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九百66章初次登臺

    由于嘉世方面的引導, 葉秋為什么要改叫葉修?這個問題雖然有被問到, 但已經不是訪問的重點了。重點的那些問題, 葉修拿腔拿腔的一番回答, 聽得陳果極不適應。她多么希望在訪談中聽到諸如"嘉世是sb, 老子就要干死它”這樣的質樸的回答。

    不過陳果卻也知道, 葉修說得都是真話。復仇?這其實只是陳果天天在想的主題, 事實上葉修從來沒有顯露過這種心態。要打倒嘉世, 就只是因為雙方在挑戰賽里相遇, 最終能留下的只有一個, 就是這么簡單的。

    可惜如此真相在訪談里說出來, 卻只像是套話空話一樣。果然周五報道出來后, 陳果跑去網上一搜, 都是鄙視葉修虛偽的。陳果吸取上回教訓, 這次可不敢再和這些家伙去辯了。回到戰隊, 也不敢聲張, 怕影響了大家晚上比賽的情緒, 只能一個人生悶氣。

    晚八點, 挑戰賽線下賽第二回合開打, 興欣對手十步一殺。【..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通過首輪的比賽, 又翻找了一些十步一殺這隊的資料, 賽前葉修也進行了一些針對性的部署。

    玩家戰隊, 沒條件做到職業戰隊那樣均衡, 隊內選手實力往往會有很大的參差。十步一殺這隊, 共有七名選手, 這避免了在單挑賽事中讓治療上陣。不過他們這第七人相當湊數, 完全就是一個普通玩家水準, 打陳果都夠嗆那種。而余下六人, 當中三人的實力明顯又要高出一截。十步一殺一直以來的戰術, 就是這三人打擂臺賽, 賺兩分, 團隊賽有三人坐鎮, 五分也時常能搶到。至于個人賽, 就派另三位非治療上陣, 能賺一分是一分。

    上一輪比賽, 他們這種安排得到了完美體現。實力偏弱的三人, 在個人賽里一分未得。這種開場, 一般來說對全隊的士氣打擊都相當大。但是十步一殺的選手顯然已經十分適應這種局面。接下來的擂臺賽、團隊賽的發揮都異常穩定, 連取七分, 最終七比三結束了第一輪。

    小組賽是積分排名, 每一分都有可能影響最終順位, 都應該盡力爭取, 十步一殺做出這種安排, 也是出于無奈之種舉)。

    興欣方面, 要說個人實力的話, 水平參差也是極大。不過至少每個人都在水準以上, 除了陳果, 沒有哪個是湊數糊弄事的。所以他們倒是不需做出這種丟車保帥的戰術, 每一分, 都會積極去爭取。

    不過除了搶分, 葉修還希望讓隊里每個人, 尤其是新人能感受這種正式比賽的氛圍, 所以在最終的個人賽里, 葉修寫上了羅輯的名字。

    羅輯現在接觸榮耀已經一年多, 有了葉修指導下的系統訓練, 水平提升也很快, 現在的水準, 贏陳果壓力不大。這讓陳果又欣慰, 又郁悶。她好歹也是榮耀多年的老玩家了, 結果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唐柔、包子、羅輯……這些新人一個個地從零開始, 然后將她越甩越遠。

    陳果不服也不行。興欣的各種訓練方法, 她當然也有嘗試過, 提高確實也有, 只是遠不如這些新人進步那樣神速。唐柔和包子兩人有天賦, 從一開始, 靠手速實現的操作, 水平就已在陳果之上, 所以她感受還不強烈。但是羅輯卻是真正從零開始成長, 直至現在將陳果甩到身后。這整個過程, 每一分, 每一毫, 陳果都可以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她真有點羨慕, 羨慕這些家伙的年輕, 羨慕他們有這么大的成長空間, 而她, 在接觸到這種高水平的訓練后, 越發清晰地感覺到了在很多方面的力不從心。她真實地感受到了, 什么是極限。就像葉修給她的那個打地鼠的小游戲, 到了某一關, 她無論如何都打不過去。

    所以到了線下賽, 陳果再沒有吵著要上場玩一玩。可以憑她的玩家日子已經結束了, 現在的舞臺, 是屬于真正有能力站在上面的人。

    個人賽, 最終由魏琛、羅輯、唐柔, 三人出戰。

    擂臺賽, 則是包子、喬一帆, 葉修自己。

    團隊賽, 唐柔、羅輯、喬一帆、葉修、安文逸, 替補選手魏琛。

    年輕人, 都得到了盡可能多的機會。除了莫凡, 這家伙雖然是跟著大家一起來了, 但依舊是漠不關心的模樣, 葉修也就照舊放羊不去理他。

    結果到了當晚比賽, 對方第一個選手一上場, 葉修都有點傻眼。一直以來都是放棄個人賽姿態的七步一殺, 上場的第一位選手, 赫然是他們的三位強者之一。

    "怎么改戰術了?”葉修撓頭。

    改變戰術的七步一殺選手看起來信心十足, 邁著矯健的步伐上了場, 而后再看到興欣這邊出場的是一位唏噓的大叔, 正在現場裁判的呵斥下把煙掐掉后, 更是偷笑。魏琛, 這個名字實在有點久遠了, 雖然電子競技周報有過一次介紹, 但也只是提了一句。根本沒引起什么話題。會關注挑戰賽報道的人, 本就寥寥無幾。

