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整場解說都在掉坑的李藝博,這一次總算說到點子上了。(M_泡&書&吧)興欣選手席,看到戰局走向這一步,魏琛率先坐立不安起來。

    “這家伙到底想怎么樣?”魏琛叫道。

    “怎么了?”陳果連忙就問,她已經緊張得要死,簡直想閉起眼睛直接等這一戰的結果出來再睜開。聽到魏琛突然說話,陳果連忙就想探聽一下這一戰會是什么走勢。只是她自己看的話,雙方生命都在下降,分不出優劣,可是君莫笑生命先天就輸一截,這樣耗下去肯定是要輸的。

    “他已經失去理智了,這樣意氣用事,團隊賽還打不打了?”魏琛有些惱怒,陳果看得出來,魏琛是真生氣了,可是……她還是不明白魏琛在說什么。

    “先別急,他這樣打,肯定有理由。”以狂傲著稱的孫哲平,此時居然表現得異常冷靜,雖然在對兩人說著話,但是他的目光卻一刻也沒有離開過場上。

    “這樣打,就算贏了孫翔又有什么意義?滿足他個人勝負的虛榮?告訴所有人這個一葉之秋的接班人就是不如他嗎?”魏琛的話讓陳果有些不能接受了,在她眼中葉修雖然也有這樣那樣的毛病,但他絕不可能是這種人。他如果會在乎這些的話,那么還會任由嘉世有事沒事就拿他出來做一做文章而他卻懶得理會嗎?

    “你在說什么啊!”陳果也生氣了。

    “他這樣打損耗太大。還怎么應付稍后的團隊賽?”魏琛說道。

    “那有什么問題?哪個職業選手不是打完個人賽再接著參加團隊賽的?”陳果說道。

    “你懂個屁。”魏琛確實是著急了。言語上也激烈了許多,此時的他根本沒有心情跟陳果詳細解釋。他是帶著很多猶豫和懷疑走到這一步的,他心里很清楚,如今的聯盟早已經沒了他的位置,隨便一個職業選手站出來都需要他挖空心思去對付。即便這樣,他也堅持走到了今天,因為他心中燃燒的那團夢想一直沒有熄過,更因為他覺得將他勸回來的這個人是值得信賴的。雖然他們昔日是對手,但正因如此才讓他更了解眼前這人對勝負的渴望。

    魏琛出場時,輸給了肖時欽。他和唐柔、莫凡三人一起,總算才把肖時欽送下了場。泡*書*吧(m)三打一,這樣的表現當然不值得稱道,魏琛自己也會覺得失望。也會因為這樣的局面感到擔憂。但是,他不會氣餒,因為這只是整個決賽當中的一小部分,比賽還遠未結束。

    可是看到現在葉修表現出的姿態,魏琛怕了,他的擔憂終于達到了恐慌的地步。葉修可是他們這支隊伍的主心骨,如果連他也失去理智,連他也開始不顧一切地只求個人表現的話,本就實力遠遜嘉世的興欣,還能有什么勝算。

    陳果望著魏琛。對于他的不禮貌沒有去計較。因為她知道,魏琛是太怕失去了。他這樣一個年過三十,退役已經達七年之久的職業選手還能擁有一次這樣的機會,這本身就已經算是一大奇跡了。他比任何人都期待能跟興欣一起重返聯盟,這是他僅有的機會,因為他只是一個沒有發展,沒有前途的過氣選手。他才是將所有希望就寄予在興欣上的那一位,希望越大,失望自然也就越大。

    陳果沒有再和魏琛爭辯,她的水平不夠。真的看不出眼下的比賽有什么離奇的狀況,她也相信魏琛不會無的放矢。但是,她更愿意相信葉修,即便她看不太明白,但她相信葉修絕不會是魏琛所擔心的那樣。失去理智只圖個人發揮,那。可是被他戲稱為只能去打超級瑪麗的狀況。

    “一定是你什么地方搞錯了,我相信他。”陳果口氣異常堅定地說著,魏琛愣了愣后,嘆了口氣:“我也希望如此。”

    “沒錯,就是如此。”一直緊盯比賽的孫哲平,這時突然開口了,“老魏,你仔細看。”

    “哦?”魏琛再次愣了愣后。

    “這個家伙,是在給我找麻煩啊!”孫哲平居然笑了出來。

    “你們……到底在說什么,到底看出來什么了?”陳果納悶。

    “機會。”孫哲平說。

    “什么?”

