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陶軒以前也是開網吧的?

    這答案讓陳果著實一愣,對于陶軒這個人,她實在是連萬分之一的好感都沒有,結果現在知道這人居然還曾是自己的同行,頓時很有一種被羞辱的感覺。

    “真是看不出來。”陳果有些情緒不高地說著。

    葉修笑笑,沒說什么。

    “再然后呢?”陳果倒是又追問了一下,因為她忽然發現,嘉世當年的這種起步,恐怕有很多值得他們現在學習的地方。

    “然后?然后就是四處打比賽嘍。那個時候職業聯盟雖然已經成立了,但也只是剛起步,還沒有如今這樣的影響力。和它一樣的榮耀比賽還有很多,我們都會報名參加,線上的、線下的,只要時間上不沖突,任何一場比賽我們都不會錯過。”葉修說。

    “鍛煉隊伍?”陳果猜測。

    “不……為了贏取獎金,讓隊伍活下去,讓隊員們活下去。”葉修說。

    陳果怔住。她雖然比葉修還要年長,但是接觸榮耀的時間卻沒有葉修那么久遠。她從隨便玩玩打發時間,再到徹底淪為榮耀粉開始關注職業聯賽,那時候的聯盟已經頗具規模,戰隊、選手都已經比較光鮮亮麗。至少在興欣的斜對面,嘉世俱樂部已經安家,隊徽已經璀璨掛起,完全不再葉修所說的這種需要四處打比賽靠獎金來維持生計的模樣。

    “那一年打了多少比賽,贏了多少獎金,又有多少該發卻最終沒有拿到手的獎金我都已經不記得了。但是榮耀職業聯盟,是那時候運作最穩定,最終獎金也最高額的比賽。一年之后,它已經廣受關注。拿到更多的贊助,擁有各種轉播,戰隊參與拿到的分紅和最終獎金也就越多,如此良性循環。戰隊和聯盟終于一起飛速成長起來。”葉修說。

    陳果點點頭,她已經完全聽懂了,甚至包括一些葉修沒有說到的東西,她也可以想到。嘉世。是連續三年的聯賽冠軍,毫無疑問,他們就是最初除聯盟本身以外最大的利益占有者,正是憑借這一點,嘉世才能從一支網吧出身、聽起來也相當窘迫的隊伍,一躍成為聯盟頂尖的豪門。

    那么現在的興欣呢?

    陳果赫然發現,興欣最艱難的階段。竟然在不知不覺之中就已經熬過去了。回想一下他們的歷程,從無到有,再到挑戰賽里面對嘉世這樣的龐然大物,這是多么不可能完成的一個任務?結果,他們做到了,這之后還會有比這更艱難的事嗎?

    拿總冠軍?

    這個當然是,但是,拿不拿得到總冠軍。至少不至于成為影響到一支隊伍的生死存亡。興欣戰隊,連生死存亡都熬過來了,未來的路。難道還不會更平坦嗎?

    一時間,陳果更加信心十足了。她立即離開了小區,返回了網吧,就從現在起,她要一心一意地將戰隊經營好。

    就在之前,她雖然傾向于將網吧二層全部做成訓練中心,但心里難免還有點忐忑,畢竟網吧是他們最踏實的一筆收入來源。但是現在,陳果一點也不害怕了,走到這一步的興欣。沒有理由還會失敗。

    走在路上,陳果就已經打起了電話,約了裝修改建的人過來看網吧。而后回到興欣,恭候了對方的大駕后,一起上二樓,一邊看實地一邊把自己的要求和構想跟專業人士說了一遍。差不多探討了一整天。對方回去設計圖紙了,而陳果,在邁出這第一步后,又開始邁出了堅實的第二步。

    “小常嗎?我是你陳姐啊!”陳果主動撥通了電競之家駐H市的記者站電話。

    電競之家H市的兩位駐站記者,現在可謂一個天堂,一個地獄。

    榮耀,是目前國內的第一大電子競技項目,電競之家雖然是一家綜合性的電子競技媒體,但是終歸還是以榮耀這第一大項目為主。H市記者站的設立,也完全是因為這里有一支嘉世戰隊。

    按說這一賽季嘉世出局,H市記者站似乎已無存在的必要。但是,完全沒有人懷疑過嘉世會立即從挑戰賽殺回聯盟,連電競之家也沒有懷疑過。所以,H市記者站保留了,名記曹廣誠這一年雖然過得落寞,但也沒有心灰意冷,他等著嘉世重回聯盟那一天。

    結果,誰也沒有想到,嘉世偏偏就這樣落馬了。更讓曹廣誠感到尷尬的是,擊敗嘉世的,正是常先當寶,而他極其不以為然的興欣戰隊。

    興欣戰隊有葉修坐鎮,這本不應該被不以為然的。但偏偏曹廣誠就這樣不以為然了,因為他覺得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葉修的在和不在是沒有區別,因為這個人反正也是采訪不到的。采訪不到葉修,那興欣還有什么價值呢?難道他們還能是贏得挑戰賽的熱門不成?

