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傷口斗破山河!

    戰斗法師75級大招此時自一葉之秋手中悍然使出,這一擊,是頂著君莫笑的攻擊做出的。一葉之秋強悍的裝備在此時發揮了作用,君莫笑本該有點小僵擊的一擊,效果完全沒有觸發出來。雖然傷到了一葉之秋,卻沒有阻止這一大招的發出。

    角色屬性已經被這家伙摸透了!

    葉修心下了解。君莫笑由于全身橙裝,那屬性是直接展示出來的,毫無秘密。唯一變數,就是手中千機傘。這要是普通銀武,恐怕孫翔更早一步就探清這武器的效果了,但千機傘形態變化多端,不同形態不同屬性,這才讓這家伙多費了一番功夫。但是現在,敢于頂著這一擊使出斗破山河,說明孫翔已經有相當的把握,知道君莫笑這一擊無法對一葉之秋做出判定上的效果打擊。

    果然,君莫笑的攻擊雖然造成了傷害,但一葉之秋巍峨不動,斗破山河出手,戰矛卻邪直沖入地,再一倒拔,一圈波浪以一葉之秋為中心翻滾擴散。相比起之前邱非戰斗格式的那一記斗破山河,氣勢更勝一籌,斗神一葉之秋的威力,這才剛剛開始凸顯。

    孫翔時機抓得準,人品也大爆發,卻邪這一擊中觸發了崩山效果,斗破山河的攻擊范圍再大一圈,對于這種本就擁有范圍殺傷的大招,崩山效果的補益更為明顯。

    如此大的范圍覆蓋,君莫笑也實在難以逃脫。和滿地泥石一起被掀向了半空,而這不過是孫翔攻擊的開篇,一葉之秋一步邁到了君莫笑的身后位,一記怒龍穿心破,卻邪挽向半空,直朝君莫笑的后心刺去。

    孫翔這一步走位,跨到了君莫笑的身后,這是職業選手進行連續攻擊時有條件就一定會進行的走位,一來是背擊有傷害加成,二來從身后發動的攻擊總是更難防范一些。這種走位,可勉強可說是遮影步的初級階段。不過遮影步的主要目的是隱藏自身達到連續攻擊對手的目的,倒不像這個走位這樣單純。

    這一擊怒龍穿心破犀利//最快文字更新無彈窗無廣告//之極,如此背身偷襲,換是任何人恐怕都無法防備,但是對于葉修而言,他實在太熟悉戰斗法師了,不用看,只用聽的,都知道背后來的是一記怒龍穿心破,哪怕是在斗破山河這地動山搖的聲效當中,他也聽得清清楚楚。

    沒有回身,君莫笑直接將千機傘扛到了肩上,跟著嘩一下,傘面張開,以盾模式硬吃了這一記怒龍穿心破,除此之外,葉修也沒有太好的辦法,因為孫翔的操作太快,一葉之秋的攻速也猛,他沒有時間進行更復雜的操作。

    千機傘這輕量級的盾牌,化解傷害效果雖不錯,但在抵預各種判定效果上實在太弱,硬接了這一記怒龍穿心破后,君莫笑頓時飛得更高。

    孫翔看準落點,操縱著一葉之秋就待過去,結果卻見君莫笑扛在肩上的千機傘直接收了傘面,傘骨收伸了一翻后開始旋轉,直接變成機械旋翼就要飛走了。

    孫翔哪肯罷休,一葉之秋雖沒這能力,但君莫笑也不可能一直飛在天上不下來,機械旋翼也是有技能時限的。而且這技能的飛行速度并不算快,一葉之秋陸地行走,也穩穩追得上。

    誰想君莫笑這一飛只是佯裝,騙孫翔的一葉之秋沖出幾個身位后,一顆手雷悄沒聲息地從空中落了下來。

    “呵呵。”孫翔這會還打了個字配了個冷笑的表情,一葉之秋轉身來,卻邪順勢劃起,在空中走過一個漂亮的弧度,直接將那手雷擊爆在了半空。

    爆炸的光影中,君莫笑瞬間失去了蹤跡。

    不好!

    孫翔心中頓時一緊,不敢怠慢,連忙走位就想拉開視角。三發炮彈已從空中落下,借爆炸火影掩護,君莫笑一個反坦克炮的三角點射,準確地將其籠罩在內。

    孫翔強悍的操作也在此時顯露出來了,三發炮彈鉗死的角度,這家伙居然操作一葉之秋一個側身,硬是毫發無傷地從兩個炮彈的夾縫中滑了出來。

    漂亮的操作!但是現場此時卻無人送上丁點的掌聲,擁有上旁視角的觀眾早已經看得清楚,君莫笑,一個影分身術已經落回了地面,而一葉之秋呢?卻在孫翔的操作下,仰天準備對那落下的假身進行攻擊。

    血花飛揚。

    在毫無意識的情況下,來自刺客、忍者的偷襲任何大神也不可能避得開,因為那根本就是無聲無息的。

    孫翔這才知道上當,一葉之秋一邊前沖一邊轉身就是一記大范圍的橫掃,先將對手逼退再說。哪知轉過身來,卻完全不見君莫笑的身影。能讓角色憑空消失的技能,數遍24職業也就那么多。但是……數遍24職業,這搜索面積略微大了一點,孫翔的反應已算很快,但這么過一遍腦子還是遲了,一葉之秋起身跳起一矛朝下扎去的時候,君莫笑已從地里鉆出。

    地心斬首術!

