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希望禱言,牧師技能,10秒鐘恢復目標法力30%,隨技能等階提升,最高恢復可達60%,冷卻時間10分鐘。(M_泡&書&吧)

    目前君莫笑在吟唱的,正是這希望禱言,角色法力飛快恢復,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

    別說在個人賽了,就是團隊賽里,希望禱言這技能也很少被使用到。雖然它效果驚人,但是10秒鐘的超長吟唱,實在太容易被對手打斷。所以在團隊賽里即便會用到,那也就是抓個時機,唱個兩三秒恢復多少算多少。但事實上,團隊賽一般很少打到沒藍這么慘烈,單人賽就更少見了,會打出缺藍狀態的,一般也就是在擂臺賽上。

    牧師和守護天使是不會上擂臺的。作為兩個可以通過在武器上打技能獲取這一技能的同系職業騎士和驅魔師,也從來沒有人做出過這種選擇。

    戰斗中沒藍了回一下藍?還是如此大幅度回復?這一切聽起來很美,但聯系實際的話,就會發現價值有限。先不說打到沒藍這樣的情況本身就很少見,就算見著,在擂臺賽,一對一的單挑中,10秒鐘站定不動的吟唱,這真有點把對手當空氣了。尤其是在對手知道你有這種手段的情況下,那就更不會給你這樣的機會了。

    那么像葉修這樣,利用開局時間進行恢復?這個的話時間上是足夠的,但是,技能可使用的時機限定到如此苛刻的地步。要在這么多前置條件下才能起作用。這實用價值可就微乎其微了。對么職業選手來說,這樣的奢侈簡直就是犯罪。

    于是此時,所有人就像看犯罪一樣看著君莫笑,這簡直就是個案發現場。

    解說潘林和嘉賓李藝博都已經無語了,孫翔呢?孫翔可不知道葉修這邊連希望禱言都用上了,之前葉修說回個血,他愣了愣后,隨即也反應過來散人確實有這個能力。結果這家伙一點也不焦急,他正覺得打半血的葉修勝之不武呢!現在倒是不錯,正好給這家伙一個喘氣的機會。這樣自己的勝利豈不是顯得更有價值?

    于是,在明智對手恢復的情況下,孫翔卻只是操作著一葉之秋,不緊不慢地往前溜達著。那樣子,清晰地讓人看出他對此一點也不擔心。

    “呵呵……孫翔對于葉修的舉動,好像一點也不介意啊……”解說潘林看出來后,立即說著。{m/書友上傳更新}

    “是的,他是相當的有自信。”李藝博說。

    “但這樣,是不是有點過了?”潘林說。

    “嗯,你是說葉修還是說孫翔?”李藝博問。

    潘林看看一邊在吟唱回藍的君莫笑,又看看這邊不緊不慢逛大街的一葉之秋:“嗯,都有……”

    這實在沒法往下說了,這還像是場決定兩支隊伍生死的決勝比賽嗎?這兩人都太不嚴肅了。這是挑戰賽的決賽。不是兩個玩家在網游里切磋呢!

    “等會啊,我先回一下血藍。”

    “行,你先恢復。”

    潘林滿腦子都是這種玩家在切磋時會經常出現的對話,但這可是正規比賽,也出現幾乎一樣的情境,詭異嗎?詭異嗎?

    “呵呵呵呵……”潘林除了傻笑都不知道說什么了。

    嘉世的選手席這,老板陶軒親自督戰,雙臂抱在胸前,神情自若。但是仔細觀察卻會發現,陶老板抱在胸前的雙手。那都是緊緊地握在自己的胳膊上,十分用力。

    不這樣分散一下精神,陶軒真怕自己氣得抽抽過去。孫翔這位選手,大體來說他還是很欣賞的。但就是這過于自負的性子,有時實在讓陶軒有些頭疼。

    好吧……其實在面對其他對手的時候。孫翔一臉的驕傲不屑,然后再上去將對方一一踩翻。陶軒看得也是蠻爽的。那種時候,他從來不會對孫翔的自負有什么不滿,哪怕是做出如此時這般的舉動,陶軒沒準還會哈哈一笑,覺得這實在是長自家戰隊的威風,非常的大氣有魄力。

    但是現在,對手是葉修,陶軒的心態立即就不一樣了。

    這是一種很矛盾的心態。

    就比如說之前肖時欽在GG退出比賽的時候,陶軒雖然由衷地滿意他這種做法,但同時,也略有一些遺憾,覺得如果能消耗一下葉修,或許也是相當不錯。只是那樣,又顯得嘉世忒小家子氣,沒有豪門氣度啊!