    “贏下來的機會。”孫哲平說。

    “這場能贏?”陳果欣喜若狂。

    “這場能不能贏,不一定,但是,孫翔一定會輸。”孫哲平說。

    “到底什么意思?”陳果還是沒搞明白。

    “你就瞧好戲吧!”孫哲平一邊說著話,一邊將目光繼續分毫不差地停留在比賽上。

    陳果有點抓狂,她真的什么也沒看出來。左右看看,魏琛和孫哲平都十分專注地盯著比賽,另一邊的唐柔,看到唐柔疑惑的目光投過來后,也是表示不解地攤了攤手,她也不太明白孫哲平到到底在說什么。

    陳果心急如焚,忽然靈機一動,掏出了手機。

    這場比賽是被直播的,她看不太明白,但是直播比賽是有解說和專家點評的,聽聽他們是怎么看的。

    陳果用手機收聽起了這一場比賽的轉播,結果不聽還好,一聽這心真快要從嗓子眼里蹦出來了。從解說的口中,陳果聽到的是葉修非常不樂觀的局面。

    是的!

    確實不樂觀。

    陳果從比賽中也看出來了,君莫笑的血線損耗速度比一葉之秋更快,在本身生命就不滿的情況下,更快的遺失,讓他和一葉之秋之間的差距更大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陳果真的不明白,解說和嘉賓也絲毫沒有給出能對上號的答案。再看孫哲平和魏琛兩個人,從他們臉上陳果看到的只有關注。

    “怎么了前輩,看起來好像已經沒有力氣的樣子啊!”孫翔在此時突然又開始在頻道里發言了。

    “這樣下去,怎么才能讓我輸得難看啊?我真得猜不到。”孫翔繼續說著。

    “我倒怕再這樣下去,你會不明不白地就掛了啊!”

    “難道你其實是一個,生命要到10%的時候來一個暴走?”孫翔喋喋不休。

    “今天的孫翔,真的很多……嗯,交流啊……”潘林感慨著,不過這一波葉修壓根一句都沒有回復,哪有什么交流。

    結果這孫翔倒也挺會抓時機吐垃圾話:“怎么不說話啊?難道節奏太快,已經沒有時間來打字了?”孫翔這句嘲諷之后,又敲上了連串的表情,以表現自己行有余力。

    “差不多了。”葉修突然回了一句,并配了一個酷酷的墨鏡表情。

    “什么?”孫翔這還問呢!

    “你說的啊!到了生命10%的時候,需要暴走,難得比賽一場,不能讓你失望啊!”葉修說道。

    “是嗎?那我很期待啊!但我看……你生命好像已經到10%了吧?暴走呢?”孫翔說著,還讓一葉之秋左右轉了轉頭,轉動視角,好像真在尋找暴走在哪里一樣。

    “來了。”葉修消息剛剛發出,孫翔就聽角色身后銳風急響,慌忙操作一葉之秋朝旁一閃,一枚五方手里劍擦著身邊抹過。

    君莫笑可是站在他的正前方的,但是這枚手里劍,居然是從他的身后襲來。

    回旋手里劍?

    回旋手里劍不是技能名,而一種操作技能,是在使用忍者技能手里劍的時候,拉弧度將手里劍甩出,如此一來手里劍將像回旋鏢一樣做出弧線攻擊。

    葉修會使用這種技巧,孫翔并不意外。但是,這枚手里劍是什么時候出手的,自己為什么沒有注意到?

    這一場對決孫翔異常重視,雖然話多了點,但是他的注意力也是相當集中。

    就是這樣,面對面的,對手什么時候甩出了一枚手里劍,他居然絲毫沒有察覺。腦中迅速便將方才交手的過程過了一遍,似乎,真是視角不在君莫笑身上的斷片時候,那只微乎其微的一個瞬間,就這都能被捕捉到?

    孫翔對此表示驚嘆,但是,只憑這么一個細節,還不足以擊敗自己。

    如果這就算是暴發的話,孫翔真怕自己的牙會笑得飛出去。

    這當然不暴發,暴發,在孫翔操作一葉之秋躲過這記回旋手里劍后,才正式開始。

    君莫笑一步跨上前來,千機傘抖作戰矛,一記天擊挑上。

    孫翔不避不閃,一葉之秋手中卻邪迎頭砸下,直接就是正面的攻擊招架。

    君莫笑卻已經開始橫移,天擊上行的軌跡不再是一條直線,而是一條斜線。

    這種變化孫翔當然不懼,同樣轉動一葉之秋,攻擊招架追著天擊,似乎不碰上這一下就不罷休似的。U www.uukanshu.com

    誰想君莫笑此時卻已反向橫移,天擊再度被拉回了原來的角度,挑擊仍在繼續。

    孫翔想在招架已來不及,連忙一個后跳,天擊從一葉之秋的眼前晃過。

    龍牙!

    千機傘跟著就已經急速一抖,毒蛇般刺了過來。

    戰矛招架在外,一葉之秋后跳半空中,一瞬間,孫翔大腦一片空白。

    如此簡單的一擊,他居然找不到任何應對的手段。摸著鍵盤抓著鼠標的左右手,愣是無法做出任何操作。怎么會?怎么會就落到這么一個狀態的?

    =============================

    第一更來了!二更會較晚!(未完待續。。)

    百度搜索閱讀最新最全的小說 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