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每一次戰術環節中的關鍵角色,在引導興欣既定戰術的同時,卻又埋伏著變化。嘉世一次又一次朝這些角色發起沖擊,都將自己陷入相當被動的局面,最終付出相當的代價。所以從整體上來說,他們非旦沒有擊破興欣的戰術體系,反倒是一次又一次受制于對方的戰術。

    已經在消息框中敲入“集火鬼劍”的肖時欽飛快將這四個字給抹掉了。嘉世現在已經不能再陷入這樣的被動了。眼下形勢,他們四打三,雖然興欣抓著他們一名角色,但事實上興欣是完全的防守姿態,三個角色緊縮在鬼陣控制的空間中,并不敢跨出這個范圍。

    因為鬼陣的守護,嘉世如此優勢下,一時間竟然也無法擊潰興欣。沒有治療,他們可打不起這樣的消耗,必須快些找到突破口。

    集火葉修!

    新的指示跳入了嘉世的團隊頻道,這一回車肖時欽敲得可是相當用力。他心下有點懊惱,他發現他們早該這樣打的。他根本不該想那么多,就完全應該在發現君莫笑后,就集中嘉世的全部力量,不顧一切地將葉修送離比賽。

    是的,不顧一切。

    在上一句指示發出后,肖時欽又狠狠地敲下了這四個字,送了出去。

    哪怕是犧牲一個、兩個、三個,甚至當中包括治療,只要將葉修送出了比賽,嘉世就算以少打多,就算沒有治療,以他們強勁的實力,還收拾不了興欣這邊這一群草根出身的新兵蛋子嗎?

    這個道理實在太簡單了,簡單的肖時欽一開始竟然完全給忽略掉了。他高度重視葉修,分析各種可能。思考著葉修可能制造出的牽制。所以完全沒有想過以這樣強硬的姿態送葉修出場。

    說到底,肖時欽還是沒有脫離他中小戰隊出身的思維習慣。他的戰術沒能將嘉世所擁有的戰斗力徹底釋放出來,挑戰賽里過分羸弱的對手掩蓋了這一點。于是到了最終戰,當對手的戰術將己方選手和角色的戰斗力不斷放大的時候,嘉世驟然被壓倒了下風。

    這和人們開始預期的比賽走勢完全不符。在人們的心目中。嘉世就算最終輸,也肯定會在絕大部分時間占據上風的,只是因為一個什么重大的失誤或是漏洞,被興欣抓住而一發不可收拾。誰也沒有想過,這場決賽嘉世會是在如此被動的局面下被興欣不斷地削弱蠶食。

    直至此刻,肖時欽才意識到了問題所在。他雖然還不能徹底意識到他和嘉世的融洽問題,但是至少,這一次他終于找準了關鍵點。

    集火葉修,不顧一切。

    沒有治療?

    沒有治療就沒有治療。只要能收拾掉葉修,再大的交換也是值得的。眼下場面嘉世還有人數上的優勢,或許這將是他們最后的機會。無論如何也乘這時間徹底帶走君莫笑。頂著鬼陣的限制和傷害,頂著對方的任何攻擊。絕對不能再有絲毫退讓。

    新的指示,給出的不只是戰術思路。

    不顧一切,這更是一種決心。

    所有人看到嘉世做出這樣的指示時,心下都是一跳,他們都預感到,本場比賽最大的風暴恐怕就要來了。

    肖時欽率先做出表率,生靈滅拿出宛如曉槍以身賭槍眼的氣勢沖了上去,那些會被鬼陣限制住的機械道具完全統統棄之不用,各種重型的,不會隨便就被鬼陣擊爆的重型機械紛紛登場,在機械空投的空中火力掩護下,生靈滅居然也直接沖進了鬼陣的范圍。

    這一舉動,對于“不顧一切”的詮釋已經是相當徹底了。嘉世其他三位選手全都精神一振,王澤的火柴擰著身子,不顧自己遭受到的攻擊,也要從空當中將子彈朝著君莫笑送去。孫翔和邱非,更是不在考慮如何在鬼陣中減免壓制和傷害,只是以君莫笑為目標,以最簡單最高效的方式殺了過去。

    嘉世驟然掀起的攻勢,別說葉修,連喬一帆都察覺到了。他丟下去的鬼陣,此時被對方視若無物。他們承受著鬼陣給予他們的傷害還有負面狀態,卻是集中力量朝君莫笑發起了沖擊。

    君莫笑此時的生命可并不飽滿,他也是經歷過多番惡斗,單扛過很多攻勢。還有撐著千機傘掩護寒煙柔,那槍林彈雨中的漫步看著真是何等的瀟灑,但撐傘的君莫笑事實上還是要承擔傷害的。

    盾牌免役的傷害是按百分比來的,除此就是防御力的一個提升。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它不能像攻擊招架那樣完全阻擋傷害,但盾牌的方便之處在于使用它不用像使用攻擊招架那樣還要考慮到技能判定的問題。面對任何攻擊,只要盾牌迎上,防御力和傷害豁免的百分比就能發揮出來。

    君莫笑撐傘,寒煙柔躲在傘后是不承擔任何傷害的,但是君莫笑本人卻逃不掉那些命中之后的掉血。前前后后林林總總加起來,君莫笑此時其實是興欣在場角色中血線最低的,已經只有50%的生命了。

    這種情況,居然還不想著搶攻他?

