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九百89章謹慎的喬一帆

    現場, 在一片寂靜中, 不知從哪個角落傳出了掌聲, 跟著迅速蔓延, 整個場館內, 掌聲連成一片。【.ps.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興欣在現場可沒有這么多支持者, 甚至有不少對他們并無好感的玩家。但是, 愛憎分明的榮耀玩家卻也不會罔顧這么精彩的發揮。電子屏懸在所有觀眾的眼前, 所有人都看得到這一場喬一帆的表現, 無可爭議的發揮, 完全配得上這樣的掌聲。

    而一開始那冒失的偷襲, 此時也終于得到了重新解讀, 那毫無疑問是為了引誘對手上鉤的圈套, 目的就是為了把鬼見愁引到他所需要的這個位置。

    "相信觀眾朋友們還沒忘記之前墻轉角處的那個偷襲, 現在讓我們來一起回顧一下。”轉播解說在回顧本場比賽的時候, 迫不及待地就讓導播切入了這一時間的畫面。

    這部分畫面導播早準備好了, 只是之后戰斗連成一氣, 一直打到鬼見愁被擊殺, 所以根本抽不出時間來播, 此時終于放出, 大家看到是來自鬼見愁的第一視角。

    鬼見愁追入這條小巷時, 已經不見了一寸灰的身影, 但是在那個轉口, 斜長的影子拖在地上, 鬼見愁一眼掃到, 立即追了上去。臨至轉角, 他弧線走位, 拉開空間沖出, 埋伏在轉角的一分寸一寸灰)連人帶刀殺至。

    落日余暉迎面灑下, 真實而又迷幻。鬼見愁視角中的一寸灰只剩一道人影, 刀光, 完全被迎面而來的夕陽光影效果所吞沒, 鬼見愁措手不及, 中招, 再然后。就是他被卡到角落中一路走至落敗的場面了。

    "原來是這樣……”解說驚嘆著, "興欣的選手巧妙地利用了這一位置迎面光線的照射。將自己的斬擊藏在當中。大家注意看, 一分寸一寸灰)在出這一記月光斬的時候有一個跳躍, 正是這一記跳躍將刀光送到了夕陽光影的掩蓋當中。我想這應該是做過相當的練習, 還有用來擊殺鬼見愁的這個位置。顯然也是計劃中的。興欣從一開始就有著明確的戰略意圖。大家想必都知道, 這次比賽用圖雖然是臨時設計。但在開賽后, 所有用圖就已經開放下載, 而每一場比賽的用圖都在賽事流程中提前公布。就是為了方便各隊做些準備。現在看來。興欣的選手在這方面下過功夫, 但是誅仙戰隊呢?同樣也是鬼劍士, 雖然是陣斬雙修, 但是這同樣是一個可以利用到的地理位置, 他似乎并沒有注意到過這一點。”

    "興欣選手勝得漂亮, 讓我們一起來記住這位選手的名字。喬一帆!他實在應該站出來接受一下這現場的掌聲, 不過很遺憾這是一場擂臺賽。他還有比賽要繼續, 不過不要緊, 未來的路還會有很長, 我相信這位選手會前途無量。說起來, 這位叫喬一帆的選手, 其實最初是效力于微草戰隊的,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我們似乎一直沒有在賽場上見到過他, 而且一個賽季后就離開了。不知道看到喬一帆今天這樣的表現, 微草戰隊會不會有一些后悔呢?”

    解說的大加贊揚和現場的一片掌聲中, 卻是誅仙戰隊落敗的選手從比賽席里走了出來。這些為喬一帆而起的歡呼和掌聲, 對他來說都是那樣的難堪。他走的很慢, 看起來像是在逃避回到選手席那邊, 而他們的老板蕭杰, 此時黑了個臉坐在場外, 看到他慢吞吞的樣子, 冷冷地哼了一聲, 沒有理他, 把誅仙戰隊第三位即將登場的選手叫到了面前。

    "多加留意, 對手對地圖吃得很透, 小心不要重蹈覆轍。還有……”蕭杰很不放心地交待著。

    "我明白。”第三位上場選手鄭勝超, 是一位狂劍士, 所用角色斬相思。被蕭杰耳提面命地交待了一番后, 邁步朝場上走去。

    第三場比賽打起, 目前形勢對誅仙來說很不利, 一寸灰在第二局里法力消耗挺大, 但生命損失不到百分之二十, 幾乎已經領先了一誅仙戰隊一個人頭。處于劣勢下的肖杰倒是坐得端正, 也不微笑著轉過頭來和葉修交流了。

    比賽開始, 由于上一場的出色表現, 連轉播解說都不由地露出一些傾向性, 一開始所關心的問題就是喬一帆在生命不滿, 法力不多的情況下, 會如何應對這一局比賽, 等關心完了, 這才介紹了一下誅仙新上場的選手鄭勝超。

