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已經……結束了嗎?

    張佳樂的雙手依舊停留在鍵盤和鼠標上,事實上,此時距離他的百花繚亂倒下已經過去了足足五分鐘。(請牢記我們的 網址)

    霸圖戰隊第一個倒下的是林敬言的冷暗雷,隨后就是他的百花繚亂。而后他就一直用著角色死亡以后的視角,像個靈魂似的漂浮在半空中,看著輪回戰隊繼續窮追猛打。

    秦牧白的零下九度倒下。

    張新杰的石不轉倒下。

    而后是韓文清的大漠孤煙和白言飛的羅塔,在只剩兩人的情況下尤自沒有放棄,拼盡了全力,最終帶走了輪回吳啟的刺客殘忍靜默,最終一起倒下。

    榮耀!

    像是網游中的競技場一般,團隊賽結束后,畫面上也跳出了這兩個大字。但是,榮耀卻不屬于自己,因為自己,又一次的輸了……

    第幾次了?

    張佳樂真的不愿意去想。

    這一次,他已經舍棄了一切,背負著粉絲的責罵,忍受著內心的折磨。

    就這一次,一次就夠。

    他總是這樣告訴自己。但是,就這一次,卻還是差了一步,就那么一步,就那么一場勝利。職業生涯他獲得過無數場的勝利,為什么偏偏總在這一場的時候倒下?

    張佳樂真的無法相信,他有些不知所措,他甚至忘了這時候該做什么好。直至比賽席被人在外面敲響,他才猛然回過神來。

    韓文清,永遠不知何為退縮的霸圖核心。

    張新杰,比賽場上永不犯錯的戰術大師。

    還有林敬言,被戰隊拋棄,卻在霸圖重新找回狀態,和自己一樣的第二季老將。

    還有秦牧云,白言飛……

    他的隊友都站在外邊,每個人臉上都有輸掉比賽的痛苦,但是。每個人又都在極力隱藏。看到他出來,林敬言甚至擠了一個笑容出來。這恐怕是張佳樂這輩子看到過的最難看的一張笑臉了。

    “真遺憾……”林敬言還能說出話來。雖然他也很難過,但是他清楚,霸圖的每個人都清楚。張佳樂的痛苦,恐怕會超出他們這里的每個人。

    因為他背負的太多,他倒在這一步的次數也太多。

    韓文清、張新杰,他們至少已經有一冠在手。

    林敬言,說起來這還是他第一次打總決賽,能走到這一步,對他而言就已經有點賺了的感覺。雖然最終失敗也是超級遺憾。但是,至少他沒有張佳樂那么多的心理負擔。

    只有張佳樂……

    “我……”張佳樂欲言又止。

    “你不會又要退役了吧?”林敬言說。

    “這樣可不好。”

    “時間還早得很。”

    “對啊,我們還有機會。”

    “轉眼下賽季就要開始了。”

    “是啊,感覺就在明天似的。”

    “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我說……”張佳樂又開口了,眾人立即閉嘴,齊齊望著他。

    “我是要說,我沒事。”張佳樂說。

    幾人面面相覷。比賽結束,所有人都從比賽席里出來。只有張佳樂這邊始終不見動靜。有那么一瞬間,他們連最壞的可能都想到了。直至張佳樂走了出來,大家這才稍感放心。連忙就開始了安慰,但是最后他說,他沒事。

    是的,我沒事。張佳樂望著四周,感覺滿場觀眾似乎也都在望著他。但是,他沒事。他是背負了挺多的東西,但這全都基于他的選擇。孫哲平告訴他要將所有的雜念徹底射殺,張佳樂也試圖這樣做,但是最終他發現,他到底還是失敗了。這種事。大概只有孫哲平那樣的家伙才能做到吧?于是最后,張佳樂將這些所謂的雜念打了個包,扛在了肩上。這是他的方法,他無法拋棄,但是卻不會再軟弱,這些東西。就清清楚楚地背負著吧!而現在,也無非就是再多打包一份罷了。

    “是啊,我沒事,你們呢,有沒有事?”張佳樂居然又反問起了大家。

    幾人再次面面相覷。

    “既然都沒事,走了。”韓文清揮揮手,干脆利落的轉身,霸圖六人就這樣昂首朝著比賽場下走去。現場忽然間就響起了掌聲。比賽輸了,粉絲們當然會失望。但是,戰隊的表現他們看在眼里,從始至終,他們沒有看到戰隊軟弱,沒有看到戰隊放棄,他們一直在拼,他們一直在努力。他們的表現,配得上掌聲。他們無需為失敗感到慚愧。

