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收藏【】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季后賽如火如荼地進行著,興欣一行人卻受樓冠寧的邀請,在義斬俱樂部又逗留了幾天,雙方每天切磋榮耀技藝,觀看正在進行的比賽,此外,樓冠寧也就雙方可能繼續的合作和興欣這邊進行了一下討

    接下來,雙方可就是聯賽中的直接對手,再不像以前那樣沒有直接沖突了。樓冠寧此舉,也算是先小人后君子,以后怎么合適怎么不合適,大家現在聊個君子協定,免得以后有糾紛壞了兩家良好的關系。

    待了幾天后,興欣也終于要返回了。臨離開的時候,樓冠寧卻又小心翼翼地告訴了葉修一個消息:“嘉世那邊,好像有意出售一葉之秋,正在探聽我們這邊的意向。”

    “哦?”葉修卻是神色如常,“那你有意嗎?”

    “2000萬······我想,還是算了吧……”樓冠寧似有意似無意地給葉修透了個價,而后苦笑了一下,“我們現在的水平,駕馭這樣的角色實在太浪費了。”

    “現在真是夠理智的啊!”葉修感慨。

    “一步一步來嘛!”樓冠寧笑道。

    “行,回頭見吧!”葉修招呼著,已經準備離開了。

    “那個······”樓冠寧略一猶豫,卻還是開口了,“一葉之秋……你如果手頭不太方便的話,盡管開口。”

    “不用了。”葉修笑了笑,“和嘉世一樣,那都是過去了。”

    “可以武裝小唐嘛!”樓冠寧指指唐柔說。

    “她如果想要,讓她自己買去。”葉修半開玩笑地說著。

    樓冠寧一怔隨即想起唐柔的身份,頓時哈哈一笑,最后和葉修握手告別,再沒說什么。

    H市,嘉世俱樂部。

    喧鬧過去有些天了,此時的嘉世俱樂部,在炎炎夏日之下竟然顯得有幾分蕭瑟。再沒有玩家粉絲在俱樂部外聚眾逗留,曾經帖滿的各種標語,此時都已經被環衛工人清理干凈,只有個別地方依稀可見痕跡。

    嘉世大門依舊緊閉周圍附近的人都說這門幾乎就再沒開過。

    此時的大門前,葉修正抬頭看著最頂上懸著的嘉世隊徽,曾經,這隊徽是每星期就要專人清潔兩次的。而現在,好些天沒有清潔的隊徽看上去黯淡了許多。

    吱吱吱······

    大門被小心翼翼地拉開了一條縫,半個腦袋探了出來,看到葉修,稍稍怔了怔,卻又把門縫拉大了幾分。

    葉修和蘇沐橙走了進去大門隨即又在他們身后緊閉。門內的嘉世,和門外一樣的蕭瑟,整個大院里都看不到半個人。兩人一起朝著嘉世的訓練中心走去。這里幾乎就是嘉世選手生活的全部重心,吃、住、訓練······除了去打比賽以外,選手完全可以寸步不離地待在這里。這樣的生活,葉修過了很多年。

    進門、上樓,朝選手居住的地方走去,途經訓練室的時候葉修赫然聽到里面傳來鍵盤鼠標的聲音。

    是榮耀。

    葉修聽得出來,這是他無比熟悉的游戲,有時候聽著鍵盤鼠標跳動的節奏他甚至都能腦補是在進行什么樣的操作。

    這個時候,嘉世的訓練室里,居然還有人在打榮耀?

    “你先去收拾吧,我去瞅瞅。”葉修說。

    “嗯。”蘇沐橙點了點頭,繼續朝著選手居住區那邊,她的房間走去。葉修則是轉去了訓練室。

    訓練室的門沒關葉修輕聲走了進去,隨即就看到了那個趴在電腦前的身影。是在打榮耀是網游里的競技場,這人操作的角色是一個戰斗法師,此時正和對手戰到激烈處。不過以葉修的水準,看不兩眼就大致衡量出狀況。一切也正如他所料,不到一分鐘后,戰斗法師被對方擊殺,倒下了……

    “太差了。”葉修說。

    坐騎上的人猛然回頭,就看到身后方的葉修,呆呆地,卻是半天沒有開口。

    陶軒……

    在這種時候,趴在嘉世的訓練室里玩著榮耀的,赫然是嘉世的老板陶軒,那個平日里高高在上,來訓練室,都只是像檢查工作一樣的老板陶軒。

    葉修掏出煙盒,嫻熟地抖出一根煙叼上,而后朝陶軒這邊抖落了一下:“戒了嗎?”

    陶軒愣了愣,隨即仲手過來:“給我一根吧!”

