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千03章榮耀真難

    藏在觀眾席中小心翼翼觀看比賽的正是微草戰隊的三位選手, 許斌、劉小別和高英杰。【..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六里松場館雖然不是他們微草的比賽用地, 但不管怎么說, B市是他們微草戰隊的地盤。在自家地盤上, 突然發現這么多人興沖沖地給其他戰隊叫好, 讓劉小別這個土生土長的B市微草選手很有些不適應。

    "興欣這第一個人頭輸的, 幾乎沒拿到對方多少血啊, 接下來的比賽可難打了。”始終在關注著比賽的是許斌, 他畢竟是剛剛轉會微草一年的選手, 也不是本地人, 所以在這方面的情結上, 比起劉小別還是要差上不少。

    "嗯, 沒想到啊……”劉小別這時也把注意力放回到比賽本身, 跟著感慨了一下。要說寒煙柔, 職業圈里還有人比他們微草的諸位更早接觸嗎?那甚至還是在第十區剛開放的時候, 大家開著二十多級的馬甲, 就認識這姑娘。

    那時候的寒煙柔, 可還是個徹頭徹尾的新人呢, 而現在呢?不到一年半的時間……正因為這種接觸的經歷, 讓微草的選手對唐柔不敢有絲毫輕視。事實上要不是唐柔實在是一個榮耀玩家中的異類的話, 恐怕現在(就)是劉小別他們的隊友了——有哪個榮耀玩家會拒絕微草這支冠軍隊的邀請呢?

    "不知道興欣接下來出場的會是誰?”許斌猜測著。興欣的選手, 他們這些選手真的不陌生, 一點也不。前段時間網游里新SS的爭奪大戰中, 他們這些職業選手輪番上陣, 去和興欣的選手們交鋒, 對興欣這些人都有了相當的了解。要知道職業比賽一年打下來, 兩支隊伍不進季后賽的話最多才兩次交手機會。而對興欣這些人, 在當時的SS爭奪戰中, 差不多有著一星期碰一次的密度。這還是在各隊選手輪番上陣的情況下。

    "一帆的話, 應該不會在擂臺賽出場吧?”劉小別看了一眼高英杰后說著。他知道這兩個少年感情非同一般, 也清楚高英杰今天會來。多半就是沖著喬一帆。

    "興欣目前的狀況, 會讓他上也不一定。”許斌說著。他來時, 喬一帆已經轉會離開, 沒有過接觸, 但在興欣聲名鵲起之后, 這個名字在微草戰隊里被提及的也不算少, 許斌也比較了解這是個什么人了。

    "不是一帆……”這時, 高英杰搖了搖頭。因為他已經看到。興欣準備席那邊新站起來準備上場的選手, 并不是喬一帆。

    莫凡, 在上次對陣玄奇之后。這才是他來到興欣以后的第二次正式出場比賽。

    "怎么樣, 對這樣的比賽氛圍有什么感受?”葉修看著站起來準備上場的莫凡問道。

    莫凡原本沒理會任何人, 自顧自地就要朝比賽席那邊去了。聽到葉修問話, 遲疑了一下, 卻還是站住了腳步。頭也沒回, 只是站在那想了好一會, 這才答了一句:"很吵。”說完就接著朝比賽席那邊走去了。

    這時唐柔也已經從比賽席那邊回來, 和莫凡擦肩而過的時候, 兩人也沒有什么過深的交流。唐柔說了一句"加油”, 莫凡則只是略略點了點頭。

    回到準備席上的唐柔, 臉上自然滿是郁悶和不甘。陳果這思考了半天。愣是沒想出來該怎么安慰。因為這一場的局面實在有些難堪, 從最終肖時欽的生靈滅所剩的生命來說, 唐柔完全是慘敗。連雖敗猶榮這種詞的一點邊都沾不上, 這可真把陳果難為壞了。

    "感覺如何?”結果她這一猶豫, 就聽到葉修簡單直接地就問上了。

    "郁悶。”唐柔說。

    "呵呵, 這沒什么, 肖時欽這級別的選手。就是放眼整個聯盟, 也不會有任何一個人敢放言說一定可以勝過他, 比賽總是有勝負的。”葉修說。

    "這我知道。”唐柔點頭, 她確實還沒幼稚到認為真有所謂的天下[ 遮天 ]無敵獨孤求敗。常在河邊走, 哪有不濕鞋才是競技的硬道理。

    "但是對他我一點辦法都沒有。”唐柔說。這才是令她真正郁悶的地方, 整場比賽她占不到絲毫主動。完全被對手牽著鼻子走, 那種有力沒處使的感覺實在糟透了。

    "這個問題如果三言兩語就能解決, 那在你上場之前我就會告訴你了。你所面對的是榮耀最高水平的選手, 如果說他有什么天大的漏洞可以隨便被人利用到, 那他也不會有今天這樣的地位了。努力提高吧, 全面的充實自己, 從此以后, 不會再有任何捷徑了。”葉修說。

