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九百72章強烈反差

    電視機前觀眾的反應實在無法全數捕捉了, 至于現場, 已是死一般的一片沉寂。

    觀眾絕大多數都是盯著這場比賽的, 于是他們看到的, 就是兩個角色相遇, 然后孫哲平的再睡一夏攻擊攻擊攻擊, 一直攻擊, 然后對手就死掉了。

    方達旭的騎士, 有用過什么技能嗎?【..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大家的意識都很模糊了, 就算用過, 好像也沒改變過什么, 就這樣被再睡一夏的攻擊全部給掩埋了。

    1分17秒……

    這是單人賽第一場的最終用時, 直至技術統計把這最終用時顯示出來的時候, 現場觀眾這才開始抱頭癲狂。

    這起碼是一場職業級的較量吧?玄奇就算弱點, 也是職業隊吧?方達旭就算沒有其他戰隊看上, 也是混了兩年的職業選手吧?

    1分17秒?還是騎士?就這樣毫無抵抗力的敗了?

    大多觀眾可都是想看興欣出丑來了, 這一刻, 都忍無可忍地要送給玄奇一點噓聲。

    見過快的, 但沒見過這么快的, 防高血厚的騎士, 1分17秒就被別人干掉了, 你是拿錯裝備穿著布甲上去的嗎?

    噓聲中, 孫哲平早已經走下臺來。比賽結果一出, 他就立即起身回來了。

    "這么快。”葉修笑著朝他伸出了手。

    "我想早點休息一下。”孫哲平揮手和葉修擊了一下, 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轉頭朝那邊張益瑋看了眼, 仰了仰腦袋說:"騎士哈?”

    張益瑋臉色各種陰沉, 就見著他們隊的選手方達旭一臉茫然地從比賽席里走出來, 茫然地聽著突然又加大了數個分貝的噓聲, 茫然地走下場來。這一臉的呆樣。讓張益瑋看得著實有氣, 真想上去踹他兩腳。不過他心里更清楚。這個時候他可不能亂了分寸。不然對全隊的士氣都有影響。當了兩年教練的張益瑋, 在領導戰隊方面還是著實有一套的。心里雖然氣個半死, 但等方達旭下來后, 卻也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你太著急了。”

    "啊?”已經有點清醒的方達旭頓時又茫然了。自己有著急嗎?結果沒等他多說什么呢, 張益瑋已經接著道:"去休息一下吧!”

    方達旭呆頭呆腦地坐一邊去了。他哪里知道, 這就是張益瑋領導戰隊的藝術了。明明是被對方全面壓倒的一場比賽, 在他口中說得好像是方達旭輕敵大意了似的。如此既沒有漲對方的志氣。同時也提醒了其他隊員不可馬虎大意。

    "羅天, 該你上場了。”張益瑋隨即招呼第二個出場的選手上臺, 口氣平靜, 將自己心中的震驚掩飾的很好。因為他很清楚, 興欣這邊排孫哲平第一個出陣, 除了孫哲平需要多休息以外。同時就是希望他可以取得強勢的一勝, 以此為開局提升己方士氣。打擊對手的斗志。

    張益瑋派方達旭出陣, 其實并不太指望他能拿分, 但是發揮好騎士的防御能力, 盡量拖長第一局比賽, 既消耗孫哲平的精力, 又能挫了對方這一手氣勢洶洶的布陣, 可謂一舉兩得。結果方達旭如此不給力, 張益瑋的戰略目標一點都沒實現, 他只好用自己的平靜來降低隊伍首場慘敗帶來的影響。

    張益瑋的舉動果然讓玄奇戰隊的選手們鎮定了不少, 不過接下來出場的羅天, 卻也未見得有多從容。孫哲平如此強勢的演出, 絕不是張益瑋隨便一個態度一句話就能抹平的。

    "好好打。”張益瑋對羅天沒有說太多, 說得越多, 越容易顯得自己慌張。只需拿2分的比賽, 過分的較真, 沒準反倒會讓選手產生恐慌心理。

    羅天點了點頭, 深吸了一口氣, 上場了。

    興欣這邊呢, 張益瑋轉頭一看, 看到起來的是莫凡。

    "喲, 這位之前好像從來沒出過場吧?今天怎么也坐不住了嗎?”張益瑋說著, 卻是想給莫凡心理加點負擔。結果就見莫凡面無表情, 連眼角都沒掃他一眼就這么一直走上臺去了, 讓張益瑋嚴重懷疑自己剛才的說話聲音是不是有點太低調了?

    "呵呵, 別介意啊, 他就這樣, 平日連我都不搭理。”葉修說道。

    "呵呵呵……”張益瑋干笑著, 哪里相信葉修所說。倒是興欣的其他人覺得, 葉修這樣說還都是給自己臉上貼金了, 莫凡何止是不愿意理他, 簡直就是各種仇視他吧!