    香煙點起,陶軒立即深吸了一口,那模樣,好像一下子找到了什么寄托似的。

    “賣得怎么樣了?”煙下去了約摸半根,葉修這才冷不丁地開口說了一句話。

    “不太好。”陶軒說,“盤子太大,本身能接手的人就不多。現在又沒有聯賽資格,風險太大,談了幾家,價都壓得太狠,沒法談。”

    “所以呢?”葉修問。

    “分拆。”陶軒說。

    “然后呢?”葉修問。

    “然后······”陶軒怔了怔,“沒有然后了。”

    是的,他沒有然后了……

    嘉世出售,無論整體還是散售,他終歸還是可以收回大量現金。不過這個出售的時機實在夠差。賣方不得不賣,沒有比這更被動的局面了。認清到這一點后,任何一個買家都可以不慌不忙地拖著他,拖到他拿出讓人滿意的報價。

    陶軒一直都追求利益的最大化,但是到最后,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本該有的價值被一分分的壓下,實在是很大的諷刺。

    但是不管怎么說,陶軒最終終歸是可以拿到一大筆不菲的現金。可是這之后呢?沒有之后了,榮耀圈已無他的任何立足之地,能陪伴著他的,只有這些賣嘉世而來的鈔票。

    然后……

    陶軒想過然后,可是他想不出然后。手頭有這么一大筆錢對于任何人而言本該都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可是他茫然了,他發現自己好像正陷在那種窮得只剩下錢的蛋疼境界中。他不知道該如何擺脫。拿這些事去投資嗎?去做些什么生意嗎?陶軒有想過,但是卻總是想得無精打采。似乎還不如趴在電腦上打幾局榮耀來得有趣。

    榮耀,他當然原本也是個玩家的,否則又怎么會認識葉修,認識蘇沐秋。可是他水平有限,年紀又大,他無法成為站在場上的選手,最終只能成為一個戰隊的經營者。

    一個沖鋒在賽場一個運籌于商場。

    陶軒本以為他們會是最佳組合,結果卻發現他們在漸行漸遠。

    在商言商,他開始一步一步追求商業利益的最大化,而那個家伙,卻依舊只知道在賽場上打打殺殺一點都跟不上自己的步伐。

    漸漸的,陶軒就總在想,如果不是這個家伙拖著我的后腿,嘉世現在會是何等光景呢?

    隨著嘉世一年又一年地沒有收獲,這種念頭在陶軒腦中也開始生根發芽茁壯成長。曾經視為最佳組合的搭檔,已經是他眼中限制嘉世進一步發展的最大障礙。

    終于,他還是動手將葉修驅逐了。可是現在想來這一切,真的只是自己在商言商追求利益的結果,還是懷著別樣的嫉妒?陶軒也說不清了。他只是記得,每每在想著如果不是這個家伙拖我后腿的時候,他時常還會想著,如果他是斗神如果他是一葉之秋,那么他率領的嘉世,肯定會比現在更加繁榮出眾。

    對那種賽場上的榮耀他也是無比眷戀的吧?畢竟,他也曾是一名榮耀玩家的······

    不過,現在還想這些又有什么用?

    陶軒苦笑著搖了搖頭,突然訓練室的門吱吱響了一聲,又有人推門走了進來。

    葉修本以為是蘇沐橙過來了,可是回頭一看見到的卻是邱非走進了訓練室。

    “前輩……”看到是葉修,邱非也愣了愣。

    “好久不見。”葉修笑著打了下招呼。

    但是接著就見邱非皺著眉看著兩人說:“訓練室里不許吸煙。

    訓練室里不許吸煙?兩人都愣住。這確實是俱樂部的規定但是這個時候,還有誰會想著遵守這些規定嗎?

    一個俱樂部的老板,一個戰隊昔日的王牌隊長,就這樣愣愣地把煙掐掉了,然后一起看著邱非,徑直走向了屬于他的位置,坐下,打開了電腦,而后,運行起了桌面的訓練程序。

    訓練?

    葉修抬頭看了眼訓練室的掛鐘,早上九點,是的,這正是嘉世戰隊每天早上訓練的時間。一般早上是一些用專門的訓練程序進行的針對各種操作的訓練,下午才是一些在榮耀平臺上進行的真實訓練。而邱非,現在正一板一眼地進行著早課的訓練。在這個嘉世戰隊都不知道還會不會存在的時候。

    葉修愣了好久,終于還是笑了笑,起身離開了訓練室。而陶軒呢,就在那里,看著邱非專心致志地訓練,看了很久很久。

    出了訓練室轉去走道沒多久,葉修就見一人鬼魂一樣的從眼前閃過。但跟著卻又倒退三步,重新回到那個轉口,扭過頭來,Uwww.uukanshu.com仔細看了看正朝前走的葉修。

    “老葉?你回來了?”那人突然問道。

    “我是路過的。”葉修笑笑說,“你在干嘛?”

    “各部門的工作都停了,我也得走了,唉,可惜了我剛剛發現的新方案啊…···”這人有些神神叨叨地說著。各部門停止工作,遣散人員,顯然都將面臨失業。結果這家伙,在這種時候先關心的居然是他剛發現的新方案無法執行了。

    “行了榕飛,到我那去接著研究吧!”葉修說。

    “你那?”

    “嗯,興欣戰隊。”葉修說。

    “哦,研究什么呢?”

    “很多東西,比如,千機傘,聽過沒有?”葉修說。

    “千機傘!”這人的眼睛瞬間就變得賊亮,跟著問道:“什么時候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