    掌聲越來越響,霸圖的六位也揮手向現場的觀眾們示意,他們雖然輸掉了比賽,但是他們不會倒下,無論心里背負著什么,都不會。

    觀眾在鼓掌,現場的工作人員也放下手頭的工作在鼓掌,就連冠軍輪回戰隊的選手,也站在場邊鼓起了掌。不是為自己,而是為霸圖,他們雖然輸掉了比賽,但是贏得了尊重,所有人的尊重。

    現場隨后為輪回舉行了頒獎的儀式。輪回的低調地領取了獎杯,沒有進行任何慶祝,宛如去年一樣。但是,他們是嘉世史上第二支蟬聯冠軍的隊伍,而且極為可能再創一個新的王朝,這一點,沒有人會忽視。

    賽后記者招待會,先出場的是霸圖戰隊。團隊賽出戰的六名選手,一個不少地坐在了比賽臺上。他們望著臺下的記者,卻發現記者們一個個好像比他們還要悲壯。

    “可以開始了嗎?”最后竟然是隊長韓文清主動開口問道。

    “呃,很遺憾的一場失利,您有什么要說的嗎?”有記者順勢就提了一問。

    “確實很遺憾,但是沒辦法,冠軍永遠只有一個。”韓文清說道。

    “對于這一場雙方的表現,您怎么看?”有人問道,大比分的輸掉了比賽,霸圖的表現肯定是值得深究的。不過和剛開場時不同,比賽持續到一定階段,霸圖選手體力不支的問題所有人就已經看到想到了。記者們心下也是清楚的,否則面對如此失利現場不會有掌聲,記者的問題也不會如此客氣。

    “雙方都很努力,我想無論哪一支獲得冠軍,都是實至名歸的。”韓文清說。

    “對于接下來的一年,霸圖,還有霸圖的選手們有什么計劃和打算嗎?”有記者問道,而這里,刻意強調到了“霸圖的選手們”,所有的記者們在此時若有意若無意地也往張佳樂瞥著,就像霸圖的選手們在輸掉后最關心這位一樣,記者們也很清楚這一場失利面臨沖擊最大的也將是張佳樂。

    “一如既往。”結果韓文清卻是極盡簡略的回答了。

    但是這個問題記者們實在是太關心了,也顧不上殘忍不殘忍了,有人終于點著名地就問起來了:“我想請問一下張佳樂的個人看法,能不能和我們說幾句?”

    “我?”被點到名的張佳樂望著臺下一邊記者,居然笑了笑,“這種事,我不是早就應該習慣的嗎?”

    臺下一怔。

    這是個自嘲的玩笑,但實在無法有人真的笑出。

    他是已經灰心了嗎?才會開出這種玩笑?

    結果眾人很快聽到張佳樂接著說道:“至于未來,就如我們隊長所說,一如既往。”

    “嗯,概括得很好,一如既往。”林敬言也點了點頭說道。

    記者們原本也想點名問一問林敬言的,一看他也是這種表態,頓時徹底明白,即便是這樣一場痛心的失利,也無法將他們任何一人擊垮。來年的賽場上,他們還會看到這群不屈的老將為了一直以來追逐的榮耀去拼搏,去努力。

    有關這場比賽,記者們已經沒什么可問了。霸圖的其他幾位選手,張新杰是正值當打的黃金一代,其他人也都不是行將退役的老將,大家所關注的悲彩,在他們身上并不濃郁。

    “呃,下賽季,葉修和他所率領的興欣戰隊就將出現在職業現場,而且根據聯盟賽制安排的慣例,很有可能會是霸圖首回合的對手,有沒有想好到時候要和他說什么呢?諸位和他都是老相識嘛!”記者開始問一些題外話。

    頓時,收看轉播的興欣眾人,齊刷刷地把目光投向了葉修。葉修淡定喝茶。

    “糟糕……肯定會被這家伙嘲笑吧?”張佳樂說道。

    “啊,這是什么意思?”有記者連忙問,但張佳樂已經沉默。

    “希望他專注于賽場,不要再去網游里給大家添亂。”林敬言表示。

    “U 嗯,這話怎么說的?”記者連忙又問,結果林敬言也不多說了。

    大家望向韓文清。

    “一如既往地擊敗他。”韓文清說。

    一如既往,又是一如既往,問題是你以前好像擊敗他的次數并不多吧?這個一如既往用得不是太合適吧?記者們心下暗暗腹誹,從韓文清這里,得到的信息總是以口號居多。

    最后,所有記者把希望寄予了張新杰,希望從這里可以得到一點有爆點的話題。

    “時間到了。”結果張新杰看了一眼時間,“該結束了吧!”

    “啊啊啊……張副隊,有關葉修再講幾句吧?”記者們哀號著。但是,時間到了,這個可是張新杰更在乎的問題,相比之下葉修都顯得很卑微,霸圖戰隊的選手們紛紛起身,很快就已經離開了招待會現場。

    這更比較早,下更會遲一些!(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