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現場一片掌聲的轟鳴,這樣的結局,讓那些期待見證一場奇跡的觀眾都覺得不虛此行。掌聲、尖叫,讓才問了一個問題的司儀完全沒有辦法繼續下去。足足等了快一分鐘,現場的喧鬧才平息下來了許多,司儀連忙抓住機會,拋出了第二個問題。

    “下面是個有關您個人的問題,作為昔日嘉世的隊長,贏得了這要的一場勝利,我想很多人大概都很好奇您本人現在有沒有什么特殊的心情。”

    這個問題一出,像是一個號令一般,現場頃刻間萬籟俱寂。看起來司儀的話真是一點也沒有夸張,所有人都對這個問題無比好奇。

    “沒什么,對于我個人而言,贏得比賽就是最重要的。”葉修淡淡地說著。

    “那您有什么話要對嘉世說嗎?”司儀顯然對于葉修的答案很不滿意,特別想聽到雙方有點針鋒相對的對話。

    “繼續加油。”葉修的答案卻依然平淡。

    司儀也無奈了,只好接著進行下一個問題:“還有一件事大家同樣也很好奇,以前的您,是比較不喜歡暴露在公眾下的,但是這次復出,為什么突然改變了這一習慣呢?”

    “呵呵,這也沒什么特別的理由,順其自然罷了。”葉修滿不在乎地答著。倒是一旁的陳果都替他捏把汗,這問題比較犀利,葉修總不能把真相告訴人家:嗯,因為以前我就是一個拿著假身份證犯規比賽的,當然要低調了。

    接連三個問題,都沒問出什么爆點,司儀不甘啊!超級不甘。他可不是什么臨時拉來的龍套,他也是一個很專業的榮耀方面的媒體工作者,訪問過相當多的職業選手。榮耀圈中有哪些職業選手是采訪時比較難對付的,也算相當知曉。但是這三個問題過后,這位司儀就已經清楚,廣大的媒體朋友,不要以為葉修開始接受采訪是件多美妙的事。難對付的職業選手名單,恐怕又要多列上一位了。

    “好。下面我們就有請榮耀聯盟主席馮憲君先生,為興欣戰隊頒發挑戰賽冠軍獎杯,以及榮耀職業聯盟的注冊資格證書!”司儀一看頒獎儀式都已經準備就緒,就也沒有再繼續問下去。四個問題,其中有三個都是針對葉修個人的,都只是賽前關注的延續。

    馮憲君在健步走上臺來,帶著輕松愉悅的笑容。過來和興欣的每一位選手握手。送上幾句祝福鼓勵的話。

    而興欣這陣中,有兩位對于馮憲君而言都不算是生面孔。

    “還能打?”握著孫哲平右手的時候,主席刻意地加了點力道。笑著。

    “不是很能,不過也足夠了。”即便是面對聯盟主席,孫哲平張揚依舊。

    馮憲君笑著點點頭。也沒多說什么,接著握手下去。魏琛是最初兩代的選手,那時馮憲君還不是聯盟主席,談不上交情,也是一些普通的交流,最后,終于到了葉修面前。

    “真有你的。”馮憲君握著葉修的手說著。

    “呵呵。”葉修笑笑,“證書名字沒寫錯吧?”

    “你也不要寫錯自己的名字。”馮憲君也在笑著回應。

    兩句私密的交談,沒有人聽到。外人看到的只是兩張各種融洽的笑臉。而后馮憲君轉過身去。拿過冠軍獎杯,遞向了葉修。

    葉修接過,將獎杯舉起,現場再度掀起雷鳴般的掌聲。現場司儀大聲宣布著比賽冠軍的歸屬。不過說起來,挑戰賽,真正的價值事實上并不在這個獎杯,而在馮憲君緊接著遞過來的這份精美的證書。

    榮耀職業聯盟注冊資格證書。

    擁有了這東西。就意味著興欣擁有了下賽季參加職業聯賽的資格,而這,才是大家殊死搏殺拼命要爭取的東西。

    挑戰賽冠軍?那從來都不是什么終點,而只是一個,就從這份證書開始。

    葉修接過了證書。看到上邊已經印下了興欣戰隊的字樣。證書是早有準備的,但是戰隊名字的字樣卻是在最終結果出來后才會印上去的。興欣的其他選手早已經圍了上來。馮憲君也很知趣地退到了一旁,把最終歡慶的時刻留給了興欣的這些隊員,這一晚,他們才是真正的主角。

    至于那些失敗的配角,也不至于完全被冷落忽視,馮憲君隨后也去嘉世戰隊那邊安慰勉勵了一番。而現場各大媒體的記者,望著嘉世這邊更是虎視眈眈。他們已經整理了不知多少問題,就等著向嘉世發炮了。他們已經接到了通知,這場挑戰賽,賽后是有記者招待會的。這是歷年的挑戰賽賽事都沒有的安排,可見以往的挑戰賽雖然聯盟給予了態度上的重視,但事實上還是相當簡陋,關注度不夠。而這一次,因為葉修對陣嘉世這樣的話題性,決賽之后居然破例安排了八卦時間。