    隨后雙方落座, 讀卡載入角色, 七步一殺選手看了一眼對面迎風布陣的裝備。

    銀字, 沒有屬性描述。

    銀字, 沒有屬性描述。

    銀字, 沒有屬性描述……

    七步一殺選手的光標飛快移動著, 看到的卻只是銀色的裝備名稱。【..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銀裝……

    八件……

    選手木了, 跟著就想跪了……八件銀裝, 這是什么水準的角色?于此同時, 現場也嘩然了。追隨著這位選手的視角, 所有人都看到迎風布陣身上居然有八件銀裝。嘩然可并不只有觀眾, 選手都嘩然了, 包括嘉世戰隊的選手。

    八件銀裝的武裝度, 放在聯盟里可也不弱了。

    接著比賽開打, 七步一殺選手已經有了直接跪的念頭。比賽毫無懸念地分出了勝負, 魏琛先奪一分, 而后從比賽臺上下來, 非常臭屁地朝現場招手, 引來噓聲一片。來現場的, 看嘉世的居多, 興欣現在在嘉世粉心目中就是惡魔。

    "怎么樣?我那八件銀裝一亮出來, 對手直接嚇尿了吧?”回到選手準備席上, 魏琛還在吹噓著。

    "了不起。”葉修敷衍了一下, 此時單人賽第二陣的選手已經開始登臺, 七步一殺那邊是他們的三大高手之二, 興欣這邊, 則是羅輯。

    這高手, 水平羅輯還是要略高一些的, 不過他顯然受到了上一場結局的影響, 有點慌亂。而羅輯的昧光, 兩件銀裝不如迎風布陣嚇人, 但一身75級的橙裝, 尤其橙武虎之印, 還是著實驚艷的, 這對手很是心驚膽戰了一番。但是很快, 這位選手就占據了上風, 因為他的對手, 羅輯比他還要緊張。

    對于羅輯而言, 這種比賽的場面可是第一次。他緊張的手指表情統統都是僵硬的, 操作各種失誤各種不流暢, 幾乎是三下五除二, 就被對方給消滅了。

    贏了?

    這一局贏的太輕松, 輕松的七步一殺選手都有些不敢相信, 下場時還有些茫然。

    羅輯呢, 也是一臉懊惱。不過作為一個高智商的數學特招生, 他自己完全清楚他為什么會輸, 倒不至于因為這一場失利打擊到信心。羅輯可是跟著興欣成長起來的, 這在隊內切磋中, 就連陳果, 在初期都是隨便虐他。輸一場就受打擊, 這對羅輯而言太不至于了, 他這一年里不知道輸過多少次了。隊內交手, 他也是時至今日才能在陳果身上找回點場子, 而陳果, 那就是戰隊里一個湊數的。

    "怎么樣, 和平時打網絡不一樣吧?”葉修笑著。

    "太不一樣了。”羅輯感慨, "有那么一瞬間, 我甚至忘了我是在哪里……”

    "習慣了就好了。”葉修也沒有多說什么, 讓羅輯上場, 就是為了讓他適應這種氣氛, 在他手上丟點分, 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羅輯之后, 唐柔上場。而七步一殺則出陣了他們的第三個高手。U 開局一場慘敗, 一場大勝, 顯然弄得這位有些茫然不知如何應對了。不過在看到寒煙柔的大名, 頓時精神一振。寒煙柔現在是興欣戰隊中名頭僅此于君莫笑的角色, 基本大家都知道這是一個高手, 很強的高手。

    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第三局, 不說明顯的一邊倒, 但唐柔也是干脆利落的拿下了比賽。沒給對手半點希望。

    至于, 對方三大高手在個人賽里只取了一分, 這臨時改變的戰術, 似乎并沒有幫他們爭取到什么。

    而后的擂臺賽, 只有七人的七步一殺, 會出戰的人根本沒有懸念, 兩個較弱者, 和一個湊數者。

    興欣戰隊包子第一個上場, 最終完成了一挑三的壯舉。下場的時候, 揮舞了一下手臂, 亮了亮自己的肱二頭肌。

    "看到沒有, 好好學著點!”下來之后, 包子正是有理由訓誡一下他的"小弟”羅輯了。

    隨后進行的團隊賽, 更無懸念, 葉修親自坐鎮, 更多是希望大家適應比賽氣氛。【..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同樣初登這種場面的安文逸, 看起來沉穩之極, 表現極其穩定。而單人賽里手足無措的羅輯, 團隊賽再次出場, 在隊友的陪伴下, 也終于找回了平日的自己。

    團隊賽, 再取五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