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現場觀眾明顯還沒有從上一場葉修和孫翔的精彩對決中回過神來。新一局比賽已經開始,現場竟然還是一片寂靜。

    不過這一切影響不到場上選手。進入了比賽席,選手就已經和地圖中的角色融為一體,這才是他們目前所處的世界。

    申建的角色是拳法家,和孫哲平的職業狂劍士一樣是個純粹的攻擊型角色。拳法家的武器是他們自己身體的每一部分,所以要從攻擊距離上來說,算得上是24職業中最短的。但是這職業卻也深諳一寸短,一寸險的道理。貼身短打時,攻擊頻率之快當數24職業第一,和刺客、柔道兩個職業,并稱三大貼身惡夢職業。

    比賽開始,雙方都拿出了他們本職業的真特色,沒有采用戰術走位,簡單直接地在地圖正中發生了碰撞。

    論角色實力,嘉世明顯要領先。孫哲平的再睡一夏身上一件銀裝都沒有,一身橙裝,單是屬性被對手輕而易舉舉看光光這一點上來說就比較不利。對手可以清晰地根據他的角色屬性和特點來進行戰斗,而肖建的格斗家,以前雖然只是嘉世的一個輪換角色,但嘉世可是豪門,這個時間要出戰的角色總不能和主力差太多。一身十件銀裝,數量而言已經足夠讓人口水。事實上豪門戰隊里即使替補角色,要說銀裝數量的話,那也不見得就會少。真正和神級角色的差距,是在質量上。這當然和戰隊資源分配的比重有關,核心角色和主力角色當然會占據更多的資源。拿上手的裝備更適合也就是很自然一件事了。

    肖建這聯賽轉為主力選手,所用角色當然也更受重視,實力更勝上賽季在聯盟時,他也迫不及待地想用著自己更強大的角色在聯賽里來個華麗亮相,不過這都得在過了挑戰賽這關再說。

    角色實力有懸殊,但是孫哲平可絲毫沒有因為這一點客氣。雙方相遇,立即搶先出手。再睡一夏揮舞手中重劍,以崩山擊起手發動了攻擊。

    拳法家因為攻擊距離方面的劣勢,在搶攻上往往落得后手,但這并不意味著他們就將陷入被動。申建的應對極其強硬,直接給角色開了一個鋼筋鐵骨,迎著再睡一夏的崩山擊就揮舞著拳頭沖了上去。

    孫哲平嗎?名聲在外,但并不代表申建就會怕。都是職業選手。就算是大神,也不是強得突破天際。這要見個大神就害怕手軟,還怎么打比賽?新成主力的孫哲平,這一年還真沒什么機會表現自己。在和興欣的對決中能遇上孫哲平這樣一號人物,在他看來正是一個表現得好機會。

    第一狂劍嗎?很好,那我就用比你更兇更狂的方式擊敗你。

    申建如此想著,早已操作角色沖上。

    鋼筋鐵骨,提升角色物理防御,但更重要的是將讓角色進入霸體狀態。

    霸體狀態免役除抓取類以外的所有效果攻擊。如此一來,雖然是迎著對手的斬擊。但這絲毫不影響拳法家的舉動,無非就是挨了這一擊損失點生命,但是自己的攻擊卻能照常進行。申建面對攻擊不避不讓,直接開鋼筋鐵骨沖上,正體現了此時他準備強硬的想法。

    誰想孫哲平的應對極快,已經飛跳起身的崩山擊空中取消。再睡一夏跟著簡單地揚起了一劍。看起來像是一記上挑,只是這記上挑中卻夾帶著魔法波動,似乎連空氣都要被扯出一個裂縫出來一般。

    這是魔劍士的低階技能裂波斬,利用法術結界封鎖目標而后旋轉斬殺。劍士四大職業系通常都會至少學個一階。要的就是它對于霸體狀態同樣有效的結界斬殺。

    申建看得清楚,心生無奈。只能選擇暫退。結果孫哲平得理不讓,再睡一下挑空落地后,張手就朝申建的格斗家抓去,卻是屬于狂劍士的一個抓取技能:噬魂血手。

    拳法家后跳,申建再次選擇退讓。

    這次再睡一夏沒緊趕著上來了,一記拔刀斬出手。

    申建的格斗家還在鋼筯鐵骨的狀態下,倒是不會被這一擊斬退,身體上前直接撞碎劍光,拳頭再度揮起。

    結果就見再睡一夏劍端胸前,又來了一個劍客的連突刺。突突兩劍全扎到格斗家身上。開了鋼筋鐵骨的拳法家確實不受攻擊效果影響,但這劍頂到胸前了,還能往前走,人不就得穿到劍上了?雖然是游戲,也不能太不科學,所以這兩個連突刺,就好像拿了根棍頂住了人似的,讓申建的拳法家的來勢又緩了那么一緩。

    申建不肯罷休,開了鋼筋鐵骨,生命受點損傷沒什么,但要沒乘機搶到攻擊機會那才是失誤。被捅了兩下的拳法家依舊頑強地朝前沖著,于是這次終于輪到孫哲平的再睡一夏后退了。身子不轉,只是接連兩個后跳。

    “哪跑!”申建心下叫著,操作更快,格斗家一記沖拳,帶沖刺帶出拳就沖上去了。

    誰想兩個后跳的再睡一夏,雙手拖劍掛在身后,看格斗家沖過來,重劍甩出,當頭斬下。

    破魔斬!