    唐柔望著比賽場上, 此時全息投影放出的是方才比賽的回放。但是這場比賽其實并沒有什么激烈精彩的亮點。開場不久唐柔制造的那一次或許可以算, 但是在反觀比賽的最終結果, 那一精彩瞬間的份量自然被削弱了許多。

    "榮耀……真的好難……”望著場上寒煙柔那有力無處使的身影, 唐柔感慨萬千。

    "所以才有趣不是嗎?”葉修說。

    "嗯。”唐柔點了點頭, 目光已經轉向了接下來要進行的第二回合比賽。一場失利, 讓她挺受打擊, 但更會讓她奮起直追, 她已經立即開始從別人的比賽中吸取東西來學習了。

    隨著投影畫面生成, 第二場比賽的對決正式開始。擂臺賽是不會換圖的, 只不過角色的刷新點都會呈對角線。

    "毀人不倦嗎……”肖時欽看著興欣第二出場的選手。由于這才是第二次參賽, 所以有關莫凡的資料自然是少得可憐。可是就只是那唯一的一場比賽, 莫凡的特點都已經被表現得淋漓盡致。

    肖時欽針對那場比賽做過研究, 可是此時, 他卻也不敢絲毫放松。

    上一場比賽, 對陣唐柔, 一個頻繁上陣讓人有足夠資料去研究的選手。在肖時欽眼里, 唐柔的打法基本不存在太多戰術性的東西, 就是用簡單直接的暴力手段摧毀對方的節奏, 而且再由她來重新建立新的節奏。這一過程一旦被她得逞, 那她的對手都會相當被動。這姑娘單從操作水平來說, 已經不在職業選手之下。

    肖時欽自認已經弄清楚了唐柔的特點, 誰想在和唐柔的比賽中, 依然被唐柔摧毀了節奏。那蠻不講理的強攻方式, 所表現出的態度之強硬遠在肖時欽意料之上。好在身經百戰的他畢竟不是什么路人角色, 在被唐柔摧毀了節奏后, 重新建立起新的節奏的, 不是唐柔, 卻還是他。

    有了這前車之鑒, 肖時欽不得不重新審視了一下自己的判斷, 對于興欣的選手, 自己的評估是否還是有些過去(于)保守?

    一個資料多, 研究更透的唐柔尚且如此, 那么只是通過一場比賽來觀察的莫凡, 是不是也隱藏著更大的潛能呢?【..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好, 現在比賽開始, 肖時欽依然采用戰術走位。而他的對手, 興欣戰隊的莫凡, 在本次線下賽, 或者說一整個挑戰賽中, 都只有一次出場紀錄。李指導, 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那場比賽呢?”潘林隨著比賽開始也打開了話匣。

    "當然, 那場比賽還是比較讓人印象深刻的, 看得出莫凡這位選手有著超乎尋常的耐心, 而且對進退時機的把握相當精確。”李藝博說道。

    "呵呵, 其實就毀人不倦這個角色名, 我想很多觀眾大概都知道, 這是在神之領域鼎鼎有名的一個拾荒者。李指導, 你說他的這種打法和習慣, 會不會就是在拾荒過程中摸索出來的呢?”潘林說。

    "我覺得可以這么認為。”李藝博侃侃而談, "耐心、把握時機、全身而退, 這些確實都是一個拾荒者最應具備的素質。”

    "不過這個話題我們還是少談論一些的好。UU看書 www.uukanshu.com”潘林說道。

    "嗯嗯, 看比賽看比賽。”李藝博也立即沒有接著再說下去。畢竟拾荒并不是一種值得稱道的行為, 在這里大談拾荒的藝術, 實在不是什么太好的導向。

    比賽中的雙方, 都采用了戰術走位, 迂回走向地圖正中央。

    于是本該是二個角色相遇的地方, 此時一片空曠。莫凡的毀人不倦此時蜷伏在此處的一個屋頂, 悄悄窺視著四方。肖時欽的生靈滅呢?距離這地方還有點距離的時候就已經停下, 他的角色并沒有露面, 而是放出一個電子眼, 貼著墻根游游蕩蕩地就晃了過來。

    電子眼的視野并不如角色那么寬廣, 局限的鏡頭內, 肖時欽小心觀察著四下, 結果不大會屏幕就閃出一串雪花, 跟著視角恢復正常, 電子眼的鏡頭視角已經消失。

    "不愧是一個觀察力敏銳的拾荒者!!”潘林此時驚呼著。

    "是啊, 這么小一個電子眼, 居然都會被看到, 真的是相當驚人的眼力。”李藝博說道。

    "而且這么遠的距離, 這么小一個目標, 這手里劍打得也是相當精準啊!”潘林說著。

    "這場看起來像是貓捉老鼠的游戲, 誰是老鼠誰是貓看來還是得過一會才見分曉啊!”李藝博感慨著。【..品質小說, 真品質, 好小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