    上一局對邱非時也有用到過,憑這一眼的印象,孫翔已經努力做出了準確地回應,只可惜還是略慢了一點,先一步動手的葉修搶到了先手,從地下鉆出的君莫笑,擦著扎下的卻邪飛起,又一次從一葉之秋頸間帶走一串血花。

    跟著,落花掌。

    葉修并沒有采用和對邱非時一樣的打法,而是一記落花掌簡單地將一葉之秋崩開。孫翔觀察探清君莫笑根底的時候,葉修又何嘗沒在研究這個對他來說已經面目全非的一葉之秋。

    這些改動真的全是為了適合孫翔的風格?在葉修看來并不盡然。孫翔的戰斗法師打法沒有別出心裁自居一派,他駕馭這個角色,甚至讓葉修從中看到了很多自己的影子。而這種打法,一葉之秋原本的銀裝配備在葉修看來就已經達到最佳。新的等級上限,并沒有革命性地顛覆職業打法,所以裝備的基本配置也沒有必要改變,要做的只是在等級和屬性上提升便可。

    但現在,葉修從一葉之秋身上察覺到的是逃避這種路數的改變,如果只是為了配合孫翔,完全沒必要做出這么大的改動。那么還要做出這種改變,原因是什么葉修已經大致猜到了。嘉世,就是想給葉修一個陌生的一葉之秋讓他對付,他們不想因為葉修對一葉之秋的過分熟悉占到先機。

    他們成功了,這個一葉之秋葉修很陌生。而孫翔呢?他雖然有足夠的時間來適應、磨合,但是,磨合并不代表適合。面目全非的一葉之秋,讓葉修喪失了知己知彼主動性的同時,也壓縮了孫翔的戰力。

    這是一把雙刃劍,只是就目前而言,傷葉修傷得更深一些,他喪失了很大的優勢。

    而嘉世這邊的傷口呢?如果只是局限了一下孫翔的戰力,那目前來說,這個傷口并不大。孫翔只是沒有達到所能達到的最佳戰力而已,并不是說他現在就不夠強悍。如果換個角色就讓選手水準全失的話,這職業選手未免也太水了點。

    傷口還需要撕大一點!但這不好做。

    只是知道孫翔在這樣的情況下未能達到最佳戰力,對于勝負并沒有直接幫助。真正要找到的,是為什么他無法發揮出全力,真正限制到他的是哪些點,而這,才是擊敗這個強悍對手的關鍵所在。

    想找出這個命門,要付出的代價必然極大。這需要以身嘗試孫翔的各種攻擊手段。

    可是現在君莫笑生命所剩不多,而且還居于劣勢,當找到這命門的時候,還有沒有能力發動致命的反擊?

    這一切都充滿了不確定,但是葉修已經決定這樣做了。

    因為他可以確定一件事,這里不是個人賽,而是擂臺賽。即便他不能取勝,但他可以給后來的選手鋪路,擂臺賽確實是一個人在場上奮斗,但他同樣是團隊之間的較量。即便自己無法取勝,也要將勝機清楚地交到下一位選手手上,這,才是擂臺賽該有的打法。

    落花掌后,葉修操作著君莫笑義無返顧地沖上了。此時他還占據著主動,如果能有機會直接將孫翔打死他當然也不會介意,不過……孫翔對他顯然不會這么客氣。一葉之秋強大的角色屬性,讓君莫笑的所有攻擊效果都下降了一個幅度,此時落花掌的擊退,U 并不如葉修期待的那么理想。從這一點上來說,嘉世將一葉之秋搞得面目全非是成功的,他們打亂了葉修本可以很熟悉的節奏。

    卻邪和千機傘,再一次因為攻擊招架碰撞在一起,一葉之秋攻擊判定上的優勢非常明顯,每當這樣的碰撞,葉修都必須多做一些操作才能化解。

    “雙方再一次正面交鋒,葉修試圖打得更聰明一些,但孫翔將他粘得很死。看得出葉修體力可能已經有點下降了,這段對決中,他給孫翔的魔法炫紋好像稍稍多了點,在開局的時候他可是一直在盡力控制著這一點的,但現在……他好像已經有點壓制不住了……”李藝博這時觀察著場上形勢,覺得勝負天平已經出現了傾斜。

    “但葉修也保持著隨便反擊的可能性。”潘林說。

    “是的,他絲毫沒有慌亂,打得依然很沉穩。不過我比較擔心的是,如果一直這樣損耗下去,接下來的團隊賽葉修還有精力去應付嗎?這場比賽,因為角色上的差距,能打到這樣旗鼓相當,明顯是葉修損耗更大啊!”李藝博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