    率先出席召待會的是嘉世戰隊,戰隊經理崔立,以及孫翔、肖時欽等數位嘉世選手出席了記者招待會,神情木納地坐在臺上,沒有人主動發言,個個都保持著沉默。

    現場一片安靜,記者們也是面面相覷。。

    挑戰賽失利,這個結果恐怕比起丟掉總冠軍都要糟糕的多,尤其是對于嘉世這樣一支豪門戰隊而言。記者們也很體諒嘉世人的心情,不過職業本色讓他們不會因為同情就輕易放過嘉世,在陪著嘉世一起默哀了大概有半分鐘,一些記者估計覺得自己也算是盡人事了,終于有人舉手表示要提問了。

    坐上臺上的嘉世諸人卻依舊保持著木納,最終還是聯盟方面的新聞官在一旁點起了一名記者進行提問。

    “比賽期間,蘇沐橙公然宣布和嘉世的合作到此為止,并直接坐入了興欣的選手區域,請問能不能解釋一下這是怎么回事?蘇沐橙和嘉世之間是有什么不可調和的矛盾嗎?”記者不問則已,一問就是讓嘉世十分難受的問題。

    不過畢竟都是經歷過大場面的人,崔立看了這記者一眼,面無表情地說道:“蘇沐橙現在還是嘉世戰隊的一員,有關選手的未來嘉世會在和選手溝通后再做定論,在這之前沒有什么可說的。”

    “那么請問在葉修宣布退役的時候,嘉世是如何和選手溝通呢?從今天這場比賽的表現來看。恐怕沒有人會相信葉修是一名需要退役的選手,他的狀態非常出色,不亞于嘉世戰隊的任何一人。”緊接著順勢就來的一個問題,問得就更犀利了,這是嘉世一直以來努力公關想要淡化掉的一個問題。因為葉修本人從來不接受采訪,這給了嘉世極大的便利,根本就是他們單方面怎么說怎么算。

    結果現在挑戰賽的大結局將這過去的舊事引爆。葉修當初突然宣布退役,人們當然很想知道原因。但是因為這選手低調神秘。沒有人能拿到來自當事人的第一手材料。嘉世戰隊是他們唯一可以拿來報道的消息來源。這樣的背景下,嘉世戰隊想引導一下輿論簡直輕而易舉,他們必須掩蓋葉修非正常退役的真相。結合嘉世戰績一年不如一年的現實,狀態下滑自然是個非常合理的理由。而以葉修一貫的作風,悄然退役發生在他身上也不算蹊蹺。粉絲們難過著,卻也接受了這一現實。

    本以為這一切都已經過去,誰想葉修在離開嘉世后,居然自己又拉起了一支戰隊,再然后,他們竟然和嘉世在挑戰賽里相遇。

    這可不是嘉世意料之中的事情。一個謊言開了頭,也只能繼續編制謊言來圓謊,好在葉修是拒絕媒體的,嘉世可以盡情地引導輿論。

    葉修從來沒有出聲說過什么。哪怕是最終殺入了挑戰賽線下賽,接受了部分采訪時,有關之前這些問題,他也根本沒有在意過。即便是這樣,當第一次看到葉修接受采訪時,嘉世幾乎慌了手腳,他們已經做好了各種公關應對的準備。結果卻是白忙一場,他們所擔心的,所介意的,葉修似乎根本不當回事。

    直至現在,葉修還是什么也沒有說。

    但是。他贏得了比賽。

    沒有比這樣的事實更具說服力了。你說葉修狀態下降了?你倒是戰勝他啊!拉著一支草根戰隊就滅了嘉世,別說葉修的狀態真看不出下降。就算是真下降了,有了這樣的戰果之后,恐怕都不會有人相信。

    葉修的狀態真的已經糟糕到需要退役了?

    沒有人比嘉世更清楚這一點。

    他們希望葉修退役,正是因為他們清楚葉修還有著足夠,甚至是可怕的能力。他們自己想要放棄葉修,但卻又怕葉修成為對手后傷害到他們,如此得寸進尺,一發而不可收拾。

    現在,有了強大的事實依據,這個問題變得十分尖銳。

    但是更尖銳的狀況是,葉修現在不拒絕媒體了,很快他也會坐在同樣的位置,接受同樣的記者,回答有可能同樣的問題。

    一言堂引導輿論的日子,UU看書 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曾幾何時,嘉世是多么希望葉修能走上前臺,多多親善媒體做做宣布,葉修不。

    而現在,嘉世倒是希望葉修能繼續低調,繼續拒絕所有媒體,結果他站出來了。

    他從頭到尾,什么也沒有說,只是接受媒體這樣一個姿態,就已經讓嘉世如坐針氈;而后一場勝利,更是一記響亮而又有力的耳光。

    “崔經理?崔領隊?”

    恍惚中,崔立聽到有人好像在叫他,他想回應,但是卻控制不了自己。

    “醫生,有沒有醫生?叫救護車,有人暈倒了!!”招待會現場亂成一團。

    =====================

    大家早上好!

    看最快更新,就來>

    最新章節列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