    破魔斬除了相當出眾的傷害以外,更可削弱目標的防御力。滿階技能,一劍下去能將目標的防御力削弱30%長達8秒。

    這些都是開了鋼筋鐵骨不能免役的,而且這技能的傷害就是開了鋼筯鐵骨也挺讓人心疼。此時眼見也拿不到十分趁手的攻擊機會,這記破魔斬讓申建不由地一陣遲疑,最終,閃身避讓了。

    打到這份上,不說葉修這種眼光了,就是解說潘林和李藝博,也清晰分析出了申建的猶豫。這家伙一心想打得堅決強硬,但顯然這根本不是他的本來風格,于是和孫哲平這種真強硬的選手一對碰,各種退讓,鋼筋鐵骨開了到底是想干啥也沒讓人瞧出來,就這么最終把技能效果給浪費了。

    鋼筋鐵骨浪費,那可是極大的失誤。因為格斗家一開這技能,就會忽視防御,直接身受大量攻擊。這種情況你要不搶出個彪悍的機會打得對手也吐上三升血,開這技能還有什么意義?申建這樣的,非旦沒有意義,簡直就是賣血去了。不,連賣血都不是。賣血是賣,那就是要有得賺的,申建這樣的,純屬送血。

    開場糟糕的申建被潘林和李藝博兩個分析了個透徹,從這種側面上看,倒也顯出申建距離一線大神還是有點差距的,能被潘林和李藝博如魚得水般地解說。之前葉修在場上的時候,兩位可是一路掉坑,一看就是打魂斗羅沒有三十條命就連一關都過不了的水準。

    鋼筋鐵骨沒搶到任何機會,反倒是送出了一堆血。申建也知自己這開局打得夠爛,頓時心神不寧起來。孫哲平那是會給對手喘息機會的人嗎?攻勢一波高過一波,一把重劍揮舞得好似風車一般,殺得完全瘋狂起來。

    兩位解說,這時除了“不愧是曾經的第一狂劍”、“果然是第一狂劍”、“看這就是第一狂劍的實力”以外幾乎沒啥詞了,沒辦法,孫哲平表現出的水平,也讓兩人不敢胡亂點評了,今天坑掉得已經太多,再掉下去三十條命都要用盡了。

    嘉世選手席上的陶軒,神情那叫一個陰郁。

    申建臨上場時那堅決表態,讓他心里一度踏實了不少。他雖然下了必殺令,但是,比賽總有勝負,這種道理陶軒不至于不懂。必殺令就是一種決心,一種姿態,給選手壓力,也是給選手動力。比賽最終無論勝負,陶軒都不會拿下過必殺令來說事。

    更何況孫哲平的水平他也是很清楚的,這一場,就算申建拿不下來他也不會多說什么,但是,此時場面竟然如此難看,申建一副色厲內荏的模樣,看得陶軒著實來氣,這樣打,還不如上場就道GG來得好看呢!

    可惜單人賽也人能下什么指示,申建就這么戰戰兢兢地繼續戰斗著。用更兇更狂的方式擊敗孫哲平?這個企圖申建早忘了,此時心驚膽戰的他甚至忘了爭勝,他在思考著如何活下去這種末世級別的深刻問題。

    沒有任何轉折,沒給人任何期待,申建就這么輸了。他的表現可以說連唐柔、莫凡都不如。他們二人雖然也沒能殺傷肖時欽的生靈滅多少生命,但至少他們在場上都留有屬于他們的精彩瞬間,他們用他們的努力,清晰地表達出了他們的企圖心。

    申建?剛上場時倒也挺有企圖心的,但是被孫哲平的再睡一夏兩劍就給劈碎,這點心思未免也太脆弱了。

    “申建明顯還沒有準備好。”潘林說。

    “是的,可能一直以為孫翔會結束比賽,U 沒覺得自己會有出場的機會。”李指導表示認同。

    “更沒想到會對上孫哲平這樣的強手。”

    “和孫哲平去硬碰硬,這個選擇也有點不明智。”

    “是的,放眼榮耀中能以這樣的方式和孫哲平戰斗的拳法家,大概只有韓文清。”

    “孫哲平即使退役多年,也不應該這樣被人小瞧啊!”

    “是啊!”

    “太大意了。”

    在兩位解說的一片唏噓中,本場比賽結束。

    勝者,興欣戰隊,孫哲平,再睡一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