騎虎難下, 還是有什么別的原因, 常先不得而知。他只是覺得, 一個身份而已, 即然不存在代打一類的作弊現象, 真的不算什么。

    就是因為常先有這種看法, 所以他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個猛料, 他很糾結, 他左右為難, 他后悔進了這道門, 他恨不得讓時光倒流, 他一定會回避走開……

    然而現在想這些已經太晚, 常先心亂如麻的時候, 嘉世的陶軒和崔立何常不是?這個消息, 對他二人來說無異于五雷轟頂。但更讓兩人不忿的是, 捅出這么大簍子的葉修, 居然還是平日那副滿不在乎的模樣, 好像事件是與他無關, 他是在坐看好戲一般。

    "冒名頂替, 這件事, 嚴肅對待的話, 你應該承擔法律責任。”崔立實在見不得這個家伙這副模樣, 突然冷冷地來一句, 恐嚇的意味相當明顯。

    結果, 他看到的葉修, 卻依然是那令他討厭的滿不在乎的模樣:"是啊, 你們準備嚴肅對待嗎?”

    崔立吐血。這家伙真是無恥。嚴肅對待?他們怎么嚴肅對待, 和葉修對質公堂, 指責他冒名他人和他們簽署各項合同?這和曝光出這件事有什么區別?現在嘉世要做的就是遮掩這件事吧?以免累及他們。更何況, 真和這家伙追究這件事的話, 法律上, 嘉世確實可以站住腳, 但從道義上恐怕會受到指責。葉修是冒名頂替了, 但數年來對嘉世的貢獻可是實打實的, 嘉世如此追究, 典型的得了便宜賣乖。如此操作, 根本得不嘗試。

    至于事件中的另一當事人, 那就更不要幻想了。那是眼前這貨的雙胞胎兄弟, 難道指望人家站出來追究自家兄弟冒名頂替的法律責任?

    "我現在先要確認一件事。”陶軒終于開口了, "這些年來, 一直在比賽的人, 都是你吧?你那個兄弟, 真正的葉秋, 沒有在比賽場上出現過吧?”

    "一直是我, 沒有你想象的那么玄乎。”葉修笑道。

    "那就好, 那這件事可操作的余地還是挺大的……”同樣遭受過五雷轟頂的陶軒, 到底是比部下崔立強點, 此時沒有去咬牙介意葉修的態度, 已經冷靜下來在思考怎么處理這件事。

    "對于聯盟而言, 他們也不會愿意接受這種真相的。連續三年的總冠軍, 最佳選手, 聯盟頭號大神, 身份居然是假的, 這對聯盟的聲譽也是很大的打擊。”陶軒這是從一個經營者的角度看待問題, 聯盟, 同樣不會希望這種事情曝光。

    "可眼下這家伙就要比賽露面了, 總得有個合理的解釋吧!”崔立說。

    "只要內部可以溝通好, 對外解釋并不難。”陶軒說道。

    "嗯, 有道理。”葉修在旁點頭。

    "得盡快先找聯盟方面的人溝通一下, 怎么和他們交這個底呢……”陶軒思考上了, 接著就聽房門被人敲響。

    一屋子人頓時都有點做賊被人發現的感覺, 離門最近的常先, 一直都還沒回過神來呢, 此時顫聲問了一句:"誰呀!”【..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我, 馮憲君。”

    "馮憲君?那是誰, 好像有點耳熟?”小記者, 接觸人物的層面還低, 對于大人物的名字, 反應難免要慢一些。

    但嘉世的兩位, 繼五雷轟頂以后, 再度追加了一個連擊, 崔立不扶墻已經完全站不住了, 陶軒也沒了剛才從容冷靜的模樣。他是分析得挺到位, 是準備找聯盟的人溝通來著, 但他媽的也沒想到這么快就和聯盟主席直接溝通。

    興欣幾位, 此時可也不再是看圍觀心態了, 陳果果斷出主意:"先藏起來吧?廁所?床底下?”