    魚和熊掌不可兼得,那一刻,這種矛盾才是陶軒的真實心態。

    而此時此刻,孫翔的做派,本也可以理解為豪門氣度,可是看到那邊葉修的君莫笑不停地刷血,最后連神圣禱言都出來,10秒的吟唱,一點沒受打攪地唱了個夠,陶軒實在有些無法再淡定下去了。

    偏偏孫翔表現得是那般的淡定,如此意識上的不同步,讓陶軒對他也很有些惱怒了。

    好在葉修沒有繼續挑戰他的心臟極限,十秒的神圣禱言完畢,君莫笑終于從那角落里鉆出來了。

    “過來了沒有?”葉修在頻道里發問。

    “怎么,恢復好了嗎?”孫翔回道。

    “差不多了。”葉修說。

    “差不多?我勸你再多回復一些才好,我不著急。”孫翔說。

    “咦,什么聲音?”嘉世準備席,有選手突然聽到奇怪的一聲。

    旁邊的隊員連忙踹了他一腳,使了眼色,那選手會意望去,看到是老板在咬牙……

    “如果我沒記得,這應該是今天的比賽中第一次發生選手交談吧?”潘林說道。

    “嗯,好像是的。”李藝博說。

    “呵呵呵呵。”潘林又在傻笑了。終于有選手交談了。但你們交談的內容有點職業氛圍行嗎?葉修和孫翔的交談。完全朝潘林之前腦補的玩家畫面上靠攏的。

    “差不多就行了,我也不想你輸得太難看。”頻道里的聊天繼續,葉修說著。

    “這句話應該我送給你才對。”孫翔說。

    “還是你自己留著吧!”

    “送你吧!”

    “留著吧!”

    “送你。”

    “留著。”

    現場一片嘩然,倒不是因為兩人沒營養的廢話,而是對話進行的過程中,葉修的君莫笑已經悄然繞道,走向了一葉之秋的身后。

    “憑你那身奇怪的混搭,你真以為你有機會勝過我嗎?你是不是已經不記得一葉之秋的屬性了?需不需要我告訴你啊?”孫翔卻好像已經全身心地進入了聊天模式,角色一動也不帶動的。

    “葉修在和孫翔對話的同時,角色君莫笑戰術走位。迂回到了一葉之秋的身后。孫翔看起來毫不知情,他只是在聊天打字,難道孫翔不會盲打,所以聊天的時候只能看著鍵盤嗎?”潘林喊道。

    “呵呵呵……”李藝博笑著看了潘林一眼。卻見這位的神情是那么的嚴肅,難道他不是在說笑,是當真這么以為嗎?職業選手不會盲打?虧他想得出來,難道操作的時候還要低頭看鍵盤?

    “逼近,逼近,君莫笑在逼近。”潘林喊了起來。現場觀眾更是大聲喧嘩,似乎是想以此來提醒孫翔,嘉世的選手席,陶軒這時已經完全端不住了,這個孫翔。也太兒戲了!

    “葉修的戰術走位非常成功,不過先用對話轉移了對手的注意力這是關鍵。現在現在差不多進行他的攻擊范圍了,他會選擇怎么樣的攻勢呢?他的對手,也就是孫翔看起來還毫無察覺!”潘林叫道。

    而這時,還在聊天的孫翔,在公共頻道里又發布了最新聊天內容。

    “扯了這么久,怎么樣,你是不是已經到我身后了?”

    “哇!”潘林一聲驚叫,然后就看到一葉之秋一個瀟灑的轉身,直面身后的君莫笑。手中戰矛卻邪拎著,直指前方。

    “原來孫翔并不如我們想象的……想象的……那么大意。”潘林憋了半天,差點就把“白癡”兩個字給說出來。

    “呵呵,這種太過于低級的失誤,我想還是很難發生在這級別的選手身上。”李藝博此時又是一副“我早就知道”的口氣。

    孫翔卻已經在轉身后立即發動了攻勢。

    豪龍破軍!

    一葉之秋的起手赫然是唐柔最喜歡用的招數。但是僅從這一擊的視覺沖擊力上,就可以看出一葉之秋和寒煙柔。這絕不是處在同一檔次的角色。

    一葉之秋的裝備有變化嗎?

    對于葉修來說,這幾乎是一眼就可以分辨出來的事情。變了,一葉之秋裝備改變了很多,有的部件直接更換了,還有的則是模樣發生了改變。俱樂部的技術開發部可不會為了改變裝備的造型而浪費材料,模樣變化,通常也是裝備的屬性進行了調整。在觀眾眼中,一葉之秋還是一葉之秋,Uwww.uukanshu.com但在葉修這個無比熟悉這個角色的人面前,一葉之秋,已經面目全非。

    閃身避過豪龍破軍,君莫笑施展飛槍后退,試圖和一葉之秋先拉開了一定的距離。

    “呵呵,這就是你恢復的狀態嗎?會不會有點少啊?”孫翔看著君莫笑的狀態,又在頻道里敲下一串字。

    君莫笑畢竟也沒有轉職加成,更不可能穿一身治療裝備來戰斗,所以治療效果還是較弱,這點時間刷回了七成。因為治療效果差,法力損耗相對就會較大,葉修也不可能真刷到滿血。那樣的話法力加一個希望禱言的恢復也未必夠。

    對于一個75級的角色,低階,又沒有轉職加成和治療裝備下的治療技能,效果還是挺薄弱的。

    =============================

    凌晨好大家……(未完待續。。)

    百度搜索閱讀最新最全的小說 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