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收藏【】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恢復術是單位時間內跳血的恢復方式,每一跳的恢復量本就不大,君莫笑這種慘淡的治療配置下每一跳更是慘淡。事實上跳了幾下后,也基本還在嘉世這些強力角色一擊的殺傷范圍內。只是這一跳一跳的,對于嘉世選手的心理實在是一種折磨。

    更要命的是,興欣的牧師想必馬上就要到陣了,雖然那牧師的技術并不高端,但在這種場面下還是足夠成為勝負手了。肖時欽突然有點懊惱,早知道剛剛擊殺完曉槍以后,順勢朝那個方向的換人區攔截,沒準正好就可以截殺到對方的牧師了。糾纏于寒煙柔,結果竟是這么個結果,這實在是有些難堪啊!

    但是比賽已經打到這份上,再后悔也無用。寒煙柔依舊將是他們接下來必須要擊殺的目標,搶在對方治療到陣之前。

    肖時欽頻道里言簡意賅的幾字部署,孫翔和邱非的雙戰法組合直接朝興欣四人陣突破。方才他們圍困唐柔的寒煙柔,結果被興欣打了一個里應外合,而這一次,興欣圍了王澤的火柴,該輪到他們里應外合了。

    王澤畢竟是新加入戰斗,火柴狀態飽滿,暫時被興欣抓來圍住也沒有太慌亂,這一次嘉世的救援來得也很快,一葉之秋、戰斗格式猛撲過來,也不急救火柴,目標依然是寒煙柔。只有一層血皮的寒煙柔,能活到現在已經可以說是神跡了。在沒有治療的情況下,過分注重保護這樣一個角色,事實上將讓全隊變得十分被動。但問題是興欣一直以來并沒有這樣做。20%生命的寒煙柔在沖殺,只剩最后一滴血時的寒煙柔還和君莫笑配合著給戰斗格式全吃了一記伏龍翔天。寒煙柔的存在,赫然成了對嘉世戰隊戰術上的牽制·她就好像是一個誘餌,牽動著嘉世的意圖。非旦沒有成為負擔,反倒是極其有效率地運用著她在場上的每一分每一秒。

    這個問題,肖時欽顯然已經意識到了。嘉世再度調整,并沒有把全部精力放到寒煙柔身上。孫翔邱非二人組朝興欣陣容發起沖擊,肖時欽的生靈滅,卻從另一方向迂回走位。

    這是想干嘛?

    潘林和李藝博互望了一眼·一時搞不明白·不敢出言。肖時欽在頻道里做出部署的時候,并沒有交待他要做什么。

    生靈滅趕路趕得那叫一個風風火火爭分奪秒,一邊趕著,一邊還時時注意著興欣的動向,再發現完全沒有人理會他時,生靈滅的舉動似乎有了一絲猶豫。

    而到了此刻,所有人終于看出肖時欽的意圖·看明他的意圖后,所有人都禁不住想起多年以前流行過的一句歌詞: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淚掉下來。

    是的,肖時欽的生靈滅此時是去攔截興欣即將入替的牧師去了,但問題是·他走錯方向了……

    觀眾因為有上帝視角,所以從一開始就知道小手冰涼是從哪個換人區重返比賽的·他走的并不是距離戰局最近的這個換人區。當時大家還覺得不可思議,這一刻,所有人明白過來了,這個換人區進入實在太容易讓人猜到了,興欣早就防著這一手,對于好容易建立起來的治療優勢,他們是相當的小心翼翼。

    肖時欽操作著生靈滅往這方向沖了一會,未見小手冰涼的身影,頓時也知道不對勁了。從速度上計算,此時他應該已經可以看見對方。現在未見人`影至少說明對方對于他這種攔截是有準備的,不管是繞路了,還是走了其他換人區。

    又一次的判斷失誤,這讓肖時欽真的有點心生疲憊了。他發現他真的完全捕捉不到興欣的戰術思路。

    他是了解葉修·但是他所熟悉的葉修,是那個身居豪門強隊的葉修。現如今這個率領著草根隊的葉修·表現出的是更為復雜的戰術風格。他在有著中小戰隊慣有的刁鉆狡猾時,卻又時不時表現出豪門強隊才有的壓迫性。

    在換人區的選擇這個細節上。從肖時欽率領弱隊做戰的經驗上來說,就近入場簡直是必然的選擇,因為弱隊太需要治療快些到陣來幫他們維系這好容易爭取到的優勢。可是偏偏興欣戰隊極為大膽,竟然真敢讓牧師在路途上多花時間。這種堅強的自信,可是肖時欽率領雷霆時不曾有過的。

    說到底,自己還是信心不足嗎?

    自己身處雷霆的時候,可曾想過率領那支隊伍以冠軍為目標?