    狂劍士打擂臺賽, 其實也有一些尷尬。因為招牌技能血氣喚醒的存在, 造就了狂劍士獨特的賣血流打法。因為賣血導致的節奏變化[ 天珠變 ], 會讓很多人覺得難纏。可是單挑的時候, 可以這樣一錘定音, 但在擂臺賽里, 把血賣個干凈, 那下一個對手拿什么來應對?雖然說狂劍士血越少戰斗力越強, 但也沒強到可以隨意秒殺對手的地步。上來就直接扔掉百分之九十的生命?賣血也沒有這樣的賣法。狂劍士在賣血的同時, 事實上也會將對方的血線壓制在差不多的境地。如果看到一個狂劍士血很少, 而對方生命飽滿的時候, 不要以為那是狂劍士賣血準備大爆發了, 百分之九十九的這種情況, 是狂劍士快被人干死了……

    如此職業特點, 讓狂劍士在擂臺賽里多少有點艱難, 尤其遇到這種對方領先的情況, 那就更艱難了。

    蕭杰對他們的狂劍士選手敦敦教導了一番, 但神色依然冷峻, 看來倒也清楚眼下他們是何種境地。

    他們清楚, 喬一帆就更清楚了。從上一場的表現就可以看出來, 喬一帆事先的準備工作做得很足, 備戰很認真很仔細。連一個轉角處的陽光都會注意到并加以利用, 眼下這種狀況, 他又怎會沒有心理準備?

    鄭勝超沒有讓他的狂劍士急著過來找一寸灰決斗, 喬一帆也沒有因為自己處于領先, 就不注重保護自己, 兩個人都很仔細很有耐心地尋覓著機會。

    這個場面, 讓蕭杰不由地有些焦躁了。

    他斷定領先的局面會讓對方表現得更加積極大膽, 正常情況下一些需要多做斟酌的局面, 這個時候可能就會大膽嘗試一下, 有領先的生命做后盾嘛!所以他指示鄭勝超, 要積極利用對方的這種心理。

    可是現在看來, 對手有這種心理嗎?蕭杰不得不有所懷疑了。上一場, 喬一帆還積極地偷襲引誘, 掌握了場上的主動, 結果這一局, 反倒更加的小心謹慎起來, 別說有三分機會就大著膽子嘗試一下了, 現在的喬一帆, 有五分、六分機會的時候都會視而不見, 他在尋覓更加有把握的良機。

    蕭杰的判斷全數落空, 這讓他十分不爽。而場上的鄭勝超也察覺到了這一點, 又和喬一帆謹慎戒備了相互試探了一番后, 終于決定摒棄蕭杰給他安排的思路了, 對手根本就不吃這套。

    無法引誘對方上鉤的鄭勝超, 只好尋求正面突破對方的機會。但喬一帆根本不和他正面交手, 穿街過巷, 在圖里隨意穿插, 熟得好像在自己家一樣。

    鄭勝超就納了悶了, 同樣是新圖, 人家怎么就能這么熟, 把圖吃得這么透呢?【.ps.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一路追擊的鄭勝超追得很有些煩躁, 每到一個轉口, 都得抬頭看看太陽是在哪邊, 都得想想那個地方是不是又有個什么坑啊什么死角啊之類會被鬼陣完全封鎖的地方。如此思慮良多, 三追兩不追的, 還經常給追丟了, 鄭勝超頓時就更煩了。

    "你是想跑到狀態完全恢復嗎?”鄭勝超忍不住在公共頻道和對方對話了。榮耀角色都有默認的生命和法力的自動恢復, 但對于實戰的影響微乎其微, 否則這比賽豈不是要沒完沒了的?所以鄭勝超當然也知道對方絕不是抱著這種目的, 說這話, 純屬嘲諷。

    結果興欣這邊的選手席上, 葉修居然還真湊頭問了身邊的陳果一句:"一帆帶回復裝了?”

    "你以為人人都像你嗎?”陳果深感無力。

    這樣的事, 葉修做過, 但事實上這也算是藝高人膽大了。U 帶兩套裝備, 提升了負重, 戰斗場面都有可能不一樣, 多帶的這身裝備最后到底是救命還是害命還真說不清。所以換裝打法在職業圈流行了那么一小段時間后, 就迅速被認定為不實用了。身上略帶一兩件, 加點變化[ 天珠變 ]還算可以, 帶著兩套準備想各起作用的, 恐怕最后起到的作用就是拖累死你自己。

    就是葉修, 其實也就是在面對無極戰隊的選手時敢于如此, 真要和同級別的高手較量, 他也得仔細掂量掂量。

    "我感覺著吧, 以一帆的水平, 帶上這么一套也靠譜!”魏琛這邊卻是給予了積極地肯定, 這話的意思顯然是指喬一帆的水平應對誅仙選手, 玩得起。

    "你們以為一帆會像你倆這樣無恥沒下限嗎?”陳果抓狂。

    "我覺得主要還是因為一帆比較謹慎。”葉修說。

    "嗯嗯, 不得不說他有些太高看誅仙的這些選手了。”魏琛說。

    "一開始也有分析誅仙有隱藏實力。”葉修說。

    "嗯, 說得是, 如果沒這事的話, 他現在應該就帶了。”魏琛說。

    "嗯, 肯定就帶了。”葉修點頭。

    "滾滾滾, 你們倆滾!!”陳果叫。【.ps.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