    肖時欽此時腦筋轉過彎來,越看越覺得攻擊君莫笑實在是超級對路的決定。

    他的生靈滅在進入鬼陣后,也是無視任何鬼陣的存在,只是考慮著如何去殺傷君莫笑。

    喬一帆連忙加強封堵,鬼陣瘋狂落下,但卻依然被嘉世幾人無視。幾人圍著葉修的君莫笑狂攻,包子入侵和一寸灰此時像是不存在一樣,他們根本不去理會這兩人一旁的各種攻擊。

    “用控制的!”喬一帆匆忙在頻道里提醒包子。

    從善如流是包子最大的特點,無論誰出的主意,他根本是不太考慮是不是有道理的,反正先照做了再說。包子入侵兇猛地撲出,一個霸王連拳就想按翻一個目標在地。但事實證明,嘉世就算是不顧一切無視他二人吧。但這樣的技能他們還是會在意的。被包子鎖為目標的一葉之秋輕巧地一個變向。輕松閃過這一撲倒。包子也不執著,角色身形一轉,又是一個鎖喉朝著戰斗格式掐了去。

    這個當然也要躲一下。雖然鎖喉不限制目標的攻擊動作,但是會控制移動,那自然就會無法進入攻擊君莫笑的位置。

    包子入侵的又一擊再被避過。但是緊跟著,拋沙、磚襲……流氓這個職業控制系的技能還是比較多,被包子此時一古腦的拼命丟出。沒有統一的目標,沒有明確的意向,哪個順手他就砸哪個,頃刻間,一堆技能就已經冷卻了,包子的手速也是相當出色的。不過這時候也有早已經冷卻完畢的小技能,包子毫不猶豫銜接跟上。

    “太胡來了……”這是來自李藝博的感慨。

    然而這樣的胡來。居然真對場面產生了很重要的影響。嘉世不顧一切搶殺君莫笑,他們不會理會任何攻擊傷害,但就怕這種控制技的技能耽誤他們的時間。他們需要留意來自包子入侵的技能。然而包子的攻擊根本沒有明確的思路。都來自他天馬行空的隨意,肖時欽經驗豐富地預判了兩次。居然挨了一板磚。

    是的,板磚,正中生靈滅的后腦,他當時就被砸暈了。不過比較遺憾的是由于身處鬼陣當中,不間斷的鬼陣傷害立即就將他的眩暈狀態給解除了。這讓喬一帆好生遺憾,這包子,也不知道尋求一下配合,早知道你這一磚能中,我這個地方就不放這個帶傷害的鬼陣了啊!

    但包子哪會理這個,他這時早找下一個目標去了。一時間嘉世幾位居然被包子入侵一人殺的手忙腳亂。他們不想在包子入侵身上浪費時間的,但偏偏提防包子入侵的攻擊分散了他們相當大的注意力。

    天上地下,沒有人知道這貨的攻擊從哪里來,到哪里去。板磚如是,其他技能也如是,包子入侵每一抬手,嘉世每一位都要心下一驚然后來個閃避,到最后呢?包子入侵的攻擊也只能打向一個人不是?另兩位純屬浪費時間不是?

    “這這……這可真夠亂的啊……”潘林目瞪口呆地感慨著。包子的這一波爆發,把比賽帶入了不可思議的混亂局面,這已經不是用榮耀知識可以解讀的范疇。李藝博指導沉默良久,終于感慨了一句:“他打亂了嘉世的節奏……”

    是的,這點誰都看得出來,嘉世的節奏此時已經完成亂了套了。但問題是,興欣現在有節奏嗎?沒有,也完全沒有。包子入侵的攻擊,嘉世的人捕捉不到,就連他們興欣自己人也配合不起來。

    “滾開!!”

    孫翔終于被包子搞得有些不耐了,這家伙小丑一般的表現,居然拖緩了他們強攻君莫笑的進度。一葉之秋暫時性地放過了君莫笑,卻邪一抖就朝包子入侵捅來,他是決心要把這個亂來的家伙也趕遠一點再說。

    “U當心!”

    結果就在一葉之秋剛剛轉了目標,他的身后冷不丁地就是一矛刺來。葉修可還在場上沒死呢,這樣亂成一團的局面,在他眼中無處不是機會,都有點眼花繚亂了。此時一葉之秋忽然改變攻擊目標,和其他人一點呼應都沒有,葉修這一擊簡直就是下意識的,不來這一下簡直對不起自己這么多年的修煉。

    圓舞棍!

    一葉之秋被君莫笑挑飛起來,朝火柴頭上狠狠砸了去。

    “干得漂亮包子。”

    “那還用說!”包子無比自信地說著,但是他到底知道他做了些什么了嗎?興欣戰隊的隊友們表示懷疑。他們覺得,告訴包子用控制技能的喬一帆會不會功勞才是最大的?

    ======================

    今天寫得又慢了……

    看最快更新,就來>

    在線閱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