    雙方第二戰的選手隨后都已經進入了比賽席, 角色載入中。

    玄奇的羅天也是在玄奇征戰了兩年的主力, 使用角色是元素法師。

    轉播解說胡亂地介紹了幾句羅天后, 也懶得多說這種出局隊中名不見經傳的小角色了, 倒是對莫凡的興趣更大, 滔滔不絕地說起了毀人不倦這個角色在神之領域中的事跡。

    "喂喂, 不要失了立場啊!”解說正侃得眉飛色舞, 那邊導播卻是急吼吼地提醒了他一句。解說回過神來, 連忙強加了一句:"當然, 這種行為我們是不鼓勵, 還是希望玩家們都可以健康和諧的游戲……”

    "好, 比賽開始了, 下面讓我們關注比賽的進行。”解說知道自己剛才神侃拾荒這事有點沒節操, 見好就收, 連忙開始關注比賽。【..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經過上一場的失利, 玄奇的選手謹慎了許多。莫凡比起羅天, 在職業圈里更加沒名氣, 但羅天絲毫也不敢怠慢, 操縱角色一路上前的時候, 小技能不斷, 左右試探, 防被近身。

    忍者這個職業, 貼身肉搏能力也未見得有多突出, 但隱密行動, 摸近目標卻是這職業的拿手好戲。從這一點上來說的話, 忍者倒是挺克像元素法師這類怕近戰的職業。也正是出于這種原因, 元素法師這類職業的選手都會很重視這方面的防范, 此時的羅天, 操縱元素法師步步小心向前, 所做的操作各種標準各種范例, 但他始終未見毀人不倦的身影。

    場外的觀眾。此時就比他更清楚毀人不倦在哪里了。從一開始, 莫凡就選擇了一個迂回路線。不出所料地準備出其不意地偷襲到對方的身邊。

    此時此刻。毀人不倦就已經在暗中盯上羅天的元素法師, 奈何羅天還未察覺。所有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以為毀人不倦馬上就要找機會了近身了, 結果毀人不倦卻只是耐心地跟隨在元素法師的左右。似乎在等待著時機。

    大家只好跟隨著繼續看下去。

    "機會!”

    "機會!”

    "機會!”

    轉播解說已經三次大呼小叫"機會”了, 結果莫凡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無動于衷。轉播解說不敢再喊了, 這干打雷不下雨的, 他喊著也尷尬啊!可是嘴上不喊。心里總會默數。而且不是他在數, 所有觀眾, 都在默默數著毀人不倦的機會。

    "又沒出手……”

    "還是沒出手……”

    "操, 這樣都沒出手?”

    漸漸的, 不耐煩的人越來越多了。這毀人不倦很好的跟蹤著羅天的元素法師, 弄得玄奇戰隊上下都緊張死了。結果這家伙卻一直不出手, 好像一直這樣跟下去他就能直接取得勝利似的。

    玄奇的人從一開始的緊張擔心。漸漸地也覺得有些不耐煩了。張益瑋又是轉過頭來, 皮笑肉不笑地道:"我說, 你們這位選手真是謹慎啊!”

    謹慎?這個形容一分鐘之前轉播解說也有用過, 但現在已經不好意思再用這詞了, 這樣的表現也納入"謹慎”的范圍的話, "謹慎”的壓力會很大的。

    "他有足夠的耐心。”葉修笑道。

    "是嗎?那他到底能跟多久, 你能和我說聲嗎, 你這要不說, 我心里還真沒底。”張益瑋說。

    "放心吧, 他該出手的時候自然會出手, 你就別多想了, 踏踏實實地準備一下二連敗以后對隊員們說些什么吧!”葉修說道。

    "這種沒必要的事, 我是不會做的。”張益瑋說著, 轉回頭去不再理會葉修了。

    賽場上, 毀人不倦的跟蹤還在繼續。羅天的元素法師一路小心走來, 這時終于都已經轉到了毀人不倦出場時的刷新地, 結果依然未見目標。羅天頓時彷徨了, 不知該何去何從了。無奈地轉了身, 換了條路線, 又那樣小心翼翼地走了起來。

    現場觀眾都已經全瘋了。

    之前一場是干脆到了極致, 三下五除二就把對方給斬滅, 雖然結果讓他們不爽, 但至少也給了一個痛快。U www.uukanshu.com結果到了第二場, 和第一場形成了極其強大的反差, 上一場1分17秒的干脆, 現在變成了沒完沒了的磨嘰。

    比賽開始, 已經有三分多鐘了。職業級的對決, 這個時候也夠決出個勝負了, 結果眼前這一場比賽, 卻到現在雙方連一次交手都沒有。

    羅天的元素法師已經是在無目的的亂轉了, 結果他要找的目標, 毀人不倦一直不離不棄地跟在他左近, 他卻絲毫不知。

    現場再度噓聲四起, 紛紛起哄讓莫凡下去。但莫凡絲毫未做離會, 繼續這樣跟著羅天。

    "耐心哈?”張益瑋再度轉過來, 陰陽怪氣地說了一句。

    "是的, 耐心。”葉修明確點頭。

    "就這樣沒完沒了地耐下去?”

    "當然不是, 難道你沒看到了, 現在已經有很多人失去耐心了。”葉修指了指四下噓聲起哄的觀眾, "沒有耐心的, 只好輸掉。”

    葉修說完, 張益瑋心下突然就是一驚, 再看比賽場上, 羅天此時果然也已經沒了耐心, 操作變得越來越敷衍。

    機會到了!【..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