    結果最從容的, 還得說是葉修, 依舊是滿不在乎的笑容:"算了吧, 該來的總是要來, 陶老板對利害分析得已經很清楚了, 我覺得, 不難說清。”

    "好……開門吧……”陶軒也知早晚都需面對, 既然都敢到面前了, 他也不是那種逃避的人。

    門邊的常先這時已經反應過來門外的人居然是聯盟主席了。連續的震驚, 讓他產生了"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吧”的心情, 反倒有些平靜了。挺從容的, 把門拉開了。

    "喲, 人不少啊!”馮憲君進門, 看到嘉世的陶軒, 意外了一下。

    陶軒笑笑, 上前和馮憲君握手問好。馮憲君的目光跟著在房間里一轉, 看到葉修, 哈哈一笑, 拿手點了點說:"葉秋, 果然是在這里。”

    常先頓時覺得, 更猛烈的暴風雨已經要來了。這時馮憲君的兩個隨從正在跟著進屋, 樓梯口那邊, 狂奔七樓的曹廣誠氣喘吁吁地沖上來, 正看到尾巴, 連忙又是加速沖刺, 只見房門已要徐徐關上, 連忙大叫:"等等。”

    常先探頭一看, 是曹廣誠, 頓時大喜。這邊的猛料他真的完全不知該如何處理, 有曹哥在, 那可就好了。常先的心情, 從進這屋開始第一次感覺到輕松, 正準備放開門等曹廣誠, 那邊崔立卻忙問了一句:"什么人?”

    "我們記者站的曹哥。”常先忙說。

    記者站?曹哥?崔立稍一反應, 回過神來:"曹廣誠?關門!”

    "啊?”

    "關門!”

    常先哪敢說半個"不”字, 慌慌張張地連忙就將門給關上了。曹廣誠此時已經跑近, 看得清楚, 是常先那小子無視自己的招呼鎖門, 頓時大怒。這小兔崽子, 平時看得挺老實厚道的, 想不到也這么狡猾, 想獨霸這次的新聞話題?

    曹廣誠怒氣沖沖, 但卻也不敢在那一屋子人面前失禮, 沖到近前, 平平了情緒后, 當當當, 門響得禮貌之極。

    "曹記者是吧?你請回吧, 這邊不方便接受采訪。”應門傳出的是崔立的聲音, 曹廣誠一聽, 渾身就已經冰涼。嘉世的人他是相當了解的, 崔立說這種話了, 那今天他是別想進這門了。不方便接受采訪?媽的常先那小子就在里面呢!

    為什么?怎么會這樣?

    寧可讓常先這小子旁觀, 居然不讓自己進門?是常先這小子使了什么手段嗎?沒可能啊!他一個初出茅廬的小鬼, 有什么法子能擺弄得嘉世經理給他獨占資源?曹廣誠惱啊, 恨啊, 卻又不敢再糾纏, 掏出手機就給常先打電話, 結果關機。

    操!

    曹廣誠心下狂罵。進不去, 卻又舍不得離開, 趴在門上, 試圖想聽到點什么。但聯盟組織賽事安排的酒店, 隔音不至于那么糟糕, 他這樣趴在門上, 屋里正常的說話聲, 是怎么也聽不到地。U www.uukanshu.com曹廣誠徹底失望了。

    屋里, 馮憲君已經感覺到氣氛有點怪異了。而崔立呢, 此時又怒了。因為剛剛常先說曹廣誠的時候, 他終于想起來眼前這個眼熟的人是誰了。這是記者啊!

    內部溝通內部溝通, 記者那能算是內部人士嗎?這種時候, 最最最最該防著的人, 就是記者啊!結果, 他們居然就當著一個記者的面討論了半天。他和陶軒不知道這是記者, 興欣的人也不知道嗎?葉修你腦子進漿糊了?這人進來的時候居然不知道讓他回避?存心給我們制造難題嗎?崔立那個火啊, 和葉修魚死網破的心情都有了。

    而馮憲君呢, 感覺到氣氛有點怪, 卻也沒多問, 接著繼續他來的主題:"你們興欣, 好像還有個叫葉修的?”

    "呵呵呵呵……”葉修笑, 把一邊沙發椅上坐著的魏琛一腳踹起來:"主席你也先坐。”

    "怎么?”馮憲君進一步感覺到氣氛的怪異, 走過去坐下。

    "最近心臟挺好的吧?”葉修問。

    "……”

    "挺好的我可就說了。”葉修說。

    "你要說什么?”

    "我就是葉修。”葉修說。【..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