    沒有,從來沒有過。

    外界都認為雷霆是一支弱旅,每年能進季后賽就是非常成功的表現。于是,雷霆自己,還有肖時欽,也一向是這么認為的,他們每一年的目標就是殺進季后賽,而進了季后賽后,日子就是得過且過。他們明明對冠軍她是很渴望的,可偏偏又不相信自己的隊伍有實力問鼎冠軍的實力。

    最終,為了冠軍,肖時欽離開了雷霆,雖然外界對此并沒有什么非議,甚至一至認為他早該做出如此選擇。但是此時,肖時欽終于知道,自己到底還是軟弱,沒有徹底相信隊員,也沒有完全相信自己。相比眼前的這個對手,自己真的還有很大的差距。這個人,率領著從網吧拼湊起來的一支草根,就敢參加挑戰賽,并且和嘉世這樣的豪門戰隊叫板。多少人將其視為笑話?可是現在,這個笑話正在一步一步走向現實。

    而他呢?雖然在雷霆戰隊屢屢制造出以弱勝強的戰績,可是他卻從來真的擁有過自信。現在看來,為什么一直就沒有呢?雷霆可以在常規賽里有打敗強隊的勝績,為什么就不能在季后賽里復制這種勝績,只要復制個三次,他們雷霆,不一樣可以贏得總冠軍嗎?

    說到底,他終歸還是只有贏得那些應該贏得的比賽的自信。而眼前的這個男人,擁有的是創造奇跡的勇氣和信心啊!

    肖時欽的生靈滅飛奔回戰場時,局面已經又發生了一些改變。

    寒煙柔終于還是被擊殺了。

    唐柔可不會讓自己的成為需要所有人全力去保護的累贅,即使只剩最后一滴血,她也是在場上積極地拼搏,貢獻著自己的輸出。再度頑強地支撐了片刻,她終于倒下。那一瞬間,現場爆發出了掌聲,即便是嘉世粉絲,在這一刻也選擇了沉默。這個生死存亡的時刻,他們無法送給對手掌聲,但至少還是可以用沉默來表示一下他們的尊重。擂臺賽,唐柔敗得憋屈,但是這場團隊寒,她終于給人留下了極深刻的印象。雖然有些時候她的表現,到底是勇猛還是魯莽實在不好讓人界定,但在這一場團隊賽中,她這種勇猛或是魯莽的表現,是興欣能打到眼下這一局面的關鍵。

    在肖時欽趕去攔截治療卻撲了個空的時間,嘉世三人雖然成功送走了寒煙柔,但是自身也受了不少損傷,尤其王澤的火柴,從一開始就受到包子和喬一帆的雙人夾攻,而后君莫笑護著寒煙柔過來湊熱鬧,興欣戰隊接下來的重心,并不是保護寒煙柔,而是繼續加強對火柴的攻擊。

    一寸灰的鬼陣在這時候起到了極強的保護作用,一葉之秋和戰斗格式兩個近戰職業,想到攻擊到興欣的角色就必須進入鬼陣范圍,不進入,卻又只能干看著對方在那里圍毆火柴。

    擊破鬼陣的限制也是有一些手法的,但是總體來說鬼劍士的存在讓一葉之秋和戰斗格式特別難受。王澤的火柴在這種局面下得到的支援也有十分有限了,而他自己也沒能突出包圍。肖時欽的生靈滅趕回來時,寒煙柔是已經不在了,但火柴的形勢也岌岌可危。

    肖時欽趕回一看兩個戰斗法師身上那一堆的負面狀態,心里也是頗為無奈。本來作為一個遠程攻擊手,鬼陣對于他的控制影響是比較有限的,但偏偏他是遠程中的機械師,他的好些個機械道具,都是沒辦法突破鬼陣的,所以要擊穿鬼陣的限制體系,對于一個機械師來說也是相當勉強。否則的話,肖時欽肯定會自己留下來換別人去攔截牧師的。雙戰斗法師的組合,也不是時時刻刻都不能拆散那么絕對。

    而現在,UU看書 www.uukanshu.com因為陣鬼的存在,他們居然都無法發揮出全部功力。原本一個可以不太受陣鬼影響的神槍手,卻是早早地就被對方給抓走了。

    肖時欽完全不會認為這是一次巧合。這場比賽讓他全新地認識到了葉修戰術方面的可怕,環環相扣,步步殺機。興欣戰隊的每一位選手和角色都被運用到了極致,從開始的伍晨和他的曉槍,再到唐柔和寒煙柔,而現在,又輪到喬一帆和他的一寸灰了嗎?

    必須想辦法解決這個陣鬼啊!

    不……等等……

    肖時欽正思考對策,突得腦子靈光一閃。

    陣鬼,接下來的攻擊重點就應該是這個陣鬼了,可是這樣一來,恐怕就會再一次陷入興欣的牽制了吧?

    這場比賽,從一開始就是這樣,興欣的人一個接一個的顯山露水,而后嘉世一次一次地鎖定目標,而后被這些目標帶的極為被動……

    是的,就是這樣。興欣戰術環節的關鍵,原來是在這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