    結果奇跡偏偏就發生了。

    興欣成了挑戰賽冠軍,常先掌握著興欣的資源,稿子不斷地出現在電競之家上。他甚至拿到過葉修的專訪。雖然現在大家都知道葉修已經不避諱這樣的,但是,這貨為什么沒有早點拿出這樣的態度?自己如果早知道他會接受采訪,興欣這條線自己會輕易地交給常先去跑嗎?當然不會!

    很遺憾,沒有如果。

    曹廣誠所看好的,跟隨的嘉世,現在面臨著會不會就此解散的問題。而興欣,因為擊敗嘉世,成了一大新聞熱點。常先對他的態度依然沒變,依然當他是個前輩在尊敬著,但是曹廣誠卻很清楚,他們二人的身份已經變了。今后的H市記者站,將是常先當家了。因為H市記者站如果還會留設的話,當然就是沖興欣了。常先和興欣的關系之好,現在甚至在整個圈內都不是秘密了。曹廣誠也有托一點社里的關系打聽過,上面似乎并沒有意思要撤換常先,反倒是對常先贊不絕口。

    這段時間興欣可是新聞熱點,而在有關興欣的報道上,電競之家屢占先機,這全是常先的功勞,對常先。社里滿意極了,絲毫沒有要撤換的意思。

    曹廣誠絕望了,連社里都沒有人找到機會來摘桃子,他想取代常先的位置。怕是更無可能了。鞍前馬后地伺候這個昔日的小弟?曹廣誠真有些抹不開面子,他已經向社里申請,以嘉世不在為借口,想要調換個工作崗位了。

    曹廣誠的申請電競之家還沒的批,不過他已經是鐵了心不會在H市干了,一些該交手的工作,他已經開始轉交常先。

    “啊啊。是陳姐啊,你好你好!!”

    常先接電話的聲音鉆入曹廣誠耳中,他知道常先稱呼的這人是誰:興欣戰隊的老板陳果。

    居然是戰隊老板親自打電話過來,小常真夠能的。雖然明知道以興欣目前的狀況,老板親力親為這些事其實也不算什么,但曹廣誠還是要情不自禁地泛一泛酸。

    “哦哦,這些東西啊,我們這邊應該會有吧!我幫您查一查。稍后我聯系您吧?”

    “好的,就這樣,陳姐再見。”

    電話掛了。聽起來似乎是陳果拜托常先查什么東西。

    “興欣想要什么?”曹廣誠隨口問道。要照平時,他問這話,意味著他聽了常先的電話,雖然常先也沒有刻意回避的意思,但這終究是不太好的,尤其是他們記者之間,這個還是有點忌諱的。不過眼下的曹廣誠心灰意冷,也就沒那么講究了。

    “哦,曹哥我正想問你呢,問你可能都比我自己去找省事。”常先說道。

    “什么?”曹廣誠問道。

    “興欣那邊想問一下。嘉世這邊的贊助商,分別都有哪些家,無論大小,越細越好。”常先說道。

    “這個?這個還用我們來打聽嗎?”曹廣誠一聽就失笑了。贊助商是什么?那就是贊助你一筆錢,然后你幫我做宣傳。所以說,贊助商不可能是什么秘密。嘉世拿了什么贊助,那都得找機會找方式給人家表現出來。數一數這些,嘉世擁有哪些贊助商,還能不清楚嗎?

    “呃,她想知道從過去到現在所有的,包括中途退出的之類的,所以我想還是得查一下。”常先說道。

    “哦,這個我也記不到太清,你查一下吧!”曹廣誠說著。至于興欣要這些資料的目的,別說他,就是常先都能理會得到。這無非是興欣想要開始找贊助了,而把面臨解散的嘉世手中的那些贊助接手過來,是再合適不過的一件事了。

    不過……興欣你們會不會把一切都想得太簡單了?贊助商選擇嘉世做贊助,這代表的也是一種立場。但現在,你們興欣擊敗了嘉世,將他們擋在了聯盟外,讓他們瀕臨解散的危機,你們興欣可是嘉世的仇人。剛剛贊助過嘉世的贊助商,轉眼就又支持你們?企業都是要形象的,這樣做,和有奶就是娘沒什么兩樣。這樣的宣傳形象,U www.uukanshu.com有誰會想要?

    接手嘉世的贊助商,這個想法是不錯的。

    不過興欣的陳大老板,看來你沒搞清楚,榮耀是一個競技項目,在這方面的投資,是有一定的特殊性的。尤其是本城贊助,讓他們嘉世剛剛倒下時候立即轉投擊敗嘉世的興欣,這著是一個夠艱難的決定啊!

    “對了……”曹廣誠忽然想到了什么,開口叫了起來,“興欣如果想拉贊助的話,我有一家推薦。”

    “啊?是哪家?”常先問。

    “茗乾綠。”曹廣誠說著,臉上閃過一絲不易讓人察覺的笑容。他現在,已經不想再去爭取什么了,不過,多看看興欣的笑話,總也能解除一點心中的煩悶。

    ================================

    白天也有更新喲喲!

    【 注冊會員可獲私人書架,看書更方便!永久地址:m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